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東窗事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東窗事發字體大小: A+
     

    密蘇里在企業撥打她的手機十分鐘後來到辦公室。

    蘇夏終於得償所願,可以大飽眼福。

    企業和密蘇里討論有關聘請密蘇里成為鎮守府宣傳部長的事情時,蘇夏欣賞完了小黃本封面,光看那個乾淨的封面沒有人能夠想到內容如此爆炸,首先翻到小黃本最後面看了看搞黃色的內容,好像不過如此,再翻回最前面從頭看。

    從鎮守府擊敗深海海鷹號到現在,大不了半個月的時間。就算北宅是個列印姬好了,而且從早肝到晚,事實上有俾斯麥盯著她,她一天能夠自由支配的時間真不多,再加上兩個助手,那麼短的時間能夠肝出那麼幾十頁可以說了不起。

    問題就那麼幾十頁對蘇夏來說,幾分鐘,最多不超過十分鐘的事情。

    「怎麼樣?」密蘇里發現蘇夏看完了小黃本,小黃本放在辦公桌上面。

    「一般般。」短,實在太短了,看不出什麼名堂就完了,期待後續劇情,不過作為提督必須矜持,保持形象,蘇夏往後靠在辦公椅背上,雙手抱著後腦勺意猶未盡說。

    蘇夏眯了眯眼睛,嫌棄太短之餘也理解。當讀者容易,做作者可不簡單。

    「擼完了說話就是硬氣。」密蘇里扶著蘇夏的辦公桌嘲諷道。

    蘇夏笑了笑,朝著密蘇里怕了拍手張開,示意她過來,坐他的懷中。

    密蘇里毫不猶豫坐進他的懷中。

    蘇夏摟住密蘇里纖細有力的腰肢,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面,說道:「深海海鷹號什麼東西,有我的密蘇里萬分之一嗎?」他現在完全可以做到張嘴就來。

    密蘇里咯咯笑:「提督真的越來越擅長了……甜言蜜語。」

    「真心實意。」蘇夏說。

    「我說你們注意點,注意形象,這裡是辦公室。」企業從沙發上站起來。

    她不羨慕密蘇里,因為作為秘書艦隻要願意的話隨時可以。

    「不要拿辦公室來壓我。」密蘇里嫌棄說,「你天天和提督兩個人辦公室一呆一整天,就那麼大一個鎮守府有那麼多事情可以忙嗎……我不說你,你反而說我了?」

    「我們在一起是為了工作。」企業說,「辦公室不是打情罵俏的地方。」

    「說得好聽。」密蘇里撇嘴,「誰知道你們孤男寡女躲在辦公室做什麼。」

    「我知道。」企業說,「提督也知道。」

    「而且你覺得提督每天早上十點鐘差點趕不到辦公室,天知道他晚上到底做了什麼,白天還有精力嗎?」企業好笑說。

    「你們吵不要帶上我。」蘇夏說,他想隔岸觀火,誰知道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密蘇里回頭看了蘇夏眼,她是經歷過的,笑眯眯說道:「企業不要小看提督。」

    「提督那麼厲害嗎?」企業斜著眼睛看蘇夏。

    「很厲害」密蘇里笑,「總而言之我不管你知道還是提督知道,大家不知道。」

    「所以?」企業說,「你們先入為主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

    「我有辦法。」密蘇里舉手說,「為了讓所有人心服口服,相信企業作為密蘇里好好工作,我建議在辦公室安裝攝像頭……身正不怕影歪嘛,企業一心工作肯定不怕監督吧。」

    密蘇里抬起下巴看著企業。

    「我怕好了。」蘇夏站出來打圓場,「安裝了攝像頭我還怎麼摸魚?」

    「就這樣吧。」蘇夏試圖岔開話題,他左手攬著密蘇里的腰,右手伸長了拿起之前丟在辦公桌上面的小黃本,「這個劇情真不錯,完全可以當漫畫看了,我就想問下一本什麼時候出。」

    「這個你要問北宅。」密蘇里說,「催催她。」

    「我看看吧,找時間問問……」蘇夏點了點頭。

    企業這個時候走到辦公桌邊,看著蘇夏再次將小黃本扔到辦公桌上,好像突然想起什麼說道:「說起來……原來是L20當秘書艦,勝利號當助手輔佐提督……提督真的打算任由這些東西在鎮守府裡面隨意流通嗎?」

    「企業覺得呢?」蘇夏反問。

    「封殺也可以,不封殺也可以。」企業說,「封殺的問題是——就算明面上封殺了暗地裡肯定少不了流通。事實上現在就是暗地裡流通,而辦公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查封那些生產基地。然後大家有看小黃本的需要,強行封殺很容易引起反彈。有小黃本安撫大家可以避免鋌而走險對提督出手。除此之外還有……」

    「你這不是全部知道嗎?」蘇夏說,「為什麼不封殺那些東西,得不償失啊。」

    「問題不封殺落到那些小孩子手中怎麼辦?」企業突然問。

    「就算這樣也不能因噎廢食吧。」蘇夏突然想到那麼一句話——管管孩子,救救遊戲。反正作為玩家,他一直對國內的審核制度十分不滿。你覺得不能讓那些成年遊戲影響孩子,完全可以進行分級制度,一刀切算什麼?

    「孩子有需要,大人也有需要啊。」蘇夏說,「重點是保護好孩子,不要讓那些糟糕的東西流到孩子的手上。大人不願意負責任,不想管孩子,就一刀切……這好嗎?這不好。」

    不管提督有多麼激動,企業堅持己見,說道:「問題就是有這種不負責任的大人怎麼辦……不管孩子了?」

    蘇夏沉默了。為什麼國內始終不願意給遊戲進行分級制度,其中肯定有部分原因是不負責任的大人看不好孩子,國內孩子想要搞身份證太容易,分級制度根本沒有辦法限制孩子,那些無良商人不會管你大人還是小孩,只要賺錢什麼都敢賣,資本家可是哪怕弔死自己的繩套都敢賣的。

    蘇夏沉默了好久說道:「不負責任的大人有許多,不過我們鎮守府這些人還是很可靠吧?」

    「不知道。」企業說。

    「我覺得不可靠的人比可靠的人更多。」密蘇里插嘴。

    「但是那麼久以來沒有出事不是嗎?」蘇夏說。

    「那倒是。」企業點頭,「所以提督不準備管了?」

    「不是不管。」蘇夏說,「你們有什麼主意嗎。」

    企業攤手。

    「密蘇里呢。」蘇夏問。

    「我又不是秘書艦。」密蘇里摟著蘇夏的脖子。

    「好吧。」蘇夏無奈了,合著你們只顧出問題嗎?

    說到底,小黃本包括那些小黃文在鎮守府流通了好長時間一直鬧出什麼事情,企業也只是隨口一提而已,誰都沒有太在意,很快就轉移到其它話題上。說起北宅的秘密基地藏在哪裡,除開俾斯麥之外大家都知道。企業爆料密蘇里沒事約稿,密蘇里也爆料企業是假正經。

    與此同時,這裡是位於商業樓的酒吧。

    威奇塔喝了兩杯酒感覺精神恢復了不少。

    「威奇塔你今天居然沒有和內達華她們賭錢?」西弗吉尼亞剛剛來到酒吧,發現威奇塔獨自坐在角落當中。

    「什麼話?」威奇塔看著西弗吉尼亞不滿說,「說得我好像很喜歡賭錢的樣子。」

    「不是嗎,你不就是很喜歡賭錢嗎?」西弗吉尼亞說。

    「就是無聊的時候玩玩罷了。」威奇塔說,「主要是內華達太纏人了,不陪她玩就一直纏著你。」

    「強烈認同。」西弗吉尼亞點頭說,很顯然她也深受其苦。

    西弗吉尼亞跑去吧台點了杯酒,拿著酒重新回到威奇塔對面坐下,隨口道:「威奇塔買了嗎?」

    「買了什麼?」威奇塔下意識問,很快反應過來驕傲說,「那當然了。」

    「你不會還沒有買吧。」威奇塔說,「這次出的深海本是北宅和大鳳合作創造的,真的不錯,我現在迫不及待看下一本,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有沒有下。」

    「我聽說昨天晚上出的,不過那個時候被我姐拉著去健身房了,沒有機會買。然後今天早上又被大姐喊著幫她看電腦,她的電腦好像出了點問題……修電腦找提督啊,找我做什麼。」西弗吉尼亞吐了吐舌尖,「你是昨天晚上買的?」

    「不是。」威奇塔說,「你知道的,我對那些東西不是很感興趣,想起了看看,想不起就算了,今天下午買的,剛剛看完……」

    西弗吉尼亞發現威奇塔說著、說著突然沉默下來,好奇問道:「怎麼了,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我。」威奇塔說,「我好像把書落在外面了。」

    「怎麼回事。」西弗吉尼亞好奇問。

    「就是說,」威奇塔大概解釋了一下,她下午買了書沒有拿回家偷偷看,而是坐在鎮守府的斜坡草地上面看,感覺有點累了就直接在斜坡草地上面睡覺了,睡醒了忘記拿了。

    「然後了。」西弗吉尼亞說,她的意思是,威奇塔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然後啊……」威奇塔往窗戶外面看了眼,現在太陽好大,「西弗吉尼亞你不是還沒有買嗎,你幫我撿回來,我給你看。」

    「我拒絕。」西弗吉尼亞說,「自己去撿。我自己會買。」

    「那就等等吧。」威奇塔說,「不想動,現在不想動,等回去再說。」

    「你不怕被人撿走嗎?」西弗吉尼亞問。

    「撿走就撿走。」威奇塔趴在桌子上面無所謂說,「反正我已經看完了。」

    「你贏了。」西弗吉尼亞說著突然一頓,「你就不怕被那些孩子撿走?你說你剛剛在斜坡草地那裡睡覺吧,那裡經常有許多小孩子跑來跑去玩吧。」

    威奇塔聽到西弗吉尼亞的話緩緩轉向西弗吉尼亞,幾乎立刻站了起來,說道:「我現在就去撿回來。」

    威奇塔快步走出酒吧,隨後加快了腳步跑起來,離開商業樓跑向斜坡草地。

    西弗吉尼亞看到威奇塔跑出酒吧,她也追了上去,追到斜坡草地,只見威奇塔站在草地上面發獃。

    「撿回來了嗎?」西弗吉尼亞問。

    「不,」威奇塔頓了頓,「不見了。」

    「被人撿走了?」西弗吉尼亞問。

    「不知道。」威奇塔慌了,「不會真的被那些孩子撿走吧?」

    西弗吉尼亞笑:「你問我也不知道。」

    「現在怎麼辦?」威奇塔說,「萬一真的被那些孩子撿走了傳閱,搞得鎮守府大亂怎麼辦?」

    「安心、安心。」西弗吉尼亞說,「沒那麼誇張,小孩子可能看不懂……我也不知道。」

    「幫幫我。」威奇塔抓著西弗吉尼亞的胳膊,「你一定要幫幫我。」

    「不要拉我,又不是我搞丟的小黃本。」西弗吉尼亞想要推開威奇塔,然而威奇塔緊緊抓著她的手臂。

    「我不管。」威奇塔耍賴。

    「提督。」西弗吉尼亞說,「趕緊找提督。」

    「對,找提督。」威奇塔點頭,「找提督。」

    由於密蘇里來了,蘇夏和企業這個下午沒有工作,剛好事情處理得差不多,偶爾摸摸魚也沒有關係。

    「提督今天晚上有約嗎,不然我們一起去找興登堡?企業想來一起啊。」

    密蘇里正誘惑著蘇夏,突然聽到「砰——」的聲音轉過去頭,只見威奇塔撞在辦公室門。

    「提督、提督!」威奇塔只是看了密蘇里一眼就算了,不管密蘇里為什麼來到辦公室,現在不是計較那些事情的時候,「那個,快點,怎麼說……」

    「發生什麼事情了。」蘇夏看著氣喘吁吁的威奇塔,「慢慢說。」

    西弗吉尼亞跟著走進辦公室,幫著威奇塔把下午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蘇夏聽明白了。

    蘇夏欲言又止,好好教訓威奇塔嗎,現在不是教訓的時候,解決事情要緊。

    「冷靜,不要慌張,冷靜。」

    「企業你先問問群裡面,誰撿走了威奇塔的書,如果是大人撿走了,那我們就不需要擔心了。」

    「接下來,企業你去……」

    下午四點,蘇夏也不知道怎麼從斜坡草地走到中餐廳前面的大樹下面,這個時候接到企業的電話。

    「喂,提督,你現在在哪裡……你可以放心了……我們已經找到了威奇塔弄丟的書,就在斜坡草地不遠處出的花圃裡面。」

    小黃本找到了,掛斷電話的蘇夏坐在大樹下的長椅上面長長舒了一口氣。

    蘇夏癱在長椅上面不想動。

    「提督?」

    蘇夏抬起頭,只見白髮少女長春睜大了眼睛看著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
    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