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小動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小動作字體大小: A+
     

    除開一小部分人為提督跑掉了感到不滿之外,大部分人根本不在意。

    她們不在意的理由很簡單,相比暫時的幸福,順利成為秘書艦擁有長久的幸福很顯然很重要一點。現在有大事要做,不是計較那些小事的時候。

    英系一伙人坐在一起。

    英王喬治五世無心享用牛排,威爾士親王搖晃著紅酒杯目光深沉,獅托著腮幫子一言不發……只有胡德在擼貓,她終於找到了她的貓,準確來說是貓大概餓了自己回來了,要知道外面可沒有小魚乾,眨巴著眼睛看來看去,怎麼感覺大家都怪怪的,發生什麼事情了?

    英王喬治五世捏著刀叉切塊了一塊牛排,拿著叉子叉起來送進嘴中,慢慢地咀嚼,吃完了牛排,說道:「聲望你確定不參加嗎?」

    「不參加。」聲望說。

    英王喬治五世瞥了聲望一眼。

    聲望的戰鬥力可不凡,不僅有戰果,還有手段和能力,更兼得早早加入鎮守府,也就比列剋星敦晚那麼一點,在提督的心目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提督最信任的人之一。

    聲望若參賽,最起碼種子級選手,同列剋星敦、密蘇里等等人一個檔次。

    聲望不參賽,可以說少了一個大敵,怎麼不讓人開心,英王喬治五世笑道:「聲望是提督永遠的女僕長,我們可比不了。」

    聲望微笑,不置可否。

    英王喬治五世看著聲望,突然有些佩服聲望,明明有機會、能力上位就是不願意,甘心扮演一個女僕,扮演一片綠葉。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一直以來深受提督喜歡,深受鎮守府所有人尊敬。

    能夠在天大的誘惑面前恪守本心,這也是一種瀟洒吧?

    「你們在說什麼?」胡德突然插嘴。

    現在關鍵時候,英王喬治五世懶得解釋,說道:「糊德你不用管發生了什麼,你安心吃飯、擼貓就好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不告訴我。」胡德東張西望,「威爾士你告訴我。」

    威爾士親王喝了一口紅酒,說道:「糊德你這樣什麼都不知道,我很難跟你解釋。」

    「有什麼很難解釋的……」威爾士親王看起來不願意開口,胡德望向她的好朋友羅德尼,「羅德尼你知道嗎,發生了什麼事情。」

    羅德尼說道:「胡德你從來不看群嗎?」

    胡德疑惑著拿起手機時,英王喬治五世靠在椅背上面,說道:「你們覺得這一次秘書艦競聘者中誰的優勢最大。」

    「列剋星敦嗎?」英王喬治五世說,「列剋星敦在提督的心目中擁有無與倫比的地位,永遠的太甜。但這一次競聘並不是考驗這些,而是考驗大家的能力如何。列剋星敦也算能文能武,但是沒有哪一項拔尖。另外她作為太太一定是眾人的眼中釘肉中刺,很容易受到集火。」

    「密蘇里嗎?」英王喬治五世吃完了牛排,放下刀叉,扯了一張餐巾紙擦掉嘴角不小心沾上的油漬,「密蘇里不僅強大,性格、長相也討提督喜歡,據說一加入鎮守府就是提督的心頭好了……唯一的問題和列剋星敦一樣,太強了,很容易遭到集火,否則殘局沒得打。」

    「除此之外,赤城是可以和列剋星敦扳手腕的,能夠做列剋星敦的對手證明了她不凡。華盛頓原來是鎮守府法務,論工作能力沒有人是她對手。想做黑馬也要有能力,威斯康星還是有機會成為黑馬的。俾斯麥有大殺器小宅。然後衣阿華、企業、黎塞留……誰也不能小覷。」

    胡德看完了手機,現在知道怎麼回事了,問道:「還有呢。」

    「還有什麼。」英王喬治五世問。

    「我胡德不配有名字?」胡德反問。

    英王喬治五世深吸了一口氣:「我們在討論重要的事情,胡德你不要插嘴。」

    英王喬治五世想了想補充道:「獅我沒有提,威爾士我也沒有提……我們是夥伴,不是對手。」

    「不。」威爾士親王放下紅酒杯,紅酒已經喝完了,趕在反擊幫她倒酒之前,伸手蓋在紅酒杯上面,意思是不用了,「是夥伴,也是對手。」

    威爾士親王深知她那個姐姐,有誰妨礙到她絕不客氣,最擅長最後捅刀了。話說沒有這樣的性格憑什麼成為王者。

    獅自然也不會上當了,問道:「喬五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就是提一個意見。」英王喬治五世說,「對手真的很強,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對手,只有團結起來才有可能獲勝。我們應該首先保證秘書艦在我們英系內部,然後大家再手底下愛見真章。」

    胡德說懵懵懂懂道:「不是說考試嗎,考試第一名成為秘書艦,你們怎麼說得好像要打群架一樣。」

    英王喬治五世真的有點無力解釋了,不過想一想胡德到底是皇家海軍旗艦,主要是不說清楚了,胡德會一直插嘴問問問不停打擾大家。

    英王喬治五世說道:「筆試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大家各憑本事,多少分就多少分,但是面試的話……無領導小組討論的形式,我們可以拉幫結派、明裡暗裡不斷打壓一個人,以至於她不斷丟分。」

    「聽不懂。」胡德說,「我知道什麼是行測和申論,但是那個無領導小組討論不太懂。」

    英王喬治五世苦笑。

    相比英系討論得熱火朝天,日系雖然也坐在一起,但是基本沒什麼交談。

    陸奧開局就被淘汰了,整個人怏怏的。

    其實按規則來說,只要辦公室方面沒有取消她的參賽資格,她還是可以參賽的。但是英王喬治五世手中一個回合都走不下去,表現得委實有點遜,只要還要點面子就不應該繼續參與了。強行參與只是自取其辱罷了。

    長門忙著安慰妹妹,口口聲聲有機會一定狠狠教訓英王喬治五世一遍。

    十三號剛剛加入鎮守府沒有多久,要群眾基礎沒有群眾基礎,要戰果、榮譽也基本沒有,能力是不錯,但是沒有什麼突出的,大不了威斯康星的水平,就不要說什麼婚艦了,那個是最基本的了,總而言之就一個陪跑選手,湊湊熱鬧罷了。

    以後或許有機會挑戰秘書艦的職位,現在肯定沒有希望。

    赤城只是安靜地吃吃吃。

    加賀倒是豪邁喝酒。

    比叡、榛名、霧島一起勸說姐姐金剛不要參賽。

    華盛頓對拉幫結派沒有興趣,她只相信她自己,除此之外誰都不可信。

    華盛頓的打算是筆試和申論拿高分,最後無領導小組討論分數沒有那麼高也沒關係,只要綜合分最高就是了。

    只是短短三天時間就開始考試了,抓緊任何時間,華盛頓一邊吃飯一邊拿著手機看題。

    列剋星敦和她的妹妹們坐在一起。

    薩拉托加已經吃完了午餐,拿著筷子在餐盤裡戳戳戳,說道:「姐姐,要不要我幫你找姐夫要提督和答案。」

    「姐姐不要那麼死板。」薩拉托加繼續說,「兵不厭詐,獲勝最重要。」

    「好啊,加加幫我找提督要題目和答案吧。」列剋星敦看著妹妹說,「你和你姐夫關係很親密嘛……要題目和答案這種事情我都不行,你那麼自信。」

    「我只是說幫你要,沒有保證一定要得到。」薩拉托加總覺得她的姐姐話裡有話,「試一下,不適一下怎麼知道,萬一呢。」

    列剋星敦微笑。

    衣阿華級四姐妹坐在一起。

    新澤西對成為秘書艦沒有什麼興趣。她很有自知之明,她肯定當不上那個秘書艦。也沒有興趣,想一想提督好像不是太管事的樣子,誰當是秘書艦肯定一大堆事情,一旦成為秘書艦就沒有什麼機會玩了。

    衣阿華還是老一套,打親情牌:「密蘇里、威斯康星,你們說我這個姐姐做得怎麼樣……」

    「等等,大姐,你一定會一如既往幫助妹妹吧,妹妹想要做秘書艦。」密蘇里準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不知道,我因為名字密蘇里,總是被大家叫做秘書李,但是一次秘書艦都沒有當過,每次聽到別人那麼叫都不甘心……」

    「你少來。」衣阿華說,「你沒有當做秘書艦,誰敢說自己當做秘書艦……我聽說你剛剛加入鎮守府便當上了秘書艦,後來斷斷續續時不時當一次秘書艦,當秘書艦的時間加起來比任何人都多。」

    「那個……」密蘇里笑,「我當那個秘書艦不是秘書艦啦,名不副實,只是吉祥物而已。提督時不時安排我當秘書艦,只是為了騷擾我,我也不願意的。」

    「不願意……我看你開心得很。」衣阿華撇撇嘴。不得不說提督真的超級喜歡密蘇里,她完全比不過妹妹。

    衣阿華髮現小妹一直不出聲,說道:「威斯康星你在想什麼,還在想剛剛被喬五『攻擊』的事情嗎?」

    「笑得那麼詭異,」密蘇里對威斯康星十分了解,「肯定在打什麼壞主意。」

    「沒有、沒有。」威斯康星擺手說。

    「反正我提醒你。」衣阿華說,「這一次和平時不同。你平時搞事我們可以幫你說話,但這次全部是鎮守府響噹噹的人物,不小心惹了大家,我們也幫不了你……華盛頓還記得上次的事情,肯定不介意和你講講道理。」

    威斯康星頓時蔫了。

    上次只是招惹華盛頓一個人……威奇塔和科隆根本不算數,所以最後沒事。這一次參加競聘秘書艦的全部是鎮守府大人物,只要叫得上號的人有一個算一個,若是不小心栽了惹到大家,真的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搞事的機會一大把。

    沒必要,實在沒必要。

    但是想一想,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可以搞搞事,一定超級有趣吧。

    威斯康星真的感覺十分難受。

    基洛夫正愁港區日報不知道寫一點什麼。一直沒有大新聞,只能刊登一點笑話和風景什麼的,銷量從何而來。沒有銷量,沒有報紙收益,沒有人打廣告,大家的薪水又從何而來。

    隨著競聘秘書艦的群公告出現,基洛夫知道接下來幾期報紙寫什麼了。圍繞著競聘秘書艦的事情寫一下就好了,大概就是有哪些人參加比賽,筆試和面試到底是什麼名堂諸如此類的。

    基洛夫早早吃完了午餐,坐到廣播站電腦前面,琢磨著怎麼開始,這個時候接到一個電話,眼睛下意識眯起來。

    基洛夫接通了電話。

    「喂,基洛夫嗎,我希望你幫我辦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基洛夫十分警惕,她只是一個小小記者,就是那些大人物吹口氣的事情,「我不保證能夠幫到你。」

    「你放心,很簡答的事情不會讓你為難的……我只要你幫我刊登一篇文章誤導一下筆試和面試內容。」

    「請恕我拒絕。」基洛夫毫不猶豫。

    「你可以在文章開頭寫,該篇內容純屬你猜測也可以。」

    「還是拒絕。」

    「好吧……你覺得難可以理解,那麼我只要你刊登一篇……有關競聘秘書艦的事情不容易勸大家放棄的文章。」

    「那有什麼用處。」基洛夫問,「任何有希望成為秘書艦的人哪裡會那麼容易退縮。」

    「能嚇走一個算一個……而且拿陸奧舉例,還是可能產生一些效果的。」

    「這樣的話陸奧不是被掛牆上了?」

    「你不要告訴我你連陸奧都怕。」

    「我是不怕陸奧啦……現在的問題是我幫你能夠得到什麼。」

    大黃蜂和北安普頓在一起,約克城三姐妹只有約克城和企業號。

    約克城親眼見到陸奧退場,她不認為她比陸奧強多少,當時那種情況能夠做得比陸奧更好。她不指望成為秘書艦,就指望妹妹能夠成為秘書艦。

    「企業。」約克城說,「你看大家,再看看你,你怎麼什麼動作也沒有。」

    約克城繼續說:「就算你運氣好,行測選擇題全蒙都可以,申論怎麼辦,面試又怎麼辦。」

    企業漫不經心。

    「我一直覺得我只有運氣好而已嗎?」

    「企業號歷史上擁有那麼傳奇的經歷,只是運氣好而已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