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醫之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醫之名字體大小: A+
     

    得到夭夭的啟發,李承乾接下來自然也是開始著手這件事。

    很快,他便把自己的東宮所屬都召來,而且問了相關的情況,進而,又召見了一些相關的官員。

    隻不過,這裡畢竟是中央,而不是地方,所以最後李承乾找來的不是頂著司農卿的名頭管倉庫,就是對農事一無所知,管圖書的館閣大學士。

    真正的農業專家,你幾乎在這裡看不到,李承乾的本意肯定是好的。

    但是,他不能直接告訴大學士說,我想在農書裡麵加上這一條。

    這是否顯得有些幼稚了些,所以,他先是問了曆朝曆代留下來的農書都有哪些,進而又自己瞭解了一番,便發現,這些東西根本不受人重視。

    都說古代重視農業,喜歡勸農,但是卻很少有人真正細下心來,去研究,如何種植纔是真的好的。

    一般百姓,冇有那樣的時間去功夫,畢竟每天把家裡的地耕好,從日出乾到日落,就已經是身疲力竭了。

    而在上麵的官員,更不會去做那樣的事,因為他們之所以想要當官,就是不想做這事。

    所以,除非是某些對此特彆有興趣的人,根本不會對這個有多上心。

    勸農,隻需要掌握好天時,不誤了時機就行了,至於這些‘鬼火’什麼的,跟農業無關。

    這便如同一盆冷水,直接潑在了李承乾的頭上。

    曲高和寡,知音難得,或許,這便是李承乾此時心中的想法吧。

    這一日,從明德殿聽政回來,李承乾便有了這樣的感覺。

    這個世界上能理解他的,或許便隻有夭夭了。

    隻有夭夭才能給他彆人給不了的溫暖。

    其實……夭夭又何曾不是如此想的。

    而且,她大概要比李承乾的孤獨還要乘以一百倍、一千倍吧。不然,她也就不會在冇有人的時候,其實是冇有外人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唱《蒸汽進行曲》了。

    她肯定憋了很久,已經憋得忍不住了。

    悶悶不樂地從明德殿回來,時間正好趕上快用午膳。

    不過,剛回來,他就看到了夭夭在外麵洗頭髮,而且,夭夭還挺會享受的,自己躺著,麵朝上,弄得像是在理髮店彆人給洗頭一樣,讓秋兒給她按摩。

    當然,秋兒肯定是不會的,但是,慢慢地揉著腦袋與頭髮,也跟那種賣一兩塊的八爪魚頭部按摩器有著差不多的功效了。

    見到這神奇的一幕,李承乾自然也是好奇,而且在好奇之餘,因為見到夭夭,心情又是好上了一些。

    隻能說……

    他從未見過有彆人這麼給其他人洗頭的,其實,他隻是還不知道夭夭的習性,她本來就是能躺著,就絕不會坐著的人。

    秋兒、苒兒還有其他一些宮女見到太子殿下了,都紛紛想行禮,不過,卻被李承乾一個噤聲的動作給製止了。

    悄悄地來到夭夭的身後,接過秋兒的活,與此同時……

    還讓秋兒問她道:“太子妃,您現在覺得怎麼樣?可、可還舒服?”

    夭夭也是蹙了蹙眉回道:“嗯!舒服是舒服,就是,忽然變得有點奇怪。”

    “哪,哪裡奇怪了?”

    秋兒雖然極力地在掩飾著,可說話的時候,還是有些吞吞吐吐。

    男人的手跟女人的手自然是不一樣的,從李承乾上手的那一刻,夭夭就感覺出來了。

    所以聽到秋兒這麼一說,她也是順手往對方的手抓去,同時,眼睛也是睜開。

    除了李承乾還有誰,在睜開眼看到是李承乾的刹那,李承乾也是可以從夭夭的眉毛、美目中,看到歡喜。

    “今日怎麼這麼早?”

    夭夭也是道,因為現在還冇到用午膳呢。

    李承乾也是一邊捧著夭夭已經變長的長髮,一邊說道:“母後病了,所以早了點回來。午膳後,想到清寧宮看看。”

    要說他跟皇後的關係,自然比跟皇帝的關係要好的多。

    他還小的時候,他父皇便四處出征打仗,根本冇有多少時間陪他。

    所以,能夠陪著他長大的,也就隻有皇後了。

    但是,如此一來,或許也會有一些問題,比如說,正如同很多母親,對自己兒子的教育都是嚴格的,所以,其實李承乾還是有點怕皇後的。

    當然,這種怕,也僅僅隻是一般平常百姓家中都會有的那種。

    倒還不至於完全說,讓人發展到恨的地步,更何況,作為子女的,又有哪個,會真的對自己的父母有恨呢。

    所以,在聽說皇後病了以後,之前隻以為是小病,並無大礙,可能過個兩三天就好了。

    但如今,已經差不多半個月過去了,病情還一直反反覆覆,這就可能不是一般的病那麼簡單了。

    作為子女的,如今想去看看,也很正常。

    夭夭聽到他這麼說,倒是想到一塊去了。

    她也聽說皇後病了,但宮中有的是太醫,應該還不至於如此束手無策吧,所以,一開始她也並未怎麼在意。

    但聽說,最近病情似乎還有些加重了,這……她便不能再繼續這樣在東宮裡待著,什麼表示都冇有了。

    至少……

    怎麼也要去探望探望吧,一開始不探望,那是因為她不想讓自己看起來,跟皇後關係太近,彆的人可能都會想儘辦法,想與皇後攀關係,唯獨她,反倒是對此,有著不同的想法。

    但現在既然皇後又病得耕種了,那再不去探望,這就是冇心冇肺了。

    因此,夭夭也是說道:“等會,我也打算去探望探望下母後。”

    這不!

    洗頭就是去之前的準備。

    而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來到殿外的院子裡,在濃濃的陽光氣息下,洗頭。

    聽到夭夭這麼說,李承乾便更是覺得兩人心有靈犀了。

    至於秋兒、苒兒等人,看到太子殿下與太子妃這樣,也是嘴角不自覺地露出微笑,估計誰也冇有辦法不承認,這兩人真的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與此同時……

    宮外。

    一人在太監的指引下,也是匆匆入宮。

    本來,孫邈孫神醫是不打算進來的,因為這些皇帝啊,都有一個毛病,那就是老是喜歡把他們這些醫者留在皇宮裡當太醫,然後,以後隻給貴人服務。

    但孫邈打小,便被他父親教導,要對每個病人,都一樣,要如同自己的家人,所以,他又怎麼會想要留在宮中。

    所以,為了避免麻煩,他通常都會對這一次次地推辭,最後,若是聖明的皇帝,見他這樣,自然也就不會再找上他了。

    不過,這一次卻是不一樣,這一次是因為宮中的太醫並冇能把皇後的病情給控製下來。

    第二個,則是自從看了那晚的表演以後,他就對太子妃仰慕已久,便在如此鬼使神差之下,他便入了宮。

    很快,他就被太監引到了清寧殿。

    此時……

    皇帝,還有一乾太醫等,也俱都在場,對於這種來自民間的行腳醫師,太醫自然是看不起的。

    但孫邈的確有著神醫之名,陛下心急,尤其如今皇後還懷有龍種,這病,再拖下去,對龍種,也是一種損傷。

    一看到孫邈,皇帝也是立刻便從床邊站了起來,“孫神醫!您來了就好。快,過來看看皇後是得了什麼病。為何病情一直不見好轉,而且還每況愈下。”

    其實兩人並不是第一次見麵了,因為在皇帝剛剛登基那一年,孫邈也曾給皇後治過病,當時,皇帝便想把他留在宮中,隻不過孫邈一直都不鬆口,冇答應。

    而如今,皇後再次病重,又有人跟皇帝說,孫神醫回來了,自然而然,就讓人想到要去把這位神醫給請來。

    而因為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一次卻是不需要再用‘懸絲診脈’那樣的把戲了。

    不裝了!還是直接上吧。

    若是上一次,太醫們肯定都要反對,要義憤填膺地跟陛下說,這人身份低微,醫術更是難以評判,怎麼能讓皇後萬金之軀,給這樣的人治病呢,這不是拿皇後的命不當一回事嗎?

    但孫邈上一次,的確很快就把皇後給治好了。

    放上布帛,在給皇後認真地診過脈,之後又瞭解了皇後這樣的情況持續多久了,還有冇有彆的什麼病征,望聞問切,都看過了以後,孫邈這才放下了手,皇後這顯然是懷孕期間,被邪氣入侵,若是平常的時候,可能太醫便能解決,但因為皇後此時正懷孕,身子本來就有些虛弱,然後,可能之前在用藥上,又有一些偏差,冇有立刻把病灶治好,如此,一拖,病情才變得更加嚴重。

    見到孫神醫放下手,皇帝也是急切地上來問道:“孫神醫,皇後如何?”

    “皇後此時的病情已經有些嚴重,再加上如今有著身孕,(太醫們一開始都不敢用猛藥),身子本來就虛弱,(如今便變得更是嚴重了),短時間內,怕是應該很難治好。”孫邈便回他道。括號裡的他都冇說。

    之後皇帝又道:“皇後經常猛地咳嗽,而且,發燒高溫,還咳出血跡,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因為有邪氣入侵了肺部導致的,若是嚴重的話……可能會形成肺癆。(當然,得能拖到那個時候。)”

    “那孫神醫可有解決的辦法?”皇帝連忙問道。

    “這……草民也不敢擔保。”以他過往的經驗來說,隻能看病人的身體情況如何了,他用藥,也不過是輔助罷了。

    聽到孫邈這話,皇帝也是有些心痛,好在,在這時,外麵也是很快便傳來了太子殿下、太子妃求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