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烏龜為何能活千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開局就是一隻廢仙女了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烏龜為何能活千年字體大小: A+
     

    “臣並未能找到此次事件的幕後主使,請陛下責罰!”

    在說了幸不辱命後,馮亮接下來卻又道。

    此事,皇帝當然也明白,因為此時幕後主使正在太子的寢宮呢,你馮亮要能找到,那就奇了怪了。

    “那卿家為何說幸不辱命?”皇帝便道。

    馮亮回道:“雖說臣這一次並未能找到此次事件的幕後主使,但是臣在調查的過程中,卻是有了新的發現。”

    “哦,你說出來!”

    馮亮便看了看殿內,太子、以及太監總管魏間也在。

    “你儘管說!”皇帝說道。

    馮亮說道:“臣發現,與那女子相關的人,都對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的出現一點都不奇怪,又或者是害怕。”

    “為何不覺得奇怪、害怕?”皇帝問道。

    馮亮繼續說道:“因為她們皆知道那些奇怪的東西的,背後的道理是什麼。”

    說完,馮亮接著又道:“比如說這個……”馮亮說著,便拿出了一個傳聲筒。

    “這是何物?”皇帝拿起來,看了看,說道。

    馮亮便回道:“這叫‘傳聲筒’。”

    “何謂‘傳聲筒’?”皇帝。

    “意思就是能夠通過這個東西,來傳達聲音。”馮亮說著,又說道:“請陛下允許臣,為陛下做演示!”

    皇帝冇有說話,但就代表了默認,然後……

    馮亮便做了演示,把傳聲筒的一側放到皇帝的耳邊,自己則是拉長了線,來到一個稍遠一點的地方。

    兩人形成直線,把線繃直,在開始說話之前,馮亮還讓陛下等下不管發生什麼,都不必驚訝。

    然後,馮亮這纔對著傳聲筒的另一側,開始說話。

    咳……在真正開始說話之前,馮常侍還準備了一番,調整了下自己的嗓子。

    “陛下!請問陛下能夠聽得見嗎?”

    他說話的聲音,很快,便通過傳聲筒中間的線,來到皇帝的耳中。

    如此神奇的東西,便是皇帝,也從未見過。

    這聲音並非是從馮常侍所站的地方傳來,而是從那話筒中傳出。

    倒是李承乾跟太監總管魏間,兩人對皇帝的反應有點不解。

    皇帝聽到了這裡麵竟然能傳來聲音的時候,也是眉毛都豎了豎。

    “陛下……”

    馮亮因為離得遠,還冇能及時知道皇帝是否能聽得清,所以,也是打算再說幾遍,然而,皇帝這邊,卻是聽得極為清楚。

    皇帝當即便道:“馮愛卿,這是為何?朕為何能從這裡麵,聽到你的聲音?”

    李承乾跟太監總管魏間聽了,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你們倆在這說什麼呢,讓我們也聽聽?

    馮亮便解釋道:“這便是傳聲筒的作用,它能通過這條線,來傳遞聲音。隻是……更讓人佩服的是,發明這東西的人。”

    馮亮說道:“並不是說她發明瞭這個東西,所以她值得讓人佩服,而是,她知道了背後的道理,從而發明瞭這個東西。讓人佩服!”

    此時,李承乾也是上來,想看看是怎麼回事。

    “父皇,請讓我也來試一試。”

    之後……

    馮亮便又給他試了試,果然,能夠清晰地從裡麵聽取到人說話的聲音。

    當然!

    這跟平常的聲音自然是不完全相同的,但是,能聽到便已經是奇蹟了。

    在剩下兩人都試過了以後,皇帝隨後也是問道:“這背後是何種道理?”

    馮亮便道:“這裡麵的道理,涉及到聲音是如何產生、如何傳播、聲音的傳播方式有哪些……”

    很快,馮亮便把這並不神奇的背後的道理給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這並非是什麼奇怪的事。隻是前人都不知道何為聲音,聲音是如何產生,又是遵循著何種道理,纔會把這些跟神神鬼鬼搭上關係。”

    馮亮最後說道,並且再次跪下說道:“臣慚愧!”

    “這是為何?”皇帝問道。

    “因為在此之前,臣也差點要把這些東西,都視作是神神鬼鬼。”

    皇帝便大手一揮,說道:“這跟卿家冇有關係!卿家不必自責!”

    “是臣見識短淺了!”

    說完,馮亮之後又從懷裡拿出來一樣東西,在他呈上這東西之前,他又特意給皇帝說了一番,“陛下!接下來這東西,請陛下看完以後,萬萬不要覺得驚懼。”

    “那又是何物?”

    “這東西名為相片,是從辰都百文齋的老闆孔齊那裡所得,另外,還有一些來自於美鳳院的清倌人,這是能把人的樣貌儲存下來的東西。”

    可說是這麼說,誰見了黑白照心裡不得咯噔一下。

    即便是現代人,見到黑白照,都會覺得裡麵的人很是詭異,不由自主地覺得瘮得慌,更彆說是古人了。

    皇帝隻看了一眼,然後心中也是大駭。

    把相片放在了桌案上,冇有直接丟出來,已經是心理素質不錯了。

    皇帝:“這是何物?”

    馮亮行了禮,回道:“臣方纔已經說過,這是能把人的樣貌儲存下來的東西。看著雖然很驚人,但是隻要弄明白其背後的道理,就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了。”

    因為對於攝影之器的瞭解,孔齊也不算多,隻能說是知道是那麼一回事。

    因此,接下來,馮亮也隻能是說個大概。

    “這是利用了光線在穿過人體的時候,留下明暗不同的變化,最後,在這一張薄薄的紙片上,也同樣形成明暗不均的變化,從而讓人,留在了上麵。”

    可說是這麼說……

    為了讓皇帝跟其餘兩人都聽得懂,馮亮也是作了一個比喻道:“這便如同畫畫。隻需要將黑白不同的顏色組成起來,就能畫出山水、畫出鳥獸。其實是一樣的道理!”

    皇帝聽完了以後,又重新拿起那相片來打量。

    這東西,簡直便是鬼斧神工!

    馮亮也是說道:“那女子借光作畫,畫成,見者,驚憂鬼神!一開始,百文齋的老闆,以及美鳳院的清倌人,也都很為震驚,即便她們已經聽說過其背後的道理。”

    李承乾則是完全重新整理了對夭夭的印象。

    又或者說……

    可能,這纔是真正的夭夭姑娘吧。能夠掌握鬼神纔能有的能力!

    不過……

    這裡便有一個問題了,皇帝更為關心的是,“那你可查出來,那場館又是如何做出來的?”

    馮亮便又請罪道:“請陛下恕罪!臣不曾查出來。”

    說完,看了看皇帝的反應,這才又道:“不過,從前麵這兩個例子便可以看得出來,那場館雖是巍峨高大,然而,其裡麵也必然包含著類似前麵兩個例子當中的道理,隻是我們還不知道而已,比如那結構精妙的圓圈,便是那座場館之所以能夠不倒的原因,因此,臣懇請陛下,派出左武衛軍,加大人手,即便是翻遍整個辰都,也必須要找到此女!”

    聽了馮亮的話,皇帝卻是想說,不必找了,因為,她已經進宮了……

    一旁的李承乾聽了馮亮的話,也是從未覺得,夭夭姑娘竟然會這麼重要。

    但這不對啊!

    隱隱間,李承乾總覺得,這對夭夭姑娘來說,並非是什麼好事。

    當即,也是來到他父皇麵前跪下,說道:“兒臣懇請父皇,把這事交由兒臣來做!”

    皇帝卻是不由得回想起了魏間的話。‘老奴隻是覺得……太子殿下跟那名女子,的確是一對璧人。要擔心的,其實不是彆的,而是太子殿下能不能壓製得住對方。’

    試問,有著如此通天之能的女人,真的是區區太子能夠掌控的了的嗎?

    皇帝表示懷疑,而且那場館,雖然他並不清楚,但是,他認為,說不定可以做成攻城用的東西。

    快速拆解,快速組裝,而且,還能組成兩倍城樓那麼高。

    隻能說——那女子的確十分重要!

    但是也正因為她太重要了,讓人都忍不住想毀掉她。

    “你們都先退下去吧!”

    皇帝的態度,忽然一下子就變了。

    而且……

    對於太子收藏著這麼一個能人,也是深感不安,難道太子真的對此,一點都不知情?還是說,明明知道,卻不報。

    “太子留下!”

    “魏間你也先留下一會,我有事要交代你。”

    最後……

    便隻有馮亮自己一個,被送了出去。

    陛下這忽如其來的態度,也是讓他有點摸不著頭腦啊。

    來到殿外,又回頭看了看,可好像,他也隻能是這樣了。

    冇過多久……

    魏間便去太子的寢宮,把夭夭給請了過來。

    之後,魏間也退了下去。

    獨留太子跟夭夭還在殿裡。

    當夭夭來到殿裡的時候,也是看到了傳聲筒跟那些相片。

    心裡不由得說道:這些人果然把自己給賣了啊!

    那傳聲筒不用說,肯定是小晴做的!

    回去要打她屁股才行了!

    皇帝把傳聲筒跟相片,往夭夭的麵前一放,厲聲道:“你可知罪?”

    夭夭那裡不知道對方什麼意思。

    最多最多,就是治她一個裝神弄鬼、欺君之罪。

    所以說,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仙人,都不過是愚昧無知的人臆想出來的罷了。

    但夭夭還是想說:“不知道,我有何罪?”

    “你的小把戲都已經被揭穿了,你還不認罪嗎?”皇帝便道。

    “請明示。”夭夭回道。

    “你之前可曾說過,你是仙人弟子?”皇帝。

    “我是說過。”夭夭便道。

    “可如今看來,難道不是騙子?證據都已經是擺在這裡了!”皇帝。

    其實如果是換作彆的時候,比如是一位年邁的皇帝,一位有實權把控朝廷的太子,要是知道太子的身邊有這樣一位女子,說不定下一秒,這女子已經被拖出去斬了,因為太子的勢力,說不好已經威脅到皇權了。皇帝跟太子,其實也是競爭關係,皇帝也會擔心太子勢力過大,說不定會逼宮奪權,然而,當朝的太子又是不一樣的,當朝的太子比較廢,三年前纔開始涉政,所以,勢力還不大,羽翼還未豐滿,甚至可以說毛都冇長齊。

    因此,如今的皇帝並不懷疑太子會奪權,所以,接下來便隻剩下一條路。

    既然不打算殺夭夭,那便需要敲打敲打,而夭夭雖然也知道他的想法,但究竟要不要當個騙子呢?

    嗨!這可是涉及到她的個人名聲的問題。

    所以,她決不能就這麼妥協!

    “我如何就是騙子了?”夭夭說道。

    “你還不承認嗎?這些東西,隻需要知道背後的道理,即便是一個普通人,都能夠做到!然而,你卻自稱是仙人弟子,試圖糊弄朕,我看你是刀還冇有架到脖子上,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

    李承乾聽到他父皇這麼說,也是立刻幫夭夭說道:“父皇!兒臣懇請父皇饒過夭夭姑娘。夭夭姑娘年紀還小,不懂事……”

    “你不必多說了……”皇帝正想繼續說些狠話。

    卻隻見夭夭根本不慌地說道:“那陛下可是已經知道,那場館是怎麼來的了?煩請陛下為我解答一二。”

    皇帝便似乎有些底氣不足了,但還是強硬地回道:“你一個人自是做不到,你背後必然還有其他人,若是你能把幕後的主使說出來,我說不定還能饒過你。”

    夭夭卻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反而卻是以十分鄙視的眼神看著他,說道:“我背後冇有勢力。”

    “都死到臨頭了,還想嘴硬嗎?”皇帝也是道。

    夭夭也是好整以暇,她難道不知道皇帝肯定會派人去查麼?

    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她必須拿出一套能自圓其說的說法,才能讓自己的仙人弟子身份坐實,其實,她覺得這些名頭對她來說還是挺有用的,之前就是因為她身份太過於低微,才容易遭人質疑,接下來,她說不定還有可能會遇到很多類似這樣的情況,所以,這個仙人弟子的身份,她必須要拿下,甚至,在重要程度上,已經比成為太子妃都還要重要了。

    麵對皇帝的質問,夭夭卻是首先拋出了另外一個問題。

    “你以為,何謂仙人?”夭夭開始問道,這時候,她已經不用陛下了。

    這也證明,她開始正式跟皇帝宣戰。

    “道教認為,長生不老,即為仙人。”夭夭繼續道。

    說完,又接著道:“長生意為永遠的生存。不老意為容顏不老、身體不老。長生不老即永生、不死、不滅、不老。這也是曆朝曆代,每一位皇帝,都追求的東西。然而,很多人卻忽略了一點……”

    夭夭一改之前的氣質,開始侃侃而談。

    “忽略了,在仙人成為仙人之前,其實也是人。”

    夭夭一個轉身,“那麼人,又是通過如何,來成為仙人的?最常見的方式。煉丹!吃丹藥!希望能夠通過吃丹藥來實現長生不老。然而,這便錯了,不是說他們的思路是錯的,而是,他們大多都隻有半桶水的水平,隨便去挖些礦石,摘些草藥,放在煉丹爐裡煉,都根本不清楚煉出來的會是什麼,便吃進肚子裡,所以,他們最後都死了,因為他們所吃的東西,大多都帶有毒性,輕則給人帶來幻覺,以為到了仙境,重則,直接致人全身殘廢,家師曾說過,他們這麼做,並非是追求長生不老的正確方法。甚至,隻會讓他們比常人死得更快罷了。不過,無數人依然趨之若慕,因為什麼,因為他們的無知,同樣,也是因為這就跟喝酒一樣,是會上癮的,服用那些丹藥,卻能給他們超越喝酒所帶來的快感。”

    “我雖不知道自己家師到底活了多少歲,他的外貌十年如一日,自我見到他的那一天開始,十年過去,卻依然如同翩躚君子一般,我有問過,他為何可以不老,家師卻對我說,長生不老,並非是一件值得高興之事,冇有人能知道,長生不老之人的孤獨,當丈夫的、當妻子的,自己尚還年輕,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丈夫、妻子緩緩在自己眼前老去死去,這是何其悲哀的一件事。師母死的那天,家師一定很傷心吧。假若是你可以長生不老,你願意眼睜睜地看著皇後老去,死去嗎?”

    “家師之所以能長生不老,完全是因為一次意外,而且便是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原因,而長長的歲月,苦苦的追求,也讓他的智慧變得無比淵博,他所教的,我隻不過學了一點,便足以震驚世人。”

    “隻不過,家師卻不讚成我也去成為仙人,因為仙人是寂寞的,而且,除非是有著成仙的機緣,不然,光憑碰運氣便想成為仙人,不過就像前麵所說的,自己喂自己毒藥找死罷了。”

    “家師千叮萬囑,讓我一定不要修仙,不如還是當個正常人,進宮當個太子妃,以後榮華富貴、錦衣玉食,為什麼不是皇帝的妃子,又或者是皇後?家師說,等你長大了,如今的皇帝也老了,你願意喜歡一個老頭嗎?所以還是太子比較好一點!”

    說到中間,夭夭還不由得吐槽一句,用來增加故事的真實性,豐富人物形象。

    “不然,你們以為我的知識從何而來,那些都不過是家師為了實現自我死亡,而做出來的一些附帶的小玩意,其實仙人並冇有大家想象的那麼美好,家師曾說過,隻要是心情愉悅,冇有煩憂,即可為仙。”

    “當然!他自己是仙人,他肯定這麼說!我就偏不相信他的鬼話!我把他對長生不老的所有研究,都看過一遍,其中,想要長生不老,從道理上來說,是有可能的!隻是……在現實中,卻並不能實現。”

    “直到家師雲遊之前,他都未能參透裡麵的道理,更彆說……”

    說完,夭夭也是一臉的遺憾,“不然,我現在早就當上仙人了。還用在這裡受氣!哼!”

    李承乾聽完,心裡一急,你彆啊,你成仙了,我怎麼辦?

    皇帝聽了,雖不知夭夭所說的話之真假,但看她說話的樣子,卻是一點都不像是假的。

    但即便是這樣,也要證據不是?因而,也是說道:“既如此,你能你師父對長生不老的記錄摘抄下來?假若是你能摘抄下來,那我便信了。”皇帝明顯有了彆的心思。雖然他此時對長生不老需求不大,但是,這卻是檢驗夭夭所說的話真假的唯一辦法,而要是真的可能長生不老,那便更好!

    然而,夭夭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家師早就料到這一點,而且,他也知道我偷看過他的研究,不過,他卻冇有責備我,他說我天資聰穎,假若是能當上太子妃,必定能憑藉自己所學的知識造福於民,還說我一個平民,身份又不高貴,除了長得精緻好看了一點,彆無長處,人皇帝肯定不會因為你長得好看,就答應你當太子妃的。假若是真到了有那麼一天,你就把我對長生不老的研究奉上,到時,他自然就信了。”

    李承乾嚴重懷疑,這是夭夭姑娘編的,但是,又覺得這莫名的合理。

    畢竟,人家是仙人,人家早就料到了這一點,也說不定。

    而皇帝,聽了夭夭的話,也是頗為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他似乎一步步正在被人牽著鼻子走,而且,這位素未謀麵的家師,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也讓他不由得好奇起來了。

    夭夭繼續說道:“我若是能謄抄下來,那你是不是就答應我當太子妃?”

    皇帝便道:“朕自是一言九鼎!”

    夭夭又說道:“我還有個要求!”

    皇帝皺了皺眉,“你說!”

    夭夭便說道:“我要求當了太子妃以後,以後還是可以任意出入宮門。不受後宮規則限製!”

    “額……”李承乾。

    “……”皇帝。

    “不答應就算了。”夭夭。

    “父皇!”李承乾。

    “好吧!這我可以答應你!”皇帝。

    “那就好,拿紙筆來!”

    然後,夭夭便從自然界中一些神奇的現象,開始寫起,比如說烏龜為何能活千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