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二十章 你們都是我的翅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二十章 你們都是我的翅膀字體大小: A+
     

    就算是當事人,蘇夏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想要親吻翔鶴。

    見色起意嗎。

    翔鶴絕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但是鎮守府里哪一個成年艦娘又不是大美女呢。也沒有看見一個人就想要親親。事實上真要說的話,翔鶴的臉很漂亮,氣質也獨特招人喜歡,但是身高啊身材啊,足足有一大堆弱點。

    惡趣味嗎。

    翔鶴也是婚艦,但是一直想要他和瑞鶴在一起。毫無疑問,他喜歡瑞鶴,那個嬌俏可愛的短髮少女,只要聽到那個短髮少女的聲音就感到高興,一整天都是天晴,但是不喜歡翔鶴從中作梗,主動退讓。

    你想要做大度的姐姐,我偏偏不讓你如意?

    又或者單純地情不自禁?

    所以說,現在是關心那些事情的時候嗎。

    現在應該關心什麼。

    翔鶴很瘦,身材纖細,但不是那種只剩下皮包骨的瘦。抱起來真的很舒服。

    翔鶴的嘴唇好柔軟。

    他是一個沙場老手,而翔鶴只是一個新兵,還是一個溫柔、含蓄的太太,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主動,有必要引導一下。

    瑞鶴擔心姐姐、擔心提督,風風火火往回跑,一邊跑還一邊喊,一路上鬧出動靜可不小。兩個人吻得正動情當中,什麼響亮的蟬鳴,枝頭鳥兒嘰嘰喳喳的鳴叫視若無睹,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也可以聽不到,但是面對呼喊聲沒有一點反應就有點過分。

    不管提督的吻多少讓人沉醉,都不如妹妹的呼喊聲,翔鶴聽到瑞鶴的聲音,第一時間推開蘇夏,轉過頭去,只見距離他們不遠處的蘇夏,妹妹吃驚地看著他們。

    蘇夏也發現了瑞鶴。再看一下,他還抱著翔鶴。

    「瑞鶴。」翔鶴掙開蘇夏的懷抱,「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什麼不是我想的那樣。」瑞鶴說,「不用管我。你們繼續。」

    「我先走了。不打擾你們。」瑞鶴一邊說一邊後退,退到鋪著石子的小徑外,立足不穩踉踉蹌蹌差點撞到石燈籠。

    「瑞鶴小心點。」

    「沒事。」瑞鶴看清楚了路,「我走了。」

    翔鶴髮現妹妹要離開,連忙說道:「等等,瑞鶴你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瑞鶴努力笑起來,嘴角是彎起來的,眼睛是沒有焦點的,「我是提督的婚艦,姐姐也是提督的婚艦,雖然比我晚一點成為婚艦。不過就是擁吻,就算是做……那個也沒有關係。」

    翔鶴張張嘴,欲言又止,老實說她也不知道解釋什麼。

    「姐姐也沒有答應過我什麼吧。如果答應了我以後絕對不和提督在一起,轉頭又和提督勾勾搭搭不清楚,那我肯定要生氣,因為那是可恥的背叛。」瑞鶴安慰說,「沒有,姐姐什麼都沒有承諾,也就沒有背叛瑞鶴。」

    翔鶴舉著手。

    「安啦安啦。姐姐擔心什麼,我嫉妒你們嗎。」瑞鶴想了想說,「我不想說我又不喜歡提督,根本不在意他做什麼,那是謊話……你看他今天在十六太房間留宿,明天在漢考克房間留宿,後天又在科羅拉多房間留宿……我全部知道,但是根本不在意、嫉妒。不過就是親吻,還不足以讓我嫉妒。我想要也很容易。」

    翔鶴感覺瑞鶴說話有些亂七八糟了。

    與此同時,瑞鶴說了那麼多意外地慢慢冷靜了下來。

    對啊,她到底有什麼好在意、嫉妒的。

    提督每天和不同的壞女人在一起,每天早上面有菜色、腳步虛浮的,她看到了最多哼哼一下就算了。

    姐姐也是提督的婚艦。

    姐姐是親姐姐,不像某些姐姐以欺負妹妹為樂,真心實意照顧妹妹。兩個人一起生活,一個人包全了所有家務活。姐姐不喜歡提督嗎,姐姐和所有人一樣喜歡提督,即便如此一次次幫她創造機會,只是她一直不爭氣,直到現在還沒有拿下提督罷了。

    她憑什麼生氣,應該祝福姐姐、幫助姐姐吧。現在反而讓姐姐擔心,對外人我唯唯諾諾,對姐姐我重拳出擊嗎。

    翔鶴本來就不善言辭,又被妹妹發現她和提督偷偷親吻,焦急之下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釋,任由瑞鶴喋喋不休不知道辯解,屢次想要打斷妹妹的話解釋而不行,總算等到妹妹說話停下來,又看到妹妹反常地陷入沉思當中。

    「瑞鶴?」翔鶴擔心喊。

    「嗯?」瑞鶴回過神來,她看到翔鶴擔心地看著她,微笑了起來,這一次是真心的,「沒事,姐姐不用擔心。」

    「沒有事情就好。」翔鶴說,「那個,瑞鶴現在可以聽我解釋了嗎?」

    「解釋什麼。解釋你和提督擁吻的事情嗎。有什麼好解釋的,或者像我解釋的。」瑞鶴笑,「擁吻就擁吻了。」

    「不對。我應該說姐姐的動作真快,手段真的厲害,就算迷路也可以拿來攻略提督……我不記得從哪裡看的,說的是男人沒有辦法拒絕……怎麼說,梨花帶雨需要他的女孩子?」瑞鶴說,「無愧是太太。珊瑚海只有一個太太,那就是翔鶴太太。」

    瑞鶴打趣:「姐姐那麼厲害什麼時候教教妹妹。」

    「說起來,」瑞鶴擠眉弄眼,「姐姐說一下,那個親吻是什麼味道,到底要不要伸舌頭的。」

    翔鶴看著瑞鶴反常的表情,她真的怕了,妹妹好像要壞掉了。

    蘇夏站在後面,他不是想要置身事外,而是猶豫摻和進去會不會引發更大的災難,想了想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他而起,遲疑了一下追了上去。

    翔鶴髮現蘇夏來了,投以求助的視線。

    「瑞鶴。」蘇夏喊,他也不知道有什麼好心虛的,「你聽我們解釋。」

    「哦?」瑞鶴應著,她對他就沒有什麼好臉色了。

    「那個。是我的主動的。」蘇夏現在對什麼甜言蜜語信手拈來,但是真不知道如何面對捉姦。不管如何,他可以被痛罵渣男,不能讓那樣一對好姐妹出現什麼嫌隙,那就罪大惡極了,「翔鶴是不願意的。」

    「瑞鶴你不知道。」蘇夏頓了頓,避免說什麼話刺激到瑞鶴,「就在剛才,翔鶴還才勸我對你主動一點。她是真的很關心你的。」

    「我當然知道姐姐很關心我。」瑞鶴皺起鼻子。

    「反正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蘇夏說,「瑞鶴你要怪就怪我,不關翔鶴的事。」

    「怎麼。」瑞鶴挑起又細又長眉毛,「你想把所有事情的攬的自己身上。」

    蘇夏說道:「本來就是我主動的。」雖然翔鶴也沒有反抗,配合的閉眼就是了。

    妹妹固然重要,提督也重要,不能讓提督被妹妹誤會了,翔鶴插嘴道:「那個,我也有責任的。」

    瑞鶴是真的想通了。她本來還想要戲弄兩個人,見到這種事情也沒有心情,說道:「好了,你們互相攬責任是什麼意思……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吧。你們是提督和婚艦,擁吻一下有什麼大不了。」

    理是那麼一個理。蘇夏偷偷打量著短髮少女,她的臉上看不出冰冷或者生氣,也沒有勉強地笑,還是不敢置信瑞鶴真的不在意。

    「提督看出了什麼嗎。」瑞鶴說,「我說了不在意就是不在意。」

    瑞鶴想了想說道:「那麼久沒有打一個電話過來,我還想提督你是不是也迷路了,火急火燎找你們,想不到看到那麼一幕本來是很生氣的,感覺我被你們戴了一頂綠帽子。仔細想想,我是提督的婚艦,姐姐也是提督的婚艦……」

    瑞鶴說得情真意切,有理有據,少女從來不是無理取鬧的人,蘇夏勉強信了。

    「我現在就是有些好奇。」瑞鶴說,「你在哪裡找到的姐姐,又怎麼親上了。」

    蘇夏回頭看了一眼,曲徑通幽,說道:「我就在前面不遠處找到的翔鶴。她坐在樹下的石凳上不敢動,害怕一下子迷路到另外一個世界。」說到這裡,他想起那個可愛的翔鶴笑起來,「我被她說得也有些害怕了,害怕迷倒到另外一個世界,在那裡沒有瑞鶴。」

    瑞鶴哼了一聲,她當然知道那個路痴姐姐的毛病。

    「總之我也被翔鶴說得害怕了,主動牽起她的臉……只要我們手牽著手,就算是迷路到其他的世界,最起碼兩個人在一起的。」

    「好浪漫。即便穿越也要在一起。」瑞鶴忍不住陰陽怪氣。

    蘇夏不管她,說道:「沒有迷路,走了一下就可以看到商業樓了,就在你發現我們那裡。然後我準備打電話給你,向你報平安。翔鶴讓我等等,說起你的事情,讓我主動一點……她真的很關心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瑞鶴不耐煩說,「說重點,你們怎麼親上了。」

    蘇夏沉默片刻,說道:「不知道,見色起意、惡趣味還是情不自禁。」

    「我知道了。」瑞鶴說。

    「那就這樣了?」蘇夏問。

    「什麼叫那就這樣了。」瑞鶴說,「你剛親了姐姐就打算拍拍屁股不認賬?」

    蘇夏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既然親了姐姐,那就負起責任來。」姐姐關心妹妹,妹妹也關心姐姐,瑞鶴眼珠子轉了轉,「提督今天晚上有約嗎。」

    「沒有。」蘇夏說,他知道瑞鶴想要說什麼了。

    「那就這樣吧。」瑞鶴指著蘇夏,纖細的手指戳在他的胸口上,「你今天晚上過來幫姐姐清理電腦。」

    翔鶴不喜歡使用手機,平時基本不會看群,也就不了解鎮守府新出現的梗,鎮守府發生了什麼事情全部依靠瑞鶴八卦,而瑞鶴自然不會告訴她那些奇怪的梗,只顧著一個人捧著手機笑。她什麼都不知道,說道:「我沒有電腦。」

    「你有。」瑞鶴說,「姐姐你不用管,只要等著就好了。」

    蘇夏站在旁邊不知道露出什麼表情怎麼好。

    「怎麼你不願意。」瑞鶴問。

    「不是不願意。」蘇夏說,「怎麼說比較好……那就算是負責任嗎?」

    「要不然你說說看什麼是負責任。」

    「每天關心她、照顧她,絕不讓她受一點傷害。」

    「你做得到?」

    「怎麼做不到。」

    瑞鶴嗤笑:「每天關心、照顧姐姐,你其他一百多個婚艦,還有兩百多等到戒指的艦娘又準備怎麼辦。死渣男真敢說啊。」

    蘇夏無語。

    「提督還有什麼話說。」瑞鶴說,「今天晚上記得過來。」

    蘇夏說道:「你不覺得需要問問翔鶴的意見嗎。」

    「姐姐肯定沒有意見。」

    「你怎麼知道她沒有意見。」

    「我就是知道。」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

    「好吧。」瑞鶴率先放棄了,她也覺得那個提議不靠譜,「不要你幫姐姐清理電腦了……我只要你明天陪著姐姐約會一天就好了。」

    「這個沒什麼問題。」

    「不。」說話的是翔鶴。

    瑞鶴驚訝道:「姐姐你不願意嗎。」

    「不是。」翔鶴說,「我希望提督明天和你約會。」

    「我不要。」

    「要。」

    「那個……」眼看姐妹兩個人大眼瞪小眼,蘇夏插嘴,「我能不能說兩句話。」

    瑞鶴撇撇嘴:「提督你有什麼想說的……你不會聽姐姐的吧。」

    「提督聽我的。」翔鶴說,「你答應了我的。」

    眼看兩姐妹又要吵起來,蘇夏說道:「你們不要我吵,聽我的,我有一個完美的解決辦法。」

    瑞鶴懷疑道:「你有什麼完美的解決辦法。」

    「我喜歡翔鶴,」蘇夏說完望向瑞鶴,「也喜歡你,瑞鶴。」

    瑞鶴咬了咬嘴唇。

    蘇夏真的很喜歡那個少女,他伸手撥了撥她的劉海,露出漂亮的眼睛,鼻子的線條清晰,小巧挺直,「你肯定知道我的心意。」

    瑞鶴知道的。

    「然後,」蘇夏說,「你們姐妹情深,就算是男人也不介意讓給對方。」

    「既然如此。」蘇夏頓了頓,翔鶴和瑞鶴站得很近,一把抱住兩個人,「我們為什麼不能三個人一起約會呢。」

    「你們姐妹情深。」蘇夏說,「我也喜歡姐妹花。」

    瑞鶴抬起頭來。

    不久后,前往尋找綾波型驅逐艦的蘇夏頂著一個黑眼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
    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