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6章 想學什么?隨便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斬碎諸天 - 第6章 想學什么?隨便挑!字體大小: A+
     

      兩個丫頭點頭的時候,孫錚識海閃過一道光芒,空間光屏刷過幾條動態,氣運值增漲一千點,功德值增漲五點!

      還有這效果!

      兩個寶藏丫頭啊,哈,揀到寶了。

      來,聽哥忽悠!

      “身為女子,想要掌控自己命運,要具備哪些條件呢?我們從華夏文明的源頭來看,上古年間,人們結繩紀事,那時候,屬于母系氏族社會。婦女擁有生育能力,承擔著整個族群的繁衍重任。因此,婦女的地位高于男子。這種古老姓氏就可以看到苗頭,那些遠古的貴族姓氏,比如姬姓、姜姓、姒、嬴、妘、媯等等……”

      孫錚抖擻精神,一通人類發展簡史滿嘴跑火車,忽悠的兩個小丫頭一愣一愣,連岳不群夫婦也聽的驚詫莫名。

      話題一轉,人類進入男性權力時代。隨著社會變遷,女性地位越來越低,到蒙元入侵之后,更是將婦女視如玩物……

      大明驅逐了韃虜,恢復了漢家衣冠。但這種忽視女性地位的習慣還是沿續下來……

      總而言之,在大明朝,一個女人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幾乎不可能。就算貴為公主、皇后,這種事都只能想一想。

      那么,在沒有力量推翻男權社會的情況下,如何在小范圍內,取得一定的自主權呢?

      唯一的出路,就是提升自己!讓自己擁有足以掌握小范圍環境的能力。

      哇!一番白活,兩個丫頭聽的神采飛揚,似乎已經練成不世武功,成為一方女俠,繼而能夠真正掌握自己命運。

      “我們要練功!”這回是真的想明白了,練武確實是最快最直接的途徑。

      孫錚很滿意:“好,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達成一致。現在是下一個問題,怎么樣才能讓自己快速提升實力?要實現這個階段性目標,要從哪里入手?”

      “以表現形式來區分,武功分為內功、外功兩大類。以目的性來區分,武功分為練習類和對敵類……”

      又是一通相當系統的講解,隨后拋出一大堆選擇讓兩個丫頭挑選。

      “適合女孩子修練,像什么可以青春永駐的明玉功啊,能夠溝通陰陽、顛覆生死的八九玄功啊,飛天遁地、焚天煮海的修行法門……我都不會!”

      不會你說它做什么?眾人差點被閃了腰,嚴肅的講課時間,畫風突然跑偏是怎么回事?

      孫錚很好笑的看眾人:“想什么美事呢?好啦,現在給你們幾個選擇。一是當年道家前輩黃裳所著《九陰真經》,二是全真教重陽祖師所創《先天功》。嗯,沒錯,都是道家功法,佛門講求無欲無求,好像也適合你們,但是我不會!儒家倒是有個浩然正氣,不過我看那些大學士,一個個人前道貌岸然,人后各種丑態。有可能這股浩然正氣已經失傳……”

      連岳夫人都忍不住捂嘴竊笑,雙肩亂抖。別提兩個小丫頭,直接就笑的歪成一團。

      岳不群就很尷尬,此時他還沒黑化,真把文人那套當成座右銘來看待。孫錚這么毫不掩飾的鄙夷文人,讓他多少有些不舒服。

      兩個丫頭又搶著問:“劍法呢?光練內功,不會劍法,很吃虧的。”

      “不要急,只要你們肯用心,有的是劍法讓你們挑!透露一點,除了五岳劍派的劍法之外,還有破解它們的招式。等你們把這些劍法和破招都練熟,就可以著手學習太極兩儀劍。至于號稱破盡天下招式的獨孤九劍,我回頭幫你們問問……”

      孫錚隨嘴一說,眾人聽的直犯暈,五岳劍法全都有?還有破招?不是吹牛的吧?學完這些,才有資格學那個太極兩儀劍!那又是何等強悍的劍法?還有獨孤九劍?居然能夠破盡天下招式?天吶!

      岳不群夫妻也是震驚莫名,他們不像兩個丫頭不曉事。反而因為知道的更多,對孫錚這番話才越發震驚。

      五岳劍派,哪一支的劍法傳承不是秘之又秘,視如珍寶的?平時就算流傳出去一招半式,往往也要掀起事端,鬧出血案。如今這位就這么隨口一說,不只五岳劍法有全套,甚至還有配套的破招?

      他好像沒必要用這種噱頭來騙兩個丫頭。

      豈不是說,真有天下宗門所有功法?

      應該說不愧是國師嗎?

      孫錚發現新的氣運增長點,心情正好。也有意在華山做點小試驗,就不回避岳不群夫婦。隨手從旁邊書架取出兩本書給兩個丫頭,讓她們在一個月內,把兩份秘籍都背熟,然后才根據兩人的表現,決定她們怎么入門。

      讓她們自己回去背書,有疑問或者生僻字,就去問岳掌門夫婦。又叮囑岳不群,那兩份秘籍,他們夫婦練練沒關系,但在兩個丫頭沒有背熟之前,不準引導她們修練。

      岳不群心頭狂喜,拉著寧中則施禮感謝,表示定然不負所托。

      眾人離去,孫錚走出石室,擺上古箏,剛拔幾下弦,突然一笑,沖著某個方向運起內力傳音:“風前輩既然有心欣賞,不妨現身一見!晚輩這里,不獨有箏樂可賞,更有好酒好茶相待!”

      手一甩,一張小方桌出現,還搭著兩把圈椅,桌上擺著兩瓶透明玻璃瓶裝的上等葡萄酒,春日的陽光下,瓶中酒色鮮紅如血,炫目至極。

      一道人影從崖邊角落出現,遠遠沖著孫錚施個道門禮:“山野老朽風清揚,見過國師!”

      風清揚隱居處離思過崖不遠,孫錚早就發現。

      這幾個月里,他在練習音樂的時候,試著開啟靈魂視角,但此界沒有魔法元素,根本沒法進入那種狀態。盡管無法開啟靈魂視角,音樂本身所渲染的那種靈魂能力卻似乎同樣存在,期間數次,孫錚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在附近某個地方,有位聽眾正在認真聆聽。

      今天一通口嗨,忽悠兩個丫頭入門,還借機給老岳送了份大禮。心情大好,心境似乎也有提升,剛拔兩下弦,就察覺到那位聽眾。試著出聲相邀,居然成功讓風清揚現身,可謂意外之喜。

      對于這位傳奇存在,孫錚不敢托大,起身執晚輩禮:“不請自來,驚攏前輩清修,還請見諒!”

      風清揚大為受用,孫錚名滿天下,各種光環加身,又身居國師高位。對自己這個消聲匿跡數十年的老家伙,給足了面子。

      風清揚可不像別人,會猜測國師有多少吹出來的成分。他遠遠打量過數次,無論是孫錚的內功修為還是拳腳刀劍,都不敢說能看透。這是個有真本事的!

      一通客氣,孫錚邀風清揚入座,親手斟一杯酒。透明的高腳琉璃杯,讓風清揚很是開眼。到底是國師,這用度,怕是不比皇帝差。

      “好酒!冬來數月,老朽有幸得聞國師雅音。數首仙曲皆老朽前所未聞,曲中意境之深遠廣闊,令人耳目一新,心曠神怡。曲為心聲,聞國師之樂,可知國師胸懷。老朽心折不已……”

      孫錚大笑:“風老就別夸了,我這人容易驕傲。以前還有恩師拘著,不時訓斥幾句。一覺五年,時移事易,先帝駕崩、恩師也已仙逝。舉目四顧,世界已經變的不認識了……此次出門游歷,也是想要好好沉淀一二。我知風老擔心什么,放心!我不會對華山不利,說句狂點的話,就華山這點家業,我還真不放在眼里。倒是風老的獨孤九劍,昔日曾聽恩師提及,每每稱贊不已……既然風老當面,正好問一句,不知晚輩有沒有那個榮幸,見識見識這套破盡天下功法的劍術?”

      風清揚笑道:“旁人若這樣說,老朽腆著臉就認了。國師這樣說,真是慚愧。九陰真經、先天功那樣的絕世功法,于國師眼中也與三字經沒兩樣。老朽區區一套劍法,又豈敢敝帚自珍。國師既然有興趣,老朽自當奉上。這樣的劍法,或許也只有在國師這樣人手中,才能真正發揚光大吧。”

      風清揚毫無保留,真的把獨孤九劍源源本本向孫錚講解一回。

      孫錚的內力經過魔法世界提升,如今在笑傲世界已經算是頂尖那一撮。智力又得到提升,經驗又無比豐富。經過風清揚點拔,很快就摸清獨孤九劍的套路。

      所謂破盡天下功法,其實以預判為主,提前攻擊對手,攻敵之必救,使其根本無法施展原本的套路。

      說起來容易,事實上,這套劍法對天分、悟性的要求極高。

      其中涉及到打破常規的眼光和膽量,對于這個信奉前人教條的時代來說,簡直就是顛覆性的理論。難怪整部笑傲,唯有風清揚和令狐沖能夠練成。因為整個江湖,也只有這爺倆敢于打破束縛,有著跳出條條框框的膽量。

      不過這點要求,對于孫錚來說,完全沒難度。獨孤九劍那種種顛覆性的理論,在他眼里,也不過如此。

      得到風清揚的劍法,孫錚也禮尚往來,告訴老頭一個消息。劍宗弟子,還有幸存者!

      老頭狂喜,然后就發愁,要怎么繞過岳不群,悄悄接回那幾條漏網之魚。

      孫錚大包大攬一手包辦,他也想看看,統合華山,能不能開拓新的氣運值和功德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