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銀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銀仙字體大小: A+
     

    敷波威脅、恐嚇或者說提醒了蘇夏一番后望向綾波。

    「姐姐。」敷波喊,「提督沒有欺負你吧。」

    「沒有。」綾波轉頭望了蘇夏一眼后回答。

    「沒有就好。」敷波說,「如果他敢欺負姐姐的話就告訴敷波,敷波不會……」

    「我是對感情方面不太了解,就算是這樣也知道。」綾波打斷了敷波的話,「我和提督一起來的……敷波跳完舞後走過來第一個和提督說話,就算是威脅他也好,第二個才和我說話,那說明在敷波的心目中提督比我的地位更重吧。」

    敷波陷入沉默。

    姐姐固然重要,但是姐姐之所以是姐姐,全部是因為提督。否則天底下有那麼多綾波,為什麼只有面前這個綾波是她的姐姐呢。她威脅他,而不是勸姐姐對耍流氓的提督盡情動手,是因為她把提督當做比姐姐跟親近的自己人。

    日向雙手攏著,看熱鬧不嫌事大,她道:「說得好。」

    日向繼續說道:「以後誰敢說綾波不懂感情,我第一個不認。」

    白雪是個溫柔的少女,吹雪和初雪可不會放過湊熱鬧、起鬨的機會。

    「沒,沒有的事。」就算是敷波,發現大家盯著她也陷入慌亂當中,忙著解釋。

    敷波發現蘇夏,說道:「提督你不會相信她們說的吧。」

    島風不太懂發生了什麼,敷波姐為什麼那麼慌亂,其他姐姐們又為什麼那麼興奮,但蘇夏肯定懂的,他想了想說道:「不管我在敷波的心目中是什麼地位,敷波在我的心目中是最重要的艦娘。」

    「笨蛋。誰讓你說這些。」敷波說,「提督真是渣男,騙女孩子的話張口就來。」

    「實話實說。」蘇夏故作無辜。

    「不要說了。」敷波說,「你第一次來神社不想參觀一下嗎,快點去參觀了。」

    「不是第一次來,以前來過一次。不過那一次來的時候一個人也沒有。」蘇夏心想當初剛剛來到鎮守府時,到處走過一下,自然也少不了到神社看看,就是當時沒有太多心情參觀,隨便轉轉就去了別的地方。

    蘇夏看著敷波求助般的視線,他心軟了:「好吧,我去參觀神社了。」

    蘇夏抱著島風離開了。

    白雪看了看蘇夏,又看了看敷波,遲疑著追了上去。

    提督離開了,妹妹也離開了,吹雪自然跟了上去。

    初雪和深雪待在原地。

    伊勢和日向對視一眼,她們選擇繼續剛剛因為提督來了暫停的工作。

    敷波詢問綾波,她和提督專門到神社來看她們跳舞的,還是為了什麼別的事情而來。綾波說起來她們的妹妹潮明天就要來了的事情,現在要商量、準備一個熱烈的歡迎會。

    蘇夏想要一直抱著可愛的島風,架不住島風根本抱不住,只能放她下地到處跑。他們參觀了神社,從手水舍、社務所、繪馬掛到拜殿,直到日向跑過來招呼他們去偏殿休息。

    偏殿里,伊勢已經切好了西瓜。

    相比第一次到神社只是走馬觀花看了看,這一次和幼女、少女一起在神社走了好久,好好參觀了一番,這個神社佔地不大,但也不小,有許多讓人在意的問題,蘇夏吃著西瓜問道:「修建這個神社費了許多功夫吧。」

    「不知道。」伊勢回答。

    蘇夏好奇道:「不是你們修建的嗎。」

    「我們哪來的時間修建神社。」日向說,「不是你整天安排我們出擊嗎。」

    「呃……」蘇夏沒話說了。

    敷波優雅地跪坐在榻榻米上吃西瓜,聲音平淡:「提督君真是貴人多忘事。」

    「提督不知道嗎。」白雪說話了,「這個神社是由辦公室撥款一部分,我們日系出一部分建起來的。本來準備在我們日系住宅區,偶爾發現這裡有一片大空地,想了想建在這裡更有感覺。」

    日向補充道:「修建神社容易,修上山的台階麻煩,又長又陡。」

    蘇夏點點頭,他能夠想象工程難度。

    蘇夏東張西望,視線掃過偏殿。這個偏殿頭頂吊扇,正中間擺著矮几,鋪著榻榻米,正是大家坐著的地方,角落裡面擺著組合櫃,還有冰箱,問道:「這裡除開作為神社使用,也住人吧。」

    「我們現在就住在這裡。」伊勢說。

    「不過最近準備搬走了。」日向說,「等到中秋活動以後就搬走了。」

    「為什麼。」蘇夏好奇問。

    袖子上面好像沾了點西瓜汁,日向蹙起眉頭回答:「本來住在神社是沖著涼快去的。神社在山上,山上比山下涼快多了,不僅不用開空調,晚上還要蓋著被子睡,不然很容易被冷醒。現在進入十月了,就算山下到了晚上也變得涼快了。」

    「好現實的理由……我還以為你們喜歡神社生活呢。」蘇夏說,「我看著這裡也安裝了空調吧。雖然只是普通的空調。有空調的話,根本不用管氣溫怎麼樣吧。想冷就冷,想熱就熱。」

    日向搖頭道:「空調冷和自然的涼快不同。」

    蘇夏深以為然。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日向說,「原來鎮守府裡面被倫敦把持著食堂,我們只能自己準備飯菜,住在神社就在神社準備。現在提督改革了食堂,鎮守府那些廚藝好的人都在食堂工作,每一餐準備好幾十種菜式,還比起我們自己做好吃多了……從神社到食堂距離有點遠。」

    「看起來天下苦倫敦久矣。」蘇夏說,「我改革食堂真的救萬民於水火。」

    吹雪問道:「到底是誰安排倫敦姐姐做的食堂管理。」

    「誰。」蘇夏舉起手往榻榻米一拍,「誰,那麼可惡,我定饒不了他。」

    吹雪咯咯笑。

    「其實我們還不確定一定搬走,只是有那麼一個打算。」伊勢說,「我們也沒有什麼東西,只要提督不派我們出去遠征,想怎麼住都可以,神社住幾天,下山住幾天,再回神社住幾天。」

    蘇夏說道:「你們放心住,就算再讓你們出去遠征也不會像是以前那樣了。」

    「我記住了。」日向說,「提督不要忘記現在說的。」

    「記住吧。」蘇夏說,「我對天龍、龍田也是那麼說的。」

    「提督。」吹雪喊,「我聽說天龍姐姐做你的女僕了?」

    「你聽誰說的。」

    「不記得了。」吹雪問,「是不是。」

    「是吧。」蘇夏說,「糊德、威爾士親王、英王喬治五世……大家都有女僕,我堂堂提督怎麼能沒有女僕呢。」

    「我聽天龍姐姐說,提督幾乎不在自己房間裡面住。」

    蘇夏面不改色道:「你覺得有可能嗎。」

    「有可能。」

    「你覺得有可能就有可能吧。」蘇夏又吃了一片西瓜,剩下的西瓜皮放到矮几上面,等等一起清理,努力岔開話題,「伊勢,我聽說綾波說,你們中秋節準備搞什麼活動的樣子。」

    「是啊。」

    「什麼活動。」

    「祭典。」伊勢說。

    吹雪插嘴道:「我準備開一個賣章魚燒的攤子。」

    「祭典上還能賣章魚燒嗎。」蘇夏問,這輩子沒有參加過什麼祭典。

    「為什麼不可以。」吹雪反問。

    「我就問問。我也不懂。」蘇夏就是感覺祭典應該比較神聖吧

    「可以的。祭典上不就是玩的嗎。」吹雪說,「提督到時候記得光顧哦。」

    「一定。」蘇夏笑,「絕對不鴿。」

    「我相信提督。」

    西瓜全部吃完了,伊勢收拾西瓜皮。

    吹雪躺在榻榻米上,突然說道:「好無聊,提督我們玩遊戲吧。」

    「好啊。」

    「玩什麼遊戲比較好呢。」吹雪雙手自言自語。

    「抽鬼牌。」島風提議。

    「天天都是抽鬼牌……沒意思。」

    「將棋。」綾波開口了。

    「反正我不會將棋。」蘇夏說,「將棋之外的都可以……不管象棋、國際象棋、五子棋、跳棋、軍棋還是斗獸棋。」

    「這個時候果然要玩那個吧。」吹雪坐起來,「銀仙。」

    「銀仙?」蘇夏重複。

    「對。銀仙。」吹雪說,「提督知道銀仙嗎。」

    「知道。」蘇夏說,作為一個動漫愛好者怎麼可能不知道那個在動漫中經常出現的遊戲,包括其原理也知道。看似銀仙回答問題,真相是參與者控制錢幣回答問題罷了,可能還有心理暗示,反正信則有不信則無,基本原理和筆仙差不多。

    「那我們就玩銀仙吧。」吹雪說,「銀仙什麼問題都能回答哦,提督想問銀仙什麼問題都可以。」

    「真的?」

    「真的。」吹雪說,「提督可以問銀仙,吹雪最喜歡誰,白雪最喜歡誰。」

    蘇夏笑道:「我想問銀仙雙色球中獎號碼可以嗎。」

    吹雪看了蘇夏好久,說道:「銀仙不玩雙色球。」

    「你剛剛不是說想問銀仙什麼問題都可以嗎。」

    「不能問那種還沒有發生的事情。」

    「可是銀仙不就是用於卜測以前、現在、未來的遊戲嗎。」

    吹雪嘴巴癟了起來,作為女孩子有耍無賴的權力,說道:「反正就是不行。」

    蘇夏搖頭道:「這個銀仙不太行啊。」

    「是你太貪心了。」吹雪說,「銀仙不能用來牟利。」

    「那麼我想讓銀仙解黎曼猜想行不行。」

    「不行。」吹雪大聲說,「提督欺負人。」

    「我哪裡欺負人了。」蘇夏說,「最多就是欺負銀仙。」

    「那也不行。」吹雪說,「只能問簡單的問題。或者秘密。」

    「好吧。」蘇夏笑,「不過我不會日語怎麼辦。」

    「不會日語也沒有關係。」吹雪說,「銀仙聽得懂中文。」

    蘇夏瞥了少女一眼,心想到底銀仙聽得懂中文,還是你聽得懂中文,他說道:「就算銀仙聽得懂中文……銀仙不是不會說話嗎,只會用文字來回答問題,我看不懂日文啊。」

    「那就把五十音換成中文拼音吧。」

    「那還算是銀仙嗎。」

    「怎麼不算?」

    「你開心就好。」

    「提督是不是怕了。」

    「我怕什麼。」

    「怕不小心得罪銀仙,惹銀仙上身。」吹雪說,「像是你剛剛想問銀仙雙色球、黎曼猜想肯定會得罪銀仙,如果玩的話,絕對會附身到你身上。」

    「我怕什麼。」蘇夏說,「伊勢、日向是巫女,白雪、敷波也是巫女。」

    敷波小聲說:「我只是見習巫女。」

    「就算敷波你是見習巫女,白雪也是好了,還有伊勢和日向呢。」蘇夏說,「吹雪你覺得區區銀仙、小狐狸,比伊勢、日向兩個大巫女還要厲害嗎。」

    吹雪不知道怎麼說了,說銀仙比伊勢、日向厲害嗎,那不就是說伊勢和日向姐姐不行嗎,說伊勢和日向厲害,那麼激將法就沒有用處了。

    「算了。」吹雪怏怏說,「提督不想玩就玩了。」

    「我沒有說不玩啊。」蘇夏說,「只要吹雪想玩,提督一定奉陪。」

    吹雪眼睛亮了。

    「渣男君。」敷波喊。

    蘇夏盤著腿坐在榻榻米上面,不斷撫摸著睡在他腿上的幼女島風柔順的長發,說道:「現在的問題是有點晚了。」

    「還可以玩一個小時。」吹雪豎起食指。

    「吹雪只想玩一個小時嗎。」蘇夏說,「而且在神社裡面玩銀仙真的沒問題嗎,有沒有更好的地方。」

    「有。」吹雪反應了過來,「提督晚上到我們房間玩吧。」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邀請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答應了。」

    吹雪嘿嘿嘿笑:「提督今天晚上住在我們那裡吧。」

    「吹雪那麼想和提督一起睡嗎。」蘇夏揶揄。

    「大家一起睡。提督、吹雪、白雪、初雪、深雪。」吹雪說,「我們打地鋪。」

    蘇夏看著吹雪天真無邪的眼睛,不是少女有問題,是他的心早已不再純潔,剛好趁機休息一下,不得不說科羅拉多有點厲害,昨天有點傷到了,說道:「你們沒意見我就沒問題

    「我也要和姐姐、提督一起睡。」島風說。

    「一起、一起。」吹雪問,「綾波、敷波你們也要一起來嗎。」

    綾波看敷波。

    敷波說道:「我是想監督提督君不能對大家出手。」

    吹雪歡呼。真的可以歡呼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
    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