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兩百四十五章 問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兩百四十五章 問答字體大小: A+
     

    裝修簡約的咖啡廳,窗帘全部拉開的,陽光照進來,格外明亮。

    列剋星敦只是扶著沙發背,除此之外沒有多餘表現。

    俾斯麥表現得略有不安,東張西望,她感覺有點尷尬。

    從大妹北宅那裡得知提督昨晚夜不歸宿的消息。提督又不是獨屬於她的,有資格在其他地方留宿。本來打算不予理睬的,信了小妹小宅鼓動打電話給提督。得到提督的回復,他現在在咖啡廳。

    本以為是兩個人的小約,大概就是兩個人坐在靠窗的桌子,一邊喝咖啡,一邊交談。等到來到咖啡廳才發現大家都在,提督這是一口氣約了所有人的樣子。想一想,提督好像只是說他在咖啡廳,並詢問她要不要來,至始至終沒有提過只有兩個人。

    俾斯麥偷看列剋星敦,還有站在她身邊的黎塞留,英王喬治五世來了,好多人都來了。只見她們一個個表現得大大方方,完全沒有感覺尷尬的樣子。她是十分佩服,又有點懷疑,大家可能都是裝出來的大方,她不就是始終板著臉嗎。

    說起來沒有看見那傢伙,就是那個糊德。

    那個笨蛋在這裡的話,說幾句笨蛋話,可以有效化解尷尬。不過也有可能說幾句話,讓場面變得更加尷尬。真的有些好奇,她是覺得無所謂,像是大妹北宅那樣不在意,還是害怕尷尬不願意來,總不可能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不管如何,可以肯定一點,提督是故意的,誤導大家跑到這裡來,壞心眼。

    蘇夏當然是故意的。

    他的打算,與其單獨應付大家費心費力,不如一口氣說開了。再說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一口氣把所有人約出來,還是約在人來人往的咖啡廳,可能少不了圍觀群眾。她們肯定互相忌憚、警惕,如此他就不用面對那麼大壓力了。

    好像人齊了,不管有沒有人齊,不好繼續等下去了,蘇夏端起咖啡杯,深吸一口氣,濃郁的咖啡香,比他以前喝的那些速溶咖啡真是好多了,淺淺抿一口,說道:「大家都來了……站著幹什麼,坐啊。」

    基洛夫別提有多激動,拿著相機咔嚓、咔嚓不斷按動快門,直到威爾士親王走到她面前,朝著她伸出手。她猶豫了好久,想要說新聞自由,最後還是把相機放到威爾士親王的手上,哭喪著臉走開。

    濃密的金色波浪長發垂腰,獅打了一個響指,注視著聞風而動跑來咖啡廳的圍觀人群,難道讓大家看熱鬧不成,說道:「前衛,除開服務員之外,你問問大家吃完了,吃完了回家午休了。」

    「清場嗎?」前衛不是笨蛋,她還是知道一點的,「我這就去。」

    「等一下。」獅抓住剛準備轉身離開的前衛的胳膊,叮囑,「記住,這不是我們的意思,我們無意趕人,我們無意仗勢欺人。而是前衛你自作主張趕人,知道嗎?」

    「啊?」前衛有點傻。

    「好了,就這樣了。」不管前衛的意見如何,是否同意,獅說完了,拍拍前衛的肩膀示意她可以行動了,「等到大家離開了,走廊也不能待人,你不要回來了,就守在門口。」

    前衛猶豫著。

    獅已經走了。

    列剋星敦繞過卡座在蘇夏的身邊坐下。

    「提督怎麼有心情大中午跑到咖啡廳喝咖啡?」

    蘇夏回答:「突然有點想喝。」

    「沒事吧。」英王喬治五世問,「提督不需要休息一下嗎。」

    「沒問題。」蘇夏說,經過那麼多事情,不管再疲憊也精神了。

    黎塞留穿著時尚,坐下的姿態優雅,問道:「提督真的不累嗎?」

    「不累。」不知道為什麼,蘇夏感覺沒有那麼大底氣了。

    等到大家全部坐下,蘇夏清了清嗓子。

    他早就想好了該怎麼說:「嗯,那個啊……今天十六太在群裡面問我昨天是不是沒有回家。我昨天確實沒有回家,而是去其他人那裡留宿的。」

    蘇夏揉揉額頭,並不是真的煩惱啦,只是裝模作樣,說道:「我是成年人,對方也是成年人,還是我的婚艦。不是驅逐艦、潛艇那樣的小孩子,不管是誰都不能對小孩子出手。而且我們都是自願的,沒有威脅、強迫又或者是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

    蘇夏繼續說道:「所以說,我真的想不通,居然會引起那麼多人議論,甚至引得你們一個個打電話過來。沒什麼問題吧……我說其他人八卦一下就算了,你們也那麼八卦嗎。」

    「八卦就八卦嘛,其實我也蠻喜歡八卦的。」蘇夏喝完了咖啡,靠到沙發背上,突然發現赤城坐在對面,一直盯著他之前點的蛋糕,提拉米蘇和泡芙,又坐了起來把蛋糕碟子推向赤城。

    蘇夏長長舒了一個懶腰,說道:「總之,大食堂改革還沒有完成,下午還有工作。我熱愛工作。想了想,如果不能滿足你們的好奇心,估計我一個下午都不能工作了。」

    「我這次把大家叫過來,主要是為了方便。大家有什麼問題,我在這裡統一回答。然後,該工作的工作了。」

    英王喬治五世率先開口,問道:「提督昨天晚上和誰在一起?」

    為了避免給密蘇里造成麻煩,蘇夏沒有在群里說過昨天晚上在誰那裡留宿,她笑道:「這個問題不重要吧。」

    「好奇。」列剋星敦說,她是相當在意。的的確確,口頭上大家都是平等的婚艦,其實心裡認同提督太太的身份,正宮。

    蘇夏開玩笑:「猜一下。」

    「威斯康星?」英王喬治五世說道。

    「為什麼會認為是威斯康星。」蘇夏笑。

    「很簡單。」英王喬治五世環顧四周,咖啡廳里那些湊熱鬧的人已經被趕走了大半。只剩下少數頑固分子,前衛沒有魄力勸不走。這些人里沒有威斯康星,那個天不怕地不怕最喜歡拱火的傢伙。

    「那個喜歡湊熱鬧的威斯康星居然不在這裡,真是奇哉怪也。」英王喬治五世說,「提督不說是誰的話,我們就默認威斯康星了。要麼她承認,要麼她肯定很樂意告訴我們真相如何。」

    想一想,已經告訴了CV-16,相瞞也瞞不住,蘇夏說道:「密蘇里。」

    隨著他的爆料,小小的騷動出現了,不過沒有任何人有太多表示。

    只要密蘇里沒有像是陸奧那樣,耍小手段,技不如人沒什麼可以說的。難不成我打不了洋人,我還打不了你嗎,找密蘇里的麻煩?密蘇里不是好欺負的人,衣阿華一家子誰都不怕。況且,最多列剋星敦可以說一句話,其他人有什麼資格高人一等。

    「然後,我們想要了解一下過程?」英王喬治五世說,「不要告訴我是提督主動找的密蘇里,肯定是密蘇里主動邀請的提督吧。」

    「你們想要了解什麼過程。」蘇夏說,「沒什麼過程,就是廚藝大比拼結束了準備回家睡覺,路上遇到密蘇里一起散了一下步,然後就……這樣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

    列剋星敦問道:「提督在密蘇里那裡待了一個晚上嗎?」

    「不然呢。」蘇夏說,他心想事情做完就閃人嗎,未免太人渣。

    赤城吃完了蛋糕,現在可以說話了,問道:「提督是抱著密蘇里睡的嗎?」

    「這個……好像吧。」蘇夏說,他也不是記得那麼清楚,只能肯定睡前有抱著密蘇里聊天。為什麼記得那麼清楚,他印象中,不記得在哪裡看到那麼一個說話,女孩子相當在意事後溫存,如此不管再累也強打精神陪著密蘇里說話。

    赤城又問道:「提督喜歡一個人睡,還是兩個人睡。」

    「怎麼說,一個人睡有一個人睡的好處,兩個人睡有兩個人睡的好處。」蘇夏說,一個人睡隨便擺出什麼姿勢,兩個人必須照顧對方,避免出現「你壓著我的頭髮了」類似的情況。

    赤城盯著蘇夏,說道:「我就問提督喜歡一個人睡,還是兩個人睡。」

    「兩個人吧……」蘇夏說,至少現在他喜歡攬著密蘇里睡,就算手臂痛。

    黎塞留突然說道:「提督真的喜歡密蘇里呢。」

    「為什麼說我真是喜歡密蘇里?」蘇夏奇怪問道。

    「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黎塞留說,「除開密蘇里之外,沒有看見提督和誰散步,然後跟著人家回去了。」她比較在意的問題,密蘇里是先下手為強,還是非你莫屬。

    「這不是沒有人邀請嗎。」

    「意思是邀請提督就好了?」

    「差不多吧。」

    「真是隨便的男人。」黎塞留笑起來。

    「怎麼就隨便了。」蘇夏不服氣,「密蘇里是我的婚艦,又不是陌生人。當然要婚艦的邀請了……想一想不是婚艦也不會邀請我吧。既然如此,提督和婚艦,接受邀請在一起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黎塞留擺手,說道:「沒問題,我就是隨便說說。」

    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

    暴風雨前的寧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