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9章 這無恥的功力,還在我之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9章 這無恥的功力,還在我之上。字體大小: A+
     

      重陽節,民間習俗登高望遠。

      住在山頂,倒是省了手續。眾人早早移來數盆花卉盆景,在思過崖布置出些許節日氣氛。

      孫錚也給兩個丫頭放一天假,讓他們去宗門和眾師兄弟玩耍。自己難得偷個空閑,平心靜氣彈奏古箏。

      一曲《漁舟唱晚》奏畢,半山腰傳來一聲喝彩。聽到這聲音,孫錚心情瞬間低落,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怎么來華山了?”看著笑嘻嘻的朱厚照出現在思過崖,孫錚要多蛋疼有多蛋疼,哥都躲山上靜修了,還想怎樣?

      旁邊跟著的楊廷和還滿臉不善的盯小爺?你特么也有那個臉!

      “楊師傅還真進宮做了近侍?嘿嘿,真忠臣!”

      孫錚一句調侃,把楊廷和老臉憋的通紅發紫,猛一看,還以為他在華山學了紫霞神功。

      朱厚照連忙打岔:“我這不是想錚哥了嗎?千里迢迢來看你,茶也沒一口,還凈說些讓人心涼的話。錚哥,你變了!你不愛我了……”

      我倒!趕緊打住!這話……對噢,是以前跟我學的。我特么活該!

      皇帝出行,就算微服,那也少不了隨從護送。孫秋安和李冬生也低著頭跟在后面,努力縮小身體,希望小爺能忽略自己。

      “你倆個!去廳里搬桌椅出來!”孫錚怎么可能瞧不見他們,當著外人面,不好訓斥,只好捉來做點苦力算是出氣。

      除了朱厚照和楊廷和,護衛的八個隨從連座都沒有,孫、李二人扯著這幫人遠遠躲開,進廳里喝茶休息,免得出現在小爺眼里惹事。

      “你就這么來華山?朝里那幫人屁也不放一個?”

      楊廷和干咳一聲,表示這種粗話不應該對皇帝說。

      “楊師傅口干,喝口茶!”孫錚才不慣他那毛病,這貨不知道哪來的優越感。你特么身為文臣伴駕,皇帝都管不住,還好意思瞪我?

      朱厚照笑嘻嘻喝一口茶:“哎呀,還是錚哥懂得生活!這次出京,是遼東那邊叛亂,那幫廢物平了半年,越平越亂,只好御駕親征!”

      “等下!遼東叛亂,你從京城御駕親征,路過華山?”孫錚一臉黑線:“你是不是把地圖看反了?”

      嘿嘿!朱厚照重重一拍大腿:“這個說法好,就拿這個回他們話。”

      唉!這孩子沒救了。大明前途堪憂啊。

      “遼東有叛亂,四川也有亂民聚眾謀反,雷州生僚殺官擄民,沿海還到處鬧倭寇……錚哥!這大明,處處不太平啊。朕身為萬民君父,心里能不急嗎?所以朕決定御駕親征,從北而南,先平遼東,再撫四川,然后再帶大軍掃蕩東南……”

      “你省省吧!”孫錚沒好氣道:“屁大點事都要皇帝御駕親征,朝廷每年花那么多銀錢養文武百官,難道是為了湊數看著熱鬧嗎?”

      楊廷和臉色又變幻起來,當著皇帝的面,又不敢頂嘴,忍的好辛苦。

      朱厚照很感慨:“本來有人選的呀!可是他一覺就睡五年,好不容易醒來,又躲到華山學陳摶老祖……”

      “我有一句粗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哈哈!好啦,錚哥,不開玩笑。我說真的!除了你,我真不放心旁人!文官就算了,廢點廢點唄,不過糟蹋點銀錢。可是武將勛貴如今也糜爛如此,真是讓人失望。錚哥你就幫幫我吧,就算不看咱從小玩到大的情分,你也念父皇幾分好吧?你說,要是讓父皇知道,這花團錦簇的大明朝,竟然處處烽煙,他老人家……”

      “你行!你真行!”孫錚攔住話頭:“都做了皇帝,能不能別玩這一套了?很幼稚的好不好?”

      “那你幫我!”朱厚照使出多年不用的撒嬌手段:“不是我賴著你,實在是滿朝都是廢物,一點不讓人省心。就知道伸手要錢糧,治民治到民亂,撫邊撫到邊患。惹出亂子又平不了,小小倭奴都敢跳梁行兇。再這么下去,我看這大明遲早要完!”

      楊廷和嚇一跳,連忙出聲:“陛下慎言!國師慎言!”

      你才腎炎,你全家都腎炎!孫錚翻個白眼,鄙視這種人,真的是屁本事沒有,就會耍些面子工程。

      “你安心回京,去做你的皇帝。用揚師傅的話,這些不過是疥癬之疾,小事情!稍微用點心就能鏟平。可你要是出了事,就算大明四海升平,又有什么意義?”

      “哎呀哈哈,錚哥你答應幫我鏟平啦?”

      你這無恥的功力,好像還在我之上。給人服軟都搞的這么清新脫俗,應該說不愧是皇帝嗎?

      “……你安心呆在京城,不要亂跑!像華山這種地方,就不應該來。”

      “嘿嘿!”朱厚照笑瞇瞇道:“我算是知道為何封禪非要去泰山了,華山不好爬啊,哈哈!呃呃呃,錚哥你別生氣,我回!我肯定回!下山我就回。楊師傅做證,我金口玉言,從來不騙人。錚哥出山,我就放心了……對了,怎么不見皇妹?”

      孫錚往半山腰指了指:“今天過節,和華山弟子一起玩呢。”

      楊廷和又憋成了便秘臉,去年長公主離京出走,太后震怒,皇帝發飚,整個京城差點被翻過來,連累多少人倒霉遭殃……結果是皇帝和國師聯手做的好事?!

      朱厚照扭頭笑道:“楊師傅,我當你是自己人,你可記得要保密啊。不然,這事要是傳出去,哼哼……”

      楊廷和郁悶到想死,辛辛苦苦爬一回山,一路嚇的心驚肉跳,結果聽到這種消息?我真不該來呀!

      別看思過崖這么偏,好像帶貨上山很艱難。午飯的豐盛,讓楊廷和大開眼界,感覺自己好像進了四海酒樓豪華包廂。

      習慣性想勸諫,可一想這是國師地盤,只好把話憋回肚里,自己生悶氣。

      飯后不一會,朱秀榮和岳靈珊興高采烈返回。

      見到朱厚照,朱秀榮當然很開心,兄妹倆躲起來聊了半天私房話。

      看看天色不早,孫錚安排這幫惡客住下。楊廷和以前也曾爬過華山,只是沒到過思過崖。但他也能想象,如此偏僻的山頭,開掘這么大的住所,必然不是人力能及。華山這幫馬屁精,為了迎奉國師也是夠拼的。

      好不容易爬到山頂,朱厚照當然不愿意就這么回去。接下來幾天,由朱秀榮做向導,美美在山上逛了個遍。

      楊廷和到底是文人,不像朱厚照練過武,他跟不上人家,卻反過來質疑孫錚為何不貼身保護皇帝。被孫錚噴了個狗血淋頭,只能化身望夫石,站在崖邊盯著那兄妹兩,不時演個揪心表情,也不知道給誰看。

      九月中,送瘟神一樣送皇帝下山,一路送出華陰。

      孫錚扭頭到四海客棧,孫秋安和李冬生早已等候多時。。

      “踏雪送來的退伍老兵有多少?”

      “回小爺。六月送來兩千人,這幾個月在華陰練了四千民兵,如今勉強能夠令行禁止,上陣見紅還差點火候,做輔兵民夫是足夠了。”

      孫錚站在地圖前思索計劃,背后幾個家伙眉來眼去打官司。如今孫錚精神力量何其強大,這種小動作根本瞞不過他。

      “你們做什么?怎么瞧著一個兩個那么興奮?”

      李冬生搓著手:“小爺!說起來,咱們幾個才是跟小爺最久的。可是這軍陣上的事,讓無牙、踏雪他們搶了先……”

      呃?孫錚哭笑不得:“上戰場打仗啊,這事都有人搶?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的話是誰說的?”

      嘿嘿……幾個家伙訕訕陪笑:“那是沒碰到小爺做將主!如今廠衛里,誰不羨慕他們?論武功,比文才,哪個也不比他們差啊。可是他們跟小爺北邊走一趟,幾年來下,做參將的、做游擊的,最差也是守備,那個迎客有什么本事?不就是跟著小爺揀幾個便宜,會用山河銃嘛,現在竟然做了三邊總兵官!那是正經的二品大員吶。”

      孫錚笑罵道:“我自己當年不過區區一千戶,五品的芝麻官兒!人家能做總兵,那也是憑軍功、熬資歷,一步步爬上去的!眼饞這個做什么?”

      “小爺喲!您是不曉得,如今廠衛里哪個不想跟著小爺走一遭兒?咱們錦衣衛的還好些,那些東廠、凈軍出身的,誰不想修個齊身的功德!沒有小爺牽頭,誰有那個本事?!”

      噢,這是當年忽悠無牙他們,說為國犧牲死后就能享受福利,位列仙班什么的,居然引來這么大反響。

      “有人走你們幾個的門路?”

      “小爺明見!都是一口鍋里攪過馬勺的兄弟,實在是硬不下心腸……”

      “行吧!愿意拿命拼前程的,我給他機會!”

      “謝小爺恩典!”

      孫錚大手一揮:“去營房議事!”

      一句話,民兵轉正。雖然還沒番號,但國師的傳說在整個大明,可謂深入民心。跟著國師打仗,還怕沒身份,沒前程?

      清點人數,檢校兵員。四千新兵已經訓練數月,基本符合孫錚預期。加上退伍老兵組成的教員,還有各地聞訊趕來投軍的,林林總總將近七千。

      重新編隊,發放武器裝備,做戰前適應訓練。

      命令沿途各地四海系統就近籌集糧草物資,這一次,正好順便檢驗四海系統的應變能力。

      戰前訓練間隙,孫錚通知岳不群,讓他安排一部分華山弟子隨軍出征。

      讓孫錚意外的是,岳不群竟然親自率隊報到。更意外的是,兩個丫頭竟然也喬裝混進了華山弟子之中。

      沒關系,正好借這機會,給這幫人開開眼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