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無處屈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無處屈服字體大小: A+
     

    收藏室在辦公樓裡面,辦公樓距離倉庫不遠,稍微走一下就可以到了。

    蘇夏原來對這個收藏室裡面的藏品、勳章不是太了解。畢竟當初玩的是艦娘收集遊戲,而不是藏品收集遊戲。艦娘是可愛的女孩子,藏品是什麼妖魔鬼怪。不過在送走商楚那天,無聊在收藏室待了好久,從勝利號那裡聽說了許多故事。

    蘇夏猶豫著應該從哪裡開始介紹,想了想決定從頭開始,找到那一枚白色十字架形狀的勳章,說道:「這是皇家海軍十字勳章。我們鎮守府成立以來,第一次面對深海旗艦,深海俾斯麥和深海提爾比茨,擊敗深海提爾比茨后獲得。」

    蘇夏說著,他發現征服者對那一枚勳章十分好奇,努力往他手裡的勳章看,他伸出手去,把勳章遞給征服者。

    「我可以拿起來看一下嗎?」征服者說,勳章放在盒子裡面,只是打開讓人看。作為艦娘,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擊敗深海艦娘幾乎是她們的使命。作為征服者,征服深海旗艦一直以來都是她的目標。

    蘇夏對那些勳章沒有什麼感覺,不管是誰想看都不介意,剛準備開口,想一想高情商應該怎麼說,說道:「雖然是珍貴的勳章,但是征服者想看的話……請便。」

    「謝謝。」征服者小心翼翼拿起那一枚勳章,雖然蘇醒沒有多久,但是專門了解過那麼一下子的,「我聽說深海俾斯麥和深海提爾比茨特彆強……尤其是深海提爾比茨特彆強。」

    蘇夏說道:「艦娘和真正的戰艦還是有許多區別的。許多戰艦做不出來的事情,艦娘可以做得出來。深海俾斯麥擅長反擊,當你的炮彈擊中她時,她可以立刻還擊,給你一炮。那麼很有可能,你擊中她造成的傷害,還沒有她反擊的傷害高。」

    征服者點點頭,想了想說道:「不過只要一輪攻擊擊沉她,她就不能反擊了吧。像是歷史上俾斯麥擊沉胡德號一樣。」

    蘇夏說道:「理論上是那樣沒錯……但那是深海旗艦啊,強大的深海旗艦,耐久高,裝甲也高。不容易的。」

    「對。」征服者說,「那是強大的深海旗艦俾斯麥,不是皮薄的胡德號,彈藥庫殉爆。」

    蘇夏多看了征服者兩眼,心想我們鎮守府兩大政治正確,你已經學會其中一個,笑道:「我還記得那一次出擊的艦隊是糊德做旗艦……某種意義上,給了胡德一個,報曾經被俾斯麥擊沉的一炮之仇的機會。」

    征服者說道:「蘇提督專門讓糊德做旗艦,以便她報仇嗎,真是溫柔。」

    蘇夏張張嘴,一下子不知道要不要解釋,他根本沒有想那麼多。

    蘇夏想了想,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就當做沒有聽到,這樣免去了以後真相暴露可能出現的尷尬,苦笑一聲道:

    「說真的,你說戰艦那點事情為什麼對艦娘影響那麼大……你見過了我們鎮守府的糊德吧,看起來安靜、溫柔的貴族大小姐,絕對不知道她每天找俾斯麥麻煩……我們鎮守府的俾斯麥……搞得到處雞飛狗跳。」

    「每天找俾斯麥的麻煩……」征服者說,「胡德難道比俾斯麥更厲害嗎?」

    蘇夏說道:「雖然每天找俾斯麥的麻煩,幾乎全部都是送上門被欺負……屢敗屢戰,屢戰屢敗。」

    「不會吧……感覺好有意思的樣子……」征服者笑了一下,突然說,「說起來,我聽說胡德喜歡塞貓,有沒有這回事。」

    「我只能告訴你,生薑、魚餅很可愛,可以提高一階段……呵呵。」蘇夏說,下意識往征服者的胸前看,襯衣紐扣快要綳不住了的感覺。真的沒有問題嗎。

    征服者點點頭。

    征服者把勳章放好了,蘇夏把那一枚勳章放回原位,說道:「深海俾斯麥其實還好……深海提爾比茨比深海俾斯麥厲害多了。雖然沒有那麼強大的技能,但是耐久高,裝甲高,高得可怕,一炮打上去可能只能造成個位數傷害。」

    「不僅僅如此。」蘇夏記憶猶新,「想要和深海提爾比茨戰鬥,必須擊敗許多深海旗艦,那些深海艦娘也是超強的。我們派出去的艦隊,經常還沒有見到深海提爾比茨,因為受到太多攻擊而大破返航。」

    蘇夏感慨道:「我記得那個時候,為了擊敗深海提爾比茨,我們鎮守府的資源幾乎消耗殆盡。」

    征服者說道:「不可以問艦娘總部要嗎……那可是深海提爾比茨啊。」

    蘇夏說道:「地主家也沒有餘糧。」

    「女武神行動之後……經過大家多次主動出擊,深海艦隊遭到了沉重打擊,但是不甘心就此被動下去,為了奪回主動權,一度發起襲擊,那就是南洋基地防禦戰。」蘇夏到處翻找著,「找不到勳章……那一次防禦戰有沒有勳章?」

    蘇夏找了好久,肯定沒有勳章,這個時候發現征服者看著展示櫥窗上面的擺件,說道:「那個是武藏的角。」

    征服者是偶爾發現展示櫥窗上,流淌著暗橙色光的尖角,隨後被深深的吸引過去,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此時聽到蘇夏的話,喃喃道:「武藏的角?」

    「對。武藏的角。」蘇夏說,「深海旗艦武藏號的角,我們折下來的。」

    征服者猶豫道:「這個我也可以拿起來看看嗎?」

    「可以的。」蘇夏說,「征服者不需要問,想拿什麼看就拿什麼看。」

    征服者小心翼翼從展示櫥窗上面拿下武藏的角,輕輕地撫摸起來,只是想一下大家擊敗深海旗艦武藏號,從深海旗艦武藏號的身上折斷那麼一隻角,感覺渾身不由自主泛起雞皮疙瘩,說道:「蘇提督的鎮守府居然能夠擊敗深海旗艦武藏號,還能夠折斷她的角,太強了吧。」

    蘇夏沒有謙虛,他從不吝嗇讚美大家,說道:「主要是大家很強。」

    征服者說道:「能夠培養出那麼強的艦娘的蘇提督也很強。」

    「不不不,我不強,我只是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輪到自己,蘇夏就謙虛了,也不是謙虛了,事實就是如此,玩遊戲不就是動動手指的事情嗎。

    「蘇提督不要謙虛。」征服者說,「大家很強,蘇提督也很強。」

    蘇夏笑道:「征服者也很強。」

    征服者是很有自信的,這不是剛剛看到那麼多只有擊敗深海旗艦后獲得的勳章,尤其是看到武藏的角,此時壓力山大,說道:「我不行,比起大家差遠了。如果讓我出擊面對深海旗艦,肯定一炮都打不中對方。」

    蘇夏沒有強行讚美,說道:「征服者現在想要面對深海旗艦,肯定不行的。不過只要練度提高了,換一身裝備,作為獅級戰列艦,肯定有和深海旗艦正面對決並獲勝的那一天。」

    征服者說道:「你不知道我的練度有多低。」

    「誰還沒有那麼一天。」蘇夏說,「誰一出生練度就高的……」

    征服者憧憬道:「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獲得大家那麼高的練度……」

    「很容易。」蘇夏說,「大不了幾個月、半年時間。」

    「不可能那麼快吧。」

    「不然呢。」蘇夏說,「我記得我們鎮守府的十三號戰艦和提康德羅加就那麼久練度一百一了。」

    征服者說道:「除非每天演習,艦隊戰比單挑演習效果更好,然後時不時出擊……」

    「你想變強,肯定要努力。每天演習,時不時出擊……」蘇夏說,「天底下哪有不勞而獲的事情。」

    「我不是說不勞而獲。」征服者說,「一旦演習就沒有精力工作了,除非每天不工作,否則怎麼每天演習。出擊需要資源,挑戰低等級深海艦娘又難以獲得經驗,挑戰高等級深海艦娘,必須高練度的艦娘帶著,否則很可能遭到團滅……」

    蘇夏不解道:「沒問題啊,不工作就不工作,不如說哪來那麼多工作給你做,出擊那點資源又算得了什麼……最後那一問題,既然知道搖人,找幾個高練度的艦娘帶著就好了……」

    征服者張了張嘴,她想起不久前看到的東西,一大堆人無所事事,閑得無聊開店,一個個高練度的艦娘,就算是深海旗艦都可以擊敗,深海旗艦武藏號的角都被折下來收藏了,倉庫裡面數也數不清的資源……

    對於其他鎮守府難以達成的條件。對於艦娘總部來說,不工作者不得食,可以對你有一定照顧,不能大搞資源傾斜,也難以達成的條件。在這個鎮守府完全不算事。

    征服者低著頭,心想,只要她加入這個鎮守府,有那麼多資源,幾個月、半年就可以……就算一百一的練度沒有那麼容易,高練度很容易吧,然後就可以出擊和深海旗艦戰艦對決。

    征服者,征服深海。YES!

    想一想整個鎮守府哪裡不好……沒有哪裡不好吧。那麼大,只要願意隨便住獨棟別墅,那麼多英系的姐妹,其中還有獅,她的姐姐,那麼多強者,倉庫裡面放不下的資源和裝備,不工作,每天演習、出擊也可以……

    不不不不,不能屈服那些條件,重點是提督值不值得依靠。

    本來覺得相貌平平無奇,但是得知他有那麼強大的鎮守府後,感覺相當有魅力。

    半天接觸下來,性格穩重、真誠、善良、謙虛。

    他那麼多婚艦,好像只要是一個大人都是他婚艦的樣子。能夠得到那麼多人喜歡,肯定是一個好提督。

    僅有的缺點——已經發現好幾次了,他的眼睛往她的胸前瞄。但是沒問吧,面對她那麼雄厚的資本多瞄幾眼有什麼問題。不看才奇怪,肯定是裝腔作勢、虛偽的男人。蘇提督不時偷瞄,正說明他是真誠的人。

    蘇夏發現征服者一直看著武藏的角,既不說話,也沒有別的動作,喊道:「征服者,征服者?」

    征服者回過神來,連連應著。

    蘇夏繼續為征服者介紹,一個個勳章背後的故事。

    最後的收藏室看完,從辦公樓離開,蘇夏說道:「我覺得可以一看的地方就這些了……那些什麼變電站你應該不會感興趣,我們的鎮守府就這個樣子了……我覺得還算是可以吧。」

    征服者簡直無力吐槽,說道:「明明是超強的鎮守府吧。」

    蘇夏微笑。

    征服者眯起眼睛,她想到辦法了,說道:「老實說,我現在開始擔心了。」

    「擔心什麼?」蘇夏好奇問道。

    「蘇提督的鎮守府那麼強,就算是深海旗艦也可以擊敗……」征服者說,「我只是答應過來看看,我可沒有答應加入鎮守府。」

    蘇夏說:「我知道。」

    「如果我到時候不答應加入……蘇提督的艦娘那麼強,我根本沒有辦法抵抗吧。」征服者說,「我是不是必須要加入這個鎮守府,否則走不了?」

    蘇夏完全沒有往多餘的地方想。在他的心目中,想要撈起那麼強大的征服者不是一下子的事情,必須要大家通力合作水磨工夫。

    如果那麼容易,征服者不如改名屈服者。

    蘇夏說道:「我說了,征服者想走隨便走。」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我不信。」

    「我保證。」

    「如果我是蘇提督……做提督應該和做女王差不多吧,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就算是毀滅也不會讓別人得到。」

    「我又不是暴君。」

    「能夠降服姐姐,她可是女王。還有英王喬治五世,她可是國王。還有那麼多人,蘇提督肯定不簡單吧,否則憑什麼。沒有那種——只要到了我的手裡,你永遠都別想逃走的佔有慾,不可能建立那麼大的鎮守府吧。」

    「征服者想得太多了。我沒有那種佔有慾。」

    征服者感覺有點難受,這個提督是獃子嗎,非要她說得明明白白嗎。她可是征服者,那麼輕易答應加入鎮守府,一點面子都沒有了。

    征服者深吸了一口氣,面子一定要的,只能繼續說道:「我不敢拿性命來賭,蘇提督會放我離開。」

    征服者希望不需要她說得更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