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大事要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大事要事字體大小: A+
     

    這是陽光明媚的早上九點的食堂。

    由於昨天晚上在科羅拉多的房間留宿的,今天早上肯定少不了和科羅拉多一起享用早餐,還有科羅拉多的兩個妹妹作為同伴。

    蘇夏正喝著皮蛋瘦肉粥,發現坐在他對方的西弗吉尼亞拿起一個雞蛋敲敲,剝開雞蛋殼,掰下蛋白全部吃掉,剩下蛋黃放在他的餐盤上面。

    蘇夏看著放在他餐盤裡的蛋黃,真的溜圓的,一個角也不缺,好像他夜晚睡在科羅拉多的床上,透過窗帘的縫隙看到夜空上接近中秋的月亮,抬起頭問道:「西弗吉尼亞你把蛋黃放在我這裡幹什麼。」

    「給你吃啊。」西弗吉尼亞理所當然說,「昨天晚上辛苦了,補補身子。」

    「我不需要補身子。」蘇夏說,「我的身體健壯而純潔。」

    西弗吉尼亞打量著蘇夏,說道:「哪裡不健壯了,純潔就更談不上吧。」

    「就算是那樣。」蘇夏說,「吃蛋黃補身子嗎。」

    「對啊。」西弗吉尼亞說,「補充蛋白質。」

    「補充蛋白質不是應該吃蛋白嗎。」

    「蛋黃,」西弗吉尼亞頓了頓,想了想,「蛋黃也補充蛋白質的,比蛋白的營養高多了。提督你不知道,蛋白沒有什麼營養的。就算是蛋白質含量也沒有蛋黃多。」

    科羅拉多坐在蘇夏的身邊,她的早餐是三明治搭配蔬菜沙拉,還有滿滿一大杯牛奶,插嘴道:「西弗吉尼亞自己吃。」

    「提督為什麼需要補充營養、蛋白質,還不是因為姐姐索求無度。」

    「你剛剛說什麼?」就算是性格穩重的科羅拉多也忍不住攥緊了拳頭,「我看你是真的欠打吧,不見棺材不掉淚吧。」

    「姐姐可以打我。」西弗吉尼亞說,「但是你真覺得提督需要補充營養嗎。」

    科羅拉多沉默了好久,突然說道:「吃吧。提督吃吧。蛋黃確實很有營養。」

    蘇夏有點傻了,說道:「科羅拉多你怎麼也信了西弗吉尼亞的鬼話。我不需要補充營養。我強壯得很。」

    「就算提督不需要補充營養哈好了,多一點營養沒有絕對沒有壞處。」科羅拉多說,「提督你先吃,我再幫你拿一杯牛奶過來。」

    蘇夏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反駁。

    西弗吉尼亞雙手托著下巴,看著蘇夏盯著她放過去的兩個蛋黃髮呆,說道:「吃吧、吃吧,提督快點吃吧。」

    「你就是不喜歡吃蛋黃,想要我幫你吃蛋黃吧……非要說什麼蛋黃營養高,我需要補充營養,還說得科羅拉多都信了……又不是第一次,那麼多天還不是一樣過來了,哪有營養不良的……好吧,吃也可以。」蘇夏朝著西弗吉尼亞招手,示意她靠近點。

    西弗吉尼亞靠近了,說道:「提督要幹嘛?」

    「你說呢。」蘇夏伸出雙手掐了掐西弗吉尼亞的臉,又狠狠揉了揉,捏扁搓圓,「這是報酬,作為我幫你吃蛋黃的報酬。」雖然丟掉蛋黃也可以,可以的話還是節約點。

    西弗吉尼亞完全沒有反抗,最多眨了眨眼睛,任由蘇夏捏捏捏。一直等到蘇夏主動收回手,自己伸手揉揉臉,按摩、放鬆、舒緩一下臉蛋,說道:「我的臉很好摸吧。我對我的臉很有自信的,肯定比大姐和二姐的臉好摸。」

    「確實不錯。」蘇夏承認,比科羅拉多的臉好摸,軟軟的。馬里蘭的臉沒有摸過,不過可以肯定她那一張比姐姐、妹妹更瘦的臉一定沒有什麼手感。

    「不需要報酬。」西弗吉尼亞說,「提督想摸我的臉,什麼時候都可以摸哦。」

    「真的嗎。」蘇夏說,「我現在又想摸了。」

    「可以。」西弗吉尼亞身子向前傾。

    蘇夏又揉了揉西弗吉尼亞的臉。

    西弗吉尼亞說道:「提督那麼喜歡揉臉的話,我推薦帝國哦。雖然北宅的臉也很好揉,果然還是帝國的臉最好揉,肉肉的……我告訴你一個秘訣,她喜歡趴在桌子上看書或者玩遊戲機,又懶得動,這個時候站到她身後怎麼揉她的臉都沒有關係。」

    「說起來……」西弗吉尼亞突然說,「提督和俾斯麥睡過了吧。和北宅睡過了嗎?沒有聽說過,所以還沒有吧。主要還是她不會主動吧,不然提督那麼喜歡她……反正,那傢伙真的可以啊,什麼都沒有經歷,畫本子一套一套。」

    西弗吉尼亞喋喋不休。

    蘇夏看著西弗吉尼亞,少女可愛是可愛,名堂也多。

    吃完早餐,蘇夏一如往常前往辦公說。該陪大家陪大家,該工作也要工作。

    蘇夏的工作其實不多,因為具體的事情都有專人處理,好像威斯康星負責財務,華盛頓是法務,除此之外還有後勤部、設備部、技術中心什麼的,他的工作就是做決定。只是做決定看似輕飄飄一句話就可以搞定,其實是最累人的,因為必須要承受巨大的壓力。

    然後今天需要他做決定的工作——

    「提督準備什麼時候更換秘書艦。」

    蘇夏正喝著紅茶,聽到勝利號的話整個人呆掉了,直到紅茶從嘴角漏下來反應過來,連忙放下杯子,擦擦嘴角。

    L20的反應尤其大:「為什麼要換掉我,我最近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吧。」

    「你最近是沒有做錯什麼事……」勝利號說,「你是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吧。」

    L20頓時沒話說了。她很有自知之明,她這個秘書艦就是吉祥物。

    蘇夏冷靜下來,問道:「勝利號你為什麼突然那麼問。」

    蘇夏繼續說:「我從來沒有說過要換秘書艦吧。」

    「一直以來不都是那樣嗎。」勝利號說,「每一次建造,又或者是鎮壓深海旗艦,有新加入鎮守府的艦娘,新艦娘頂替老艦娘做秘書艦。」

    蘇夏終於明白了,勝利號為什麼那麼問。

    他曾經玩遊戲時,為了刷艦娘的好感,不斷地更換艦娘做秘書艦。而每次活動必定有新的大船加入,又因為每次活動間隔時間不短,之前安排做秘書艦的船好感肯定滿了,也就是說新人加入時幾乎必定要當一段時間秘書艦。

    勝利號一直沒有提那麼一茬,因為鎮守府一直沒有新人加入。現在有征服者和皇家方舟加入鎮守府,L20按照傳統必須退位讓賢了。

    遊戲是遊戲,現實是現實,今時不同往日,依然按照老傳統嗎,蘇夏問道:「勝利號知道我為什麼頻頻更換秘書艦嗎。」

    「知道啊。」勝利號說,流水的秘書艦,鐵打的勝利號,她在辦公室工作時間比誰都長,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提督頻頻更換秘書艦是為了刷好感吧。哪個艦娘當秘書艦久了,對提督的好感到可以接受戒指的地步,基本上離卸任不遠。」

    L20也反應過來,她什麼明明都不會,為什麼能夠當秘書艦的原因。

    蘇夏猶豫了好久,說道:「你覺得L20現在對我的好感怎麼樣了。」

    「不知道。應該差不多了吧。」勝利號說,「L20我問你,如果提督給你戒指,你願意接受嗎。」

    「不接受。」L20說,她其實根本沒想,就是不想失去那份收入不菲的工作。

    勝利號看向蘇夏,說道:「怎麼說……提督打算繼續,等到L20的好感滿了再換掉,還是……要我說,提督忙活了那麼久還是沒有刷夠L20好感,看起來短時間也不行。不如先安排征服者和皇家方舟當秘書艦,好搞定的搞定了再說。」

    蘇夏說道:「在你的心目中征服者和皇家方舟屬於好搞定的類型嗎。」

    勝利號想了想說道:「征服者屬於很識時務的那一類艦娘,看起來很難搞定,可能意外地很容易搞定。皇家方舟不太好說,可能很難,也可能很容易。她喜歡中華文化,而提督你剛好很懂不是嗎。」

    「那個,」L20插嘴,「我很容易搞定的,就是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勝利號說道:「不管你好不好搞定,你反正當不了太久秘書艦。」

    L20面如死灰。

    「勝利號你等等。」蘇夏說,「勝利號你可能不知道。我現在打算做一個優秀的提督,不做渣男了。所以不會再做那種頻繁更換秘書艦的事情。」

    「所以說,」勝利號問,「提督打算以後一直讓L20做秘書艦嗎。」

    蘇夏看著L20,只見她一臉希冀地望著他。大家已經那麼熟悉了,可以不那麼客氣,他指著L20對勝利號說:「你看她像是能做秘書艦的樣子嗎。做吉祥物還差不多……事實上我就是把她當做吉祥物。我真正的秘書艦是勝利號你啊。」

    「其實我真正想說的就是這個……」勝利號說,「提督你不是把演習的任務交給了我嗎。我要負責演習,作為教官給大家上課。L20也要參加演習、要上課。等到我們走後,辦公室就你一個人了。」

    「提督一個人沒問題嗎。」勝利號說,「這就是我希望你更換秘書艦的原因。」

    蘇夏問道:「L20怎麼辦。」

    「該怎麼辦怎麼辦。」勝利號說,「她本來就不適合做秘書艦,她作為新人現在更需要學習。她之所以想當秘書艦,無非就是看中秘書艦的薪水罷了。給她一份辭退補償就好了。」

    「多少。」L20問。

    「兩個月薪水。」

    「只有兩個月啊。」

    「差不多就可以了,不要太貪心。」

    「好吧。」

    蘇夏望向L20,你真的不再堅持一下嗎。

    「提督你不要看我……」L20低頭說,她其實也有很大壓力的,「我本來就當不了秘書艦,大家也沒有把我當做秘書艦。列剋星敦姐、密蘇里姐、俾斯麥大姐頭……誰都比我更適合當秘書艦吧。」

    「我知道提督你在意L20,害怕辭退她會不高興。」勝利號說,「但你也要考慮大家的想法……若是提督像以前那樣,時不時更換秘書艦,秘書艦就是吉祥物,大家不會在意L20。真的讓L20長長久久當秘書艦,大家會服氣嗎。」

    勝利號的理由很充分,蘇夏沒有拒絕的理由,說道:「其實我也想過更換秘書艦的事情,許多人都和我提過這回事,毛遂自薦當秘書艦……現在的問題是,勝利號你推薦一個人當我的秘書艦。」

    「你讓我來推薦,我推薦……」勝利號張了張嘴,她想到一個可怕的事情,那就是鎮守府適合當秘書艦的人實在太多,又沒有一個能夠力壓全雄的人。你推薦這個人,勢必得罪那個人。小小勝利號,真的得罪不起那麼多人。

    勝利號說道:「我可以給提督一個名單,提督挑一個人做秘書艦就好了。」

    蘇夏搖頭道:「我不會挑。」

    「可以的。」勝利號說,「我會把大家優點、缺點都寫出來,你點一個就好了。」

    「不成。」蘇夏說,他心想全部都是老婆大人,得罪哪一個都不行。提督也難。

    勝利號正色道:「提督你有一點決斷、擔當行不行。」

    蘇夏說道:「我正正經經做提督的時間還是太短,還需要學習怎麼做提督,你又不是不知道。人貴有自知之明,我自知不足,把這個艱巨又光榮的任務交給當了那麼多年助手管理鎮守府的勝利號你,這也不行嗎。」

    蘇夏按著胸口,說道:「如果我已經可以完全勝任一個提督但依然推三阻四,那是我沒有決斷、擔當,但是現在的情況不是那樣。」

    蘇夏大聲說道:「勝利號你到底怕什麼,不是推薦一個人選就好了嗎。你到底怕什麼,你怕推薦誰,其他人報復你不成。我這個提督給你撐腰還不夠嗎。」

    「不夠。」勝利號小聲嘀咕。

    兩個人幾乎同時望向L20,接著對視一眼。

    勝利號說道:「既然是L20卸任秘書艦,那就讓L20推薦一個人吧。」

    蘇夏點頭道:「這是對前任秘書艦的尊重。」

    L20沒有想太深的事情,就是肯定兩個人找上她絕對沒有什麼好事,她一邊搖頭一邊後退,說道:「不,不行的,我不行。」

    「行,你行的。」蘇夏耐心說。

    「真的不行的。」L20幾乎要哭出來了,「我還不想死……不要欺負我。」

    L20要哭出來了,蘇夏也為難,作為提督不能太欺負人。

    蘇夏提議道:「不然抽籤吧。」

    「抓鬮也可以。」勝利號說。

    「那不是一個意思嗎。」蘇夏擺手說,「反正這個事情全權交給勝利號你了。」

    「那是提督你的事情吧。」勝利號說,「是幫你找秘書艦。」

    「是你覺得工作忙,想要一個秘書艦幫忙分擔任務。」

    「我那是為了你考慮。不然我忙的時候你可能找不到人。」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久。

    勝利號率先開口:「果然還是不行,抓鬮的話……像是蘇赫巴托爾、丹陽、拉菲這樣的孩子肯定當不了秘書艦吧。」

    蘇夏想起那個喜歡釣魚的西瓜皮頭的幼女,說道:「肯定不行。」

    「既然如此,」勝利號說,「企業號的運氣是碾壓其他人的……抓鬮的話,誰能夠抓得過企業號。那不是欽定了嗎。」

    蘇夏記得企業號在遊戲當中的幸運數有七十,大船里沒有人夠得到她。

    「而且抓鬮定秘書艦也太兒戲了,簡直不像話。」勝利號是可靠的人。

    「確實。」蘇夏說。

    「不然像是之前舉辦廚藝大比拼那樣舉辦秘書艦大比拼,搞競爭上崗。」

    「好主意。」蘇夏說,「這個我熟……行測和申論,兩項測試加起來分數高的進面試……就是只進三個人肯定太少,不如設置一個篩選線,反正淘汰百分之八十的人。」

    「面試怎麼辦?」勝利號問,「不能像是廚藝大比拼那樣讓所有人投票吧。廚藝大比拼就算了,許多人沒興趣折騰。競爭秘書艦,絕對會出現拉票的事情……鎮守府三大派系,美系山頭太多,英系也好不到哪裡去,日系只認赤城一個大姐頭,幾乎贏定了。」

    「採用無領導小組面試的形式吧。」蘇夏說,「而且我們不打分,讓她們自己互相給對方打分,去掉一個最高分,去掉一個最低分,最後算平均分。」

    勝利號問道:「她們互相串聯怎麼辦。」

    「互相串聯?」蘇夏說,「能夠進面試的人,誰服氣誰,甘心為對方當綠葉。而且我們也去了最高分和最低分不是。真的有人甘心當綠葉,還是許多人,說明另外個人有人格魅力,那是本事,完全可以加分。」

    勝利號點點頭,說道:「提督有想法的。」

    「小意思。」蘇夏謙虛說。

    「那就這麼定了?」勝利號問。

    「你還有什麼更好的主意嗎。」

    「沒有。」

    蘇夏剛想要點頭,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鎮守府的人一般不會在沒事時打擾提督,尤其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要麼是突發大事,要麼是鎮守府外面有人打電話給提督,勝利號問道:「誰的電話。」

    「艾拉的。」蘇夏接通了電話。

    蘇夏掛掉了電話。

    勝利號問道:「艾拉打電話給提督有什麼事情。」

    「沒什麼事。」蘇夏說,「就是有關我們鎮守府擊敗了深海海鷹號獎勵的事情。她明天會把獎勵送過來……驅逐艦潮也要過來看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