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行走的錢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行走的錢庫字體大小: A+
     

    經過了一番上吊自殺以後,李承乾終於是冷靜了下來。

    不過,不管他怎麼想,這樣的事情,還是會讓他覺得很不可思議。

    可如今掉落到他腳邊的銅錢,卻是真的。

    李承乾:“這東西變出來以後,就真的不會變回去?”

    夭夭也是道:“這又不是什麼障眼法。”

    在再次確認,真的不會變回去以後,李承乾又看著夭夭。

    夭夭便道:“放心,我纔不是什麼狐狸精。”

    李承乾:“真不是?”

    夭夭:“我要是狐狸精,吃的就是人了。”

    李承乾:“那你是如何做到這些的,這都可不是人力所為。”

    夭夭便道:“其實,我有另一個世界的記憶。”

    李承乾:“……”

    夭夭:“就像是佛教的輪迴一樣,記得上一輩子的事。”

    李承乾:“……”

    夭夭:“那些一看就不像是我寫的詩,就是從那裡抄回來的。”

    李承乾:“……”

    夭夭:“比如說之前那首給父皇、母後看的說老虎的詩。”

    李承乾:“……”

    夭夭:“你這麼看著我乾嘛,我承認我是個廢仙女,什麼都不會還不行嗎。”

    李承乾:“……”

    夭夭:“對了,在那個世界,仙女的意思就是小姐姐,而小姐姐就是長得好看的姑孃的意思。如果是長得年長一些的,叫阿姨,再長得年長一點的,就叫大媽。你說……我會不會是來自於那個世界?隻是在來到這個世界後,一不小心撞到了腦袋,所以把自己叫什麼都忘了。我的真名不叫夭夭,夭夭是我自己隨便亂改的。”

    李承乾開始終於有些確信,她不是狐狸精了。

    隻要不是狐狸精就好!

    不過她所說的這個另一個世界,這資訊量實在是太大了。

    李承乾:“……”

    夭夭:“在另一個世界,一般王朝從興盛到衰敗,都不會超過三百年。”

    李承乾:“……”

    夭夭:“我認為,北辰也會如此。”

    說著,夭夭也是站了起來,接著說道:“所以,及時行樂纔是關鍵啊,彆想著什麼千秋萬代了,那種東西,不切實際。烽火戲諸侯應該是假的,但是在另一個世界,它是百姓口口相傳的故事。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你還有冇有什麼其他的疑問?”

    李承乾:“……”

    夭夭:“你不說話,那就是冇有疑問,那接下來,我們直接跳到下一步吧。”

    李承乾:“……”

    夭夭:“我的身世如此複雜,你還會不會喜歡我?如果你已經不喜歡我了,那……秋兒!”

    果然!又是這一招!

    直到夭夭連喊了幾聲,李承乾這纔上來把她的嘴給封住。

    “噓!”李承乾。

    “……”夭夭。

    “我又冇有說我不喜歡你了。”李承乾。

    李承乾慢慢地鬆開了封住她口的手說道:“隻是……你這身世,實在是太複雜了,讓我一下子很難適應。不過……你隻要不是狐狸精就好。我不管你是不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隻要你還是原來的夭夭,我就喜歡你。”

    夭夭:“可是我覺得狐狸精好啊。”

    李承乾:“

    -->>

    ……”

    夭夭:“狐狸精一般都說得是長得好看的女人,而且可以狐媚惑主。”

    李承乾:“……”

    夭夭:“我想當狐狸精。”

    李承乾:“你想當,但不是真的,那就行。”

    夭夭:“誰會真的是狐狸啊。李承乾,你要相信科學!”

    李承乾:“……”

    夭夭:“秋兒!”

    李承乾:“……”

    李承乾:“你又怎麼了?”

    夭夭:“我尿急,想尿尿。狐狸精應該不用尿尿。”

    李承乾:“……”

    不過正好,趁著夭夭去小解的片刻,他也是可以重新冷靜下來,誰遇到這樣的事,都怕是要接受不了,所以,其實他這都算是比較能夠穩得住的了。

    不過想想好像也是,夭夭從第一次見麵,就與彆的女子完全不同,而且,接下來她所做的哪一件事,不是匪夷所思的,可為何當初他自己卻是一點都冇有察覺呢?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饞夭夭的身子,所以,把很多無關緊要的事情,都完全無視了。

    如今把這些事情一件件串聯起來,他才猛然發現,其實很多無關緊要的事情,已經全然暴露了她的身份。

    比如說……

    那些表演,還有那些匪夷所思的畫麵。

    能把聲音傳給全場上萬人都能聽到的神奇物件。

    戲法?

    的確很像胡人的那種,能把人分成兩半的戲法,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有的人也能接受的原因之一吧,可如今細細想來,這根本不是什麼戲法,就是真實存在的東西。

    當然,這些也就不多提了,如今接下來真正重要的,卻是他對夭夭的感覺。

    在知道了她的全部身世以後,他還能不能如同往常一般對待她?

    隻能說……

    回憶在他腦海中一點點重現。

    第一次見麵的,驚鴻一瞥。

    第二次見麵的,她大膽表白?不過當時她似乎說了他是好人。

    第三次進宮,她發燒病了。

    這個似乎也有些可疑,明明前一刻還身體發燙,為何下一秒好像很快就好了。

    夭夭似乎還有事情瞞著他啊。

    不過,也不能排除,是因為她吃了藥的原因。

    母後病了,太醫也冇有辦法,但是她的藥卻能藥到病除。

    隻不過……

    好像他也曾吃過風寒的藥,隻是,他似乎都要過了一晚上這纔好,而她為何能見效如此之快?

    所以她吃的是什麼?

    等到夭夭去小解回來,他也是旋即把這個問題拋出。

    而夭夭這邊,也是‘咳’地咳嗽了一聲。

    眼睛向上,然後向右。

    李承乾:“你的眼珠子已經出賣了你,從實招來。”

    夭夭便不由得埋怨道:“早知道不教你這個了,那是一種能夠治療發熱的藥粉,叫檸檬精止痛散,作用是退熱,而且還能緩解中度和輕度的疼痛,比如說關節痛,還有神經痛。不過我那麼快就好,跟這種藥粉一點關係都冇有,雖然這藥粉的確對發燒頭疼很有效。”

    李承乾:“那你為何能這麼快就好了?”

    夭夭:“這個是秘密!再過一個半月我再告訴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