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信濃準備怎麼報答提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信濃準備怎麼報答提督?字體大小: A+
     

    蘇夏對信濃感興趣的原因很簡單。

    歷史上的信濃號是沒有什麼顯赫的戰績,但是作為大和級戰列艦改造而成的裝甲航空母艦,超越列剋星敦成為二戰船最大的航空母艦,第一次出航十小時就受到攻擊,不到一天時間就被擊沉,正式服役期不超過一天,戰艦史上第一倒霉蛋吧,某種程度上大名鼎鼎了。

    不管遊戲立繪,還是現在站在他面前那個女孩子,信濃實在太可愛,臉蛋長得可愛,傻乎乎的樣子更可愛,倒霉蛋的樣子尤其可愛。不得不提她的身材還相當好,身材高挑,不過只能放在日系裡面來說,胸部相當大。

    我們可愛的射水兔的CP對象。

    未改前戰鬥力有些垃,改造后獲得強力的技能——就不說她優秀的屬性了,搭載不低,裝甲甚至超越大部分戰列艦——可以為戰列艦大隊護航,也可以作航空母艦大隊輔助,作為裝甲航空母艦可以適用許多限制航空母艦出場的場合。問題就是消耗有些高了。

    現在是日系居酒屋的若女將。

    除開本來就喜歡那個可愛的信濃之外,信濃現在似乎遇到困難了,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頂多就是青春煩惱的程度吧,急需他幫助的樣子。

    「信濃想要像是戰列艦那樣開火,實驗α型兵裝為什麼不能開火。」蘇夏看著信濃問,不同於平時待在居酒屋總是穿著浴衣,穿著便裝的信濃真像某動漫女主角,不過那個女主角是少女,她卻不是,是一個有著成熟身材的姑娘。

    「我不知道。」信濃回答,「提督知道嗎。」

    「你不知道,我怎麼可能知道。」蘇夏吐槽說。

    蘇夏想了想會帶:「誰幫你做的實驗α型兵裝,你問她啊。」

    在遊戲當中,角色換裝只要花錢買下來就完了,那些細節完全不需要在意。然而放在現實當中,必須有一個獲取途徑。實驗α型兵裝這種東西可不是提督隨便送得了的。

    信濃負責牆壁望向坐在旁邊的夕張,夕張博士。

    就算不撓也擅長機械改造,興趣使然而已,遠遠不如擁有博士頭銜的夕張。夕張號在歷史就是作為實驗性輕巡洋艦而建造的,作為艦娘自然十分了得。再說大家都是日系,肯定找日系的姐妹更好方便。

    蘇夏也望向夕張。

    「信濃天真就算了,提督你也那麼天真?」夕張從工作台上拿起原來喝了大半的一次性水杯,「艦娘是什麼艦種就什麼艦種,就算我有天那麼大的本事也沒有辦法幫信濃從裝甲航空母艦改成戰列艦,幫她把艦裝改成戰列艦的樣子已經很了不起了。」

    蘇夏笑了笑,他當然知道一個艦娘不可能那麼容易變更艦種。改造不行的話,那就只能轉世投胎了。轉世投胎就是開玩笑啦。

    「艦種真的不能變,有一個樣子差不多了。」夕張喝完了可樂把一次性紙杯捏扁了,下意識往不遠處的垃圾桶一扔,然而智能家居現在處於休眠狀態,不能自動打開垃圾桶蓋並移動接住垃圾,以至於捏扁的一次性紙杯落在垃圾桶外。

    夕張無奈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垃圾桶邊撿起捏扁的一次性紙杯扔進垃圾桶,看著信濃說道:「如果信濃你想改變一個外觀,什麼樣子都可以,大和級改成衣阿華級也沒問題,我都可以幫幫你,但是真沒有辦法改變艦種,裝甲航空母艦就是裝甲航空母艦了。」

    原來聽說信濃想要像是戰列艦那樣炮擊,夕張是很感興趣參與其中的,甚至勸說信濃參加她的改造研究當中,為此折騰出一個實驗α型兵裝。如果能夠將航空母艦改成戰列艦,整個艦娘界都會因為她的發現而震動吧。

    航空母艦改成戰列艦果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讓航空母艦獲得炮擊能力都不行。夕張現在興趣缺缺,再也無心改造計劃,也不想宣布失敗。

    誰曾想小白鼠一直惦記著,時不時向她詢問進度。

    「哦。」信濃委委屈屈,其實她也知道艦種不可能改變,就是抱著不切實際的想法。

    「信濃那麼想變成戰列艦嗎?」蘇夏插嘴,「航空母艦明顯比戰列艦強多了……也不能那麼說吧,各有各的優劣,航空母艦遇到強大的深海旗艦明顯後勁不足。」

    艦娘和真正的戰艦不同,那些擁有數百點裝甲的強大深海旗艦根本不怕轟炸,尤其是她們經常有強大的航空母艦護航,想要戰勝她們必須戰列艦對決。

    「戰列艦比航空母艦帥倒是真的。」蘇夏想了想補充說。為什麼二十一世紀還有那麼多戰列艦的狂熱粉絲,每天熱衷於戰艦對決,為衣阿華級和大和級誰更厲害爭得面紅耳赤,無外乎大艦巨炮超帥就是了,只可惜戰鬥方式跟不上時代。

    「不是想變成戰列艦,只是想要試試炮擊而已……變成戰列艦做什麼,變成戰列艦就不能放飛……」信濃說著一頓,肩膀耷拉了下來,腰也彎了下來,似乎想起什麼傷心的往事。

    蘇夏發現信濃的狀態好像有點不太對勁,連忙問道:「信濃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因為變成戰列艦就不能放飛什麼。」

    「不能放飛天河。」信濃說。

    在遊戲當中,信濃自帶艦載機天河。雖然天河在歷史上始終停留在圖紙階段,信濃根本沒有機會攜帶就是了。反正信濃喜歡天河,蘇夏很清楚這一點,說道:「對,若是變成戰列艦就沒有辦法放飛天河了……我記得信濃很喜歡天河吧。」

    「嗯,天河。」信濃點了點頭,她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哭腔,「我的天河。」

    蘇夏當時大驚,問道:「信濃你怎麼哭了?」

    「我,」信濃吸了吸鼻子,「我就是有點想念我的天河了。」

    「想念就想念吧,也用不著哭吧。」蘇夏說。

    「好久,」信濃說,「好久都沒有看到我的天河了。」

    信濃搖頭道:「不,現在不是我的天河了。」

    蘇夏感覺懵懵懂懂,他望向夕張,希冀夕張給他答案,小聲問道:「怎麼回事,夕張知道怎麼回事嗎,信濃怎麼說著天河突然哭了起來。」

    「問你啊。」夕張理所當然說。還指望提督為大家遮風擋雨,到頭來所有的風風雨雨全部是提督帶來的。

    「什麼問我什麼,」蘇夏真的不知道,「我什麼也沒有做啊。」

    蘇夏突然想起那麼一點事情,若有所思蹙起眉頭。

    「你把信濃的天河搶走了,現在問我怎麼回事,要點臉吧。」夕張開口了。

    蘇夏終於反應了過來,他當初把信濃的艦載機天河拿走了,好像拿走大黃蜂的B-25,現在信濃沒有天然自然想念了,說道:「什麼叫做搶走,不要含血噴人……」

    「我是拿走了信濃的天河,但是給了她B-25,B-25很明顯比天河強多了。」蘇夏說,他之所以那麼就沒有反應過來,主要拿走了信濃的天河,又給了她好多強大的艦載機,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對不起信濃的行為。

    遊戲由於遊戲性的關係,有點不合理的設定也沒什麼。

    現實中可沒有拆解艦娘這種設定,撈起一個艦娘搶走她的裝備,再把人趕走這種事情也絕不會出現。獲取裝備的途徑,建造可以獲得艦裝,擊敗深海艦娘有可能獲取裝備,可以理解成繳獲敵人的武器。

    蘇夏看著吸鼻子的信濃,可以想象信濃很寶貴她的艦載機天河,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安慰,說道:「信濃不要哭了……信濃那麼想要天河,我把天河還給信濃就好了。」

    「真的?」信濃望向蘇夏,豐滿的胸口因為呼吸的關係搖晃得厲害。

    「當然是真的。」蘇夏說,這不是前幾天為了出售裝備的事情專門了解了一下鎮守府的裝備情況,「我記得倉庫里還有兩架天河吧。信濃那麼想要的話就去拿吧……我說的……現在去也可以。」

    「裝備倉庫里那些天河不是我的天河。」信濃說,「我只要我的天河。」

    「這個天河還有你的我的之分嗎?」蘇夏當初想要把B-25還給大黃蜂,誰知道大黃蜂最後沒有要,也就知道還有屬於自己的裝備那回事,「你是想要你加入鎮守府時攜帶的那一架天河吧?」

    信濃點了點頭:「嗯。」

    「我也不知道給誰了,哪裡去了。」蘇夏說,天河雖然不是英雄機,還是相當強大的艦載機,不如說比起許多英雄機更強些。

    「啊?」信濃嘴巴微微長著,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你應該認得出你的天河吧。」蘇夏說,「我帶你去找大家,你看到你的天河你就拿走,然後我再給人家補償一架天河就可以了。」

    「找到自己的天河又如何。」夕張突然插嘴,「早已經是別人的形狀了。」

    蘇夏愣了愣,想笑又不敢笑。

    信濃這下真的哭了起來。

    蘇夏瞪了夕張眼,連忙跑去安慰信濃:「信濃不要在意,區區裝備而已。」

    「天河是我的夥伴。」信濃說。

    「嗯,夥伴。」蘇夏說,「信濃放心,大家知道是信濃的天河……就算不是信濃的天河,誰的裝備都好,不管什麼裝備都是大家的夥伴,大家一定會好好照顧的,把信濃的天河照顧得很好。」

    「照顧得好好的……」夕張意味深長說,「用完了注意保養。」

    蘇夏拍了拍手,說道:「信濃我們走,不要理夕張。」

    蘇夏帶著信濃走了,夕張朝著兩個人的背影扮鬼臉,吐舌頭,隨後輕哼。

    科學家不需要男人。

    信濃並不是真的想要從航空母艦變成戰列艦,那事情就好辦了,要不然艦種真的沒有辦法改變的。只要幫信濃拿回來她的天河,那就算幫信濃解決了困擾吧,距離讓這個港區充滿大家的笑聲又近了一步。想到這裡,蘇夏點了點頭。

    蘇夏真的不記得誰攜帶著信濃的天河,不過可以肯定是那些輕型航空母艦身上,他習慣了讓輕型航空母艦攜帶魚雷機。

    總而言之,蘇夏帶著信濃去了辦公室,首先和企業溝通了一下從夕張口中得知的有關工程局的事情,然後帶著信濃去翻檔案。鎮守府那麼多裝備給了誰,全部都有檔案的。

    蘇夏翻了好久的檔案,那個所謂的檔案和遊戲界面十分相似,鎮守府那麼多輕型航空母艦的檔案全部看過了,沒有發現誰的身上攜帶了天河,盯著電腦屏幕自言自語:「奇哉怪也了,怎麼找不到了。」

    「提督找什麼東西?」企業問。

    「天河。」蘇夏回答。

    「搜索一下不就好了。」企業伸出纖細的手指點了點電腦屏幕右上角搜索欄。

    「是啊。」蘇夏拍了拍腦袋。

    「而且你想要找天河在輕型航空母艦裡面找什麼。」企業說,「你不知道輕型航空母艦不能裝備天河嗎。」

    蘇夏眨了眨眼睛,他真沒有太注意這點。

    「提督不懂就罷了。」企業看著信濃,「信濃你也不懂嗎?」

    信濃低著頭不說話。

    蘇夏總算搜索到了天河,鎮守府一共有三架天河,兩架在裝備倉庫當中,剩下那一架在不撓的身上。是啊,不撓由於特別的技能可以很好的利用魚雷機,可以提高自身所攜帶的魚雷機魚雷值,她帶著魚雷機很正常。

    蘇夏打電話聯繫到了不撓,讓她換一架天河,她身上那一架天河交給信濃。

    接下來一整個晚餐時間,蘇夏就看著信濃拿著她心愛的天河,時不時舉高高,時不時自言自語。

    那個笑容感染了蘇夏,看著信濃開心也感覺十分開心,問道:「信濃現在拿回來了自己的天河,開心嗎?」

    「開心。」信濃說。

    「信濃看起來真的喜歡天河啊,」

    「我的天河。」信濃拿著天河貼在臉上。

    「誰幫信濃把天河拿回來的?」蘇夏問。

    「提督。」信濃說。

    蘇夏開玩笑:「所以信濃準備怎麼感謝我。」

    「提督想要信濃怎麼感謝?」信濃問。

    蘇夏也不知道為什麼。

    蘇夏想吃掉信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
    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