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7章 斷子絕孫神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斬碎諸天 - 第7章 斷子絕孫神功!字體大小: A+
     

      三月中旬某日,華山。

      岳不群夫婦、趙元福、錢雙喜,四人夾帶著三個青衫中年男子,沿著山道走上思過崖。

      三人正是躲藏在外茍活數年的劍宗弟子,被趙元福找上門去,一通物理說服,抓回華山來見風清揚。

      崖前廣場,兩道人影衣袂飄飄,翩若驚鴻。如一對穿花蝴蝶飛舞追逐,勁風陣陣,劍氣縱橫,空中留下道道殘影。

      這種境界的高手對陣,可謂數十年難得一遇。七人都是大行家,看一眼就不由自主沉迷其中。

      七人目不轉睛的瞪著想看個分明,無奈這兩人速度實在太快,根本看不過來。只覺得這個也厲害,那個也強大。似乎每一招都值得認真鉆研,可是心頭剛浮上想法,又被下一個動作吸引目光,轉移注意。

      不知不覺就是半個時辰,場中兩人突然雙雙收手后撤停勢。

      七人這才看清,孫錚手中是兩根綠盈盈的樹枝,風清揚手中則是一條竹杖。方才兩人對陣,眾人只覺得劍光霍霍,哪里還能分得清兵器面目。

      “呵呵,風老!你那幾個師侄來了,我沒騙你吧?”

      風清揚站在原地,將視線轉向上山眾人。

      岳不群夫婦連忙施禮:“岳不群、寧中則,參見風師叔!”劍氣之爭讓兩宗反目,但風清揚是例外,他沒參與那場爭斗是其一,能力強大是其二。

      其余三人撲通就跪倒在地,泣不成聲:“不肖弟子叢不棄、封不平、成不憂,拜見風師叔!”

      風清揚眼眶泛紅,幾度欲言又止,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起來吧!”

      孫錚空間光屏刷過一條消息,氣運+150,功德+30。難怪說助人為快樂之本!

      招呼老趙老錢擺桌椅,就地招待,就著春日暖陽,請眾人落座。

      劍宗這三個漏網之魚雖然對氣宗滿腹仇恨,但之前被老錢用劍法擊敗,只能乖乖認輸聽話。現在見到風清揚,更是確認人家沒有惡意,心里那點小九九也就暫時不敢動。

      岳不群、寧中則夫婦心境又有所不同,半月前得到《九陰真經》和《先天功》,回去仔細參詳,發現確實是真本。又想到孫錚訓斥兩個丫頭的話,只覺得搭上孫錚這根金大腿,何愁華山不能中興!

      眼界被擴大,心氣也見漲。即使見到劍宗棄徒被引上山,也只是稍稍詫異,絲毫沒覺得孫錚會借這三人之手做有害華山的事。因為沒必要嘛!

      如今在思過崖見到風清揚,兩口子心中多少有些猜測,但孫錚沒發話之前,他們還是很理智的保持著沉默。

      眾人落座,孫錚等他們平復心情,這才挑開話頭。

      “今天請諸位相聚一堂,是想請諸位一起聽個故事!”

      岳不群夫婦已經聽解風提過孫錚當年講述丐幫舊事,如數家珍的事。后來又親耳聽他講起昔日峨眉郭祖師和華山淵源,心知這位國師是真的肚里有料。

      既然他連劍宗弟子都找回來聽故事,肯定是和華山有關。兩人不敢馬虎,肅耳靜聽。

      劍宗三個侍立在風清揚身邊,見師叔一臉凝重,也不敢出聲,默默聽這少年國師訓話。

      “數十年前,華山派有兩位天賦出眾的前輩岳肅、蔡子峰,與少林紅葉禪師交好,后來紅葉禪師被派往莆田南少林任方丈,兩人結伴護送隨行。參加紅葉禪師的方丈典禮之后,兩人受紅葉邀請,留在南少林游玩了幾日。

      在這期間,紅葉禪師得到一本武功秘籍《葵花寶典》。因兩人都是好友,紅葉禪師不便私藏,便與二人一同研讀參詳。”

      聽到這里,華山眾人心中已有了印象,畢竟岳肅和蔡子峰就是華山劍宗、氣宗二祖。華山的劍氣之爭,就是始于這二人。可以說,這二人開創了華山修行的熱潮,同時也埋下了華山內訌的種子。

      “兩位華山前輩都是一時人杰,由于時間倉促,便約定各記一半。結果大家都知道了,岳肅看到內功心法那一半,開創了氣宗法門。蔡子峰看到招式劍法那一半,開創了劍宗法門。從此華山因為修行方向不同,分裂成了氣宗、劍宗兩支。”

      “不要著急,我說這些舊事,不是說兩位前輩就是華山內訌的根源……在劍氣之爭之前,還發生另外一件事。兩位前輩回華山不久,紅葉禪師認為此功法太過邪氣,便派出弟子渡元前往華山,勸說二位前輩不要修煉寶典功法。渡元來到華山勸解二人,二人正因各自參悟不同有所爭執,便拿出自己抄錄的文字請渡元點評。二人并不知道渡元雖是紅葉弟子,實則根本沒有修行過寶典武功。”

      聽到這里,眾人一時訝然,這件事卻是他們從來沒聽說過的。甚至連這個渡元是誰,都沒人知道。

      “渡元假意為二人講解經文,實則暗自將其默記在心。此后數日,他白天與二位前輩交流切磋,晚上回去便把記下的經文抄錄到袈裟上。待到記錄完畢,渡元離開華山,卻沒有回少林復命,而是回家還了俗。

      數年后,還俗的渡元以林元圖之名行走江湖,七十二路辟邪劍法威震天下。創下福威鏢局這塊響當當的招牌!”

      哇!華山眾人震驚了,原來,當年以七十二路辟邪劍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林遠圖,竟然是從華山偷學的功法!呃,好像華山這功法,來頭也有些不好說……這筆糊涂帳,沒法算。

      “后來的事,大家想必多少都知道一些。華山身為五岳盟主,前后兩次被魔教攻打。不只《葵花寶典》被搶走,岳、蔡兩位前輩也英勇戰死。而隨著兩位前輩死去,又沒了寶典原文對照。劍氣兩宗的分歧也越來越大,最終導致了數年前那場內訌。華山精英戰力喪失殆盡,從此一蹶不振。五岳盟主的位子,也就此被嵩山接手。

      “噢,對了,關于寶典的下落。數年前,魔教教主任我行,將它賜給了因功升任的副教主東方不敗。其后不久,東方不敗發動叛亂,擊敗任我行,將其秘密囚禁后自任教主。江湖傳言,東方不敗的武功,已是天下第一高手!”

      岳不群繼任掌門以來,一直在思索華山未來之路,不可避免的也要總結過去經驗。關于劍氣之爭,他想的最多。聽完孫錚的故事,心頭那股陰謀論怎么也按不下去。

      “國師!您講這些舊事,是不是說,華山內訌,乃至劍氣之爭,從一開始,就是有心人的陰謀?”

      孫錚微微一笑:“這事有沒有陰謀我說不清,畢竟沒有證據。我只是把事實告訴你們,在沒有這本寶典之前,華山是五岳盟主,威望無雙。得了這份寶典,自家分裂,還招了賊……總之,華山落到今天這步田地,《葵花寶典》就是源頭!”

      “那么《葵花寶典》是個什么樣的修行法門,又為什么會導致兩人各執己見,互不相服呢?還有,為什么結葉禪師會特意派弟子來勸解二位不要修行?你們想過沒有?”

      華山雖然沒落,寶典也被魔教搶走。但畢竟是傳承大派,有許多修行理論,還是傳了下來。這一刻,在場六位華山門人再沒什么劍氣之爭,只是暗暗思索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孫錚接著道:“先不說劍氣之爭的根源,且就這劍氣之爭本身來說,簡直錯的離譜!這就好比上山,各人有各人的情況。有人腿腳好些,山道陡一些也無妨。有人身體差些,就只能挑相對平坦的路。也有人膽子大,喜歡冒險,不愿意走前人走過的路,自己從旁邊摸索著往處爬。只要能爬到山頂,走哪條道,怎么走,有什么區別?可是劍氣之爭,都說自己是正宗,別人走了歧路。就好比從南坡爬上來的人,非說北坡的路子錯了一樣。這么說,可聽得明白?”

      就連風清揚都滿臉佩服:“國師一語驚醒夢中人!以前只覺得劍氣之爭似有不妥,只是身處局中,無由分辨。如今被國師當頭棒喝,頓覺昔日種種,不過是眼界不足,格局太小,又鉆了牛角尖。乃至最終釀下那般大錯……”

      孫錚笑了笑:“說到那份導致華山沒落的寶典,正好,我手上也有一份。正好請諸位一起看看!”

      風清揚和岳不群夫婦還好些,三個劍宗余孽都嚇傻了。這位國師,是真把寶典當瓦礫嗎?

      孫錚也存著打趣的心思,用手沖著老趙點了點。

      老趙扭頭進石室,書架上找到《葵花寶典》,直接遞給岳不群。

      岳不群這時節就展現了大派掌門風采,恭敬的先請風師叔查閱。

      風清揚沒推辭,翻開第一頁,臉色就變的鐵青,再往里連翻數頁,與自己昔日聽到的殘缺經文對照,證明確實是原本。長嘆一聲,重重合上,遞回給岳不群,掩面長嘆。

      岳不群翻開,首頁一行大字看的他胯下一涼:“欲練神功,必先自宮!”

      什么寶典?這分明就是斷子絕孫神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