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兩百一十一章 投桃報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兩百一十一章 投桃報李字體大小: A+
     

    維內托肯定L20是無意的。

    不如說維內托肯定,整個鎮守府沒有哪個人敢當著她的面故意黑她。有膽量有本事的人不會做那麼無聊的事情,最多就是揶揄一句頂天了。至於說私底下黑人,眼不見為凈,不然還能怎麼辦?

    即便不是故意的,失手傷人也是傷人。重點從來不是無意或者故意,重點是傷人。我連妹妹一樣捶,何況你L20。就算你是提督,事後不哄我的話,照樣猛捶。不過不是故意的,量刑可以低點,可以稍微輕點。

    總而言之,維內托牢牢握住L20的手,可不能讓人跑掉了。我有仇從來都是當場就報。

    迎著維內托微笑的臉。明明是大熱天,為什麼會感覺冷,那台破爛空調什麼時候那麼給力了。L20終於知道害怕了,她說道:「維內托你放開我,我真的有事情。」

    「什麼事情?」維內托問。

    「就是很重要的事情。」L20說,「衣服,衣服忘記晾了。還有,還有電視機忘記關掉了。我現在要立刻趕回去。」

    「小事。」維內托說,「衣服晚點再晾也沒有關係。電視機忘記關了,就不關了,就算開一整天又能耗幾度電?」

    L20想到一個好理由,說道:「還有俾斯麥大姐頭叫我有事,不得不去。」

    「真的嗎。貓叫你有什麼事情?」維內托另一空著的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我看看,貓的手機號多少。我和貓熟,我問問她,你有什麼事情。如果是要緊的事情,L20就走吧,正事要緊。不重要的事情就緩緩。」

    哪裡有什麼事情,就是借口,完全是瞎編的,抬出俾斯麥當擋箭牌罷了,眼看維內托要撥電話,不要露餡了,L20連忙說道:「不用打電話,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L20看到了,站在走廊外往辦公室裡面看的勝利號,在發現她把期待的眼神望過去時,頭也不回消失了。L20轉向一邊,希望她的提督可以幫忙說說話,她的提督依然在埋頭玩手機,只能看到一個腦勺。

    羅馬也好,機靈也罷,就喜歡看大家被抓住手,絕望無助的掙扎。維內托露出殘忍的笑容,不愧是鎮守府最凶最惡的黑幫大姐頭,手下無數馬仔,橫行鎮守府無人能制,說道:「L20剛剛不是說,很想要我那麼強大的力量。」

    「嗯。」L20不敢抽手,生怕觸怒那個可怕的存在。相比之下,提督真是好脾氣。

    「真是多謝L20告訴我那麼多,矮個子和平胸有那麼多好處。」維內托說,說到「矮個子」和「平胸」兩個詞語時,是咬牙切齒的,「投桃報李,讓我來教L20變強的方法吧。」

    「真的?」L20在這一瞬間興奮了起來,不過到底還是沒有那麼憨的,很快冷靜了下來,肯定那個變強的辦法不簡單,「什麼變強的辦法?」

    「想要變強,沒有捷徑可以走的。我只有兩個字,那就是戰鬥。不管是出擊也好,演習也好,只有戰鬥才能夠獲得經驗,獲得經驗從而變強。」維內托笑起來,「就讓我來陪L20演習吧。通過戰鬥獲得經驗,L20絕對一下子就變強了。」

    如果是平時,L20不介意演習。作為戰艦的精靈、英靈的艦娘,怎麼可能會害怕戰鬥。只是現在這種情況還是免了,可以想象暴怒的維內托會怎麼炮製她,一定會很慘吧,L20說道:「不,不用了。」

    「怎麼,L20看不起我,覺得我不夠資格陪你演習?」維內托冷著臉問。

    「不是、不是。」L20連忙解釋,「是維內托太強了,我不夠資格……對,殺雞焉用牛刀。」

    「那就對了。」維內托說,「對手越強越好,對手越強,戰後獲得經驗越多。」

    「不麻煩了。」L20說,「維內托一定有很多事情忙吧。我,我就不打擾維內託了。不著急的,我不著急變強。」

    「不忙,什麼事情也沒有,剛好有許多時間可以陪L20演習。多虧了L20告訴我那麼多東西,就算沒有時間,也有時間。」維內托說,「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我們去演習吧。」

    「等等。」L20大喊。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維內托問。

    「肚,肚子。」L20抱住肚子,「肚子好痛。」

    「怎麼痛?」維內托關心問,「咕嚕咕嚕地痛,還是撕心裂肺的痛?」

    L20想了想說道:「就咕嚕咕嚕地痛吧。」

    「肚子痛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只能暫停演習了。」維內托說。

    L20興奮起來,這是逃過一劫了?

    維內托又開口了:「咕嚕咕嚕地痛的話,那是腸胃不好的表現,看起來要養養胃。我恰好會那麼幾個料理……L20跟我走吧,今天中午就到我們義大利餐廳吃,我親自下廚。」

    L20不知道維內托的廚藝如何,反正門外的勝利號聽到維內托的料理時,臉都白了。另外她是見過的,某個人只是吃了一口,倫敦的料理,立刻就不省人事了,以至於她到現在還有心理陰影。

    不管維內托的廚藝如何,如果想要搞她的話……絕對不想一口料理下肚,立刻大破啊。L20拚命了掙扎,說道:「不行啊,沒有胃口。」

    「就算是沒有胃口……為了L20好,逼也要逼著L20吃。只有多吃,補充營養,L20才能恢復健康。」維內托笑起來,「還沒有恢復,我們就先休息,我來準備L20的一日三餐。等到L20恢復了,我們就去演習,大戰一場。」

    L20放棄了,原來只是需要和維內托演習,現在還需要品嘗維內托的料理,繼續掙紮下去的話,還不知道遇到什麼。她望向一邊,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她的提督身上,她的提督福至心靈一般剛好抬頭,她喊道:「提督……」

    她沒有呼救,一切盡在不言中。

    「維內托。」蘇夏喊,他沒有讓L20失望。

    L20雙眼中亮起了光。

    維內托驚呼了一下,這個提督有膽量。

    蘇夏說道:「L20到底是我的秘書艦,不要……」

    「不要什麼?」維內托問,橫眉豎目。

    「不要……不要把L20弄沉了。」蘇夏說,「不然不好看。」

    「我知道了。」維內托扯了扯L20的手,示意她跟她走,「好了,我們走了,L20。走了好運啊,提督幫你說了好話,提督的面子必須要給。」

    L20有點懵,這下不會沉了,她是不是要感謝提督?

    維內托的力氣不大,至少沒有用什麼力氣,但好像有魔力一般,那是威懾力吧,L20不由自主跟著走了。

    直到維內托和L20離開,勝利號不知道從哪裡回來了,回到辦公室,小心翼翼問道:「維內托拉著L20走了。」

    「走了。」蘇夏回答。

    「沒問題吧?」

    「你還好意思問有沒有問題。」蘇夏說,「你就問你,剛剛哪裡去了。」

    勝利號不說話。

    「怎麼,心虛了?」蘇夏說,「可憐的L20,攤上你這麼一個上司。」

    「你又好到哪裡去。」勝利號不服氣說。

    「我,你問我,我可是幫L20向維內托求了情的。」蘇夏說,反正當時勝利號不在不是嗎,還不是瞎編。

    「那還不是讓維內托帶走了L20嗎?」勝利號說,「你真的要保L20的話,維內托還能帶走她不成。」

    蘇夏說道:「年輕人受點教育是好事。」

    勝利號冷笑。

    蘇夏是在下午看到的L20,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長發耷拉著,整個人看起來怏怏的,蔫了吧唧。

    蘇夏端了一碟子點心放到L20的面前,問道:「怎麼樣?」

    L20隻是搖頭,點心也不拿。

    蘇夏問道:「不吃嗎,從中餐廳拿來的,逸仙給我的。」

    「沒胃口。」L20說,總算是開口了。

    蘇夏自顧自拿了一塊點心,說道:「難為你了……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我雖然是一個提督,鎮守府最大的那一個人,但艦娘不是我的奴隸,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黃泉不下鄉,政令不出辦公室,我想做什麼,必須和八大世家合作,不然休想達成。」蘇夏繼續說,「大家聽我的,賣我面子,我就是提督。不聽我的,我就什麼都不是。」

    「唔……」L20不置可否。

    「掀翻她們吧。」蘇夏突然說。

    L20還是低著頭。

    「掀翻她們吧。」蘇夏重複一遍,大聲說,「我們提督和秘書艦聯手,一起努力,一起掀翻她們,掀翻八大世家,這個鎮守府不是她們予取予奪的地方。今日受的屈辱,明日百倍還回去。」

    L20緩緩抬起頭來,只見她的提督朝著他伸出手,她想到午餐被逼著吃那些五顏六色的料理,被拉去演習,簡直像是當靶艦一樣被打,緩緩地抬起手,握住那一隻手。

    「我們一起。」蘇夏攥緊了L20的手,「提督和秘書艦。」

    「嗯。提督和秘書艦。」L20重重點頭,「一起。」

    勝利號站在一邊,看著那握在一起的手,L20眼中滿滿的信任,她是十分敬佩。不愧是提督,有兩把刷子的。難怪以前那些做秘書艦的艦娘,要不了多久,腦袋上就冒愛心了。L20不知道能夠撐多久。

    蘇夏看著L20眼中從未見過的色彩,她活了過來,笑道:「現在可以吃點心了吧。」

    「嗯。」L20點頭,拿起一塊點心。逸仙做的點心,真的好吃。

    「還要嗎?」蘇夏問。

    「要。」L20說,午餐沒吃好,現在肚子正餓著。

    「吃飽了,可以看看有關鎮守府的資料嗎,以後可能用到。」蘇夏說,他盯著L20,他是開玩笑的,從來不需要掀翻什麼八大世家,只是想辦法開導L20,順便趁機培養一下L20?

    L20攤在沙發上,說道:「吃飽了不想動。晚點再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