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不一樣的胡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不一樣的胡德字體大小: A+
     

    蘇夏是在刺眼的光線中醒過來的。

    突如其來的刺眼光線照得人眼睛疼,睜開又閉上,最後伸出手擋在眼睛前面。

    蘇夏眯著眼睛順著光線射過來的方向看去,只見落地窗的窗帘大開,光線是從落地窗照進房間裡面的。

    他迷糊記得昨天晚上有拉好窗帘吧。他記得是胡德害羞,非要拉好窗帘,不然不讓碰,不然他沒有那麼大抵觸。說到底這裡是鎮守府,沒有任何外人,無需擔心可能出現的偷窺。

    蘇夏總算找到了,站在光線照不到的地方陰影裡面的人。不是胡德,她有著及肩的金色中長發,穿一身黑白的女僕裝,那是他的女僕長聲望。

    「聲望?」蘇夏喊,「你怎麼在這裡。」

    蘇夏往身邊看了一眼。

    胡德依然在熟睡當中,一頭如雲的秀髮在枕頭、床鋪上鋪散開來,幾縷散亂的髮絲貼在額頭上,那是昨天汗水打濕的。薄薄的被子只蓋到胸口位置,露出優美的頸脖,光潔、圓潤的肩頭,深陷的精緻鎖骨。

    這樣的情況,蘇夏是有點不好意思讓聲望看到的。

    「我知道主人和胡德昨天晚上肯定累壞了,但是現在已經八點半了。等到穿衣、洗漱然後去食堂,可能已經九點鐘了。」聲望說,她神色如常,果然是瀟洒嗎。

    蘇夏張了張嘴,實在是不知道從哪裡說起來。

    你怎麼表現得那麼自然。我昨天晚上和胡德一起睡的耶。我們現在沒有穿衣服。真的不需要迴避一下嗎。

    果然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聲望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說道:「平時都是我過來叫醒胡德的。催促她起床、穿衣,然後吃飯。主人昨天晚上過來了,我想了一下今天早上要不要過來叫你們。想了想還是來了……如果主人不喜歡的話,下一次聲望在門口候著。」

    蘇夏欲言又止,實在不知道怎麼說,沒有體會過這種有女僕服務的貴族墮落生活,不太習慣。他頓了頓說道:「隨便你吧……反正不用在門口候著。喜歡女僕的工作,可以順手為之,不要搞得真的像是女僕。」

    蘇夏看著聲望,魅惑的異色瞳,說道:「你是女僕長,但也是太太。」

    聲望微笑。

    當明亮的光線照亮整個房間,鳥兒的鳴叫聲也從窗外傳進來,胡德也醒了過來,滾到床邊,從被子裡面伸出一隻手摸到床頭桌上、摸摸摸,摸到手機看看時間,摸到眼鏡戴起來,看起來依然迷迷糊糊的樣子。

    「啊,提督早上好……你怎麼在這裡?」

    真就迷糊的眼鏡娘唄。蘇夏反問道:「我說我怎麼在這裡呢。」

    胡德點點頭,從床上坐起來,靠在床頭的牆壁上,完全沒有顧忌身上什麼也沒有穿,無限美好的身體暴露在空氣當中,突然發現聲望站在床位,沒有任何意外,說道:「聲望你來了。」

    「來了。」聲望說,「起床了。」

    「好。」胡德應著,伸出手。

    蘇夏看得出來,那是等待聲望幫忙穿衣服的動作。

    胡德需要聲望幫忙穿衣服。首先是內衣褲,接著套上裙子。看她眯著眼睛,那副迷迷糊糊的樣子,若不是聲望幫忙穿衣服,不知道磨蹭到什麼時候,等到徹底清醒過來就需要好多時間吧。

    蘇夏就不需要聲望幫忙了。不需要,也不好意思。託了去大浴場的經歷,脫光光泡澡,眾目睽睽之下換衣服都體驗過了。此時當著聲望的面穿衣服,只是小兒科而已,沒有感到尷尬。

    論起照顧人的能力,聲望說第二,誰敢稱第一。就算是列剋星敦又如何,業餘選手不可能是專業選手的對手。有聲望在,自然什麼都早就準備好了,洗漱用的牙刷、毛巾什麼的。

    蘇夏早早洗漱完畢,站在旁邊看聲望帶胡德去洗漱。胡德會刷牙,還要聲望幫忙洗臉,否則就是敷敷毛巾,最後幫忙梳頭。等到打扮完畢,胡德看起來總算是清醒了過來。

    蘇夏全程圍觀,期間忍不住問道:「聲望你平時都是那麼照顧糊德的?」

    聲望點頭。

    「真是難為你了。我圍觀都感覺辛苦……每天那麼照顧一個人。」

    「沒有感覺辛苦。」

    「聲望照顧糊德。反擊照顧威爾士親王。前衛照顧獅。英王喬治五世呢?」

    「什羅普郡。」

    「還有其他人呢。好像約克公爵,她是英王喬治五世、威爾士親王的妹妹,兩個姐姐都有人照顧,不道理妹妹沒有人照顧吧。還有聖喬治。還有伊麗莎白女王。」

    「沒有專人照顧。」

    蘇夏突然有些在意,說道:「想一想不公平吧。為什麼只有胡德、威爾士親王、獅、英王喬治五世有人照顧,其他人就沒有。大家都是艦娘,差別對待為什麼那麼大。而且為什麼你們就必須照顧人,她們就可以享受服務。」

    聲望喊停:「主人你等等,先停一停。我們沒有在意,大家都沒有在意,你是不是想得太多。如果有人有意見,我們肯定不會那麼做,肯定會改變。我們做女僕,只是我們喜歡工作、照顧人,不要問我們為什麼會喜歡工作。」

    聲望繼續說道:「為什麼只有胡德、威爾士親王她們有人照顧的原因。只是她們剛好有那個習慣,我們願意罷了。其他人沒有那個習慣,不需要我們。如果其他人需要照顧,我們也會照顧,像是那些小孩子。僅此而已。」

    「我聽大家說了,我知道提督想要做什麼,讓這個港區充滿大家的歡笑聲。但是沒問題的,這裡沒有壓榨,而是大家一直以來的生活。我們照顧胡德、威爾士親王,和列剋星敦照顧她的兩個妹妹,星座和加加,沒有本質的區別。」

    蘇夏抓了抓頭髮,說道:「好吧。」

    從房間離開,走在走廊里,他們遇到光榮,金色波浪發及腰的少女。

    光榮號,勇敢級戰列巡洋艦二號艦。

    遊戲裡面沒有什麼值得稱道的,強度真的是渣渣級別,只有收藏一個作用。還沒有改造,改造后恐怕會變成航空母艦。因為光榮在歷史上一度改造成為航空母艦,奈何搭載有點低,尊重歷史的情況下,強度恐怕也不會太高。

    無論如何,光榮的立繪相當漂亮,蘇夏是非常喜歡。那就夠了,說到底遊戲幾百號人,真正能夠上場的人有多少。

    光榮上上下下打量著蘇夏,她是活力、開朗的類型,湊到他的身邊,小聲偷笑道:「提督今天看起來很有精神嘛。」

    密蘇里是非要他簽署投降書不可,不然不放過他。列剋星敦不服輸。胡德就沒有那麼多想法,甚至好欺負。既然是你先開始調侃人的,誰怕誰,蘇夏打量著光榮,那個背著雙手明媚動人的少女,冷哼道:「你以為我是誰。」

    「我只知道提督前幾天早上腳步虛浮、精神萎靡。」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超強的。」蘇夏說,「你想試試嗎。」

    光榮天不怕地不怕,回答:「想。」

    他們起床相當晚。光榮沒有那麼晚,當然是吃過早餐的。事實上聲望也吃過早餐。她是屬於起得早的。當然可以幫忙帶一份早餐回來,但還是去食堂吃早餐比較好,種類比較多,想怎麼吃怎麼好。

    不需要那麼照顧,不需要一直守在旁邊,蘇夏和胡德兩個人去的食堂。聲望不在的情況下,那就需要蘇夏來照顧胡德了,那個五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

    與此同時,俾斯麥每天起床是相當早,但是架不住兩個妹妹一個比一個會睡懶覺,特別是大的那一號每天都要叫好幾次,時不時需要直接掀被子,或者是站在她的床邊,親切地喊她的名字「提爾比茨」,如此導致來食堂吃早餐比較晚。

    俾斯麥很奇怪,提督今天早上怎麼和胡德一起來的食堂,兩個人還表現得特別親近。比如說提督幫胡德擦不小心沾到臉上的食物碎屑;提督毫不介意拿胡德的調羹嘗了一下胡德的粥;提督幫胡清剝鵪鶉蛋殼,一副寵溺的模樣。

    胡德表現也相當奇怪。平時胡德路過她時,總是少不了說一句「賊貓」什麼的,鼓著眼睛瞪著她。今天卻什麼也沒有,只是望了她一眼就算了,露出一個不屑一顧的笑容,讓人感覺有點在意。

    一直看著兩個人,俾斯麥有點心不在焉。

    北宅很敏銳地發現姐姐的異常,問道:「姐姐你看什麼。」她順著俾斯麥的視線看過去,「提督和糊德……」

    「糊德阿姨。」小宅喊。

    「他們兩個怎麼在一起?」北宅疑問,隨後恍然大悟,「我想起來了。我聽說提督昨天晚上是在英系那邊住的。看樣子是和胡德睡的。」

    北宅樂不可支道:「姐姐你輸給糊德了啊。」她說著,又想到了新點子,以姐姐、胡德、提督做主角,這個時候發現姐姐瞪著她。

    「好好吃飯。」俾斯麥說。

    北宅哈哈笑:「姐姐生氣了,姐姐……姐你有氣也不能打人啊。」

    俾斯麥面無表情:「該打。」

    北宅嘟嘟嚷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