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順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順勢字體大小: A+
     

    在鎮守府當中有許多條潛規則。

    其中一條潛規則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要去辦公室打擾提督。

    如若不然,大家都往辦公室裡面跑,找提督聊天,找提督玩遊戲,或者只是想要單純地看著提督就已經很滿足了,提督還怎麼做事。這也是辦公室里難得有作為提督的蘇夏、作為助手的勝利號和秘書艦L20之外的人出現的原因。

    若不是心裡一直感到不安,若不是早上在食堂等到九點多鐘還沒有看到提督出現,然後想想她和提督在一起的情況,有心打一個電話生怕打擾提督,發信息又沒有回復,只要還有其它辦法,列剋星敦不願意壞規矩的。

    「列剋星敦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

    看著提督因為發現她出現在辦公室里驚訝的表情,列剋星敦回憶了一下陸陸續續收集而來的情報,不得不說嵐是一個好孩子,問什麼說什麼,事先為了此行準備的套路,說道:「提督你覺得我是為什麼過來的。」

    蘇夏不記得他最近做了什麼特別的事,鎮守府也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吧。

    「不知道。」蘇夏搖頭道。

    那是足足一兩個月時間培養出來的默契了。勝利號在蘇夏走進辦公室的第一時間,倒了一杯紅茶遞給他。

    蘇夏接過勝利號遞來的紅茶,還冒著熱氣,小小地抿了一口,心想等到以後勝利號忙著演習的事情經常不在辦公室,他要到哪裡找紅茶,發現列剋星敦多看了他和勝利號一眼。

    蘇夏一邊喝紅茶一邊想,靈機一動,眉頭舒展開來,笑道:「想我嗎?」

    「列剋星敦是因為想我而專門跑過來的嗎。」蘇夏開玩笑。

    「確實。列剋星敦想提督了。」列剋星敦走到蘇夏的身前,幫他整理了一下頭髮,扯了扯衣領,拍打一下肩膀,肩膀上面好像沾了點蜘蛛網的樣子。

    「我也想列剋星敦了。」蘇夏笑著把她輕輕抱住,輕輕嗅著她髮絲的香味。

    如果不是列剋星敦,而是薩拉托加,勝利號早就開口勸退了。但那是列剋星敦,鎮守府的大太太,不是她可以招惹的,為此只能站在旁邊酸溜溜看著。

    勝利號看著,吸吸鼻子,輕輕咬著嘴唇,最後撇開頭。眼不見為凈。她沒有和提督發生再親密不過的關係,甚至連婚艦也不是,那麼親近的動作是絕對不能做的,只能發乎情止乎禮。

    只有L20逍遙自在,吃點心的吃點心,喝紅茶的紅茶。反正組織已經決定了她這個秘書艦過一段時間卸任,既然如此努力什麼,趁著最後幾天工作開開心心不好嗎。沒看勝利號也不管她什麼時候來辦公室,就是提督居然比她還晚到。

    「列剋星敦跑到辦公室來到底有什麼事情。」

    輕輕地抱了一下后鬆開手,蘇夏不相信列剋星敦會因為想他而跑到辦公室來。他也是知道那麼一條潛規則的——艦娘沒事不要去辦公室找提督,包括其他潛規則也知道一點,什麼不能隨便打提督電話,什麼提督已經決定了今天和誰在一起,其他人不能橫刀奪愛諸如此類的。

    列剋星敦說道:「我看群里說提督昨天晚上去日系那一邊了?」

    「是啊。」蘇夏承認。

    列剋星敦好笑說:「玩到幾點才睡覺,早上十點鐘還不到辦公室。」

    蘇夏不知道晚上幾點鐘睡的,只知道赤城狐狸精。

    「你又不是在大城市。我聽說許多人在大城市工作,每天光是上班通勤就需要一個小時時間以上。」列剋星敦說,「你就在鎮守府上班,五分鐘的通勤時間都不需要。」

    蘇夏尷尬,支支吾吾。

    「我沒有責怪提督的意思,只是偶爾有感而發罷了。」列剋星敦說,「我早就說過了,工作交給其他人就好了,提督不用那麼辛苦上班,那麼累做什麼,有時間不如多陪陪大家。」

    蘇夏抓著列剋星敦的手:「我知道列剋星敦的心意,但是工作必須要工作的,要不然良心不安……今天是特別情況,平時上班時間也很早的。」

    勝利號坐在旁邊聽著,冷哼一聲,也就比L20好一點罷了。

    「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執著於工作,不過想做就做吧。」列剋星敦說,「反正說了也沒有用,不管是什麼要求,列剋星敦永遠沒有辦法拒絕提督。」

    「感動死了。」蘇夏說。

    「我就是有點好奇……我知道提督喜歡驅逐艦……但是玩什麼玩到那麼晚,晚上幾點鐘睡的,十點鐘上班看起來也沒有精神,不會是熬了一個通宵吧……」列剋星敦說著停了下來。

    蘇夏問道:「列剋星敦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我就是突然想,」列剋星敦擔心說,「列剋星敦問那麼多,提督會不會覺得列剋星敦管得太寬了,太煩人了。」

    「怎麼可能呢。」蘇夏說,「問那麼多不是問題,管那麼寬不是問題,不聞不問才是問題吧。」

    列剋星敦微笑。

    蘇夏猶豫了片刻,想了想沒有必要遮遮掩掩,任何時候都不應該遮遮掩掩,否則既是欺騙列剋星敦,也是對赤城的不尊重,赤城也是他的婚艦而不是小三,遲疑著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說出來,包括最後到赤城房間留宿的事情。

    「我知道了。」列剋星敦說。

    蘇夏理解的是列剋星敦知道他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大概還包括今天為什麼那麼晚上班的原因。

    列剋星敦的意思是她知道了昨天晚上、今天早上為什麼會突然感覺不安的原因——提督昨天晚上在赤城的房間留宿了。不僅僅如此,根據提督說起赤城時的語氣,以及一些細節,赤城做了一些事情讓提督很有好感,很在意。

    列剋星敦沒有絲毫慌張,笑容滿面:「提督有點糟糕啊,答應了吹雪晚上陪她們睡覺,最後居然在赤城房間睡覺。」

    「那是因為銀仙……」蘇夏不要臉解釋。

    「真的是因為銀仙嗎。提督居然相信銀仙嗎。」列剋星敦捂著嘴笑,「赤城也是真不客氣呢,對自家的姐妹重拳出擊……不是笑話赤城,如果是列剋星敦站在那個位置說不定也會那麼做,就是感覺很有趣。」

    蘇夏說道:「列剋星敦不會那麼做吧。」

    「會的。」列剋星敦說,「提督不記得了嗎,提督剛剛回到鎮守府的時候,列剋星敦到底有多主動。倒是提督,不知道真的不懂,還是懂裝不懂……現在想一下就是懂裝不懂吧。好在總算守得雲開見月明。」

    蘇夏現在完全想不通,當時為什麼會拒絕列剋星敦。

    「赤城那麼做也是因為喜歡提督吧。像是列剋星敦那麼喜歡。」列剋星敦說。

    「應該吧。」蘇夏下意識說。

    「什麼叫做應該吧。」列剋星敦說,「我了解赤城,赤城喜歡提督,如果是為了提督的話,就算是食物也可以放下。」

    「有關這一點我持保留意見。」蘇夏說,說是那麼說,他相信他在赤城心目中的地位比那些食物更重要,不如說任何人在赤城的心目中都比食物更重要。開玩笑歸開玩笑,不能當真。

    列剋星敦當然知道蘇夏在開玩笑,不可置否,頓了頓開口:「說起來……我聽提督說,你們昨天晚上許多人玩銀仙,除開赤城之外,還有陸奧、金剛、有明等等,她們可不會輕易放手……不愧是日系的大姐頭,威嚴滿滿。」

    蘇夏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赤城當時真的很帥氣。

    「羨慕。」列剋星敦說,「我也想做大姐頭。」

    「你不就是美系的大姐頭嗎。」

    「加加和星座的大姐頭還差不多。」列剋星敦說,「我是美系大姐頭,你置企業、衣阿華、華盛頓何地。」

    「那倒是。」就算是蘇夏也知道美系山頭林立,「不過真要說的話,當大姐頭也不容易的,沒什麼好值得羨慕的。」

    「怎麼說。」

    蘇夏想了想又不是什麼秘密,遲疑了把從赤城口中聽的東西簡單提了提。

    「聽了提督說的,當大姐頭確實不容易啊。」列剋星敦說。

    列剋星敦點了點頭:「尤其是赤城那個大姐頭,日系不像我們美系幫手多,遇到什麼問題大家都可以幫幫忙、分擔壓力。英系也有英王喬治五世、威爾士親王和獅……還有女僕長聲望就不要說了。」

    「提督不是一直口口聲聲做一個優秀的提督嗎。」列剋星敦突然問。

    「嗯。」

    「那就要幫赤城分擔壓力。」

    「我知道。」蘇夏說,他頓了頓發現不對勁,「列剋星敦你和赤城不是對手嗎,我看你怎麼一直幫赤城說話的樣子。」

    「實話實話,列剋星敦是美系,赤城日系,你讓我和她關係多麼親密肯定不可能。但是我們沒少一起出擊的,她是旗艦,我是五號位……如此一來,平時偶爾見面打一聲招呼,就算不是親密無間的姐妹,也算是朋友吧。」

    列剋星敦說著笑起來。「說真的,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我的對手是誰。」

    「一下子是赤城。」列剋星敦說,「一下子是翔鶴,珊瑚海只有一個太太嘛。」

    蘇夏想了想,列剋星敦和赤城歷史上沒有太多交集,至少不像是胡德和俾斯麥,又或者胡德和黎塞留,這個對手真的就是玩梗的樣子,實在說不清楚,笑道:「兩個都是對手行不行。」

    「行。」列剋星敦無奈說,「只要提督開心就好了。」

    「列剋星敦不把赤城和翔鶴當對手,但是赤城和翔鶴把列剋星敦當對手。」蘇夏問,「你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

    「不知道。」

    「赤城和翔鶴把列剋星敦當做對手,列剋星敦卻視她們於無物,」蘇夏說,「列剋星敦有些傲慢、不可一世呢。」

    「提督你真的想要我和赤城、翔鶴像是胡德和俾斯麥那樣嗎。」

    「不想。」蘇夏記憶猶新,小宅站在窗戶邊,背對著窗戶發出振聾發聵地演講,「我的夢想……我夢想有一天,在鎮守府漂亮的斜坡草地上,日系和美系坐在一起看夕陽落下,列剋星敦和翔鶴手牽手,德系和英系坐在一起野餐,俾斯麥給糊德遞三明治,大家一起共敘姐妹情誼。」

    「那有點難呢。」

    「我知道有點難,但只要努力總有實現的一天。」

    「如果是為了提督的話,就算讓列剋星敦和赤城、翔鶴手牽手也沒有關係。」列剋星敦說,「列剋星敦會努力和赤城、翔鶴成為姐妹。」

    「我希望不要是為了我。」

    列剋星敦說道:「以『為了提督』為開始,最後的目標是和赤城、翔鶴成為親密無間的姐妹不好嗎。」

    「好。」

    「那麼……提督剛剛不是說赤城很有壓力,需要提督嗎。」列剋星敦說,「不知道列剋星敦能不能幫到什麼忙。」

    「赤城不知道想不想列剋星敦幫她的忙。」蘇夏有點情商的。

    「不管她想不想要我幫她,我想要幫她。」列剋星敦說,「我相信只要我努力,肯定能夠感化赤城……不對,赤城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應該說我們只是拘泥於美系和日系之間,缺少一個成為姐妹的契機。只要誰踏出一步就好了。」

    「事實上,」列剋星敦說,「我一直覺得赤城很可愛。」

    「哪裡可愛了?」蘇夏問。

    「比如說一直吃吃吃個不停這一點。」列剋星敦說,「想要摸摸她的腦袋,撓她的下巴餵食,把她養得白白胖胖的。」

    「赤城又不是寵物。」

    「不是寵物……妹妹。妹妹怎麼樣。」列剋星敦說,「我就很喜歡幫加加削蘋果,讓她睡在我的膝枕上面,撫摸她的頭髮。」

    蘇夏笑著搖頭。

    「反正我想和赤城打好關係。」列剋星敦說,「提督能不能幫幫我。」

    「這個可以有的。」蘇夏說。

    列剋星敦點點頭,說道:「那麼提督必須告訴我,赤城喜歡什麼,赤城討厭什麼。赤城今天的心情怎麼樣,適合接觸嗎。赤城打算做什麼,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還要提督幫忙吹吹枕邊風,在赤城的耳邊多說說列剋星敦是一個好人、好姐姐。」

    與此同時,食堂當中赤城還沒有結束早餐,吃著東西突然停下來了。

    「赤城怎麼突然不吃了。」加賀問。

    這回輪到赤城不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