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主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主意字體大小: A+
     

    倫敦走了,人群散了,該忙的忙,該玩的玩。

    科羅拉多抱著臉盆,臉盆裡面裝著倫敦準備的月餅餡,倫敦害羞跑掉后卻沒有帶走她的臉盆,現在讓人有些為難怎麼處理那些東西,問道:「提督,這個怎麼辦?」

    「丟在一邊吧。」蘇夏說著搖搖頭,「不行,不能丟在一邊,萬一有人不知道是什麼誤食了怎麼辦。很可能要命的。」

    科羅拉多盯著那一團月餅餡微微蹙起眉頭,說道:「我想就算是小孩子也不會隨便吃那麼奇怪的東西吧。」

    「除非是笨蛋……就算是笨蛋……」科羅拉多轉向L20問,「L20你看到這麼一團奇怪的東西放在旁邊,會不問一聲就拿起吃嗎。」

    「不會。」L20搖頭,好半晌反應過來,「科羅拉多你說什麼……你什麼意思,我是笨蛋嗎。你這個大峽谷,騾子。」

    蘇夏看著一團月餅餡,月餅餡五顏六色的,它發出的色彩與已知光譜中的任何顏色都不同,不僅僅如此,那些顏色並不是固定的,無定形的顏色好像在四處流動,糾纏在一起又分開,不由自主伸出手去。

    「這個月餅餡的顏色太神奇了吧……倫敦怎麼做出來的。」

    科羅拉多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L20身上,眼角的餘光發現蘇夏的手緩緩伸向她懷中臉盆裡面那一團月餅餡,看看他的眼睛好像著魔了,飛快拍掉他的手,說道:「提督你想幹什麼。」

    蘇夏清醒過來,自言自語:「我剛剛準備做什麼……摸一下那個月餅餡。」

    「不能摸。」科羅拉多說。

    「摸一下,不吃,應該不要緊吧。」

    「不行就是不行。」科羅拉多說,「倫敦製作的料理,不管怎麼小心都不為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好吧。」蘇夏點點頭,「總之先放到一邊吧,不然讓倫敦知道她剛剛走,我們就把她製作的月餅餡扔進垃圾桶里不好吧……說起來,這些色彩到底弄出來,交給夕張研究一下,說不定可以找到震驚世界的發現。」

    「我覺得可以。」

    「那就這樣吧。」蘇夏說,「L20把月餅餡送去夕張的實驗室。」

    「為什麼是我。」L20問,她不想去,倫敦製作的月餅餡是危險的東西,夕張的實驗室也是危險的地方。

    「不然讓我這個提督去嗎?」蘇夏反問。

    L20嘟嘟嚷嚷。

    蘇夏自然是開玩笑了,哪有拿月餅餡去研究的道理。

    接下來科羅拉多還有工作,L20看到琳琅滿目的食物走不動路了,蘇夏一個人在食堂里走來走去,走到列剋星敦的身邊。國慶、中秋再加上消滅深海海鷹號的慶功宴,還有來自艦娘總部的艾拉等等人參與,晚餐一定要豐富,那就需要人手,就算列剋星敦也過來幫忙了。

    列剋星敦正在炸魚,拿著長長的筷子把事先切好的魚肉放下油鍋里,等到兩面顏色焦黃后夾出來,眼角的餘光看到蘇夏走過來,好笑道:「我聽說提督想吃倫敦?」

    蘇夏訕笑一下,他沒有解釋,而是以進為退,說道:「我更想吃列剋星敦。」

    「列剋星敦不是早就給你吃干抹凈一點渣都不剩了嗎。」

    「說清楚一點。」蘇夏說,「到底誰吃誰。」

    「我吃提督好了。」

    「那麼下次輪到我吃列剋星敦了吧。」

    「提督想吃什麼口味的列剋星敦。」

    「有什麼口味。」

    「婚紗列剋星敦、泳裝列剋星敦、紅色盛裝列剋星敦、牛仔列剋星敦,或者說,」列剋星敦頓了頓,「星座列剋星敦、薩拉托加列剋星敦。」

    「前面的我還能夠理解,後面的我就不能理解了。」蘇夏說,「原汁原味的星座和薩拉托加不好嗎。」

    「比起星座和薩拉托加,」列剋星敦一邊說一遍眨眼睛,少女變成少婦不是升級而是進化,她現在是貨真價實的太太,「星座列剋星敦和薩拉托加列剋星敦不應該更刺激嗎。」

    蘇夏下意識點頭,說道:「好像是啊。」

    「我突然發現,」蘇夏看向列剋星敦,一下子不知道使用什麼形容詞,「列剋星敦越來越……狐狸精了啊。」

    「一個完美的太太不應該是——」列剋星敦說,「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進得了卧室,打得過流氓嗎。」

    蘇夏深以為然。

    「總之提督喜歡那樣的列剋星敦嗎?」

    蘇夏舉手道:「我覺得這個世界本就是列剋星敦的所有物,所有人都應該成為列剋星敦的忠實奴僕。」

    列剋星敦瞥了蘇夏一眼,小聲說道:「列剋星敦是提督的忠實奴僕。」

    蘇夏抓住胸口,說道:「不行了,我感覺要死了。」

    「死相。」列剋星敦說,「大家看著呢。」

    蘇夏環顧四周,確實有許多人看著他們。

    說到底這裡是熱鬧的廚房,不是兩個人獨處的卧室。

    「管她們做什麼。」蘇夏說,說是那麼一說,儘管現在成長了,還是經受不住那麼多人圍觀、起鬨、吹口哨,站了一下后離開了。

    「赤城你居然也在廚房幫忙。」從列剋星敦那裡離開后,到處走了一下,蘇夏發現赤城也在廚房裡。

    「提督那麼驚訝嗎,我在廚房幫忙有什麼好奇怪的。」赤城說,「我記得以前和提督說過吧,我的廚藝很好的。」

    「沒印象了。」蘇夏看著赤城在壽司簾上鋪海苔片,「這是做壽司嗎?」

    「是啊。」赤城說著在海苔片上認真的碼上事先準備好的涼米飯,薄薄的一層,,海苔的一頭稍微留出一指寬的空白,那是為了方面以後卷壽司的,「提督喜歡吃壽司嗎。」

    蘇夏回答:「一般般。」

    「我喜歡吃壽司。」赤城一邊說,一邊往米飯上面鋪菜,黃瓜條、胡蘿蔔、火腿和肉鬆,再擠上沙拉醬,「最喜歡軍艦壽司。」

    「軍艦壽司?」蘇夏說,「那種橢圓形,上面鋪了魚籽的壽司吧。」

    「嗯。」

    「我主要不喜歡吃魚籽。感覺味道怪怪的。」蘇夏說,突然想自己是不是有點自作多情,沒有人在乎你喜歡、討厭什麼,尤其是批評人家喜歡的食物算什麼,所幸看看赤城完全沒有在意,也就沒有在意了。

    「軍艦壽司的名字來源那種橢圓形的形狀,沒有規定只能放魚籽,放什麼配料都可以。」赤城開始卷壽司了。

    「嗯。」蘇夏看著赤城把壽司捲成長長的一條,想起動漫中經常看到的一幕,女孩子雙手拿著大大的壽司吃,「我記得有一種大大的壽司,就像是你現在捲起來的,但是不切,那種壽司叫做什麼名字。」

    「惠方卷?」赤城問。

    「對,就是叫那個名字。」蘇夏重複,「惠方卷。」

    一種相對較粗的手卷壽司。

    「提督喜歡惠方卷嗎。」赤城問。

    蘇夏只是笑。

    赤城也沒有多問,從旁邊找到長刀,蘸了點壽司醋之後開始切壽司。見微知著,從她的刀工來到,壽司的切面很平整,完全沒有切扁的現象,大小均勻,可以證明她所言非虛,她真的擁有很高的廚藝的。

    赤城拿起一個壽司,問道:「提督要嘗嘗嗎。」

    「吃。」蘇夏接過小小的壽司開始吃。

    赤城把長刀放好,隨手拿起一個壽司送進嘴中,又拿起壽司送進嘴中,接二連三直到把壽司簾上面的壽司全部吃乾淨,發現蘇夏看著她發獃,疑問道:「提督那麼看著我做什麼,有什麼問題嗎。」

    蘇夏欲言又止,最後笑道:「那個,誰把赤城你叫來幫忙的,真是撿到寶了。」

    赤城眨眨眼睛,看起來有些獃獃的。「什麼啊。」

    告別赤城之後,蘇夏走到翔鶴的身邊,她正在炸天婦羅,又走到扶桑的身邊,完全沒有興趣看她準備什麼料理。

    蘇夏找到逸仙,只見她一頭黑色長發綰起來,旗袍外面圍著白色圍裙,帶著袖套,正在準備月餅。

    「逸仙準備了多少個月餅。」蘇夏有些好奇。

    逸仙想了想說道:「不記得了。」

    「計劃做多少。」蘇夏問,「計劃應該有吧。」

    「一千個。」

    「那麼多嗎?」

    「鎮守府有好幾百個人,每個人兩個就差不多一千了。」回答蘇夏的是重慶。

    「那也多了點吧。」蘇夏說,「現在吃的東西那麼多,還有幾個人吃月餅……」

    蘇夏想起他們家以前中秋節四個人分一個月餅的事情。不是沒有月餅吃,也不是月餅不好吃,就是平日吃的東西太多了,對月餅沒有什麼興趣了,就圖一個儀式感了。

    重慶說道:「就算沒有人吃,我們也要準備那麼多吧。」

    「那倒是。」

    「真的剩下很多的話,大不了以後做西紅柿炒月餅。」

    「稍微有點黑暗料理了吧。」蘇夏笑,「不愧是重慶,以前的英系,曙光女神,有本領的。」

    重慶舉起拳頭作勢打人。

    逸仙說話了。「就算中秋節吃不完,放著慢慢吃也可以的。」

    「可以是可以。就好像那些普通點心一樣放著讓大家吃好了。」

    蘇夏想了想靈機一動。

    「我有辦法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