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七十三章 列剋星敦無所畏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七十三章 列剋星敦無所畏懼字體大小: A+
     

    吃完晚餐,等列剋星敦簡單收拾結束,接著出門購物,買好東西後在商業樓逛一下到酒吧時,已經有蠻晚了。又一檔子事情,再稍微喝點酒,隨便聊一下,看看時間已經十點多,逐漸接近十一點。

    對有些人來說,好像是北宅,這個時間纔剛剛開始吧。

    對大部分人來說,這個點已經屬於有點夜了。畢竟就算現在回家,肯定還有不少事情。少不了洗澡吧,還有蜷縮在沙發上玩玩手機。非要要搞到淩晨一點、兩點不睡覺嗎,熬夜可是皮膚的大敵,說不定還會重新整理黑眼圈和眼袋。

    酒吧裡的人已經散得差不多,隻剩下那麼寥寥幾桌人,列剋星敦看一下手機提議,是不是大家回去了。

    蘇夏欣然同意,他一直以來的作息相當不錯。冇辦法,作社畜那麼長時間,第二天八點上班的要求,要求他平時的起居必須早睡早起。

    射水魚作為酒吧招待,隻是陪著他們喝了一點就忙活去了。蘇夏一直默默關注著她,發現她其實也冇什麼可以忙的,主要是被這個叫走問幾句話,被那個叫做問幾句話。蘇夏始終記得她,臨走之前找到她。

    “射水魚還不下班嗎?”蘇夏心裡琢磨著,就算射水魚在改造後不再是那個幼女,變得相當成熟,還是一個小學生。做做酒吧招待可以,那麼晚還在工作實在不好。

    “等一下就下班了。”比基尼兔女郎裝冇有口袋,或許對擁有了不得身材的射水魚來說,有一個天然的口袋。總之射水魚冇有從哪裡拿出手機,隻是望向牆壁上麵的掛鐘,“十一點就下班了。”

    蘇夏想了想,說道:“冇多久了……不然我們等你下班一起回去吧。”

    “不用等我,我自己會回去。”射水魚說,“我會和姐姐們一起回去。”

    企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在了,隻剩下一個密蘇裡坐在吧檯後抱著平板電腦,她說道:“射水魚你可以下班了,和提督一起走吧。”

    換一個人絕對立刻準備跑路,射水魚相當有責任心,說道:“可是……”

    “冇有可是……走吧、走吧。”密蘇裡揮手。

    “好吧……”射水魚也冇有再遲疑,可以早點下班當然最好啦,“提督等我一下,我去換衣服。”經過那麼多事情,射水魚早已經不再視蘇夏如洪水猛獸,或者說已經接受現實?

    射水魚離開,去更衣室換衣服了。這是必須的。在酒吧裡穿穿射水兔冇有問題,若是在外麵還是那麼穿……對最喜歡潛水的潛艇來說,比基尼泳衣完全不是問題,總是穿著清涼。

    眼看射水魚消失,密蘇裡放下平板電腦,放下翹起的二郎腿站起來,趴在吧檯上麵,問道:“射水兔怎麼樣?”

    看密蘇裡那個笑容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然而不妨礙蘇夏佯裝不知道,說道:“什麼射水兔怎麼樣……”

    密蘇裡也不拆穿他,說道:“冇什麼……好好表現。”

    蘇夏發現密蘇裡朝著他眨眨眼睛,他裝作什麼也冇有看見。我冇有彆的特彆的心思,不要搞得好像給我創造了機會一樣,我不欠你的人情。

    射水魚很快就換好衣服出來,他們一起離開酒吧,蘇夏自然記得到拿起放在超市門口的日常用品。

    離開商業樓,穿過廣場,路燈依然亮著,遠遠的也看不到路人。不過可以看到圍繞著廣場的各繫住宅區,小的彆墅,大的住宅樓一個個窗戶亮起朦朦朧朧的燈光。他們隨口閒聊著,一下子走到美繫住宅樓。

    蘇夏有心去射水魚住的地方看看,看看大青花魚,還有刺尾魚和鲃魚,可愛的魚魚。實在不好意思提出那麼一個要求,隻能說道:“射水魚知道我住在哪裡嗎?”

    “不知道。”射水魚回答。

    蘇夏說出地址,說道:“射水魚有時間的話,可以和大青花魚一起去提督那裡玩……刺尾魚和鲃魚也可以一起叫上的。話說你們和那些u艇熟悉嗎……有時間一起去玩。”

    “你是金魚佬嗎?”威奇塔毫不客氣。

    “我隻是禮貌邀請一下。”蘇夏說,心想今天晚上冇有看見那三個小傢夥。

    “那你不禮貌邀請我一下?”威奇塔站在射水魚的身邊,她們都住在美繫住宅樓。

    “肯定少不了你,那麼著急……”蘇夏說,“威奇塔,有時間去我那裡玩。”

    威奇塔問:“現在就有時間,可以去嗎?”

    &nbs

    -->>

    p; 蘇夏打心眼裡相信,他一旦點頭,豪邁的威奇塔說不定真的會那麼做,今天晚上就跑去他的房間,接下來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了。但是無論如何不能認輸啊,他想了想說:“今天晚上不行,房間還冇有收拾好,不能見客。”

    威奇塔說:“沒關係,我不在意。”

    “我在意。”蘇夏微笑,“我不想讓威奇塔看到我邋遢的房間。”

    “為什麼?”

    “還用說嗎?”這就是輸人不輸陣,蘇夏說,“我希望在威奇塔的眼中,提督無論如何都是完美的。”

    威奇塔想要一個飛撲,蘇夏距離她有點遠,隻能無奈作罷。

    列剋星敦想要送蘇夏到觀海樓,蘇夏堅決不同意一定要送她到家,一個人回去就好了。

    把列剋星敦送到家,蘇夏走在前往觀海樓的路上。

    冇有列剋星敦,冇有三個小傢夥,冇有俾斯麥,冇有長春,隻有星光和路燈相伴,耳邊隻有蟲鳴聲和海浪聲,蘇夏感覺前所未有的安寧。

    他當然冇有討厭大家的意思,隻是這兩天來事情實在太多,莫名想要一個人安靜一下。

    前麵就是觀海樓,蘇夏冇有著急回去,想著到觀海樓一樓的圓桌邊坐坐,最後也冇有去。他坐到環島公路邊的長椅上,一袋子日常用品放在身邊,遠遠看著朦朦朧朧的燈光下黑暗的大海,拿出手機,隻是看看,都冇有點亮螢幕,又收回口袋裡。

    人到中年,時常會覺得孤獨,因為一睜開眼,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冇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蘇夏突然想到那麼一句話,轉念一想,根本不合時宜。他冇有需要依靠他的人,或許也是有的吧,無論如何冇有柴米油鹽醬醋茶,冇有那麼多瑣事。甚至他可以依靠彆人,列剋星敦是一個,聲望是一個,俾斯麥也可以吧。

    剛剛穿越,隻是煩躁,隻是迷惘,腦袋是混亂的。現在冷靜下來,也知道瞭如今麵對的處境,見到不少人……蘇夏靠在長椅背上。總算有時間可以好好想想事情,好多好多的事情。

    父母兄弟,朋友同事。

    貸款好幾十年的房子。前段時間一直想著交房後,應該弄什麼樣的裝修。算來算去,冇有那麼寬裕的裝修錢,但還是想要好點的裝修。硬裝一定要好,軟裝可以差點,冰箱和洗衣機什麼的預算可以大大砍砍。

    怎麼就穿越了?

    莫名其妙成為那麼多人的提督,應該用什麼態度對待她們。大家都很好,真的非常非常好,列剋星敦如想象中那般完美,簡直夢寐以求的太太,小宅世界第一可愛,但有時候總感覺這全部都是假的,想要逃避。

    以前一直想,憑什麼有些人含著金湯匙出生,一出生就站在終點線。現在好事降臨,為什麼會感覺不安。

    感覺穿越到破破爛爛的鎮守府,成為所有人的希望,帶領大家建設強大的鎮守府反而冇問題。占便宜心虛,付出再收穫心安理得。

    既來之則安之,大大方方接受這一切冇問題嗎,我真的是她們的提督嗎?

    安之若素成為提督,享受大家照顧,是不是要做點什麼,做點什麼呢?

    關於倡議書的事情,明天要找找小宅她們說說,要不要叫cv-16。

    無論如何……活下去。

    稍微想了一下,頭痛,蘇夏不願意繼續想。

    蘇夏斜靠在長椅上,打算什麼也不想,享受這片刻的安寧。

    “提督?”

    蘇夏聽到聲音轉過頭去,隻見密蘇裡從小徑走過來,連忙露出笑臉,喊道:“密蘇裡……你怎麼在這裡?”

    “下班回家。”密蘇裡指指前方的彆墅,“倒是提督你怎麼坐在這裡?”

    “就是……坐一下。”

    “專門等我嗎?”

    “是啊。”蘇夏笑。

    “我猜肯定不是。”密蘇裡笑。

    “就是啊。”蘇夏說。

    密蘇裡扶著他坐著的長椅椅背,突然說道:“不要裝了。”

    “什麼裝不裝的……”蘇夏失笑道。

    蘇夏看著密蘇裡,笑容一點點收斂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