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2章 謝謝小爺賞的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2章 謝謝小爺賞的打!字體大小: A+
     

      孫錚回歸第五天,高鳳來訪。

      孫錚穿著松垮垮的道袍正在花園練功,也沒特意換正服,直接讓他進來。高鳳是熟人,沒必要和他見外。

      高鳳不是獨自來訪,身邊帶著個半大小子。

      兩人一進花園,就忙著要行禮,孫錚趕緊讓老趙攔住。

      “老高你是不是故意寒磣我?別人不知道這個國師怎么回事,你能不知道這里頭的彎彎繞?”

      高鳳訕訕一笑:“小爺明見萬里!”

      孫錚一臉黑線:“你這馬屁留著拍陛下,咱們之間還玩這一套?啊,這是你家兒子?”

      太監大多數沒子嗣(有個別在進宮前已成婚生子),得了高位,往往會認祖歸宗,過繼或者收養義子,求個香火祭祀,這是個傳統。

      高鳳搖頭苦笑:“咱家哪有那個福份!這位是牟斌牟百戶家公子……”

      “牟大叔?”孫錚震驚了:“怎么成百戶了?噢,既是自家兄弟,老趙,趕緊給牟兄弟拿個繡墩過來。”

      如果是高鳳的義子,站一會應該,可是牟斌是孫錚的恩人,他兒子上門,就是正經客人,讓客人站著不像話。

      高鳳解釋:“還能為什么?劉瑾唄!咱們這位劉公公啊,自打陛下繼位以來,那是日漸跋扈啊。奪了咱家司禮監秉筆的位子不算,連廠衛都一把攥了!牟指揮那個人,小爺是知道的。面人一樣的性子,心里還總養著幾分正氣。他不好和劉瑾打對臺,只能私下照顧那些被打入詔獄的官員。這事上忤了劉瑾,被他尋了個由頭,貶為百戶在家閑住。霖哥兒與咱家有過幾面交情,聞聽小爺回來,央著咱家帶攜著來見小爺一面。”

      百戶就百戶吧,只要人沒事,總有出頭的機會。不過這小朋友居然能想到進宮見自己,倒是有點意思。

      “是叫牟霖嗎?今年幾歲了?”

      牟霖原本端正的坐在錦墩上,聽到問話,刷的起立:“回國師的話,今年九歲。”

      “你坐!別和我見外,就當在自己家。九歲啊,那是我去三邊監軍時生的……可讀書了么?”

      小孩又要起立回話,孫錚哭笑不得:“太久沒走動,自家人都生份了。你是不知道,我小的時候,就是在你家長大的。咱們是正經的自家人,別管他們喊什么國師小爺,叫一聲建功哥哥來聽聽!”

      小孩扭捏半天,細聲細氣叫一聲:“建功哥哥!”

      哈哈!

      孫錚突然有一種土財主和窮親戚打招呼的即視感,嘖,感覺自己有點像反派,這畫風不對呀。

      “能讓一個小孩子闖宮來看我,是有人欺負你們家了?”

      牟霖下意識想點頭,突然一愣,又連忙搖頭:“沒有沒有,就是家父聽人傳言,說國……說建功哥哥回來了,也不曉得消息真假,讓小的去尋高公公打聽。”

      然后高鳳就趁這機會,把人直接領進重華宮。

      高鳳為啥這么積極?明顯也是受劉瑾不少氣,一拍即合。

      從牟霖的表現來看,牟斌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劉瑾!

      這個貨竟然還是沿著那條作死之路飚起了車。

      劉瑾的氣焰好像也確實有點太囂張,你特么立威不能找別人么?非得拿小爺的親戚做閥?

      高鳳也是慫貨,大家都是八虎之一,從小服侍小皇帝的從龍之臣。你老高還是內書堂聽過大儒授課的知識分子,結果被個半路出家的二手太監,還不怎么識字的文盲奪了差事!你特么還好意思跑我面前來訴苦!

      孫錚回歸以來,因為要適應身體。趙元福、錢雙喜兩個隨身老人,擔心小爺被外面那些雜務影響心情,就沒拿那些事情煩他。

      除了三位閣老來訪,扯了一通淡,對外界的事情幾乎沒有什么了解。

      這也導致外界對孫錚的真實情況同樣弄不清真假。沒見到孫錚本人之前,誰知道他蘇醒的消息是真是假。

      孫錚轉眼間就想通了其中關節,看一眼高鳳,這老貨滿臉都是期待的小興奮。

      咦!太監果然心理多少都有些變態。還好小爺不是!

      這老貨深知孫錚性子最護短,牟斌的事遲早會傳進孫錚耳朵。他就借這個時間差,提前賣個好給孫錚。

      至于好處?能讓孫閻王當成自己人,就是天大的好處!

      孫錚安慰牟霖幾句,扭頭喊人。

      “老錢!你跑一趟,送霖哥兒回去。順便,把架上那把劍帶給牟大叔。”

      錢雙喜嚇一跳:“小爺說的是先帝賜下那把尚方劍?”

      “對!你告訴牟大叔,我住在宮里,吃穿花用都是公中之物,也沒有余財幫襯他。只有先帝賜下這把劍,算是自有之物。如果他手頭太緊,且拿去當幾個錢來度日!”

      錢雙喜明白了,應一聲,匆匆去捧劍,帶著牟霖一路出宮送回家去。

      高鳳離開重華宮,一路嘿嘿直樂。那些仗著劉瑾的勢,欺負牟斌的家伙,如果得了這個消息,不嚇出屎來,算他便秘!

      等眾人離開,孫錚又喊趙元福。

      “老趙!你跑一趟,拿根馬鞭送給劉瑾,就當著人多的時候給他。就說小爺看他不爽,讓他自領二十鞭。別管他應不應,把馬鞭給他你就回來。”

      趙元福笑瞇瞇應下,拎根馬鞭一路小跑,直奔劉瑾私宅。

      劉公公自打掌管司禮監以來,身份地位待遇,那是嘩嘩往上漲,宅子也修的堪比王公大臣莊園。正德皇帝不在京的時候,他就差不多能當大明半個家,劉宅門口天天車水馬龍,門庭若市不是吹出來的。

      當天正午,劉瑾正和一群心腹聚在大堂議事。

      趙元福客客氣氣上門,恭恭敬敬將馬鞭交給他。當著所有人的面,轉述了孫錚的話,然后掉頭就走,根本不關注后續事態。

      旁人還在議論孫國師蘇醒的消息是真是假,劉瑾已經乖乖趴上條凳,讓人當眾抽自己二十鞭。而且反復強調,一定不許留手。

      別人不確定,劉瑾自己知道的清清楚楚。三位閣老里,焦芳就是他的人,當天就把確認的消息傳給了他。

      當年先帝在時,被孫錚那幾頓打,劉瑾是印象很深刻的。他不敢獨自去見孫錚,只能盼著在皇帝沒回京之前,孫錚想不起他這么個小人物。

      五年了,整整五年沒消息,他都以為這人已經死了。誰能想到,他竟然還能回來!

      這一刻,劉瑾無比慶幸,當初只是把牟斌降職閑住。如果真聽那幾個幕僚攛簇,把牟斌扔詔獄弄死立威,今天怕是不只挨頓鞭子這么簡單。以孫閻王的性子和皇帝的關系,真發起火來,一刀剁了他老劉,皇帝回來最多也就感慨幾聲,連重話都不一定說。

      在無數前來奉承的官員見證下,劉公公乖乖領了二十馬鞭,打完還要爬起來,恭恭敬敬的跪在門口,沖著皇宮方向磕頭,謝謝小爺賞的這頓打!

      劉瑾這么高調,一是向孫錚服軟,以免惹他發怒,真的要命。二是向皇帝刷個印象,讓皇帝看看,自己這么貼心的小棉襖,都被孫錚欺負成這樣。也好等皇帝回來,找機會討回個公道。

      劉瑾只顧著逃過死劫,忽略了一件事。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權勢,如此高調的向孫錚服軟,本身就足以說明兩人之間的區別。連劉瑾自己都泥菩薩過河,他手下那些借勢占過孫錚便宜的,會怎么想?

      當天夜里,錦衣衛系統就有十六名官員在家中自縊。這是想來想去,覺得自己得罪孫閻王太深,擔心連累家人,索性眼不見心不煩,死了干凈。

      劉瑾的心腹,新任錦衣衛指揮使楊玉連夜舉家潛逃,卻在幾天后,被人發現全家一起吊死在一座小院。擱在平時這就是個通天大案,伴隨著孫閻王歸來的消息,楊玉一家的死,也只是大伙嘴邊一句零碎。到底是自殺他殺,不要緊!真相如何,沒人關心!

      另一邊,原本被逼到窮途末路的牟斌,天還沒黑,家里就被訪客圍的水泄不通。也不管牟家人怎么拒絕,更不管人家記不記得,反正各種禮物不要錢一樣往門口堆。害的牟斌又聯絡漏澤園,慈濟院過來接收。

      第二天一早,牟斌被老部下們請回鎮撫司,盡管沒有任命手續,權勢卻比以前更盛。

      消失五年之久的孫閻王,以這種粗暴到不講理的方式,高調歸來!

      回歸第十天,是正德三年的中秋節。

      孫錚終于完全掌握新身體,悄悄到景泰陵,祭奠師傅。洪三寶把自己葬在這地方,孫錚想哭他幾聲都不能,只能悄悄燒幾張紙。

      不得不佩服老家伙的智慧,躲在這里,真的沒人來打擾,終于清靜了。

      次日去泰陵,祭奠弘治皇帝。守陵的太監里,見到老熟人李廣。

      李廣絲毫沒有昔日廠督的威風,更像是個風燭殘年的棺材瓤子。

      孫錚拒絕其他人陪同,點名讓李廣陪祭贊禮。

      這個顫巍巍似乎風大些就能吹倒的糟老頭子,神奇的抖擻起精神,舉手投足間,似乎又重回了昔日在弘治皇帝御前的風采。

      李廣正冠肅立,高聲唱名贊禮。

      孫錚壓抑了許久的情緒,如雪崩般宣泄,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場。

      守陵的太監、官員恭送孫錚離開,回頭想去巴結李廣,發現這位前廠督不知何時,已然含笑長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