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零三章 壞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零三章 壞人字體大小: A+
     

    沙灘排球開始了。

    沙灘排球是一項每隊由兩人組成的兩隊在由球網分開的沙地上進行比賽的運動。蘇夏和卡約組隊,兩個不喜歡的運動的水貨第一輪比賽便慘遭淘汰,費盡全力堅持了幾分鐘,現在只能坐在旁邊看大家打沙灘排球。

    「姐夫是不是太菜了點。」薩拉托加喝著可樂走到蘇夏身邊。

    「以前從來沒有打過沙灘排球嗎?」薩拉托加把可樂罐放在蘇夏頭頂。

    蘇夏一動不動,說道:「打過……當時也在吧。」

    從小生活在內陸城市,幾乎從來沒有去過海邊,最多打過氣排球。穿越到這個鎮守府那麼長時間,就住在觀海樓,平時肯定沒少去沙灘,沙灘排球自然而然沒少玩。不過還是最喜歡和那些小蘿莉堆沙子城堡,最後一口氣全部破壞掉。

    「不記得了。」薩拉托加質疑,「打過還能發球發到場外嗎。」

    「你問我也不知道。」蘇夏說,「反正打過就是了。」

    「反正打過《死或生:沙灘排球》嗎。」慵懶的聲音傳過來。

    蘇夏聽到從他的身後傳來的聲音,雙手支在沙灘上面,整個人向後仰去,只見北宅居高臨下俯視著他,她穿著緊身泳衣,粉色的中長發垂落肩頭,當真可愛,「我從來不玩那種遊戲。」

    北宅點點頭道:「我也沒有玩過,要色的話我玩I社遊戲不好嗎?」

    蘇夏面無表情。「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I社遊戲。」

    「你們在說什麼黑話。」薩拉托加問,她也玩遊戲,不過不喜歡遊戲,只是為了社交玩而已。知道許多遊戲,也玩過那麼些,但也僅此而已罷了。口口聲聲《只狼》難,殊不知這種不能調節難度的遊戲,在某些遊戲最高難度下根本什麼都不是。

    「沒什麼。」蘇夏連忙說,轉移話題,「北宅你怎麼來了,你喜歡沙灘排球?」

    「不喜歡。」北宅肩膀耷拉著,表情十分委屈。如果可以的話,遊戲不好玩嗎,遊戲全部通關了嗎,深海海鷹號的故事還沒有畫完呢,總之好多好多事情等著處理。

    「我知道了。」蘇夏笑,他知道的原因很簡單,他看到了一身泳裝的俾斯麥。

    蘇夏肯定北宅是被俾斯麥強行拉出來的。另外俾斯麥不喜歡沙灘排球,但是是為了讓妹妹出門卻不介意換一身泳裝準備打沙灘排球,真是可愛的姐姐……想想俾斯麥其實是一隻軟貓,喜歡沙灘排球也不一定哦。

    「提督你怎麼不上去打?」好久沒有活動,感覺身體好像生鏽了,北宅看了眼沙灘上熱火朝天的沙灘排球比賽,又看一眼坐在沙灘上面的幾個人,薩拉托加好像局外人,除此之外提督隨便坐著,卡約雙手抱著膝蓋坐著,下巴擱在膝蓋上。

    蘇夏盯著北宅,眼神不善。

    「你那麼盯著我做什麼……我問你呢。不是你叫大家來打沙灘排球嗎,怎麼你反而在旁邊坐著了。」北宅說,她也是超級聰明的,好像她只要願意的話,一通手段便輕而易舉拿下了L20做助手,只是經常懶得想問題。

    蘇夏始終不說話。

    北宅沒辦法開動腦筋了,一下子便想到關鍵所在,點點頭:「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蘇夏問。

    「不知道。」北宅笑,她肯定她說出來一定會遭到提督打擊報復。

    不管你是否知道,蘇夏早已經打定主意,他朝著北宅招手道:「北宅過來。」

    北宅抓著頭髮,問道:「幹嘛。」

    「我想咬你的耳朵。」蘇夏說。

    「為什麼要咬我的耳朵。」北宅現在是過來人,她知道某個人奇怪的癖好。

    蘇夏想了想回答:「沒有為什麼,就是想要咬。」

    北宅搖頭,堅決拒絕:「不給。」

    「不給就算了。」蘇夏也不計較,懶得動彈。

    蘇夏不說話了,聚精會神觀看比賽,比賽正在激烈對抗當中。

    左邊隊伍是列剋星敦和星座,想不到列剋星敦和星座的運動神經那麼好。右邊隊伍是密蘇里和興登堡,其中興登堡似乎是被密蘇里強行拖過來的。兩個隊伍水平旗鼓相當,打得有來有回。

    「好大啊。」北宅突然感慨說。

    蘇夏望向北宅,只見她死死盯著人家的胸部。

    「晃啊晃啊晃,太棒了。」北宅自顧自說,感覺又學到了。

    蘇夏忍不住開口了,說道:「北宅你怎麼一副老色批的樣子。」

    北宅反問:「提督突然喊大家出來打沙灘排球不就是想看這副畫面嗎。」

    「當然不是了。」蘇夏說,「我只是單純地想要打沙灘排球而已。」

    「我不信。」北宅搖頭說。

    薩拉托加配合說:「我也不信。」

    「我,我,」卡約發現蘇夏看著她,「我相信提督……真的相信。」

    「喂喂,我邀請大家打沙灘排球都是為了你啊。」蘇夏說,「我的卡約。」

    「嗯。」卡約低著頭,手指在沙灘上面畫圈圈。

    「什麼名堂。」薩拉托加問,提督喊大家打沙灘排球的原因似乎和卡約有關?

    蘇夏把午休時咖啡廳裡面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難怪姐夫突然想要大家打沙灘排球了。」薩拉托加點點頭,只是片刻后開始搖頭,「不對。那麼多運動可以消耗熱量,非要選擇沙灘排球,你要說一點心思也沒有我絕對不信。」

    「你愛信不信。」蘇夏說,「我身正不怕影歪。」

    薩拉托加吐吐舌尖。

    北宅一隻手抱著胸口,一隻手托著下巴,下意識點頭道: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興登堡穿泳裝……那麼大啊。」

    蘇夏原來只關心沙灘排球打得怎麼樣,現在聽北宅一說,不由自主往大家的胸前瞄,再也沒有辦法盯著球看了,滿腦子全部是跳動的球,再看了看認真看比賽的卡約,穿女僕裝時看不出來,少女的肚子上確實不少肉,當然只是有肉的程度罷了,想起他們此行的目的,喊道:「卡約。」

    「嗯?」卡約望向蘇夏,不知道提督喊她做什麼。

    「我們游泳去吧。」蘇夏說。

    卡約眨眨眼睛,問道:「不打沙灘排球了嗎?」

    「我也想打啊……」蘇夏說,「現在的問題是等待十分鐘,上場一分鐘。」

    「抱歉,我太菜了。」卡約說,蘇夏好歹還能打打,她完全是吉祥物。

    「我們卧龍鳳雛誰也別說誰了。差不多的。」蘇夏說,「那些事情不管了,重點是接下來應該怎麼辦……遊戲,你不知道游泳是最好的有氧運動,不像是跑步可能傷膝蓋,遊戲完全無害,每小時消耗的熱量還高。」

    「可是我不會游泳啊。」卡約說。

    「你這借口未免太爛了。」蘇夏說,「你是艦娘啊,又生活在海邊……」

    「游不快。」卡約說,心想艦娘就非要會游泳嗎,船隻在海上漂,沉了就沉了

    「游不快就慢慢游。」蘇夏說,他東張西望著突然看到一個好東西,眼睛亮了起來,有主意了,「我知道了……卡約不想游泳我們就不游泳了。」

    蘇夏站起來朝著金剛所在的方向走。

    「姐夫你去哪裡?」薩拉托加問。

    「我去拿點東西,去去就回。」蘇夏回答。

    蘇夏走到金剛的身邊,從她的身邊撿起她帶過來的水槍——那把水槍有點小,如果可以的話大黃蜂的水槍酷多了,可惜大黃蜂今天沒有來,姑且將就著用啦——接著走進海裡面,往水槍里灌滿了水,最後回到原位。

    「提督想幹什麼。」卡約看著蘇夏抱著水槍站在她的前面擔憂問。

    蘇夏笑了起來,笑容無比的燦爛,以及邪惡。

    「我數到三,卡約還不跑就發射了。」蘇夏舉起水槍瞄準卡約。

    「什麼?」卡約眨著眼睛,她還不知道提督想做什麼,只看見一束水往她的臉上激射而去。

    「卡約現在知道我想做什麼了吧。」蘇夏看著一張臉濕漉漉的美少女,簡直不能再興奮了,「我又要數了……三……二……」

    卡約知道了,全部知道了,掙扎著爬起來開始跑。

    不知道往那麼跑,隨便往那麼跑都好,只要遠離那一個惡魔提督。

    「快跑呀,小姑娘,快跑呀!」

    蘇夏看著逃跑的卡約,高高地舉起水槍,他真的超喜歡那一句台詞。

    卡約運動神經不太行,跑得相當慢。蘇夏的主要目的也不是欺負卡約,其實打心底是想要欺負那個少女,不過好好控制住了理智,他就保持著快走的速度,保持壓迫感,保證卡約必須一直跑否則就會被他追上,給予水槍攻擊。

    卡約不知道跑了好久,反正每當她想要停下來歇息一下時,回頭看看提督距離她有多遠,只有十幾步的距離,只能強迫自己再次跑起來。

    跑不動了,真跑不動了,卡約趴在沙灘上面,看著越來越近的提督,求饒道:「跑不動了,休息一下,提督讓我緩緩。」

    蘇夏不說話,只是默默地舉起水槍,朝著卡約的身上射去。

    蘇夏發射了好幾道水槍,打濕了卡約的泳裝,不過泳裝壓根不怕濕。

    卡約只能再次跑起來,跑呀跑,一個踉蹌跌倒在沙灘上面。

    這一次是真的跑不動了。

    卡約趴在沙灘上,翻一個身仰躺在沙灘上面,伴隨著大口喘息著胸口起伏分外誘人,眼看著提督走近,居高臨下看著她舉起了水槍,說道:「提督想攻擊就攻擊吧,卡約真的跑不動了……真的沒有一點力氣了。」

    蘇夏沒有絲毫憐憫,拿起水槍朝著卡約不斷攻擊,直到水槍的彈藥全部消耗乾淨,看著躺在沙灘上面的美少女,一頭褐色長發濕漉漉的貼在額頭、肩頭,嘴角含著幾縷濕透的髮絲,額頭、側臉沾著沙粒,渾身濕漉漉的,慢慢地蜷縮起來。

    蘇夏丟掉了水槍,蹲到沙灘上面,湊近了卡約,說道:「卡約沒力氣了?」

    「沒力氣了。」

    「還有的。」

    「沒有。」

    「卡約再不起來,」蘇夏頓了頓,「那我要親卡約了哦。」

    卡約看著越來越近的蘇夏,灼熱的呼吸噴在她的耳朵上。

    蘇夏閉上了眼睛,口中道:「姐姐,對不起,卡約今天……」

    蘇夏本來只是想要開一個玩笑,現在騎虎難下,到底要不要動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
    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