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行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行測字體大小: A+
     

    這就是考試日了。

    身為提督的蘇夏正作為監考官站在暫時充作考場的教室講台上。

    蘇夏掃了眼按照規定坐好的眾人,隨後開始講解考試規定,諸如考試當中不可以交頭接耳,不允許使用手機,否則視為作弊處理,以及最後考試時間如何等等。

    「那就這樣了,我要發試卷了,拿到試卷的人往後傳。」在說了一大堆注意事項后,蘇夏把試捲髮了下去,最後還剩下一部分試卷準備等等帶出考場交給那些對秘書艦考試沒有興趣,但是對考卷興緻勃勃的人。

    雖說只是鎮守府內部考試,考生就那麼多人,沒有必要那麼講究。

    所以說儀式感了,試卷雖然發了下去,但是考試時間還不到不允許動筆,只允許檢查試卷是否有問題等等。然後在距離考試時間十點鐘——這是為蘇夏考慮的,他太早了起不來——還有幾分鐘的時間裡,蘇夏在各種嚷嚷中度過。

    「亞特蘭大、亞特蘭大,我記得我說過不允許動筆,只允許檢查試卷吧。」

    「我就寫一個名字。」藍色短髮的貓耳少女性格就像是貓一樣,根本不聽話。

    「好吧……」蘇夏已經不記得以前參加考試時,試捲髮下來只允許檢查,是否允許寫名字了,想想寫名字這個要求很合理。

    「新澤西你差不多一點,我記得我再三申明不能玩手機吧。」蘇夏吐槽說,「我信任你們,沒有收手機,你們也自覺一點行不行。」

    「又不讓動筆,又不讓玩手機,你讓我幹什麼。」新澤西趴在課桌上面。

    「寫好名字了,然後檢查試卷不行嗎?」

    「名字寫好了。」新澤西憊懶說,「然後沒有什麼好檢查的,沒有問題。」

    「總之放下手機,不然就只能請你出去了。」

    「出去就出去。我本來也不想來。」

    「不想來你報什麼名?」

    「你居然凶我?」

    「我、我、我……」蘇夏深吸了一口氣,胸口起伏。

    新澤西哈哈大笑,她當然不是不講道理的女孩子,純粹就是想要戲弄他。

    衣阿華級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不管蘇夏有多少頭疼、煩惱,有著一雙大長腿的企業號坐在考場倒數第二排靠窗位置,在檢查完考卷沒有任何問題,接著填寫好名字之後,不像其他人那樣翻看試卷,不爭那麼一兩分鐘的事情,托著下巴眺望窗外的風景。

    到了秋季,鳳凰樹開始落葉了,海風捲起落葉在空中飛舞。土豆奧班農坐在樹下的長椅上面,威廉在旁邊騎自行車,不好好騎車老是想著搞花樣。陽光消失了一陣后又出現了。看看天空,遠處的天空一片蔚藍澄如明鏡,真的漂亮。

    企業看著風景,看得有些痴了,直到講台上響起提督表示考試開始的聲音,把筆一拿,纖細的手指夾著黑色水性筆轉兩圈,開始答題。

    下列有關天文知識的表述,不正確的是?

    價格槓桿在宏觀調控中的主要職能是?

    松鼠媽媽采松子,晴天每天可以采20個,雨天只能每天采12個。它一連幾天采了112個松子,平均每天采14個。這幾天當中有幾天是雨天?

    行測考試時間一共一百二十分鐘,一共一百二十題,理論上每一分鐘必須回答一道題。準確的做法是一眼看完題目,一看就不知道的題目,隨便填一個答案就過了,把有限的時間投入到那種有點希望的題目當中。

    到底是行測考試,而不是專業考試,題目大多比較簡單,只是考察的知識面比較廣。而已企業號喜歡看書,對什麼知識都有涉獵,大部分題目對她來說完全屬於小事一樁。偶爾遇到一兩個不會的題目,掏出事先準備好的骰子一拋。

    被譽為深海勇者的深海旗艦是哪一位?

    第一個深海艦娘出現的時間?

    北卡羅來納級戰列艦華盛頓名字來源?

    企業發現越來越多涉及到提督和艦娘的題目出現,心想辦公室方面真的好好準備了一下的,而不是網上照搬行測題目就完了。不過這些事情對一個艦娘來說是不是太容易了一點,這不是送分題嗎?

    企業覺得那些考試題目太容易,亞特蘭大就不那麼覺得了,抓耳撓腮不知道怎麼寫。

    被譽為深海勇者的深海旗艦是深海龍驤號吧,記得她的艦裝是一隻超大的皮皮蝦,超有趣的,提著一個熱水壺不知道做什麼。泡麵嗎?對啊,她還有一個外號是泡麵勇者。

    第一個深海艦娘出現的時間完全不知道啊。所以三短一長選最長,三長一短選最多,那就是C了。

    華盛頓的名字來源肯定是那個大總統啊,落櫻神斧華盛頓嘛。好像俾斯麥的名字來自於那個鐵血宰相,提爾比茨的名字來自那個海軍元帥……總感覺哪裡好像不太對勁的樣子。

    蘇夏是監考官,由於只是鎮守府內部的考試,基本不需要如何監考,不過好歹要裝模作樣一下,考卷對他這個出題人員沒有任何吸引力,只能選擇玩手機了。

    玩手機也沒有什麼意思,蘇夏放下手機開始巡視。

    可愛的西瓜皮短髮幼女蘇赫巴托爾坐在高高的板凳上面晃蕩著雙腿。她一直夢想成為鎮守府第一,成為所有人崇拜的大姐姐,最後抱著這樣的念頭參與秘書艦考試。

    蘇夏在蘇赫巴托爾身後站了好久,發現她幾乎沒有一題不是靠蒙的。過程就是一題看完,咬咬手指頭,拿著筆在桌子上面滾一下,或者肉肉的手指在桌面點點點,接著莫名其妙填寫一個答案。

    蘇夏想了想蘇赫巴托爾的運氣可謂鎮守府最高吧,就算全部蒙都有可能比許多人分數更高。要知道選擇題最怕半懂不懂了,半懂不懂完美指向錯誤答案,還不如純粹靠蒙的,至少四分之一的正確率。

    瑞鶴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做題很認真,但是半懂不懂以至於全部都是錯的。不然以她的運氣,鎮守府有數的存在,無論如何也不會出現五六題一題也不對的情況吧……說起來這個瑞鶴是不是有點遜,那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聰明的腦袋和知識淵博不能聯繫到一起。這就是不學無術吧?

    粉發雙馬尾的天才美少女作家大鳳的水平比起瑞鶴明顯高了不少,除開少量過於生僻的題目之外,大部分題目都可以答對,而且答題速度一點不滿。那麼豐富的知識是不是平時不好好寫書,摸魚上網學到的?

    聽說瑞鶴和大鳳參加秘書艦考試的原因是想要比試一下誰更厲害一點。

    就目前看下來,大鳳比起瑞鶴強了不是一點半點。

    列剋星敦答題很認真。

    華盛頓的答題速度很快,不過數學題和閱讀理解不太擅長的樣子。作為大律師對文字絕對了解,對於文學就不太行了。文學不是嚴謹的法律條文。

    赤城真的不是只會吃而已,感覺她的水平和列剋星敦旗鼓相當吧。

    亞特蘭大就是來玩的吧?

    俾斯麥果然不太行。做題很認真,但是正確率堪憂,圖形推理題全部錯了,而且喜歡糾結於一道題,一道題沒有做完絕不開始第一道題。

    事先沒有了解一下行測考試嗎,不知道不會的題目直接跳過嗎。蘇夏想要提醒俾斯麥,只是想想而已,當然不會開口了。

    認真答題的胡德看起來真的很可靠。

    早知道規定不能帶酒進入考場了。誰又能料到有人把白酒裝進礦泉水裡面帶進考場了?

    蘇夏看了一下,大概了解了一下大家的考試水平如何,這個時候突然發現亞特蘭大高高地舉起手。

    「說。」蘇夏坐在講台上面,「亞特蘭大你有什麼事情?」

    「我想交卷。」亞特蘭大說。

    蘇夏拿起手機看了看,距離考試開始剛剛過去一小時,說道:「你那麼快就全部做完了?」

    「做完了。」亞特蘭大說,「什麼題目啊,太簡單了嗎。」

    「你剛剛說簡單?」蘇夏眉毛微微挑起來,「考完看看你多少分。」

    「看看就看看。」亞特蘭大說,「所以我可以提前交卷嗎。」

    「交吧、交吧。」蘇夏想了想還是允許亞特蘭大提前交卷了。

    蘇夏收到了亞特蘭大交上來的試卷。

    亞特蘭大交完試卷了,揮手道:「大家慢慢做,我先走了。」

    「快走,不要喧嘩。」蘇夏說。

    亞特蘭大嘿嘿笑著跑掉了。

    隨著亞特蘭大提前交卷,大鳳和瑞鶴明顯變得焦躁了,胡德看起來也受到了不少影響。

    蘇夏簡單看了看亞特蘭大交上來的試卷,十題有八題是錯誤的,你哪來的自信這些題目很簡單,莫名升起一個想法,這個亞特蘭大過來參加秘書艦考試就是為了提前交卷搞大家心態的?

    蘇夏發誓他看到了威斯康星邪惡地笑。

    蘇夏暗暗搖頭,你們這些人名堂是不是太多了?

    不過列剋星敦、密蘇里、英王喬治五世等等人看起來完全不受影響的樣子,很顯然那一些小伎倆唬不到她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