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兩百二十六章 還沒有結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兩百二十六章 還沒有結束字體大小: A+
     

    逸仙早就收攤了,原因很簡單,飯管夠,但是菜已經沒有了。

    陸奧的攤位準備收攤,一方面不指望超過逸仙了,既然如此有必要那麼堅持嗎,而且只剩下一點殘羹剩飯。

    在那麼多攤位裡面,只有科羅拉多的攤位照常營業。她提供的快餐,根本不費工夫,只要有一鍋熱油,完全可以現炸現賣。那麼大一個倉庫就在旁邊,又不用擔心原材料。

    外面的天空已經徹底黑下來,路燈紛紛亮起來,此時顯然是蠻晚了。依然待在大食堂的人數不多,蘇夏是其中之一。他坐在休息區靠窗的位置,他還是有點在意,辛苦準備了那麼久的廚藝大比拼,就這麼波瀾不驚的結束了?

    許多人離開了。吃飽喝足,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列剋星敦沒有走,她一直陪在蘇夏的身邊,眼看他盯著大廳,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只見天鷹帶領著一大幫意呆利小蘿莉收攤。

    那是提督可能做得出來的事情,但提督現在絕對沒有那個念頭。列剋星敦無比肯定這一點,問道:「提督看什麼呢,心事重重的樣子。」

    蘇夏收回視線,說道:「廚藝大比拼就這麼完了?」

    「提督還意猶未盡嗎。」列剋星敦笑道。

    「怎麼說?」蘇夏頓了一下,抿了抿嘴唇,「就是感覺是不是太平淡了,太快了,居然就這麼結束了。中午還稍微發生了一點事情,到了晚上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提督想發生什麼?」列剋星敦問道。

    「我原本設想中,晚餐應該是廚藝大比拼最高潮的地方。」蘇夏說,「誰知道……應該是因為中午,吃到後面基本沒有什麼菜了。於是到了晚餐,大家沒有到處逛,而是找准一個地方趕緊吃了。逸仙忙,陸奧也忙,大家都忙,然後就這麼完了。」

    蘇夏繼續說道:「我的想法,應該熱鬧一點吧……比如說逸仙和陸奧旗鼓相當,為了爭奪最後的勝利,兩個人展開了一番決鬥。誰知道……逸仙從一開始遙遙領先,陸奧根本不是對手,陸奧最後好像都放棄了競爭。」

    列剋星敦想了想說道:「陸奧肯定知道她贏不了逸仙,她的目的,或許只是儘可能多得分吧。提督你不是說,陸奧的企劃書比逸仙好,證明她的管理能力比逸仙強。兩個比賽分數相加,最高分做大食堂管理。現在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蘇夏反應過來,廚藝大比拼也只是一個比賽,陸奧想要贏過逸仙,不需要廚藝大比拼贏過逸仙,只需要不要落後太多就行了。

    蘇夏還是搖頭:「還是感覺太普通了,晚餐居然什麼也沒有發生。這麼普普通通的晚餐,放在裡面就是那種完全不值得描述,一筆帶過的情節。」

    「那可是整個廚藝大比拼最關鍵的比賽。」蘇夏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放在裡面,那就是高潮的情節。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寫出這種情節的作者,絕對會被吐槽。」

    列剋星敦笑起來,說道:「這是生活,不是。」

    「誰知道。」蘇夏嘟嚷。

    列剋星敦說道:「那麼只能怪……提督你欽定的威斯康星,她做主持人負責煽風點火,這個工作不是那麼到位。」

    蘇夏失笑。

    蘇夏肯定列剋星敦是在開玩笑,沒有怪罪威斯康星的意思。他只想說,絕對怪不到威斯康星,威斯康星熱愛工作,已經很努力了,但參加廚藝大比拼的人都是蠻穩重的。客人的話,著急著搶位置,生怕去晚了又像是午餐那樣沒有菜,完全免疫起鬨。

    列剋星敦說道:「沒問題,廚藝大比拼開展得很好,大家看起來都很滿意,辛苦提督一直忙著這一件事情了。」

    還是感覺虎頭蛇尾的,不過已經這樣了,沒有辦法改了。蘇夏說道:「就這樣吧,也沒有辦法了。」

    「不管那些了。」蘇夏擺手,他一直很在意的事情還有一個,「說起來,一個提督的工作大概就這一些吧,我也算是盡到了一個提督的責任吧?」

    雖然大家都說他這個提督的責任就是三陪,他可不那麼認為。

    為了這個大食堂改革,真的是好好努力了的,吃過倫敦的料理,為了如何改革費盡心思,千里迢迢去艦娘總部,廣播站一度被蘇聯扒掉褲子,布置大食堂,一直到現在歇一口氣。

    「提督做得很好。」列剋星敦一邊說,握住他的手。

    蘇夏只是低頭看了一眼,列剋星敦握著他的手,當然不會抽手了。

    列剋星敦說道:「廚藝大比拼現在是結束了。接下來,不管逸仙獲勝也好,陸奧獲勝也好,她們誰來做這個大食堂管理。只要選出一個人,剩下的工作交給她就好,提督就不用費心了。提督想要改革大食堂,現在可以說是完成了吧?」

    「差不多吧。」蘇夏說。

    「接下來提督準備做什麼?」

    民以食為天,改革大食堂是重要的事情。接下來要做什麼真沒有頭緒,等待小宅的下一個任務吧,蘇夏說道:「還沒有想……反正……我的目標是……我想做一個合格的提督,讓這個港區充滿大家的歡笑聲,就這樣了。」

    「我還是想說,我一直是那個意思。」列剋星敦望著窗外,商業樓燈火通明,「提督努力工作,真的很好。但是也不要只顧著工作,忘記大家。一個男人為了家庭努力工作賺錢很好,但因此忽視妻子、孩子,依然是不合格的丈夫、父親,自我感動的努力。」

    「我知道。」蘇夏說。

    「光是知道可不夠。」列剋星敦說,「必須要付諸行動。」

    「原來一直忙著大食堂改革。現在總算是忙完了,就算有事情,休息一下再說了。趁著這個機會,可以陪陪大家。」蘇夏笑起來,「我只怕大家不願意,我反正是無比期待的。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我不知道提督是什麼人,提督說說看。」列剋星敦說,說是那麼說,她當然知道的,那個提督是大色狼。

    蘇夏說道:「不知道算了。」

    列剋星敦笑起來,捂著嘴笑,說道:「提督說得那麼輕巧,真的不是嘴上逞強嗎,大家都說提督食草系。」

    「開什麼玩笑,我是食草系?」蘇夏說,「我無肉不歡。」

    以前有些計較。現在不管是為什麼變成這樣,是造化弄人,蘇夏完全接受了他提督的身份,擁有數量不少的婚艦。好像上一次,要不是薩拉托加打岔,絕對推倒了海倫娜。老實說,這些天一直惦記著海倫娜,那一天未完成的事情,說到底他是男人啊,只是諸事纏身。

    「真的?」列剋星敦握緊了蘇夏的手,沒有理由,她現在肯定,只要她開口就可以了。

    卻說這一頭,陸奧已經開始收攤了,大家都幫著她。

    翔鶴在收拾碗筷,但是她的心思全然不在收拾工作之上,而是時不時開小差望一邊看。

    翔鶴不是一個喜歡偷奸耍滑,喜歡工作摸魚的人,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

    只是提督一個人的話,在意是在意,還沒有那麼在意。翔鶴也不知道,當列剋星敦和提督在一起,她完全控制不住她的視線觀察兩個人。控制不住想,列剋星敦握住提督的手了,列剋星敦和提督聊得很開心,他們在說什麼?

    翔鶴輕咬著嘴唇,貝齒在嘴唇上咬出牙印。

    她心想都怪那些閑人,說什麼列剋星敦是太太,她也是太太,兩個太太誰更厲害一點。列剋星敦的工作能力更優秀,但是她更居家,比起列剋星敦更擅長家務、廚藝。導致她現在對列剋星敦很在意。

    翔鶴瑞鶴,姐妹兩個人總是不分離的。

    既然姐姐翔鶴在,妹妹瑞鶴自然也在了,她正拿著抹布擦桌子,敏銳發現姐姐異常的表現,說道:「姐姐你時不時望旁邊看什麼,看什麼東西啊……提督和列剋星敦?」

    「是啊。」翔鶴沒有辯解,「稍微有點在意。」

    「在意什麼?」瑞鶴問。

    翔鶴搖頭,不知道怎麼說,在意提督,在意列剋星敦?在意是在意,僅此而已罷了。

    瑞鶴拎著抹布,說道:「你說他們在說什麼呢。」

    「不知道。」

    「我們在這裡收拾攤位,他們在那裡有說有笑?」瑞鶴撇撇嘴。

    瑞鶴東張西望了一下,說道:「姐姐那麼在意他們嗎,那麼在意的話就去。我支持你,我幫你收拾碗筷。」

    翔鶴好笑說道:「明明是你在意吧。」

    「我,我在意什麼。」瑞鶴不屑一顧,「明明是姐姐你在意吧。我說一個列剋星敦有什麼好怕的。」

    「是,我在意,我比瑞鶴在意。」翔鶴笑,「那麼我過去看看,他們說什麼。」

    「唉,你確定要去?」瑞鶴問。

    「去。」

    「我覺得還是不要去吧。」

    「沒關係的。」

    有人注意到翔鶴離開了攤位,緊接著瑞鶴追上去,兩姐妹朝著提督和列剋星敦的方向走。廚藝大比拼是結束了,這又是什麼,難道這才是正戲嗎,提督奪還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