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防不勝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防不勝防字體大小: A+
     

    由於乘坐遊艇到艦娘總部比較耗時,當大家來到艦娘總部,然後到賓館放下行李,簡單地休息片刻,也就是坐坐以及喝杯水,再趕去艦娘總部食堂時,由於去得比較晚,已經沒有什麼人了。

    午餐結束,回到休息的地方,還是午休的時間,蘇夏想要午睡一下。這不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為了下午的工作做準備,午休很有必要。剛剛睡到床上,打算玩玩手機就睡覺,剛剛看了看鎮守府那個大群,只見手機屏幕一變,那是商楚打來的電話。

    蘇夏接通了電話。

    「喂,蘇提督……蘇提……」

    「嗯。」

    「睡了嗎?」

    「睡著了哦。睡得很死。還在打呼嚕。」

    「哈哈哈。吵醒你午睡了,還是還沒有午睡,準備午睡。」

    「還沒有午睡,準備午睡。」蘇夏問,「有什麼事情嗎?」

    「要不要出來坐坐?」商楚說,「介紹兩個朋友給你認識。」

    蘇夏想了想,商楚專門打一個電話過來,還是要給一個面子的,說道:「好吧……你們在哪裡?」

    「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那一家咖啡廳。」

    「等我一下。」

    因為商楚只是邀請了他一個人,蘇夏一個人去的咖啡廳。而這是艦娘總部內部,完全不需要擔心安全問題。如若不然,提督想要去哪裡,艦娘肯定不放心一個人去的。

    來到咖啡廳,蘇夏發現這個咖啡廳往常冷冷清清,今天變得格外熱鬧。他看到了幾天有過一番交流的木易,他肯定對方發現了他,但是裝作沒有發現,端著咖啡看著窗外。他也沒有打招呼。

    蘇夏沒有管木易,於咖啡廳一張靠窗的桌子找到商楚。和她坐在一起的有兩個人,一個金髮及腰,還有一個留著黑色短髮,看起來相當帥氣。

    蘇夏遲疑著應該怎麼打招呼,心想叫商提督有點生分,不如像是她之前在電話裡面那麼稱呼他,省略一個字,既顯得親近一點,又不至於太過,說道:「商提……你什麼時候來的。」

    商楚看到蘇夏,說道:「你來了……我早就到了。」

    「楚楚。」金髮女子托著腮幫子,「這就是你要介紹給我們的提督?」

    蘇夏打招呼道:「你好。」

    「你好。」金髮女子抬起另外一隻手。

    商楚站起來,說道:「我來為你們介紹一下吧……」

    隨著商楚做介紹。還有另外兩個人簡單的自我介紹,說起她們和商楚之前的關係。

    蘇夏現在知道了,金髮女子名字叫做南娜。那一個帥氣的短髮女子名字叫做曲綺,外號是曲奇。商楚是學姐,南娜和曲奇都是她的學妹。

    蘇夏找了一張板凳坐下,驚訝道:「商提你居然當了那麼久提督。」

    商楚喝著咖啡,她是去過某個人的鎮守府,說道:「真是抱歉了,當了那麼多年提督,至今只有那麼大一個鎮守府。」

    蘇夏看著菜單,他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我很驚訝,商提你看起來那麼年輕……有沒有二十歲,完全看不出畢業那麼多年的樣子。」

    商楚瞥了蘇夏一眼,這是一個有著不知道多少婚艦的男人,可想而知一定超級會討女孩子歡心,說道:「不愧是你,那麼會說話。」

    「但是提督學校和普通學校不一樣哦。只要夠資格,不管是多大年紀入學都可以。只要積累了足夠的積分,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畢業。」商楚說,「你以為我當了那麼多年提督,歲數一定很大嗎。我告訴你,我今年才十八歲。」

    蘇夏十分驚訝,商楚絕對漂亮,黑髮美人,但是看起來最起碼二十好幾,直到聽到南娜噗嗤笑出來,他明白了,原來是那個十八歲啊。

    「南娜你笑什麼。」商楚說,「我哪裡說錯了嗎。」

    「沒有沒有。」南娜連連擺手。

    「好啦。」商楚說,「我承認,我二十二歲啦。」

    南娜還是笑。

    商楚拍案而起,說道:「你再笑一下試試。」

    「不笑。我不笑了。」南娜努力板起臉。

    商楚說道:「我二十二歲成為提督,成為提督那一刻開始獲得大海的祝福。那個時候我就和艦娘一樣,不會老了……所以,這不就是二十二歲嗎。」

    那是他在網上沒有了解的,蘇夏問道:「還有這種說法,一個人成為提督后不會老嗎。」

    「誰也不知道。」說話的是那個帥氣的短髮女子曲綺,「不過的確有成為提督幾十年,除開氣質變得成熟了之外,至今依然是年輕人樣子的提督。現在有一種說話,一個人成為提督會變成像是艦娘一樣的生命。」

    「小女孩提督永遠長不大的例子也有好幾個。」商楚補充說,點點頭,雙手抱胸,「所以我說我二十二歲沒有問題吧。」

    南娜說道:「反正從一個人成為提督開始,不再是正常人就是了。還有說一個人成為提督,就變成怪物了呢。」

    商楚生怕大家再提起歲數的事情,打岔道:「不說那些東西,作為提督必須堅守鎮守府,而現在深海艦娘越來越強,深海旗艦越來越多,以前七艦下天山,短短几年現在又多少了?什麼時候犧牲都不知道,操心那些……好像有點烏鴉嘴了。」

    「總之,」商楚拍了拍蘇夏的肩膀,「你們平時曬船就曬船……我把蘇提介紹給你們,這是我的朋友,給我一個面子,不管曬誰都不能曬他。」

    曲綺托著下巴說道:「以商楚你的性格,專門把蘇提督介紹給我們,只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讓我們曬他。當然曬船歸曬船,介紹也是介紹。還有一個借他來曬我們。」

    曲綺眯了眯眼睛,說道:「想來想去都是第二個可能性更大吧。」

    南娜問道:「楚楚,曲奇說得對不對?」

    「當然不對了。」商楚回答。

    南娜說道:「那我們說好了,我們這一次談興趣愛好,談工作,談什麼都可以,唯獨不能談論自己有什麼艦娘好不好?」

    商楚表情難看。

    南娜說道:「你欺負阿詩她們就算了。我們那麼好欺負嗎?」

    商楚說道:「我聯繫了阿詩,還有小浮,她們可能要到下午才能來了。而且那兩個孩子,一個天然,一個傻乎乎,曬她們容易……也難。」

    「所以就找我們了?」曲綺問道。

    「嘿嘿。」

    南娜望向蘇夏,說道:「蘇提督的鎮守府真的很強嗎,能夠被楚楚拉過來曬我們。十幾二十個艦娘,好幾個主力艦?」

    蘇夏準備開口,南娜說道:「蘇提督你不要說,我們說了,這一次不聊自己有什麼艦娘。」

    「我的鎮守府其實也就是那個樣子啦。」蘇夏說,事到如今也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了,「不是我凡爾賽,我的鎮守府肯定有點……」

    南娜打斷他的話,說道:「不要說、不要說,關於自己鎮守府的事情一個字也不準說,不然我就當你在曬船。故意來曬我們的。」

    蘇夏無奈地笑:「好吧。」

    商楚說道:「我們提督,不聊大家的鎮守府,聊什麼呢。」

    「聊什麼啊。」南娜說,「我昨天看了一部電影,蠻好看的,推薦給你們吧。」

    「免了。」商楚說,「我不喜歡看恐怖片。」

    「一點也不恐怖的。」

    商楚捂耳朵,說道:「你這個恐怖鬼怪愛好者,你的艦娘沒少被你禍害吧。」

    南娜問道:「蘇提督你喜歡恐怖片嗎。」

    蘇夏舉起雙手,意思是免了。小時候看過那麼幾部鬼片,至今依然心有餘悸。

    商楚插嘴道:「他喜歡魅魔。」

    蘇夏點頭:「這個我承認。」

    「男人就沒有不喜歡魅魔的吧。」南娜說,「小翅膀、小尾巴、小蹄子,簡直太棒了。」

    商楚說道:「南娜你好像就COS過魅魔吧。」

    「你是說去年萬聖節嗎?」南娜說,「那個不是魅魔。」

    「那是什麼。」

    「女巫啊。」南娜說,「你沒看見我戴著那種尖尖的女巫帽嗎。」

    「不像電視裡面看中女巫、女巫婆啊。」

    南娜說道:「肯定要改造一下啊。改得可愛一點。反正女巫就是了。」

    「好吧。」商楚說,「今天COS魅魔怎麼樣?」

    南娜說道:「COS你也看不到。」她盯著咖啡杯,「魅魔不嚇人。我打算COS木乃伊,不然還是喪屍吧,嚇死……」

    「不準提自己的鎮守府。南娜你說的。你打算不動聲色曬船嗎。」商楚說,那是一次可恥地報復。

    南娜說道:「我沒打算曬船。」

    「反正不準說。」

    南娜撇撇嘴,說道:「不說就不說。」

    商楚得意地哼哼。

    南娜眼珠子轉了轉,說道:「既然楚楚你不準說,你來說。」

    「我說就我說。」商楚不服氣說,隨後東張西望一下,突然壓低了聲音,「你們知道艦娘總部新來了一個征服者吧……那個木易來撈船了,但是大失敗了。」

    「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楚楚的消息真不靈通啊。」南娜說。

    商楚緩緩靠到椅背上。

    拉長了聲音了。

    「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