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5章 放心你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5章 放心你妹!字體大小: A+
     

      都是習武之人,逛了三四天,就把華山比較著名的景點轉了個遍。

      孫錚托辭效仿郭女俠舊事,想在思過崖靜修一段時間。

      華山上下自無不允,這地方除了峨眉祖師那點舊事,對于現階段的華山來說,也就是個閉關面壁思過的場所。國師要借用,那是華山的榮幸。

      解風父子告辭下山,這一趟陪國師游華山,既拉近了和國師的關系,也趁機將丐幫和華山的關系再度夯實,算得上大獲豐收。

      岳不群更是興奮莫名,任何有助于華山實力提升的事物,對他來說,都是助力。

      原本孫錚只是想找機會釣出風清揚,切磋一二,近距離觀摩一下獨孤九劍。站在思過崖石臺遠眺,突然生起個念頭,為什么不趁這機會,真正的靜修一段時間呢?

      這次游歷,最初的本意,是尋找新的殺戮點、氣運值。可是一想,自己似乎太過依賴這些東西。

      雖然這個世界沒有魔法元素,但魔法師探索宇宙奧秘的本質并沒改變。就像巴斯扎反復強調的那樣,魔法師的根本,是自己的實力!

      去特喵的系統點數!提升實力,充實自己不香嗎?

      孫錚將趙、錢、孫、李四隨從全部打發離開,自己獨自呆在思過崖。就像華山弟子犯錯被罰思過一樣,獨守斗屋,靜問本心。

      四人當然不敢真的放任小爺獨自面壁,商量后排了班次,兩兩值守,每旬一換。兩人在山上負責送飯、傳信,另兩人在山下算是放假。

      四海系統最不缺錢,孫錚獨居思過崖,四海方面不敢等閑對待,連續半個月,挑山工螞蟻搬家似的往山上挑東西,讓華山上下眼熱不已。原本覺得國師是偶像,現在覺得更像親戚。

      孫錚獨居思過崖,夜里以調息內力代替睡眠,白天演習招式、彈奏古箏、閱讀書籍。以前從皇史宬復制的那些經典,終于派上用場。

      思過崖的石室,是好多年前開鑿而成。受限于當時的條件和此時的審美要求,所謂的石室幾乎就是隨便刨了個坑。

      孫錚借著修行閑暇,每天把修整石室當成放松活動,也能通過這個來熟悉對雙刀的掌控。

      為了避免被人影響,他讓老趙送足半年食物,省得冬天還要冒雪上山。

      數據爆表的魔法雙刀削砍石壁毫不費力,掉下來的石渣來不及落地就被收入空間,方便的很。

      經過幾天削整,原本粗糙不堪的石壁,被修整的平滑如鏡。石室被他削成漂亮的標準宿舍。

      連續數日冬雪落下,山道被積雪覆蓋,山間道路暫時中斷。

      孫錚打通那條悶死魔教十長老的通道,不過半尺厚的石壁,隔開生死兩個世界。

      十長老的尸體早已腐朽,只有他們的武器還保留著昔日模樣。通道石壁上,果然刻滿了五岳劍派的各種劍招,旁邊也標注著各種破解招式。

      嘖嘖,真是可惜。如果把這些破解劍招的精力用來開鑿通道,說不定就闖出去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做人做事,一定要專心!

      生死關頭,竟然花大量精力琢磨這些東西,要能成功才是老天沒眼!

      死者為大,孫錚還是替他們收了尸,順便把這個半天然的石洞修整一番。這座山洞應該是笑傲江湖世界所獨有,其他世界的華山,不見得也有。

      十長老辛辛苦苦破解的五岳劍招,對孫錚來說,參考性不大。用相機拍照,留下傳承,然后將其全部鏟掉。

      居然收獲十點功德,可見做好事確實有好報!

      整個冬天,孫錚除了每天練功練箏,其余的時間就用雙刀掏山洞,對雙刀的掌握越來越得心應手。

      數月擴充,百米長的通道,被他掏成一座山中大廳。

      沿著通風口,一路挖到山外,找到機關樞鈕。這玩意是借用天然地形,將巨石直接塞下通道,屬于一次性設施,沒有恢復價值。做一些偽裝,保留通風功能。

      將石室出入通道那個缺口擴大,削出一扇門戶,裝上一扇石門。

      布置完畢,再看思過崖,簡直就是個神仙隱居的山中道場。也不枉辛苦一場。

      春風東來,積雪漸消。

      老趙和老錢再次上山,已是正德四年二月中旬。

      果然山中不知甲子,連啥時候過的年都不知道,就這么稀里糊涂的大了一歲。

      兩人再次進石室,揉了半天眼睛,差點以為進了四海客棧的天字號客房。這還是去年小爺剛來那座破洞嗎?

      雖然沒有床塌被褥,但家私用度,甚至鍋灶爐具一應俱全。擔心沖擊到這兩個明朝土鱉,孫錚都沒拿煤氣灶,只是用了小巧的紅泥小火爐,點了松果碳燒水沏茶,隨便弄了點吃的。

      兩人感慨萬千,擔心小爺在山上受苦,真是杞人憂天。

      本來送完補給兩人就應該告辭下山,今天卻推推搡搡各種扭捏。

      孫錚哭笑不得:“一把年紀了,還學小孩子把戲?有話直說,不然趕緊下山!別影響我靜修。”

      “小爺,宮里來了人……是太康長公主!”

      嗯?太康長公主,弘治皇帝獨女,朱厚照之妹,閨名朱秀榮。正史上,只活了四歲就夭折。這里有洪三寶照顧,數次病危,都化險為夷,順利長大。

      “什么意思?公主來華山了?”

      “是啊!元宵節離的京,已到華陰快半個月了。就等著山路化凍上山來尋小爺呢。”

      “不是,為啥?我和她不熟啊!干嘛尋我?”因為收拾過兩位國舅,導致張太后極度討厭孫錚,連帶著也不許太康公主接近孫錚,說不熟是假,但親近真的不可能。

      “說是太后想給殿下許一門親事,好像是太后娘家什么親戚。殿下不愿意,就離家出走了唄。”

      “離家出走?堂堂長公主,說走就走?皇宮禁衛都是擺設嗎……等下,誰讓她來找我的?”

      果不其然,這兩個打半天眼神官司,還是乖乖交待:“陛下托四海鏢局送來的,說人交給小爺,他放心。”

      放心你妹!

      呃,這真是你妹。

      我特喵真是遇人不淑,這個貨前腳才耍心眼把我攆出京城,后腳就把自己親妹拋給我?

      這算什么?緩和關系?

      拿親妹子當禮物,這誠意是不是重了些?

      還能怎么辦!接上山來吧,交給岳夫人,總不能一直讓她呆山下,不放心吶。

      幾天后,孫錚有個名叫祝無雙的表妹,被接上華山,岳夫人安頓她和岳靈珊住一起。

      兩人年紀相仿,都是家里寵慣了的,性子也差不離,沒幾天就玩的形影不離,好的像親姊妹。然后華山一大半人都知道這個叫祝無雙的女孩是公主,只有她自己以為別人不知道。

      三月三,春光明媚,正是踏春好時節。

      沾衣欲濕杏花雨,拂面不寒楊柳風。

      兩個小丫頭結伴嬉鬧,一路說說笑笑,跟著老錢一起登上思過崖。

      岳不群和寧中則夫婦不緊不慢綴在后面,兩臉的無奈。一個女兒就夠頭疼的了,現在又來一個,比自家女兒更要命。這才幾天,就搞的華山雞犬不寧。

      希望國師有法子吧。

      眾人登上思過崖,感覺這地方有點不一樣,但具體是哪里有了變化,卻一時說不上來。

      孫錚邀請眾人進石室落坐,岳掌門夫婦差點嚇到當場魔癥。這還是去年那個小小的斗室嗎?

      明亮堂皇的石室中,各種家具擺設,儼然頂級豪門氣象。兩口子嚇到不敢吭聲,只能悄悄和老趙打眼神官司,希望能問出點什么。

      岳靈珊有些迷惑,感覺這里不像去年來過的思過崖。

      朱秀榮完全沒概念,只覺得這里的用度,比自己在宮里還舒適,笑面盈盈就沖著孫錚撒嬌。

      “建功哥哥!”一副小屁孩撲過來求抱抱的模樣,讓孫錚很受傷,這是把哥哥當太監看呀。

      五年沒見,這突如其來的親近,是怎么回事!?

      以前或許不必忌諱,現在,哥哥我那什么長回來了呀!多少要注意點影響。

      臨到她撲上來,還是沒能狠下心推開,輕輕抱了抱,順手往沙發上一墩,一如小時候。

      沒有殺戮點和氣運值,沒法定制家具。從存貨里翻幾套,湊合著用。這種現代人眼中樸素的家私,在這年頭簡直就是神物。

      朱秀榮重重哼一聲,拉岳靈珊并排挨著。

      “我聽老趙說,你上山以來,不只是自己嬉玩無度,連岳姑娘都被你帶著,荒廢了學業!”還沒說兩句,就見對面兩張小臉滿是委曲,一副你再敢說,我就哭給你看的小模樣,只好換個口吻:“你,還有你,岳姑娘。我問你們,你們倆對自己人生的未來,有什么想法?”

      兩人對視一眼,小腦袋搖的好像撥浪鼓。

      孫錚笑瞇瞇引導:“那就是想讓家里人安排?無雙,給你找個家世清白的勛貴子弟嫁了。然后一輩子做當家女主,每天繞著自家那一畝三分地的宅子打轉轉,你愿意嗎?”

      繼續搖頭。

      “岳姑娘!給你找個讀過幾年書的秀才小相公嫁過去,從此遠離江湖紛擾,一輩子不愁柴米油鹽,只要安心相夫教子,平平安安過一輩子,你愿意嗎?”

      還是搖頭。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們到底想怎樣?”

      依舊搖頭。

      “那我換個說法,你們想不想,自己掌握未來的命運呢?”

      兩顆小腦袋有如小雞啄米,一通狂點。

      不錯不錯,還有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