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同人不同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同人不同命字體大小: A+
     

    弗蘭德爾現在是一個只會點頭的機械人了。

    弗蘭德爾不知道她已經點頭了多少次了——來一個人自我介紹,她便需要點頭口稱你好,接著換下一個人——直到一個抱著胖橘的金髮女子走來了下意識眯起眼睛。那是一種莫名的感覺,那是金髮女子是她的仇人。

    「我是胡德,胡德號戰列巡洋艦,皇家海軍的榮耀。」胡德學著大家做自我介紹,突然發現弗蘭德爾沒有向她打招呼,相反死死地盯著她,那個視線帶著一絲敵意,「你那麼看著我做什麼。」

    她是剛剛加入港區的新人,而胡德是她的前輩。

    再說以胡德號帶領H艦隊在阿爾及利亞的米爾克斯比爾港外,向港內駐泊的法國艦隊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其或者加入皇家海軍,或者就地自沉,遭到嚴詞拒絕後向港內開火是歷史了。她們也不是戰艦,而是艦娘。

    弗蘭德爾沒有過激表現,當然也沒有和善的問候就是了,說道:「沒什麼。」

    「肯定有什麼。」作為皇家海軍的旗艦集萬千寵愛的胡德說話做事從來不看場合,「莫名其妙,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怎麼看待仇敵一樣看我,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

    「胡德前輩沒有欺負我,就是……我是弗蘭德爾,法系船,而前輩是胡德……」弗蘭德爾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反正這次對著胡德露出敵意的視線是她不對,「總之對不起了,一聽說胡德有點激動。」

    「法系船又怎麼樣,胡德又怎麼樣……」胡德嘟嚷著,毫無自覺。

    「不怎麼樣。」弗蘭德爾說。

    「你說怎麼樣呢。」威斯康星唯恐天下不亂,煽風點火一把好手,「胡德你真的一點自覺都沒有嗎。你不知道你歷史上對法國艦隊做過什麼事情嗎。」

    「做過什麼。」胡德問。

    威斯康星盯著胡德,這是明知故問?什麼時候胡德那麼能了,還知道裝蒜了。她提醒道:「投石機行動。你不會忘記了吧。」

    「投石機行動?」胡德歪歪頭,她當然知道,「那又怎麼樣。」

    「你說了。」威斯康星反問。

    胡德搖頭道:「不知道。投石機行動又怎麼了。」

    威斯康星耐心解釋:「投石機行動,你帶領H艦隊不宣而戰向法國艦隊發起攻擊,最終導致布列塔尼號被擊沉,敦刻爾克號和普羅旺斯號受重創擱淺,只有斯特拉斯堡號僥倖逃脫……」

    「你說錯了。」胡德說。

    「我哪裡說錯了。」威斯康星疑問。

    「敦刻爾克號戰列艦、摩加多爾號驅逐艦、普羅旺斯號戰列艦擱淺,布列塔尼號戰列艦沉沒。斯特拉斯堡號戰列艦逃走,泰斯特指揮長號水上飛機母艦輕傷。」胡德說,「歡呼,皇家海軍一邊倒的勝利,僅僅損失機架艦載機而已……額外一提,炮戰持續了兩個多小時。胡德號的主炮共進行了56次齊射……」

    胡德撓著生薑下巴,得意洋洋,胡德號如此強大,真不愧皇家海軍榮耀啊。

    此時此刻威斯康星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胡德你什麼意思,意思是一次「投石機行動」你還驕傲了。真正的正面對決,你以為你帶領的H艦隊那麼容易戰勝法國軍艦了?

    弗蘭德爾也是震驚了,天底下竟有如此無恥之人。

    「胡德號真的超強啊。」胡德自言自語,「胡德你好厲害。」

    「胡德你差不多點吧。」蘇夏實在忍不住開口了。他心想故意的,故意刺激那些英系?畢竟一戰二戰英法聯手對付德國只有幾十年的光陰而已,英法兩國才是千年的敵人,從黑斯廷斯戰役、百年戰爭、七年戰爭到拿破崙戰爭,英法多次刀兵相見,那是千年的恩怨了。

    「什麼差不多點。」胡德說,這時發現弗蘭德爾站在她前面面無表情、表情不善,揮揮手說,「好啦,沒事,戰艦是戰艦,艦娘是艦娘,弗蘭德爾不要那麼在意。」

    「嗯。」弗蘭德爾應著,當然想要好臉色還是沒有的。

    「你也知道戰艦是戰艦,艦娘是艦娘啊。」蘇夏說,雖然胡德和俾斯麥每天吵吵不算什麼,算是鎮守府有趣的風景線了,「知道還整天找俾斯麥麻煩?」

    話說是不是「投石機行動」太敗人品,導致胡德遇到俾斯麥一發人品彈便沒了。

    胡德沉默了,不斷撫摸生薑沉默了好久,當蘇夏以為胡德現在認識到錯誤時,只聽見她理所當然說:「從來只有我胡德欺負別人,沒有別人欺負我胡德的道理。」

    「你是不是有點雙標了。」蘇夏說,反正他是說不出那麼無恥的話。

    「不是有點雙標,是十分雙標。」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響起來。

    蘇夏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金色短髮中分的少女站在那裡。

    法系艦娘被提督建造出來了,還是無比強大的阿爾薩斯級三號艦弗蘭德爾,法系怎麼可能沒有人湊熱鬧。空想的動作最快,其他人的動作也不慢。她是斯特拉斯堡,敦刻爾克級戰列艦二號艦。

    斯特拉斯堡歷史上的經歷相當悲劇,首先遭遇「投石機行動」僥倖逃過一劫,為了避免被德軍俘獲而在港內自沉,自沉后便遭到義大利人的破壞,被義大利人打撈出水又遭到美軍轟炸,上層建築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隨後艦體再度沉沒,戰後艦體被美軍作為水下爆炸實驗物。

    遊戲里的斯特拉斯堡立繪十分可愛,反正蘇夏沒有辦法拒絕,話說他太多沒有辦法拒絕的立繪了。

    敦刻爾克的絕對上位替代,無航速代價的提高了不少裝甲和耐久。作為妹妹強度比姐姐高的原因——歷史上的斯特拉斯堡是敦刻爾克的姊妹艦,但是相比敦刻爾克號裝甲得到了強化,排水量也提高了。

    斯特拉斯堡旁邊站著金髮螺旋轉的女子是敦刻爾克,敦刻爾克級戰列艦一號艦,斯特拉斯堡的姐姐,她是「投石機行動」受害者,此時作為姐姐相對穩重沒有發言。

    胡德也看到了斯特拉斯堡,說道:「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你不是有點雙標,是十分雙標。」斯特拉斯堡毫無畏懼,「只知道偷襲的傢伙,一旦遇到真正的戰鬥……近視眼、彈藥庫殉爆……簡直不堪一擊。」

    斯特拉斯堡的視線在胡德胸前停留來了好幾秒鐘,驀地笑起來,她知道怎麼「攻擊」胡德最有效了,笑道:「皮薄餡小。」

    「皮薄餡小,你還不是一樣。」胡德說,無可否認斯特拉斯堡也沒有什麼料。

    「一樣又如何。」斯特拉斯堡根本不在意她的身材如何。

    胡德一時無言,眼角的餘光發現黎塞留來了,大聲說道:「黎塞留,管管你的人。」

    威斯康星是真佩服了,你也有臉啊。

    「糊德你差不多點。」黎塞留說,「我平日只是懶得理你,不是怕了你。」

    接著黎塞留不理糊德,走到弗蘭德爾的身前,說道:「弗蘭德爾不用理會那個傢伙。她就是一個笨蛋。」

    黎塞留完全不理會胡德嚷嚷什麼「肥黎」,說道:「忘記自我介紹。我是黎塞留,黎塞留級戰列艦一號艦,現在鎮守府里主要負責照顧、管理法系姐妹工作和生活,經營我們法系擁有的產業……弗蘭德爾嗎,歡迎你加入我們鎮守府。」

    作為法系艦不可能不認識黎塞留,弗蘭德爾看著黎塞留,她穿著長裙,身材高挑,氣質絕世而孤立,卓爾不群,激動道:「我也很榮幸。黎塞留將軍。」

    「我也就比弗蘭德爾早一點加入鎮守府而已,弗蘭德爾直接叫我黎塞留就好了。」黎塞留說。

    「那怎麼行。」弗蘭德爾堅持。

    「有什麼不可以的。」黎塞留往旁邊看了看,「里昂就比你早一點加入鎮守府,她就是叫我黎塞留。」

    里昂今天穿著襯衣搭配牛仔褲,簡直大帥妞了,朝著弗蘭德爾打招呼道:「啊,弗蘭德爾妹妹。里昂,我是里昂,沒有什麼特別的工作。總之很高興見到你。」

    「里昂前輩。」弗蘭德爾喊,「你好。」

    「為什麼我不是將軍,只是前輩。」里昂問,一把扯過空想摟在懷中。

    弗蘭德爾歪歪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喊。

    一大群法系愉快地聊天。

    「提督。」黎塞留突然喊。

    「嗯。」由於建造出了弗蘭德爾,蘇夏直到現在還是很興奮。

    「提督建造了多少次了,還要繼續建造嗎?」黎塞留問。

    蘇夏往那些資源看了眼,不管二十多次建造對別的鎮守府來說算多算少,對於他來說算少了,弗蘭德爾的建造給了他極大的信心,他也可以的,老實說還想要繼續建造,說道:「我要帶弗蘭德爾認識大家,到處逛逛熟悉鎮守府。」

    黎塞留看得出來,蘇夏肯定還想繼續建造,笑道:「不然讓我們帶著弗蘭德爾認識大家、熟悉鎮守府吧……剛好沒有什麼事情……又來了一個姐妹真好……多謝提督讓我們法系越來越強大了。」

    「不謝。」蘇夏望向弗蘭德爾,不知道她更想誰陪著她。

    「提督繼續建造吧,讓大家帶我去認識大家、熟悉鎮守府也可以。」很明顯,弗蘭德爾更想要法系的姐妹陪著她,說到底五十好感的艦娘。

    「那也行。」蘇夏現在更想建造。

    接著黎塞留帶著弗蘭德爾走了。空想和可怖蹦蹦跳跳,她們也是小導遊。

    蘇夏開始又一輪建造。

    這個下午,蘇夏足足建造了一百次,說到做到一百次。其實他早就準備收手了,問題每次準備收手時總會建造出一個新艦娘又生出新動力,一直到建造出好幾個艦娘以後半天沒有動靜了,這才依依不捨罷手。

    總而言之,蘇夏這個下午除開建造出弗蘭德爾之外,另外建造出了薩里、野分和蔚山。

    薩里,薩里級重巡洋艦一號艦,皇家海軍於倫敦海軍條約之前設計的重巡洋艦。相比之前防護薄弱的郡級巡洋艦大幅強化了裝甲防護設計。在其他部分基本沒有什麼變化。由於倫敦海軍條約的簽署,薩里及其姐妹艦從未開工建造。又一個圖紙艦。

    然後她有著一頭金髮綰起來,胸部很大,穿一身得體的女僕裝,又一個英倫女僕。

    扎著長長的麻花辮的蘿莉是野分,她看起來內斂而多愁善感,陽炎級驅逐艦十五號艦。吳港雪風、佐世保時雨、補刀王野分的野分。相比雪風和時雨雖然會給自己人帶來霉運,一般不會朝自己人開火,野分在這方面來看就兇猛得多,喜歡給隊友補刀。

    事實上真有些冤枉野分了,因為歷史上很多次大家以為被野分「補刀」擊沉的艦船,如赤城、大鳳、鈴谷經調查后發現,要不就是自沉,要不就是野分發射了魚雷結果沒擊中或者沒引爆。

    戴一頂白色大蓋帽,留著一頭筆直的黑髮露出額頭,身材纖細給人瘦胳膊瘦腿的蘿莉是導彈驅逐艦蔚山。韓國海軍在美國公司協助下設計的第一代導彈護衛艦,用於替換美國在二戰結束后贈予韓國的老舊艦艇。

    建造了足足一百發的蘇夏真的累壞了,坐在板凳上面根本起不來,休息了好久稍微恢復一點拿起手機,想起他之所以開始建造,主要還是因為商楚,商楚肯定回到鎮守府了,不知道有沒有開始建造,收穫又如何。

    蘇夏準備聯繫一下商楚。

    蝦餅:「你建造了嗎?」

    油炸派大星:「沒有。」

    蝦餅:「你不是說要建造嗎?」

    油炸派大星:「想一下算了。哪有那麼容易建造,不要浪費資源。」

    蝦餅:「……」

    蝦餅:「聽說你要建造,我建造了。」

    油炸派大星:「多少發?」

    蝦餅:「一百。」

    油炸派大星:「土財主啊。」

    油炸派大星:「怎麼樣,收穫如何。」

    蝦餅:「弗蘭德爾、薩里、野分、蔚山。」

    油炸派大星:「我也要建造了。」

    18:15

    油炸蝦餅:「沒了。」

    18:26

    蝦餅:「什麼沒了?」

    商楚的消息再也沒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