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10章 殺雞儆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斬碎諸天 - 第10章 殺雞儆猴字體大小: A+
     

      七千客軍打著國師儀仗,一路出潼關進河南,卻從來不進城,只在野外扎營,這讓沿途許多想借機搭上國師的官員很受傷。

      半個月行軍,不斷調整磨合,眼看北地入冬,天氣漸冷,冬季行軍中暴露出許多問題。借著駐扎在平頂山修整的機會,大力調整。

      正德四年十月中,河南平頂山,入冬第一場雪終于落下。

      中軍營帳,孫錚正在審閱文書,不時簽寫意見。

      四海系統財力雄厚,各地分部多少都存著些錢糧物資,但是以前最多不過應對數百人規模的緊急征集。此次七千人規模的供給,大大考驗了各地分部的能力。以前沒發覺的許多問題,也隨之暴露出來。

      幸好這一陣進帳不少氣運值,這玩意遠比殺戮值好用。空間又不缺原材料,七千人的冬服,不過幾百氣運值就搞定。

      但這樣也不是辦法,畢竟死水也怕小勺舀,得有進帳才行。這才有了取道平頂山的計劃。

      “報!教導營常連升求見!”

      “進!”

      常連升頂著一身雪花,進帳匯報:“稟國師!教導營奉命清剿紫云十八盜,順利完成任務,前來繳令!”

      孫錚一如既往先問自己人:“傷亡如何?”

      “陣亡兩人,輕重傷員二十六人,已經安置到醫護營救治。”

      “任務情況呢?”

      “擊殺匪徒六十五人,紫云十八盜三處巢穴盡數搗毀,十八個頭目一網成擒,另有百余嘍啰和數十婦孺老幼,正在甄別安置。解救男女人質八名,繳獲馬匹牲口百余頭,糧草約三萬石。金銀珠玉等財物十余箱……”

      孫錚搓著眉心:“一個營的力量,上千號全副武裝的老兵!打個不到兩百人的山匪窩子,五比一!陣亡兩個!輕重傷員二十六個!是不是太久沒上戰場,忘記怎么打仗了?”

      常連升不敢頂嘴:“是末將太過輕敵,忽略了環境差異。這些山匪與尋常士兵不同,他們繳械之后還會偷襲。那些受傷陣亡的兄弟,不是栽在正面戰場。是戰后收管俘虜的時候中了暗算!”

      孫錚點頭:“所以說,不能老捧著舊習慣不放。環境不同了,人心也會有變化。以前那一套,也得及時調整。吸取教訓,不要讓他們死的毫無價值!”

      “是!”常連升又試探著問:“國師,那些俘虜……”

      孫錚很頭疼:“畢竟是自己人,要不是活不下去,誰愿意落草為寇!甄別一下吧,手上沾過血的,就地處決!其余被動從匪的,被擄上山的,交給當地官府就地編管幾年。”

      初雪規模不大,零零散散下了一天。次日天氣放晴,氣溫反而更低,呵氣成云。

      迎著冬日朝陽,平頂山軍營校場,除了新軍,華山諸人,臨時加入助拳的好手等等,盡數到齊。校場外,是許多聞訊趕來的百姓,還有前日被解救送還的人質親屬,密密麻麻將校場圍的水泄不通。

      嘹亮的軍號聲中,孫錚一身戎裝出現在點將臺。

      趙元福客串文書,運內力喊話,宣讀紫云十八盜昔日惡行,和前日剿匪情況。

      宣判結果是十八盜首和六十余名罪大惡極的從犯,斬首示眾。

      隨即八十幾個山匪被押解到校場,排成百余米寬的一溜,務必讓每一段的百姓都能看清楚。

      一聲令下,八十幾柄長刀同時揮下,八十幾顆腦袋落地,鮮血登時將殘雪染紅,耀眼奪目,驚心動魄。

      全程旁觀剿匪過程的岳不群的成不憂對視一眼,回頭看華山眾弟子,只見這幫小輩個個面如土色,渾身微顫。尤其是華山大弟子令狐沖,嚇傻了一樣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

      另一邊,朱秀榮和岳靈珊同樣也看到了八十幾顆人頭落地的場景,肚子里登時翻江倒海,當場就要失態。幸好孫錚早料到這種可能,幾個凈軍出身的勤務兵直接護著兩女回營休息。

      不得不說,這場殺雞儆猴的效果相當明顯。

      當天中午,伏牛山一帶數支江湖幫派宗門的掌門都帶了禮物,在當地官員的引見下,前來勞軍。其中有不少人,和岳不群、成不憂都曾打過交道,大小也算是江湖中有幾分頭臉的人物。

      孫錚來者不拒,勉勵幾句。告訴他們,宗門幫派之類,在朝廷力所不及的范圍,對于維護地區秩序頗有幫助。只要你們不作惡,朝廷就不會打擊。反過來,如果你們和紫云盜一樣,綁票打劫,視律法如無物,那也別怪朝廷手重。你們也看到了,所謂的江湖好漢,在天兵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岳不群和成不憂很慶幸,搭上國師這條線,華山崛起的良機來了!

      將陣亡士兵靈柩托付四海鏢局送回家鄉安葬,傷員就地安置。雜事料理停當,大軍不日開拔,繼續南下。

      拔營前,岳不群主動來找孫錚,請求將華山弟子編入軍伍,讓他們以普通一兵的身份,做個歷練。

      畢竟是習武之人,起點比普通士兵高不少。孫錚將他們安排進偵察部隊,也就是明軍中的夜不收。

      大軍一路南下,孫錚特意挑選了相對比較偏僻的道路。

      這年頭,越是偏僻的地方,盜匪越多。四海系統數年經營,這些資料早就匯總到孫錚案頭。

      根據這些情報,孫錚借著南下機會,在練兵的同時,順便就做個大掃除。

      華陰到臺州,行程近三千里。從十月初開拔出發,到達臺州,已是正德五年三月。

      大軍經歷了南北氣候變遷,因為嚴格的衛生條件,順利度過了所謂的水土不服,冬衣也換成了春秋裝。

      軍營是個集體環境,任何個體都會被快速感染。

      一路走來,不只鍛煉了行軍調配效率,還借著剿匪的機會,輪番讓新兵們體驗了戰場的殘酷。

      不比宗門幫派那種歷練,師傅前輩們手把手的護持引導,屁大點事也要反復強調。在這里,殺人、受傷,甚至陣亡,都是司空見慣的。

      當別人對這一切坦然的時候,你自己過分緊張,自己都會覺得不好意思。尤其是愛面子的年輕人,往往會主動將自己那點小心思掐掉,努力讓自己堅強起來,爭取融入到集體當中。

      戰場是最有效的教室,數次征戰廝殺,新兵們成長迅速。被夾在其中的華山弟子和朱、岳二女,也早已洗掉身上那股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驕嬌二氣。

      臺州城不大,借著沿海各種走私貿易,繁華程度不下二京。

      孫錚選這里,一來是商業條件相對比較好,二來是此地還有水師舊寨,說明水路通暢,不必再費心搶別人地盤。

      水師舊寨距臺州城約四十里,永樂后被逐漸放棄荒廢。孫錚率軍抵達,根本沒有任何阻力,直接入駐。隨之大肆招募工匠,擴建碼頭、船塢等建筑。

      這一路走下來,孫錚發現個有意思的情況。

      越往南,四海體系的影響力越小。不是賺錢少,有的分站賺錢甚至比北方多數倍,但就是影響力弱的不行。

      原因很簡單,南方有錢人多。在北方,百兩紋銀就能耍豪橫,在南方,百兩紋銀有時候都不夠聽花魁一首小曲。

      除了這個,另有一樁奇怪。照說孫錚的勢力都在北邊,直接受他好處的也都是北方人。可是越往南,國師在民間的聲望反而越高。

      大軍駐扎在臺州小師舊寨,孫錚放出話要招工。

      沒兩天,整個營地方圓十余里,全是密密麻麻趕來的百姓。草草看一眼,怕不得超過三五萬人!

      驚的臺州知府徐鵬舉唯恐出亂子,連忙點起府兵跑來維持秩序。等趕到地頭一看,在國師大軍的統一安排下,數萬百姓被安置的井井有條。

      換句話說,國師到臺州不過三五天,隨手就建起了五萬人規模的城鎮!

      孫錚在民間的傳說,越往南,傳的越離譜。

      隨著國師沿途巢匪那些手段擴散,沿海那些與倭寇有來往的百姓心里亂的像貓撓,摻和不深的早早劃清界線,攪和太深的也開始琢磨要怎么洗白上岸。

      如今國師率軍親臨,聽說是奉旨平倭,人都還沒到,已經有好幾股倭寇主動散伙,悄悄回到家鄉從良。

      前來投奔的百姓太過熱情,搞的孫錚有點應對不暇。可是瞧著那些衣衫襤褸,骨瘦如柴的人沖自己磕頭,搖搖欲墜的身形,眼里卻閃著希望的光芒,實在狠不下心讓人回頭,只能就地安置。

      一邊招募工匠擴建碼頭船塢,一邊讓徐府尊幫忙調集糧食物資安置百姓。孫錚財大氣粗,從來不白要人家東西,愿意送糧來的,全部按價付銀。

      臺州府的四海系統其實也沒攢多少錢,七千大軍的供給都還沒拉明白呢,突然就冒出五萬人口所需,這誰頂得住?

      數年積累的那點銀錢,不過三五天就消耗一空。

      沒辦法,只好向國師求助。

      與此同時,軍營迎來一隊特殊的勞軍隊伍。他們解來整整一萬石米糧,真正的解了大營的燃眉之急。

      奇怪的是,整整一萬石米入營,對方卻一文錢都不要,只求見一面國師。

      花幾千兩銀子只為見個面?明朝粉絲這么狂熱的嗎?

      孫錚對這鐵粉也挺好奇。

      一看到隊伍那面鏢旗,他有些明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