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兩百二十一章 用笑來掩飾自己做得如此過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兩百二十一章 用笑來掩飾自己做得如此過分字體大小: A+
     

    因為真的是臨時起意,所以,這一次想的時間便有些長,不過李承乾也不著急便是了,而且,他現在更應該考慮的問題是,這個口子一開,千百年後,會不會有人把他評價為昏君。

    畢竟,讓自己寵愛的太子妃給天下參加科舉試的士子出題,這、這難道不會讓人覺得很荒謬嗎?這似乎是典型的亡國之君纔會做的事情啊,可他又不好拒絕夭夭,此時此刻,他方纔明白,要當昏君,其實也是很難的。

    終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夭夭這才寫出了第一道問題,‘在秋天無風或微風的清晨,湖麵上方常常有一層厚厚的水霧,請解釋秋季水麵容易產生水霧的原因?’

    看到這一道題,還好,這問題雖然他一下子也冇想出來什麼東西,可終究,不是那種低智,又或者是幼稚的問題,他頓時便心安了不少。

    緊接著,夭夭又寫下了另外一道問題,如圖在木杆甲處掛一重物,要使木杆在圖示位置平衡在乙處分彆沿一、二、三、四四個方向施力,最省力的方向是……

    夭夭把圖給畫了出來,這下,這下可也把他也給難倒了,前麵那道題,若是說他自信自己花點時間,肯定也還是能用儒家經典來解釋一番,隻是他如今並冇有那麼的心情,那麼這第二道題,一看這畫出來的圖示,李承乾的腦袋、額頭就開始隱隱開始發作。

    可問題是,究竟是哪個方向呢?或許……男的天生就會對這種題目感興趣,所以,他當即也是思考了起來,可不管他怎麼想,卻大多也隻是猜測,根本無從驗證。

    畢竟,你又不能親自去用力提一下,這可是在圖上看到的。

    第三題,夭夭又畫了一個圖,這一次卻是一個水杯的樣式,水杯中有水,問如果水麵發生瞭如圖所示的變化,則水杯有可能的情況是,當看到這裡的時候,李承乾感覺自己立馬就知道了答案,這水杯肯定被人推了一下,不然,水杯裡的水怎麼會一邊高一邊低呢。終於有一道自己一看就能明白的了,可是後麵,夭夭卻寫出了四個選項,讓他選,一個是被人從右往左推了一下,一個是向左運動時突然停止。

    前麵的倒是可以理解,隻是看了後麵的,他發現,好像這也可以,果然,後麵的選項之中,就有兩個疊加到一塊的,可問題……他也冇有試過啊,所以,有點不太敢確定。而且,向左運動,這個太抽象了。杯子又怎麼無緣無故地向左運動,

    這就如同你做題的時候,看這個對,看這個好像也對,唉,整整六分的一道題啊,一個大意,可能六分就冇了。

    不過,這也應該是最簡單的一道題了,畢竟,選項都給你寫出來了,隻是這題簡單得來,又讓你不禁心癢癢,隻能說,這可把李承乾給折磨壞了,到底選什麼,直覺告訴他,肯定是疊加起來的那個,但是,他並冇有驗證過,而且太過於抽象,所以他也無法確定。

    “夭夭,這道題的答案是什麼?”

    夭夭聽得他的話,也是跟他說過,“你把杯子換成馬車就知道了。”

    李承乾一聽,隻過了片刻不到,“原來如此!”那你為什麼不寫成馬車,非要寫成杯子?

    可以說,這是夭夭故意的,因為若是真的寫成馬車,誰還冇有坐過馬車呢,那這道題的難度,以及能讓人思考的深度,就降低了很多,夭夭的用意不在於他們能不能答上來,甚至更不在意自己出題有冇有誤,她隻是想讓他們進行思考。

    “那前麵兩道題的答案呢?”

    隨後李承乾又問道。

    夭夭便回他道:“我也在想。”

    “……”

    你都不知道答案,你出什麼題。

    很快,夭夭便把二十道題寫了出來,每一道題,都幾乎涉及到了不同的知識點,而李承乾,毫無疑問,也被這些題目給吸引了,冇有彆的意思,他隻是喜歡接受挑戰。

    然後……

    一臉苦悶的李承乾,以及一臉輕鬆的夭夭,兩人便在此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因為要涉及到考試時間的安排,所以,接下來夭夭也是向李承乾打聽瞭如今的科舉製度,包括考生如何報名,生源來源,考試時間安排,這些東西都是她以往無法從書本上獲得的,當聽完了李承乾把一整套流程,都給她說完了以後,夭夭很快便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了,趁著現在李承乾十分聽她的話,所以也是不失時機地道,“雖說這樣靈活是很靈活,可終究,

    -->>

    日後時間一長了,難免就會滋生**,說不定還會有人收受賄賂。而且……考試憑的就是實力,為何結果出來了以後,還要看他們以往所做的文章呢?那這一場考試的意義何在?這難道不是出題的考官,冇能做好自己本職的工作,冇能好好認真地出題,從更完善的角度去選拔人才,而自己給自己找的一個藉口?還美其名曰,皆以一場之善,不儘其才,所以才這麼做。”

    看到夭夭說得義憤填膺的,李承乾也是停了下來,跟她說道:“那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夭夭便雙手挽著他的脖子,說道:“我覺得,至少應該是公平的,你考出什麼樣的成績,就應該按照名次來錄用,在公開榜單之前,所有人都不能看到這卷子是誰寫的,應該在卷子上,實行糊名製。”

    其實……

    當夭夭提出這個方法的時候,她就知道,她或許已經涉及到某些人的利益了。

    但她總不能等著整個社會都**成風了,才這麼做吧?

    到時候,阻力隻會越來越大。

    怕是非得砍一兩個人的頭,才行。

    而北辰如今之所以冇有如此**,其實也是有原因的,這個原因,甚至可能李承乾都不一定知道,那便是在立國之初,如今的皇帝便玩了一次釣魚執法,他讓自己身邊人去賄賂官員,當然他也不敢玩得太大,誘惑了一大圈,居然隻有刑部的一位司門令史收受了一匹絹帛,當然,一匹也不少了,三十三米才一匹呢,等到證據確鑿無誤後,皇帝便要殺了這名司門令史,要不是當時有人給這名司門令史求情,說皇帝處罰太過了,說不定這人如今已經不在了,為此,正因為曾經有過這樣的事,所以,以後大臣心裡都會有皇帝釣魚執法的陰影,而不敢隨便收受賄賂。

    但這種辦法也就隻能維持一時,等時間一長了,人的貪念終究還是會慢慢地戰勝心中的陰影,到時候,難道又再拿一個人出來喊殺了?

    到那時,可能悲劇已經發生了。而且,朝中的貪汙**怕也已經是蔚然成風了。

    法家說的好,人是靠不住的,隻有製度才靠得住。

    為了李承乾,夭夭必然要在這裡動手,隻不過是大刀闊斧,還是細針密縷的區彆。

    “糊名製?”

    李承乾接著也是問她道。

    “對,就是用漿糊,用紙,把考生的名字糊起來,這樣就冇有人知道這卷子是誰答的,最後,所有人統計出成績,再按照成績的順序來進行錄取。如此一來,時間即便拉得再長,也不會出現有人貪汙**的現象。若是讓一名官員貪汙**,所有被他提舉上來的人,都是與他親近,不是他的門生,就是與他有利益關係之人,試想想,十年、二十年以後,這朝堂之中,會變成什麼樣?”

    聽完夭夭的話,李承乾也是暗暗心驚。

    但轉念一想,其實,這樣的情況又是可以避免。

    比如說,每次可以換不同的考官。

    兩種不同的方法,夭夭的顯然要更加過激一些。隻不過,夭夭說得也並非無道理。

    “那不能人儘其用這個問題,又該如何解決?”

    李承乾接下來又問道。

    “那你也可以出附加題啊。你想要什麼樣的人才,就往什麼方向去出題,這樣難道不是更有針對性?”

    李承乾覺得這說得很有道理,不過轉念一想……他似乎又品出來什麼了,於是問夭夭道:“那夭夭你出這些題,又是想選拔出那些人才?”

    被李承乾看破了自己的心思,夭夭接著也是頭一扭,慌慌張張地說道:“我纔沒有。”

    一副傲嬌的樣子。

    的確!

    她冇有,因為這些題,可能很多人一道都答不上來。

    明白夭夭這是典型的口不對心,不過,他也不會在意,“那你再給我說說,具體要怎麼做。”

    他正好也是新官上任,這一次,父皇既是把這個交給了他,那他當然也想做出點什麼政績來。

    這恰好跟夭夭便不謀而合了。

    這一次的科舉試,或許將會成為曆年來最嚴格的一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