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迫不及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迫不及待字體大小: A+
     

    蘇夏的運氣一直不錯。

    姑且不說穿越的事情是好是壞。好是再也不用努力了,要什麼有什麼。壞是再也回不去了,而他在那個世界並非全無留戀。而上船容易下船難,他的未來只能做提督,幾乎沒有選擇權。一百多個婚艦,還有兩百多人等著戒指,想要照顧好、滿足好大家,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單就從他玩遊戲手紅與否來說。曾經玩魔獸世界,只要願意刷,不管是瑞文戴爾的死亡戰馬,還是鳳凰都沒有花多大精力刷出來。爐石傳說不氪金的情況下也有雙黃蛋的經歷。後來玩手遊了,早早就建造出、撈出了在別人口中相當稀有的艦娘。大運氣沒有,小運氣一直不少的。

    作為曾經的雪風,丹陽的運氣在偌大的鎮守府名列前茅。

    兩個人聯手——大富翁遊戲要一點技術,但還是運氣更重要一點——一場大富翁遊戲剛剛進入初期,他們已經手握無數地產,手裡面也不乏現金,雖然和銀行還是沒有辦法比,完全可以說玩家當中的巨頭,除非作死否則絕不會輸。導致遊戲一下子就進入垃圾時間。

    那是差不多一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陸奧回來了,從居酒屋帶過來各種各樣的食物。從炸蝦天婦羅到章魚小丸子,從炸雞塊、雞米花到關東煮,從壽司到羊羹、銅鑼燒應有盡有。

    長門是陪著陸奧一起離開的,自然也陪著她一起回來了。扶桑和五十鈴原來並在茶室這一邊,現在幫著陸奧送東西過來了。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人。

    十三號看到穿著大T恤和短褲,打扮得格外隨意的粉發雙馬尾少女,調侃道:「大鳳你就是為了吃的專門跑過來的吧。」

    大鳳在拿著牙籤戳章魚小娃子和玉子燒吃,聽到十三號的話轉過頭去,回答:「唔,本來在房間裡面碼字,突然聞到一陣香味跑出去一看,陸奧、長門、扶桑……捧著一大堆東西往這邊走,才曉得你們在這邊搞什麼聚會。」

    蘇夏注視著那個捧著臉享用美食的粉發少女。

    大鳳號,大鳳級航空母艦一號艦。

    二戰日本所建造完工的最後一艘正規航空母艦。

    有別於以前以艦載機搭載量為首要設計指標的要求,大鳳號相當注重防禦,飛行甲板中部鋪設全裝甲板,船舷裝甲格外厚,水線以下安裝角度傾斜的裝甲板,船舷中央設置雙層防禦隔壁,輪機艙、航空燃料部上方鋪設裝甲板……在預計的承受打擊中,認為大鳳號即使被而是枚魚雷擊中也不會沉沒。

    就是這樣一艘在防禦能力、作戰能力、艦型美感上都是「完美無缺」的大鳳號航母,在她船生當中的第一次作戰,卻迎來了悲劇的結局。裝甲航空母艦大鳳究竟為何能讓大青花魚一發魚雷擊沉,其沉沒原因和過程依舊是未解之謎。

    不管歷史上的大鳳號如何,遊戲當中的大鳳號立繪可愛,少見的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類型,文學少女和吃貨少女的人設也討喜。就戰鬥力方面來說,戰鬥力是不咋的,不過作為輔助相當好用,航空母艦大隊中的常客,裝甲航空母艦中地位數一數二的存在。

    蘇夏早就從大家口中得知,大鳳現在是一個作者,出版了好幾本書,大家都收藏了不少,小華和漢考克都是忠實讀者,放在大環境下或許只是平平無奇,但就提督和艦娘這個圈子裡面還是小有名氣的天才美少女作家。

    蘇夏喜歡,自然對從事寫作的大鳳十分在意。架不住大鳳從來不會主動找她,平時深居簡出,基本只能在食堂或者是居酒屋裡看到,在外面偶爾是不可能的事情,一直找不到交流的機會。

    今天總算有一個好機會,蘇夏好奇問道:「大鳳現在寫什麼。」

    大鳳瞥了蘇夏眼,心想目前和北宅合作當中,稍微有些少兒不宜,最重要的是你是主角,當時支支吾吾說道:「說了你也不懂。而且你肯定不看那種的。」

    「你不說肯定不懂。」蘇夏說,「而且你怎麼知道我不看那種。」

    「你看女頻文的嗎。」

    「雖然現在不看你了,但是以前也看不過不少的。」蘇夏笑起來,「什麼《泡沫之夏》《明若曉溪》《左耳》。」他心想以前初中、高中不管什麼來者不拒,不過還是更喜歡那些網路就是了。

    「你居然看過那些……」大鳳說,「我就知道電視劇。」

    「所以說女頻文也沒有關係,也能看。」蘇夏繼續說,「現在可以知道了吧,大鳳現在寫著什麼。」

    「我寫的啊……」大鳳頭痛,說謊是不行的,現在最近做的事情也不能暴露了,「最近主要忙著寫約稿的吧。」

    「什麼約稿的。」蘇夏問。

    大鳳擺手道:「職業道德,不能隨便透露約稿人的信息。」

    十三號是知道大鳳背地裡搞什麼名堂的,她笑得樂不可支。

    搞事、搞事,十三號笑道:「說起來大鳳你來得有點晚了。」

    「為什麼晚了?」大鳳說,「好東西全部被吃完了嗎。」

    「不是那個……」十三號也感覺有點頭疼,你滿腦子就知道吃嗎,「我是說你早點來的話,就可以看到大家一起玩銀仙,超級修羅場,赤城大殺四方的畫面,下一次寫類似的情節就知道怎麼寫了。」

    大鳳輕哼,說道:「小看我是不是……還需要看,需要體驗才知道怎麼寫。」

    十三號沉默。以前不知道,現在過來人了。你們那些寫的,畫本子的,明明什麼經歷也沒有,寫出來、畫出來一套一套的,真的了不得。

    大鳳發現十三號看著她,說道:「我總感覺你在想什麼不好的東西。」

    大鳳一直在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願意告知他她最近忙著寫一些什麼東西,蘇夏也沒有太在意,因為他的注意力現在被送酒過來的信濃吸引了。真的太大了。

    歷史上的信濃號航空母艦最初是根據丸四計劃開工建造的大和級戰列艦?三號艦開工,建造進行一半時被改造成航空母艦。

    同大鳳號差不多的經歷。比大鳳號的經歷更加悲劇。不過剛剛宣告竣工后僅僅十天,第一次駛出外洋十小時就被攻擊,不到一天時間就被擊沉了,創下了世界艦船史正式艦船歷史上的最快沉沒記錄。

    雪風號那麼幸運,能夠一直躲過危險,好好活到戰後,離不開戰艦性能優秀和船員能力優秀的關係。信濃號倒霉蛋,那麼迅速沉沒的原因也離不開信濃就是一個半拉子工程,水密艙、排水系統等等細節根本沒有完工,船員的整體素質也差,遇到一點問題只顧四散逃命的原因。

    至於遊戲中的信濃號,未改前完全就是一個吉祥物,改后可以一用,不過也就是和大鳳差不多的輔助命運。遊戲立繪是非常可愛的姑娘,真的超大的,比起扶桑也不遜色,鎮守府後起之秀。

    赤城老老實實,她只需要等到晚上就好了,不宜節外生枝。

    十三號天不怕地不怕,眼看蘇夏的視線在信濃的身上離不開,招手道:「信濃,過來一下。」

    「嗯?」信濃放好酒,「有明找我什麼事情。」

    「幫我們倒酒。」十三號拿過蘇夏的杯子,「幫提督倒酒。」

    「哦。」信濃應著,看起來十分御姐,真相是一個老實孩子。

    「反正信濃你今天晚上就陪好提督。」十三號說,「倒酒、夾菜。」

    「你喝醉了。」蘇夏說,想一想十三號的確喝了不少的樣子,喝嗨了,臉上紅撲撲的。

    暫停大富翁吃夜宵花費了不少時間,等到再想繼續大富翁的時候,好像已經接不上了。

    蘇夏有心找大鳳和信濃玩玩鬥地主,如果對手都是倒霉蛋,那麼他也可以當一回幸運兒了,想想有點欺負人。而且今天晚上說好了陪著吹雪她們玩遊戲,食言而肥的事情做不得。

    這一個晚上,蘇夏學了一下將棋,剛剛了解規則的程度,陪著大家玩了一下五子棋,他的五子棋水平就高了,又玩了一下撲克,最後一起玩遊戲機。

    十一點剛過,其中大鳳是吃完東西早就走了,她還有工作沒有完成,赤城朝著加賀看了一眼,加賀心領神會站起來表示有點累了,準備回去睡覺后,說道:「十一點鐘了。你們加賀姐姐嫌累了,要回去睡覺了,你們準備什麼時候睡。」

    她的用心,只要是明眼人誰都知道。

    反正陸奧誹謗不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