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58章 飚演技,小爺怕過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58章 飚演技,小爺怕過誰?字體大小: A+
     

      弘治十六年八月十五,中秋節。

      弘治皇帝正和三位閣老一起飲宴,這種重大節日,能參加宮中賜宴,那是一種榮耀,也代表著皇帝對最近一段時期工作的認可。

      站在皇帝身邊伺候的李廣接到小太監匯報,連忙跑來皇帝身邊咬耳朵。

      皇帝很震驚:“這么快?信使是哪天出發的?”

      “信使是初十走的,照六百里加急來算,至少也要三天才能到。”

      “就是說,他只用了兩天就回京了?信使呢?”

      “就他獨自一人五馬,日夜兼程趕回來的。”

      嘿!弘治皇帝激動了:“這孩子,這孩子……還愣著做什么?快宣他進來呀!去傳太子!”

      三位閣老挺迷糊,誰呀這么大譜?還得太子做陪?我們仨都沒那個臉。

      風塵仆仆的孫錚進殿,大禮參拜。

      皇帝剛按下的心情又澎湃了:“你這孩子!如今大小也是個千戶,怎能獨自一人趕路?這得有千多里吧?萬一有個閃失,可怎么得了?”

      孫錚不以為意:“臣走的是關外草原,這一路平平坦坦,全程下來也不過千里出頭。”

      不就是演技嗎,誰還沒演過是咋的?

      很多人都喜歡過分標榜自己的困難,為自己顯功,從而撈取更多的回報。

      那種把戲,太陳舊了!豈不知你越吹牛逼,越容易讓人反感。反而是這種淡然無視,仿佛一切都是毛毛雨的做派,才是在老板心中塑造形象的最高手段。當然,遇到個摳逼神經病老板,屬于例外情況,如果不能跳槽,只能自認倒霉。

      還好,弘治皇帝并不摳。不但不摳,還很護短。這就很方便孫錚發揮各種演技,刷個好感度而已,都不必刻意,本色發揮一下就行。論起飚演技,小爺怕過誰?整個大明朝有一個算一個,都是渣渣!

      一連串快步跑進大殿:“錚哥回來啦!哎呀,想死本宮了!”

      兩年沒見,小太子朱厚照也長高一大截,又逢換嗓,說話聲音聽著有些怪怪的。

      朱厚照走進大殿,全程無視皇帝老爹和三位閣老,直接跑到孫錚面前,很好奇的打量。

      “哇,錚哥你長高不少哇……對了,他們說你剪了頭發?我瞧瞧!”

      皇帝連忙阻止,卻哪里還能來得及。朱厚照一把將孫錚官帽摘下,露出一頭雪白短發。略顯稚嫩的面容,襯上滿頭白發,這種完全不搭的風格,讓皇帝和閣老們差點當場失態。

      朱厚照更是嚇的不輕,眼眶都紅了:“怎么……怎么會這樣?這是染的色嗎?”

      孫錚從他手中取回帽子扣上,淡然道:“殿下不要玩鬧,當著陛下和三位閣老,失了體統!”

      朱厚照眼淚拘在眼眶中打轉,攥著拳頭,重重嗯一聲,默默后退,回頭與皇帝拱個手,直接告退離開。至于怎么腦補,嗯,這年紀,正是腦洞大開的時候,且由著他。

      三位閣老還沒從孫錚那滿頭白發中回神,也顧不上太子失禮,反正也習慣了。

      皇帝卻失態了:“建功!可是那……折壽一說,果有此事?”

      孫錚平靜回復:“陛下!臣只是水土不服,略有小恙而已。那些道聽途說之言,陛下不必當真。”

      他越是這么說,皇帝越是覺得愧疚,只當是這孩子為了寬解自己,把所有的委曲都藏在自己心里。但當著閣老們的面,他也不好太失禮。只好平息情緒,勸慰幾句,讓孫錚先回重華宮去看師傅。

      孫錚告退離開,返回重華宮。

      皇帝眼眶都紅了:“李廣,這一陣彈劾孫錚那些折子,都有哪些由頭?”

      “回皇爺。有說他殺戮過盛的,有說他越權掌兵的,還有說他私設工坊,圖謀不軌的。說的最多的,是孫千戶強迫軍士剪發,說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未可輕毀。這等行徑,與殘人肢體別無兩樣……”

      “持此等論者,有幾人?”

      “有十七位御史,九位科道給事中。”

      “送他們去哈密、九原諸地戍邊。再有敢劾孫卿者,全家發往三邊屯田!”

      本來皇帝的套路,是等孫錚回來,把這些彈劾他的奏章給他看,讓他知道自己一直在替他擋箭,從而收獲他的效忠。可這種流傳千年的所謂帝王術,對上這孩子,完全拿不出手。

      皇帝說完,甩袖子離場。

      三位閣老很尷尬,按慣例,這種大規模發落官員的場面,無論如何也得勸上幾句。可今天這當口,怎么勸?你說這個孫閻王,你晚一天回來不行嗎?非得趕在中秋節進京,俺們仨盼了半年的賜宴,還沒吃呢,就給攪黃了!

      皇帝一走,三位閣老差點原地爆炸。今天這一幕實在太驚悚了!

      畢竟塞外斬首多少,筑京觀幾座之類的消息都是紙上消息,可孫錚滿頭白發大家卻看的清清楚楚。

      這年頭還沒有什么技術能把黑發染成純白,而且孫錚早前并非少白頭,這是大家都清楚的。那么短短兩年,一個少年滿頭黑發就變的雪白,除了不可言喻的神明偉力,還有什么解釋能有說服力?

      難道說,孫錚此次北上,借了神明之力,竟是真的?!

      關鍵是陛下已經相信了!這還怎么搞?

      皇帝、太子以及閣老們的反應,全都看在孫錚眼里。

      不得不說,小太子真是神助功,本來還計劃借助某個小動作亮一亮這新造型,沒想到直接被太子揭了底。

      人就是這樣,一但認準了某些事,就算沒有證據,他都會自己腦補,將其中缺失的邏輯自洽。

      那些進讒言的酸儒文生,以為什么大義名頭陰謀論能對付小爺?豈不知小爺研究皇帝父子,也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只身進京見駕,足以證明咱心底無私,還把皇帝放在第一位。這一頭雪亮的白發一甩,更是直擊皇帝心底最軟的弱點。咱拿自己壽數,換朱家江山永固,這要不算忠臣,什么才算?

      回重華宮見到師傅洪三寶,老頭更是吃準了他在犧牲自己來為大明穩定江山。安撫幾句,直接讓他閉關修行,莫管外事,先把身體的虧欠將養回來再說。

      孫錚的生活突然就回歸了平靜。每天練練功,看看書,處理一下四海客棧的文件。

      太子再來重華宮,說話語氣態度也軟了些,那股子粘乎勁卻是半點沒變。而且兩年不見,這家伙竟然把外家功夫練得像模像樣,拳法、刀法耍起來也是虎虎生威,放出去行走江湖,勉強也能混個鏢頭。

      朝堂上因為皇帝大規模貶黜御史、言官,引發了不少轟動。

      三位閣老保持了沉默,完全沒有勸諫的意思。當初逼著皇帝把孫錚趕去邊關的就是他們仨,眼瞅著人家立了大功,賺了大錢,坐不住了又放出狗子亂咬,逼著皇帝把孫錚調回來的,也是他們仨。

      現在證明人家沒問題,那很明顯,就是他們自己心太臟。

      沒辦法,明知道這是皇帝在借機敲打立威,卻偏偏沒法阻止,只能任由皇帝下狠手將那些狗子清洗。丟卒保車嘛,老套路,不必解釋,大家都懂。

      什么手段,遇上孫錚這號妖孽都顯得幼稚可笑。

      小小年紀,一出手就解決了北邊數十年敵寇,拓地數千里,安置移民數十萬。要說這些都還不算什么,真正難得是他明明手握足以縱橫天下的數千精兵,陛下一句話就馬上放權,只身進京見駕。

      試問,哪個皇帝不想有這樣的臣子?

      和孫錚一比,他們這些所謂的兩榜出身,數十年宦海沉浮,簡直就是笑話。

      現在連唯一能夠扳倒他的忠誠問題,也被他用這種近乎蠻不講理的行為給撕的粉碎。

      金剛不壞之身,拿來形容他最合適不過!

      但孫錚自己其實并不怎么開心。幾個月前,氣運值就突破了一萬大關,空間里也出現了一處門戶,但那并不是孫錚心心念念的亮劍世界。

      經過幾個月反復摸索,亮劍世界、原初世界兩扇門戶不但沒有恢復光彩,反而越來越模糊,嚇的他再不敢折騰。

      這次回到重華宮,生活再度平靜。孫錚也總算能暫時拋開手頭事務,一門心思琢磨這個新的世界門戶。

      到底要不要試試呢?

      【朝堂部分到此告一個段落,其間會穿插一個新世界,然后回歸江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