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皺起了眉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皺起了眉頭字體大小: A+
     

    事情發展到這裡,李承乾自然是十分關心她的。

    而感受到那種來自李承乾內心深處的關心,接下來,夭夭也是看了看渡頭那邊的秋兒跟苒兒,這才又轉過來頭來,忽然對麵前的李承乾道:“你去拿一些糕點過來。”

    “?”

    “讓你去你就去。小點聲!”

    “額……”

    等李承乾從駐地那邊拿了糕點過來,然後,便看到夭夭把糕點一點點捏碎,丟到河裡。河蝦是雜食動物,這對它們來說,雖說不知道這飄下來的是什麼,但自然是選擇飽餐一頓。

    看到夭夭隻是想拿糕點喂蝦,其餘人這才慢慢地放心了下來。

    至於李承乾,則是更是冇有辦法預測她的想法了。

    不過,夭夭也分了半塊來給他投喂。

    ……

    等差不多喂完了蝦。

    正午,也到了。

    裝點心的盤子裡還剩下一塊,他記得她說過她不喜歡吃這個的。

    可隨後,夭夭卻直接丟進自己的嘴裡。

    並且很快就吃完了。

    ‘難道……是自己多心了?’

    李承乾接過夭夭給他遞過來的裝點心的空盤子,似乎隻能如此解釋道。

    到了正午。

    自然是要生火做‘飯’。

    打獵什麼的就算了,畢竟這地方,估計要找一隻小兔子,應該也挺難的。

    不過,北辰漁獵卻十分盛行。

    這不!

    還冇等李承乾說話,作為本次秋遊推薦人的左衛率的鄭秀飛,已經早早就讓人準備好了剛剛從下遊河中捕來的肥美的鯽魚。

    之後……

    一行人便烤起了魚來。

    撒上鹽,撒上其他調料,若是普通人家,肯定不行。

    畢竟這個時代,精鹽還是挺貴的。

    雖說如今鹽價確也不高,還不至於讓人吃不起,但像是這種大手大腳的事,恐怕也隻有她們能做了。

    畢竟……

    不管再怎麼說,李承乾也是太子。

    這點小小的奢侈,還是做得起的。

    而其他人,對她們這邊的奢侈,也一點都不會覺得不自然。

    ……

    夭夭看了一會。

    這邊給魚一邊烤著,一邊還上著各種調料。另一邊……這左衛率的人就要清淡得多了。

    見此,夭夭也是讓宮女也給那邊送去一些調料。

    而得到了調料的護衛們,也是紛紛受寵若驚。

    其實,像他們這種大老粗,隨便應付兩下就行了。

    可能即便是他們自己,都不太會注意。

    但能夠得到羸奉儀的如此體貼,也是讓他們感動莫名。

    夭夭把這些都看在眼裡。

    不過,她真的冇想拉攏這些人。

    中午吃完烤魚,又吃了些點心,再煮了茶,吃飽了以後。

    下午。

    便是隨便閒聊,再加上順便喝點小酒。

    在臨離開之前,夭夭還想到河裡去玩,若不是裙襬的限製,她肯定就去了。

    ……

    總得來說,今天還算是不錯。

    回到宮裡,夭夭累了一整天,直接就躺下了。

    倒是李承乾,因為回來的時候,路上摘了些野果,而他為人孝順,自然是要摘一些回來給他父皇、母後。

    正好打聽到,此時他父皇、母後就在清寧殿,也是正適合給兩人送去。

    皇帝見太子來了,也是道:“方纔我與你母後還在說你呢。今日,跟羸奉儀出去秋遊,如何?”

    李承乾便道:“尚算可以。”

    “夭夭呢?”皇後也是道。

    “她回來的路上就睡著了。”說完,李承乾又接著道:“父皇、母後,在回來的路上,我們還摘了些野果,兒臣特意也摘了一些回來,給父皇、母後品嚐。”

    “有心了。”皇後也是深感欣慰。

    不過皇帝卻是道:“這哪裡是有心了,分明就是覺得自己出去玩,冇管他父皇、母後,所以我說是內心不安纔是。”

    開了個小小的玩笑。

    隨後,皇帝也是一副有正事的樣子,跟李承乾道:“你來了,有一件事,也正好打算與你說。”

    “不知是何事?”李承乾便道。

    皇帝:“你母後已有了身孕。”

    “真的?”

    李承乾臉上頓時也是高興了起來。

    見到李承乾如此,皇帝也是認為之前自己把太子想得太不單純了。

    見如此一副母慈子孝的畫麵。

    皇帝心裡也是不由得有些感慨。

    ……

    翌日。

    張尚儀永遠不會來了,那夭夭自然也就想睡多晚,就睡多晚。

    所以說,前麵的努力還是有用的,並冇有白費。

    而見夭夭起不來,李承乾也冇有吵醒她。

    更何況……

    她起不來那纔好!

    上午去崇文館聽完了學士的講課,緊接著……到了下午,夭夭的宅子裡。

    李承乾也是再次向彩雲征詢意見。

    一邊著急地喝著茶,一邊問彩雲道:“彩雲姑娘,你說,這代表了什麼?她說她明明不喜歡吃那些糕點,但是最後卻吃了,還有,她明明想用小碎木去扔河裡的河蝦,可最後卻變成了投喂,更重要的是,她好像有意避開我寫的那首詩,難道,是我寫的太過於露骨、操之過急,引起了她的反感?”

    彩雲聽完了李承乾的講述,也隻能是在心裡暗暗說……太子殿下實在是太不懂姑孃的心了。也是一一給他分析道:“據我對姑孃的瞭解,她的確不喜歡吃糕點這一類的食物,以前我侍候她的時候,從未見過她吃過任何糕點,而且第一次吃的時候,她咬了一口就放下了,不過,我並不認為這是姑娘討厭殿下。”

    “為何這麼說?”李承乾。

    彩雲便接著給他分析道:“你方纔說,姑娘是為何突然變得異常起來的?是從你的那首詩開始對不對?”

    “對!冇錯!”李承乾。

    “你又說,一開始你們倆還是能聊得很歡的,可後麵,忽然,氣氛卻變得尷尬了。”

    “對!”

    “為何?”彩雲問道。

    然後李承乾也是看著她,他也想知道這是為何。

    彩雲便道:“這是因為,殿下你確實是太沖動了。雖說殿下你的這首詩,表麵上的確寫的是很好,但是,這還是讓姑娘察覺了你想打破如今你倆的關係,進而,纔有了她後麵一係列的反應。我雖說也不能完全猜透姑孃的想法,隻是……思來想去,怕也是隻有這樣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了。”

    “望彩雲姑娘教我。”李承乾。

    “事情……應該是這樣的!”

    彩雲接下來便把她的推測給說了出來,“因為你的詩裡寫了她,讓姑娘察覺了你想打破如今你倆的關係,所以,姑娘便也想用趕跑那些蝦來暗示你,可最後看到那些蝦,她又心軟了。畢竟,姑娘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善良的人。更何況,那母蝦還懷孕了。”

    “那為何……既然她不想我打破我倆之間的關係,最後她又與我一起給蝦投喂?這又是有何用意?”李承乾皺著眉頭,又問道。

    “這是因為,姑娘她還冇有下定決心。你們之前的關係是假的,對不對?”彩雲。

    “彩雲姑娘你知道?”李承乾也是道。

    “姑娘什麼都跟我說了。”彩雲便道,“但既然姑娘後麵又與你一起投喂,那想來,姑娘對你還是有了感情的。”

    “額……”李承乾也是越聽越迷糊。

    彩雲繼續道:“她第一次想暗示你,是你給她糕點的時候,她既用自己不喜歡吃糕點的事實,說明她真的不喜歡吃,與此同時,也用這個事實,來暗示,你們倆是不可能的。不過……正如姑娘不想趕跑那些蝦,她也不想直接傷了你的心,說你們倆是絕對不可能的。至於這裡麵的原因是什麼……除了姑娘對你有了感情,怕是彆無其他的理由了。但為什麼姑娘明明對你有了感情,卻又十分抗拒……”

    想到這裡,便是連彩雲,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