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3章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3章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字體大小: A+
     

      八月底,在外浪了大半年的正德皇帝朱厚照,終于御駕還京,回到紫禁城。

      直到親眼見到孫錚,正德都有點不敢相信。

      “錚哥!真的是你!你真回來了!還以為又是他們編的假消息騙我回京……”

      旁邊隨侍的楊廷和朗聲打斷:“陛下慎言!帝王呼臣子為兄,成何體統?欲置國師于何地?!”

      我嘞個去!

      孫錚差點氣笑,偏偏朱厚照竟然真的聽進去了。

      真是見了個活鬼,這是中了什么迷惑術嗎?

      朱厚照這種性子,出去浪都還能帶著他,這個家伙,真的是有點能耐。

      聊了沒幾句,楊廷和又提醒,皇帝應該先去拜見太后,大明朝以孝治天下……叭啦叭啦,煩到不行。

      朱厚照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依依不舍的告辭,約好回頭慢慢聊,這才去慈寧宮拜見老娘。

      這一回頭,足足過了九天。直到重陽節當天,宮中設重陽宴,孫錚才被邀請參加,“有幸”再見小皇帝。

      獨自坐在屬于國師的案幾后,看著那個大明帝國之主,與一群重臣談笑風生,孫錚心里不由的生起一股陌生感。

      朱厚照在宴會上,頻頻向孫錚勸酒,每到御廚上一道新菜,就特意讓人向他講解。各種優待,看的群臣眼紅不已。

      重陽宴后沒兩天,孫錚得到消息,由三位閣老起頭,群臣響應向皇帝進諫,要給孫錚修一座國師府。

      朱厚照沒二話,御筆一揮,直接比照藩王規制建造。

      從始至終,沒有任何人問過孫錚的意見。

      用小皇帝的說法,這是錚哥應有的榮譽。在群臣來看,這是把孫錚從皇宮趕出去的最佳時機。

      孫錚很清楚,皇帝之所以冷落自己,劉瑾在其中起了不小作用。甚至連劉瑾向小皇帝說的那些話,都一字不漏的傳到了孫錚耳中。

      孫錚高調歸來,毫無原由鞭打寵臣,一句話嚇殺數十官員。先帝御賜的尚方劍,隨手就送了人。

      每一樁,每一件,無不表明,這位昔日太子玩伴,已經跋扈到無法無天,目無帝王的地步。再這么縱容下去,這天下,到底是姓朱,還是姓孫?

      朱厚照,已經不再是那個躲在父蔭下,無憂無慮的太子了。

      他借著群臣的手,一個順水人情,就清晰的向孫錚表達了心中的不滿。

      白云大嬸說的好,感情這個東西,距離產生美。離的太近,難免各種膈應。

      既然皇帝擔心咱影響皇權,那就離你遠一點。

      賺氣運,積功德,也不是非呆在皇宮不可,更不是離開皇權就不行。

      九月十三日,在賜建國師府的圣旨還沒發出之前,孫錚給皇帝留下一封信,悄然出宮。

      次日朝會,朱厚照收到孫錚的折子,還以為他要向自己服軟。

      翻開折子,一行大字映入眼簾:“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小皇帝匆匆趕往重華宮,得知孫錚獨自出宮,臨行時只帶了幾件衣服。而且,留下了自己出入宮禁的腰牌。

      這就是孫錚對他那番官面手段的回應!一如既往的簡單、粗暴、直接,不留余地。

      一剎那間,小皇帝心頭泛起無數昔日場景。

      父皇為北虜犯邊,連日寢食不安。文武百官束手無策,只能任由那些韃子如入無人之境。那時候,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北虜消息傳來,可惜幾乎沒有好消息。

      自己繼位的時候,草原卻成了大明的羊毛產地,原本每年數驚的北境邊患,完全消失不說。三邊數千里的蠻荒之地,如今也早成塞北江南。不光不是朝廷負擔,每年還要向朝廷輸入大量糧食、物資。

      扭轉這個局面的,是錚哥!

      當年中秋宴上,他親眼見到錚哥少年白頭,也曾立誓待日后自己做了皇帝,一定不會像父皇待錚哥那么摳。

      錚哥消失那五年,自己也曾許下無數愿望,只求老天能讓錚哥再回來幫忙。

      錚哥回來了,可是自己去聽信了讒言……

      朱厚照回到乾清宮,第一件事是打劉瑾二十板子。第二件事是任命牟斌為錦衣衛指揮使,落實這個名頭。隨后下旨戶部、禮部、工部,會同匠作監,敕造國師府,限期完工。

      隨后,朱厚照將重華宮侍候孫錚的那些人,一起打包送去四海客棧。

      根據弘治朝慣例,轉入四海系統,就不再歸屬皇宮管轄。朱厚照和弘治一樣,默契的允許了四海系統游離在皇權和朝廷管轄之外。他們心里都清楚,這么穩定的額外財源,無論交給廠衛還是朝廷,結局都只能讓人失望。

      打發這些人出宮前,朱厚照給他們安排了最后一次傳旨任務,送一份代天巡察的圣旨和一柄尚方寶劍給孫錚。隨圣旨、寶劍一起的,還有一份皇帝手書的私信。

      當天傍晚,孫錚接到了那封信。

      信里內容,一如當年他赴三邊時的口吻,讓孫錚在外游玩,別忘記把沿途的景致和事跡都記下來,給他寫信。

      這其實就是皇帝在表明態度,只要孫錚不冒犯他的帝王權威,大家還是好朋友。

      “師傅說的對,皇帝這份職業,真的會讓人轉變心性。他的帝王術,已經合格。只可惜,帝王心術沒人性啊。”

      孫錚感慨一番,收下圣旨、寶劍。安排重華宮舊人進入四海系統,至少四海系統,孫錚的話還是管用的。

      趙元福、錢雙喜、孫秋安、李冬生。四個昔日護持孫錚第一次出門歷練的老人,固執的要跟在孫錚身邊。孫錚也確實需要有人幫忙打理雜務,索性就帶上一起上路。

      “小爺,咱們去哪?”好嘛,都出京兩天了,還不知道目的地。

      孫錚其實也沒什么目標,琢磨了一下:“都說拳出少林,劍歸華山。就先走一趟華山!訪仙人,采仙草,煉仙丹!”

      四人哄堂大笑,那個睥睨天下、超然灑脫的小爺,回來了!

      一行五人扮成緹騎出京,馬不停蹄直奔關中。

      在西安城游玩幾天,逛了逛名勝古跡,手繪一副地圖,寫了幾篇小游記,通過錦衣衛系統發給小皇帝。向他表達態度,你做你的皇帝,我浪我的江湖。你的皇權,我沒興趣!

      金秋十月,狂風卷落葉的季節,孫錚一行走進華陰城。

      這是有著武功的江湖世界,華山方圓百里,乃至整個關中、陜西,都算是華山傳統勢力范圍。

      華山因為劍氣之爭,內訌一場,搞的元氣大傷。君子劍岳不群繼任掌門,經過十幾年潛心發展,已隱約有復興之象。就連華陰城里,負責維護街面治安的人手,都能明顯看出來學過幾手粗淺功夫,這就是大派底蘊。

      老規矩,入住四海客棧。掌柜一瞧是緹騎,直接就給安排進了后宅小院。錦衣衛和四海系統的合作,經過數年磨合,早已形成默契。

      剛安頓好馬匹,還沒洗漱,就有客人上門。

      請進來一見,熟人。丐幫幫主解風,帶著兩個青年江湖俠士。

      “草民解風,參見國師!”

      孫錚趕緊攔住:“走江湖,就依江湖規矩。那些繁文縟節還是免了吧!”

      解風卻很嚴肅:“國師乃是萬家生佛,解某要敢對國師不敬,不說江湖好漢,光是鄙幫諸位長老,就能免了解某這幫主之職。”

      呃?原來我在民間聲望這么高的嗎?

      “解幫主客氣了。你知道我不在乎這些面子活……坐下說話。這兩位是?”

      解風一腳一個,踹的兩個青年撲通跪地:“這是解某兩個不成器的小犬,青蓮、白蓮。傻愣愣的,叫人吶!”

      青蓮使者、白蓮使者,身為丐幫長老,在江湖上也算是有點名聲。被老爹腳踹跪地,乖乖向孫錚磕頭,執晚輩禮。

      既然是晚輩,孫錚受他磕幾個頭倒也沒什么。讓老趙老錢扶二人起身,隨手每人遞上一把短刀。

      “出門在外,也沒帶什么東西,別嫌棄,拿著!”

      丐幫長老又如何?兩柄短刀光是從外觀看,就不是等閑貨色。兩人只覺得這個頭磕的值,要不是當著老爹的面,非得當場拔出來把玩不可。

      解風恨鐵不成鋼,呵斥幾聲,讓哥倆站在旁邊,自己沾了半個屁股落座,與孫錚答話。

      原來是四海鏢局接了華山一趟鏢,因為貨物比較貴重,涉及財物較多,就請丐幫照應。丐幫本身也與華山交好,解風正好當時在附近,索性就親自走了一趟。

      剛與華山交接完畢,就瞧見孫錚進門。解風對孫錚的印象可以說深入骨髓,仔細瞧的分明,趕緊拉著兩個兒子上門拜訪。

      孫錚挺開心:“來華山也是一時興起,正愁上山拜訪會不會太冒昧。既然丐幫與華山也有交情,就請解幫主做個引見。”

      解風哪敢推脫,連聲應下。約了明天一早上山,這才告辭離去。一出門,都沒支使兒子跑腿,親自施展輕功直奔華山去傳遞消息。

      次日一大早,孫錚匯合解風。一行八人迤邐出城,南行不過數里,就是華山純陽觀。

      遠遠就見純陽觀前,影影綽綽的站著不少人。

      待眾人走近,一位儒生打扮的男子上前朗聲見禮:“華山岳不群,參見國師!”

      君子劍岳掌門,可算是見著活的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