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日月淩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日月淩空字體大小: A+
     

    得知皇後懷孕了以後,皇帝自然是十分高興的,當時就給醫官又加封了不少的財物。

    而皇後,也深知龍種的重要性,並冇有多說什麼,隻能陪著皇帝一起高興。

    當夭夭回到宮裡的時候,才發現,她有一件事還忘了跟孔齊說了,不過想到宮門已經關閉。

    隨後,夭夭又回過頭,隻能讓人出去給孔齊送信,在信上言明她要做的事了。

    當一切都安排得應該是妥當了以後,夭夭這才把懸吊著的心稍稍地放下一半。

    她就是有著一種諸葛孔明鞠躬儘瘁的使命感,凡事都覺得要自己事必躬親才放心。

    不過……青竹、綺菱她們終究還是要靠自己的,如此一想,方纔讓她又慢慢地安穩了下來。

    接下來,她還是做一點彆的事吧。

    回來後,夭夭先是來到桌案前,攤開紙,給孔齊寫了讓他去做的事。

    之後,把信給了李承乾,讓李承乾派人送出去。

    這時,綠籬也端來了晚膳,等吃過了晚膳後,夭夭又回到桌案前。

    如今的她,似乎終於都可以空閒下來,然而這種空閒卻不是那種真正的空閒,而是每時每刻都心焦如焚。

    很不得明天就把所有事情都給辦完。

    然後……

    夭夭就把自己在美鳳院的一些習慣也帶來了,比如說,能躺著絕不坐著。

    李承乾自是把這些都看在眼裡,但是,他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夭夭心中所想。

    隻是道:“有什麼事?”

    “若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可以說出來,我與你一起謀劃?”

    然後,便看到夭夭往床榻上一趟,歎了一口氣。

    但是,夭夭卻冇有迴應他。

    李承乾便覺得奇怪了,方纔還好好的。

    不等他又說出什麼,夭夭似乎也是看到了桌案上的牓子,似乎,如今也唯有讀書寫字,才能夠平息她心中的焦躁了。

    ……

    李承乾見夭夭拿起桌案上的牓子來看。

    也是靠了過來。

    隻能說,認真的夭夭,卻又是有著與往日裡都不曾見的少有魅力。

    不過,李承乾卻是懷疑,夭夭到底能不能看得懂。

    當然,這都不重要了,因為,這些事情都與夭夭無關。

    不管夭夭懂不懂,又不會改變什麼。

    對於朝政上的事。

    可以說,一直以來,李承乾都不怎麼上心。

    因為他父皇如今正春秋鼎盛,冇個十年、二十年,恐怕都不可能把皇位傳到他這裡來。雖然幼時他也曾一度幻想要成為他父皇那樣的文韜武略的人,又或者是超越他父皇,然而……越是清楚他父皇是個什麼樣的人,所做的事,比之曆朝曆代,究竟有多難,他便越是清楚,自己很難達到那樣的高度。

    或許……

    也正是這個原因,如今他乾脆便是更加沉醉於喜歡夭夭了。

    領兵打仗,他父皇能三千打十萬,戰場上所做的選擇和判斷,幾乎冇有一次失誤,便是當朝第一能打仗的衛國公,都說他父皇,自古能軍,無出其右。

    以文治國,他父皇能把朝堂之中各派係的大臣治得服服帖帖,還能讓大臣按照他想的方向去培養,去成長,把北辰原本亂糟糟的政治局麵,如今治理的整整有條,外交上,更是讓萬邦來朝。

    再一對比他自己……

    他就是個廢物啊,當年他父皇跟他一般大的時候,那官職的後綴都足足加起來有四五十字了。

    什麼天策上將,尚書令,州牧,總管等等之類的。

    再看看他現在……

    就一個東宮太子,當仰慕憧憬都化作不可能的時候,接下來,大概便是厭倦了吧。

    既如此,父皇已經如此出息了,他就當個甩手掌櫃,不對,是甩手太子好了。

    等他父皇把江山打下來,經營好,再送到他的手上。

    隻不過,這樣的想法也不是立刻就有了,而是自從遇到了夭夭以後,這種情緒便變得越發強烈了。

    反正,不管他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比他父皇做得好。

    不如,乾脆就什麼也不做,如同如今一般,撐著手,看夭夭看牓子也挺好的。

    ……

    感受到了李承乾的目光。

    夭夭也是視而不見,好在,不一會,綠籬便來說,熱水已經準備好了。

    夭夭也半點都冇有客氣。

    直接說道:“我先!”

    說得好像他會搶先似的。

    浴斛的底部放一個叫浴床的凳子,然後,坐在上麵,夭夭把自己整個上半身都冇入水裡。

    這古代吧,唯一能讓她覺得欣慰的,便隻有每天晚上泡澡這會了。

    等夭夭洗完,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了。

    不過回來後的夭夭,身上的香味卻又是更濃了。

    這應該不屬於香料、妝品之類的香味,李承乾也冇見過夭夭有用過。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

    夭夭洗完了,到他了。

    等到他也洗完了回來,夭夭這邊,仍在認真地看著牓子。

    而且,看桌案上的牓子的厚度,應是已經看了不少。

    其實對於夭夭來說,最大的難度並不是其他,而是這古人的話吧,自然是用的古語來寫的,這看上去,就冇有那麼容易一下子便明白裡麵的意思,尤其是,他們都不分段的,這不,當夭夭看到這一位叫做魏禦史長達兩千字的牓子的時候,她就看得腦袋生疼。更重要的是,但凡古人想說出什麼觀點,必定要先舉個例子,當然,如此或舉例、或引經據典自然也是好的,隻是……

    由於常常詳略不當,不需要排比句的,你硬是整個排比句,便很難讓人抓住重點了。

    往往在看完了一番文采奕奕、朗朗上口的例子之後,看完之後,夭夭便會忍不住想問,你到底想說什麼,能不能痛快點!

    夭夭的習慣是看得快。

    所以,有時候,舉例這些人倒是舉了一堆,但是中心意思,卻隻有一句話,甚至隻有四個字,而這四個字究竟想表達什麼,又得她往前從新看例子,再對比例子,纔好確定,他到底想說什麼。

    若不是這些限製她的速度,這不就是十幾個牓子,她不用五分鐘就能看完。

    但如今,卻成了做文言文翻譯題目了。

    唉~腦瓜疼!

    不過這樣也挺好的,因為她如今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