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臨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臨行字體大小: A+
     

    其實只要紮成馬尾就差不多了,以防萬一,不撓還是把烏黑油亮的長發綰了起來,還要戴上帽子,安全帽。不然那麼漂亮的長發若是受到什麼損傷,那可就有得哭了。

    不撓走來走去,爬上爬下忙活著維護支奴干。

    支奴干難得使用一次,基本沒有什麼飛行時間,只是放置得比較久罷了,否則不撓也不敢豪言半天時間就搞定。

    無論如何,接下來提督準備乘坐這一架支奴干,雖然受到大海祝福的提督就算遇到飛機失事也不會有事吧,容不得一點閃失,不撓琢磨著是不是晚上稍微加加班。

    光線好像黯淡了一點,蹲在地上的不撓下意識轉過頭,只見一個金髮少女站在那裡,背對著陽光。

    「薩拉托加?」不撓喊道。

    「嗯。」薩拉托加應著,「打你一個電話,要麼是沒人接,要麼是通話中……」

    「手機沒有帶在身上。」不撓說,考慮到維護支奴干需要爬來爬去,乾脆把手機放到一邊去了。並沒有放到多遠的地方,如果響起來應該聽得到吧。大概是太專心了。

    「聽說你要和姐夫去艦娘總部?」薩拉托加說,「還有喬五一起。」

    不撓蹙起眉頭,不是說好了兩個人嗎,說道:「喬治也去,我怎麼不知道。」

    「你不知道?喬五陪同啊。」薩拉托加說,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不撓只是想了一下,一瞬間就想明白了,怎麼可能就兩個人嘛。

    提督出門,不是逛街,尤其像這一次,說是參觀艦娘總部大食堂,不可避免需要接觸來自艦娘總部的高層,肯定需要一個陪同。提督只是需要她做飛行員罷了,沒有讓人她陪同的打算。

    不撓很顯然沒有一點自覺,說道:「明明我就可以陪同啊。」

    薩拉托加嫌棄道:「你還是算了吧,不要到時候給鎮守府帶回一大堆敵人。」

    不撓扯了扯嘴角,哪怕其他人一直說她,她從來不覺得她說話有什麼問題。

    不撓表情不善,說道:「不說那一個……薩拉托加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們明天也要一起去。」薩拉托加說,「我提前過來看一下。」

    鎮守府的支奴幹當然是有改造過的,整體不好改動,其它方面可容易了。駕駛室是只能坐那麼幾個人,機艙可以改造一下,內部稍微裝飾一番,再裝兩排板凳,完全可以當做客機來用。只是加了兩排板凳,也不影響平時偶爾裝裝貨。

    「你們也要一起去?」不撓問,「提督知道嗎?」

    「姐夫肯定知道啊。」薩拉托加話說,「他讓我們來問你的意見。」

    不撓表情陰晴不定,頓了頓說:「我的意見……不方便。」

    「不方便……」薩拉托加挑起眉頭,「你確定了?」

    「我確定。」不撓說,區區薩拉托加,誰怕你喲。

    「我不是來詢問你的意見,我是過來通知你的。」薩拉托加說。

    「不管你是為什麼來的……你有本事自己駕駛支奴干。」不撓扶著支奴干,你那麼囂張做什麼,誰怕你不成。

    「行,你厲害。」薩拉托加氣急敗壞。

    眼看金髮少女快要發瘋的樣子,不撓想了想說道:「你們非要一起去也可以。」

    薩拉托加得意起來。

    不撓笑起來,我就是欺負你們不懂,她說道:「我先說了……支奴干駕駛可不容易。只有三個人的話,我們可以在駕駛艙擠一擠。那個機艙本來是用來裝貨的,不是用來坐人的,到時候摔來摔去不要怪我。」

    作為艦娘,作為航空母艦,薩拉托加知道船,知道艦載機,真不了解直升飛機,此時懷疑道:「怎麼會摔來摔去?」

    「怎麼會摔來摔去啊……」不撓想了想說,「你以為直升飛機開起來是平平地在天空飛嗎。想象一下,一個肥皂盒裡面放一顆彈珠,然後搖晃肥皂盒,彈珠會不會在肥皂盒裡面滾來滾去?」

    不撓攤手,說道:「我不介意你們坐啊,就是到時候被摔來摔去,摔得狼狽不堪時,不要怪我。」

    薩拉托加也不是一點不懂的,說道:「我看大家平時開,很平很穩的。」

    「你看誰平時開……我怎麼不知道。」不撓不為所動,,「反正我沒有那個本事。」

    「那……」薩拉托加遲疑了一下,「我要去問一下姐姐。」

    一聽薩拉托加要問列剋星敦,列剋星敦可不好糊弄。必須提前打一下補丁,不撓說道:「我沒有說一定就會那樣啊,只是說很有可能。你們要一起去,肯定可以去。你們要問我方便嗎,我的答案肯定是不方便。」

    薩拉托加遲疑了。

    不撓賊兮兮笑,小樣的,你跟我玩。

    正在這時,又一個人走過來,準確來說是兩個人吧,威爾士親王和反擊。還是電話打不通,或者通話中,沒辦法只能親自找人了。先去了不撓的房間,接著去機械車間,機場總不可能在沒有人吧。

    薩拉托加一看兩個人,立刻就迎了上去,說道:「親王、反擊,你們也是為了姐夫去艦娘總部的事情來的吧。」

    「不行哦,因為不撓不方便……」薩拉托加把不撓剛剛說過的話重複一遍。

    威爾士親王盯著不撓,問道:「不撓,是這樣嗎?」

    「是啊。」威爾士親王和反擊又如何,不撓點頭,她根本不怕。想了想還是解釋了一下,口氣軟了一些,「飛機在天上面飛……不要以為天上面什麼也沒有,大風啊,雷暴啊,尤其是鳥群,反正在天空飛也很容易遇到意外的。所以說,沒有那麼方便。」

    威爾士親王和反擊是戰列艦和戰列巡洋艦,平時也不是什麼軍武愛好者,就算看書,側重於戰艦和艦載機方面,直升飛機不在此列,此時將信將疑。

    獅和前衛來了。

    薩拉托加迎上去,重複不撓和她說的話。

    黎塞留遠遠走來,兩個白髮少女像是衛星一樣圍著她跑。

    薩拉托加再次迎上去。

    只見大家一個個盯著自己,不撓感覺壓力有點大的,繼續那一套說辭,還是投降認輸?

    薩拉托加看著不撓,可愛的鼻子皺一皺,哼哼著,繼續啊,你怎麼不繼續說了,真以為我是好欺負的嗎?

    事情還沒有完。

    只要有熱鬧可以看的時候,永遠少不了威斯康星……能夠好好活到現在,威斯康星深知不能招惹那些狠人,遠遠地看見威爾士親王、獅、黎塞留,她想了想沒有靠近,當時打道回府。

    瑞鶴猶猶豫豫,主要是姐姐一直勸她,女孩子也可以主動一點的。

    金剛走路帶風。

    ……

    ……

    與此同時,蘇夏正在跟英王喬治五世學習外交辭令。

    他們沒有到誰的房間,而是一起走在海邊堤壩上面。

    蘇夏心心念念著,明天絕對不能說錯話、做錯事,現在必須要好好學習,根本無暇他顧。英王喬治五世從來不是一個急色的人,很清楚正事要緊。他們現在只是老師和學生的關係,前輩和後輩的關係。

    說是學習外交辭令,蘇夏目前只是打算私底下、簡單接觸一下艦娘總部,不是正式接觸,不是公共場合談判,也沒有打算開什麼新聞發布會,所以還不需要學習什麼外交辭令,諸如「我們在評估目前的形勢」「我想你過度解讀了」「對此事我現在沒有任何信息提供給你」這樣的話。

    英王喬治五世主要教蘇夏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如何含糊其辭矇混過關。進攻是最好的防守,如何化被動為主動。如何避重就輕。又如何答非所問。想要印象深刻一點,只是說沒有用的,可以進行一番模擬訓練。

    晚上也不能休息,難得出門一趟,還是去艦娘總部,蘇夏必須要為明天做足準備。英王喬治五世也不能放鬆,必須好好承擔起陪同的責任,有許多需要注意的問題。

    去艦娘總部不能真的去參觀一下人家的大食堂就好了。不知道艦娘總部最近又搞到什麼新裝備,鎮守府許多戰利品、功勛沒有花。聽說艦娘總部最近在折騰什麼工程局,打聽打聽。艦娘總部好像有新人。

    提督剛剛到鎮守府,許多東西都沒有,此次離開鎮守府,可以想想有什麼私人用品需要購買。

    一直到深夜離開辦公室,蘇夏感覺累死了,一開始不是就準備去參觀一下艦娘總部的大食堂嗎,哪來那麼多事情。

    不管如何,這一天就那麼過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