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1章 真的回來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1章 真的回來啦!字體大小: A+
     

      “動了動了,要醒了,快去叫人!”

      朦朦朧朧中,耳邊似乎有人聲,聽著好像還有點耳熟。

      特喵的,不會又穿了吧?

      這回是什么身份?

      身體仿佛被灌了鉛,連眼皮都抬不起。奪舍?重生?你妹,難道又要重頭來?!

      被人扶起,灌了一口味道難以形容的液體,艱難的吞咽,熱流淌過喉嚨,身體仿佛被激活,觸感一點點回歸。

      “好了好了,能夠咽下東西,這是好事……”

      耳邊響起一陣七嘴八舌的議論,聽著確實有點耳熟,偏偏一時想不起是誰。奮力的想在記憶中搜索,身體卻越來越沉,一個恍惚,再次沉睡。

      意識海中,一道光漸漸亮起。

      這是主神光屏,很熟悉。嘿嘿,這次一把干掉兩大魔頭,也不知道撈到多少好處,先盤點下收入。

      孫錚:魔法師

      生命:20

      力量:99

      敏捷:99

      體質:99

      內力/魔力:49

      智力:26

      血脈,技能,法術:(略)

      殺戮值:0

      氣運值:0

      功德值:2

      嗯?一個沒漲就算了,憑什么三值歸零?

      我特么辛辛苦苦四五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誰干的?難道是那個世界意志?

      刷!怒急攻心,孫錚一骨魯坐起來,臉色鐵青。

      這么牛逼,連主神空間都攔不住的嗎?

      “小爺醒了!”一聲盡量壓抑,卻明顯充斥著興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孫錚扭頭,是滿臉激動的趙元福。

      “老趙啊,嚇我一跳……你怎么弄成這個樣子……嘶,我睡了多久?”

      趙元福雙淚漣漣:“小爺!五年了,還有半個月,就滿五年了!”

      呀!五年?我在那邊好像也是五年。特喵的,以前穿越世界,時間是停止的呀,這次怎么同步了呢?真是奇怪。

      等下,這邊過去五年,那我是個什么狀況?難道一直躺在這里?不對呀,明明是肉身穿越的呀。

      趙元福壓下激動的心情,細聲細氣解釋:“小爺最初閉關那陣,大伙都以為小爺是在參悟什么功法,不敢打攪。可是過去整整七天,小爺依舊沒出關。老祖放心不下,親自來查看。結果到了小爺房里,只能看到一團光,小爺的影子在光里清清楚楚,就是碰不到,也叫不醒。

      后來驚動先帝和陛下,請了朝天宮和欽天監的人來。他們都說,那是小爺為掃蕩北境,借了陰司之力,這是去了陰司還人情……

      大伙都念著小爺的好,盼著小爺早些回來。可是陰司的事,咱們沒門路哇。水陸道場做了好些場,和尚道士請了個遍,都沒能讓陰司放還小爺回來。后來日子久了,大伙也只好認命,盼著小爺早些還了陰司人情,重回陽世。前幾日,夜里突然降了雷,小爺的屋子被雷擊中。雷光散盡,小爺就回來啦!

      已經讓人去稟報陛下,想必陛下這幾日就能趕回來……”

      孫錚迅速消化這五年這個概念可能帶來的變化,聽到“陛下”不在京城,愣了一會才意識到,這個皇帝是正德朱厚照,弘治皇帝還是沒能多撐幾年。世界意志?位面規律?這種冥冥之力,實在太強大了。

      猛間心頭又是一揪:“師傅……在哪里?”

      趙元福小心的打量一眼,在孫錚不斷下沉的心情中,悲痛的宣告:“老祖已于三年前仙去了!先帝駕崩第三日,老祖也去了!臨終留下遺言,將他葬在代宗景泰陵。”

      嗯?孫錚挺意外,要說師傅與弘治情同父子,而且又眼看著弘治駕崩,就算安葬,也應該陪著弘治,怎么會有這種要求?

      趙元福抹一把眼淚:“老祖說,他與英宗、代宗一起長大,如今英宗香火永繼,萬世不絕。獨有代宗孤零零一個,他放心不下……”

      孫錚潸然淚下,腦海中回響起昔日師傅的叮囑,難怪他說與太子相處,要視他如兄弟,把他當親人。

      想要下床,卻感覺渾身沉重無比,舉手投足都似掛了配重。

      難道身體出了問題?

      內視一番,沒發現什么異常。甚至內力比離開此界時翻了番,三圍也漲到了99點,怎么會這樣?

      雙腳剛一沾地,鉆心的疼痛突如其來,差點一跤跌倒,趙元福連忙一把攙住。

      調動魔法元素,失敗!這里沒有魔法元素,魔法失效!

      切換靈魂視角,失敗!沒有魔法輔助,靈魂根本不可見!

      真杯具!

      舉手在眼前細看,細皮嫩肉,一點不像成年人的樣子,就算是練武或者練魔法,也不應該是這副模樣。

      嘶!腦海中又回閃離開魔法世界時的情景,對噢,身體被那方世界撕掉了!

      也就是說,這具身體是新的?呃?新的!

      打著調理的幌子,支開趙元福,趕緊伸手在下邊摸了一把。

      嘿嘿嘿……

      猥瑣笑聲剛剛泛起,連忙按下。

      小爺的身體全乎了!蛋蛋回來啦,真的回來啦!

      哎呀,這么一想,殺戮值、氣運值被清空的事,沒關系!都是身外之物,都是身外之物!

      這細皮嫩肉的,還是多養幾天的好。

      孫錚回歸的消息很快就傳遍大明朝野,但這幾年里,這種消息已經鬧了好些回。真消息傳來,倒有九成九的人不相信。

      蘇醒第三天,錢雙喜就來請示,幾位閣老求見。

      朱厚照同學繼位三年多,內閣已經換了好幾波。

      如今的三們閣老是華蓋殿大學士李東陽、武英殿大學士焦芳、文淵閣大學士王鏊。除了李冬陽是弘治朝入閣,其余兩位都是新閣臣。

      能讓三位閣老一起上門拜訪,除了皇帝,也就只有孫錚。

      三位閣老等了半個多鐘頭,孫錚才邁著小碎步,一步一挪的出現。身后趙元福揪著小心,一副保姆的架勢,只要稍見不妥就準備出手攙扶。

      李東陽看到孫錚亮相,松了口氣,同時也確認了這就是孫錚本人。其余兩位雖然也是重臣,以前卻沒機會和孫錚見面,因此并不認得。

      三位閣老態度很端正,齊刷刷行禮:“參見國師!”

      孫錚不明白,什么國師?

      趙元福扶他落坐,低聲解釋:“陛下改元那年,冊封小爺為護國大|法師。”

      是朱厚照同學的風格,他也真能干出這種不靠譜的事。

      說起來,冊封國師這種事,為什么能得到內閣和朝廷通過?

      無非是國師這種虛銜聽著高大上,實則屁用沒有。真的戴上這么頂帽子,手頭權利還不如錦衣衛一個百戶!

      難怪三位閣老齊至,還以為小爺當年為國征戰被他們看在眼里,這是來表態敬意呢。結果卻又是玩心眼!

      這是打算坐實國師這個狗屁稱號,然后把小爺手上的權力一把擼掉!

      孫錚一陣蛋疼,這回是真疼!

      朱厚照同學,還是嫩啊!為啥心血來潮,要冊封這個牛逼哄哄的頭銜?十成十是被人忽悠的。

      不過這些文官也有點想當然,小爺當年不過區區千戶,就能率軍北征,掃蕩草原。如今得了國師之位,真要想做點什么,就憑幾個酸儒能攔住?

      與三人扯一通毫無營養的廢話套話,李東陽先開口。

      “先帝十六年中秋,下官親見國師還京時,滿頭短發雪白。今日再見,國師頭發又盡數復黑。敢問國師,果有返老還童仙術?”

      孫錚心說,我特么是沒來得及換回來,關鍵是殺戮點被清零,想換也沒撤。不過這種話,沒必要和他們說。

      想了想,反正這個時代都講迷信,怎么說還不是由咱。

      “李閣老,我的頭發是怎么回事,我消失那五年又是怎么回事,想必諸位心知肚明。你要真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確定自己想聽嗎?”

      焦芳心思最深,連忙攔了一句:“敢問國師,可是聽了這消息,有何不妥之處?”

      孫錚笑了笑:“如果我告訴你,我就必須殺了你。這么說,諸位閣老能明白嗎?”

      三人一頭冷汗,有沒有仙法他們不知道,但孫錚敢殺人他們很清楚。

      以孫錚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在民間的影響力。真要弄死他們幾個,保證連個喊冤的人都找不到。

      三人連忙表示歉意,隨后表明來意。

      原來是希望孫錚能勸一勸皇帝,讓他不要整天在外面浪。

      小皇帝朱厚照同學自繼位以來,一年倒有八個月不著家。今年剛開春,就跑去三邊巡視,一走就是大半年。幸好北邊被孫錚掃蕩之后,沒有什么邊患,不然大家可能又得面對第二次“土木堡之變”。

      滿朝文武無比惆悵,遇上這么個不靠譜的皇帝,做臣子的,壓力很大啊。

      幾位閣老試過無數種方法,甚至連太后都幫忙,卻依舊拿他沒辦法。

      好不容易,聽說孫錚蘇醒。這幫人馬上想起了孫錚在小皇帝心中的地位,希望他能夠幫忙勸說幾句。

      至于孫閻王對滿朝文武的鄙視和敵意,在這個問題上,都可以暫時拋開。

      當然,最理想的狀態,就是孫錚和皇帝都乖乖呆在皇宮,誰也別出門。朝廷事務,自有他們這些忠心耿耿的君子們打理。

      皇帝為啥不愿意呆在皇宮?身為閣臣,你們特么心里沒點逼數嗎?

      還指望小爺勸皇帝?

      怕不是在想屁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