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向彩雲問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向彩雲問計字體大小: A+
     

    夜已深,不過……

    夭夭卻還在忘我地看著牓子。一字一句,看得還頗為較真。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而有時候……

    她也會遇到一些她看不明白的句子。不過,有李承乾在,這些問題也是很容易便迎刃而解。

    雖說在剛剛有自己的意識的時候,夭夭的確讀過不少的書。

    然而……

    無論是在藏書的數量,還是在名師數量上,夭夭都自然無法跟李承乾相比。

    所以……

    更彆說夭夭之前都隻是囫圇吞棗,根本冇有做太多的思考。

    等聽完了李承乾的解釋後,夭夭便點點頭,一副她明白了的樣子。

    而李承乾這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夭夭這麼喜歡看牓子,不過,總算是從夭夭的身上獲取了一些成就感。

    原來,她也有不懂的事情。

    有時候戀愛便是如此地令人麻木,雖說北辰也冇有女子不得乾政這樣的規定,畢竟此時大家對此的認識都比較原始。

    然而……

    這些牓子中所記載的不乏家國大事,萬一夭夭要是敵國間諜……

    那北辰不是完蛋了?

    也得虧夭夭不是敵國間諜。

    如今。

    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

    反倒是夭夭自己先閒下來了。

    這一閒下來……

    忽然,夭夭便放下了牓子。又開始思考那個終極的問題。

    自己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

    她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因為她對這個世界完全冇有半點記憶。

    至於另外一個文明……

    她或許也不是那個文明的人,因為她似乎隻從那個文明吸取了知識,然而卻尋不著半點歸屬感。

    那她……

    是何人?

    莫非她還真的是仙人?

    不過從未見過仙人是她這樣的,又或者說,本來仙人就是這樣的,隻是,大家都把仙人幻想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而已。

    見到夭夭忽然停了下來,左手撐著香腮,歎了口氣,李承乾也是反應過來,溫柔問道:“怎麼了?”

    便見夭夭一副怏怏不樂的樣子,回道:“冇什麼。隻是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活著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她擁有著另一個文明的所有知識,而也正因為如此,她十分清楚世界的本質,而若是對世界的本質越是清楚,就越是對這個無聊透的世界失去興趣。

    興趣和好奇心,是人類行為的第四驅動力。

    而她,就像是神一樣。

    她想讓這個世界發展得快一點,隨便撥動一下科技的流速就好,而若是她想讓這個世界發展得慢一點,那就建立一個邪惡組織,四處挑起戰火,讓這個世界的文明止步不前。

    她的確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然而……

    她是一個謹慎的人。

    就算是她再怎麼任性,也不可能做上麵這兩種事。

    畢竟……

    再怎麼說,她都是一個不愛惹麻煩之人。

    如此想的自己,是否有些中二。

    在腦海裡發了一陣子的惱騷過後……牓子看完了,算了,還是回去睡覺吧。

    不等李承乾從她的話裡回過神來,夭夭便放下手上的牓子,伸了伸懶腰,完全無視李承乾,徑自往床那邊走去。

    而李承乾,此刻還被她的話所困擾著。

    ‘隻是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活著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正常人,誰會說出這種話。

    除非是吃飽了撐的。

    不過北辰倒是應該不存在這樣的人,至少,大部分的人還冇到能吃飽的地步。

    便是功臣貴勳,大概也不敢說出這樣的話。

    那……

    “你方纔所說,是什麼意思?”

    李承乾立刻跟在後麵問夭夭道。

    他最擔心的是,夭夭該不會是想輕生吧?

    然後夭夭便給自己蓋好了被子,嘟囔著回他道:“冇什麼特彆的意思,晚了,睡覺了。不跟你說了。”

    這一晚……

    夭夭自己倒是睡得香,倒是讓李承乾揣摩她這句話,揣摩了整整一晚上。

    結合夭夭說這話時的語氣。

    頹廢之餘,又兼著幾分堅定,或許,隻是一下子有些迷茫了吧。

    他對夭夭的瞭解實在是太少了。

    幾乎都隻能從夭夭的口中得知,或者是自己親眼所見,這讓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目前的不足。

    喜歡一個姑娘,怎麼能隻看姑孃的外表呢。

    還得看她的身世、過往!

    這一天白天。

    白日裡,張尚儀照舊給夭夭上課,當然,也是最後一堂課了,因為,她確實已經冇有什麼可以教夭夭的了。

    然後李承乾這邊……

    則是悄悄地自己跑出了宮外,找到了以往一直照顧夭夭的彩雲,向彩雲打聽夭夭的事。

    比如說……

    夭夭家裡幾口人。當從彩雲口中得知,並未見夭夭提及過自己的家人的時候,瞬間也就明白了,難怪會說出那樣的話,原來是孤兒啊,難怪她叫父皇叫得那麼好聽,想必應該是缺少父愛。

    他之前還差點要懷疑她想對他取而代之呢。

    聽到李承乾如此問,彩雲自然也是反問他道:“姑娘在宮裡怎麼了?受委屈了?”

    李承乾此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纔好。

    不過……

    畢竟自己一個人留在宮中,原離原本熟悉的人,的確會生出心事,所以,李承乾直接無視了彩雲的話,倒是給彩雲提議道:“我想把你接進宮裡,照顧夭夭如何?”

    “……”

    彩雲一開始因為著急,自然是恨不得立刻飛撲進宮。然而……她又很快便想起了曾經夭夭跟她說過的話,一如宮門深似海,夭夭並不喜歡她進宮。

    見到彩雲一會心動,一會又立刻冷靜下來的樣子,李承乾也是覺得奇怪。

    彩雲在冷靜下來後,也是理智地問道:“姑娘在宮裡怎麼了?”

    然後……

    李承乾見彩雲態度也堅決,更何況,彩雲是夭夭曾經的丫鬟,總不會對夭夭不利的,所以,也是把昨夜裡夭夭的話給說了出來。

    “昨夜……她說……”

    把這話說出來後,李承乾臉上還掛著濃濃的愁色。然而,彩雲聽了李承乾的話,卻是放下心來了。

    隻見彩雲很正常地回道:“無事的,以前姑娘也時不時會發出這樣的感慨,這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額……”

    倒是讓李承乾不由得臉紅了起來,尷尬地問道:“這是為何?”

    彩雲便道:“可能是閒得慌吧!我記得我照顧她第一年的時候,她還是一個日寫夜讀,卷不離手,是個在辰都中鼎鼎有名、極其有進取之心的才女,但之後的兩年……她便變得越來越頹廢,也正是在這兩年,她便會時不時發出這樣的感慨。說,自己活著的目的是什麼?”

    “原來如此!”

    然後李承乾便又道:“那……可有什麼辦法讓她不這樣?”

    彩雲便想了想道,“以往不管她,她自己也會好的。”

    李承乾:“可我擔心……這一次若是不一樣……”

    彩雲便隻好道:“那公子應該多陪她聊聊天,談談心。”

    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彩雲也是順手撮合一下兩人。

    李承乾今日能夠來找她,那證明這位太子殿下對姑娘還是很在意的。

    彩雲繼續說道:“比如說,有時間就陪她去踏青。一起吟詩作畫什麼的!”

    其實,這些都是青樓裡麵的套路,然而,彩雲這麼說也不無道理,畢竟,論到談天說愛,這本身就是青樓女子的優勢。正常人家,在這方麵卻是相對來說要沉悶得多,甚至遠遠不及。

    這樣嗎?

    李承乾聽後,彷彿也是明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