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51章 321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51章 3218!字體大小: A+
     

      二十幾里,一腳油的事。

      大同城下,密密麻麻扎著一片新軍軍帳,一萬新軍將這座邊關重鎮牢牢封鎖。

      吉普呼嘯而至,引起崗哨示警。踏雪帶著自己警衛下車,跑步進營。

      沒幾分鐘,無牙、黑面、山君、四靈、叱石、司晨、迎客等新軍高層一起出迎,沖著吉普齊刷刷一個敬禮。

      孫錚下車,咣一聲閉上車門。伸手在車頭蓋上輕輕敲擊兩下,吉普車憑空消失。這才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回個軍禮,打頭進營。

      沒有多余廢話,直接切入正題:“那人渣還在大同?”

      無牙回話:“屬下之前放過話,他要敢離開大同,我就敢破城追擊。他說要等小爺來理論……”

      理論?行,給丫個機會!

      孫錚命令緊急集合,率隊出現在大同城下,運起內力向城頭喊話:“平江侯陳銳,你出來!你不是要和我理論嗎?我來啦!”

      大同城頭本就高度警戒,聽到這魔間灌耳,連忙去向陳銳稟報。

      不到十分鐘,金盔銀甲的陳銳出現在城頭,扶著女墻向下張望,撇嘴不屑回應:“孫錚!你自做你的陜西監軍,為何擅入宣大防區?!本爵要向陛下參你一本!別人怕你孫閻王,本爵不怕!”

      孫錚就呵呵了,不怕你嘴硬個什么勁?

      “陳銳!我就問你,新城殺良冒功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陳銳冷笑:“便是本爵做的又如何?幾個刁民,殺就殺了。這大明滿朝文武,哪個上沒沾幾條人命?!跟著秦纮放幾天馬,便不曉得天高地厚了么?本爵乃大明平江伯,便是有罪過,那也得陛下發落,輪不到你一個閹奴來多嘴!”

      喲嗬,還越說越來勁了!

      孫錚豎起三根手指:“我數三聲,你若不開城投降,后果自負!”

      陳銳打個哈哈:“你就是數三百聲,也休想爺爺搭理!有種你來攻城便是!”

      “一!二!三!”

      數完三個數,孫錚突然咧嘴一笑:“要我攻城?好,滿足你!”

      一揮手,身前出現五架迫擊炮,挨個校正炮位,不到三百米,簡直是最合適的靶子。

      陳銳還想嘲諷一下孫閻王這戲法耍的不錯,回頭讓他進府好好耍耍。就見那幾支小圓筒突然一起發作,噴出一只只小棒槌沖著城頭而來。

      這是啥東西?

      轟轟……

      孫錚有意震懾,故意繞開陳銳本人,將他身后那座敵樓炸的粉碎。五枚高爆炮彈同時在大同城頭爆炸,一擊之下整座敵樓化為齏粉,直接把城頭那幫守軍膽都嚇破了。

      爆炸響處,陳銳一聲尖嚎,嚇的癱坐在地失了魂,一群親兵抱頭鼠躥亂了套。大同城里應聲大嘩,好像被潑了一瓢熱油,瞬間就炸了窩。

      一輪炮擊,孫錚再次喊話:“開城門,不然轟平你這城墻!”

      不用陳銳發號施令,也不知哪支部隊的人,戰戰兢兢開了城門。

      孫錚扭頭下令:“入城接管軍營,維護街面治安!”

      “是!”

      一揮手,一排小鋼炮憑空消失。這是個流行迷信的時代,既然都傳出閻王名頭了,有點神通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

      新軍戰士們親眼目睹了這神奇的一幕,一個個雄糾糾、氣昂昂,跨步入城,理直氣壯接管城防。

      大同守軍同樣目睹了這恐怖的一幕,戰戰兢兢跪地服軟,聽候發落。

      兩個小時后,大同軍營校場。

      孫錚站在點將臺,前面擺著一張木桌,桌上是數份文檔、奏折。桌邊跪著個大紅袍的太監,那是宣大監軍金輔。

      點將臺前一丈遠的地上,西瓜似的擺放著數排用石灰腌過的首級,都是陳銳屠殺的百姓。

      披頭散發的陳銳,被幾個新軍士兵按在臺下,滿臉的歇斯底里,沖著臺上孫錚嘶吼:“孫閻王!你有種就把本爵一刀砍了,本爵也給你寫個服字!”

      孫錚理都沒理他,只是冷眼看著大校場的大同駐軍被逐漸分成幾個不同區域。

      軍營門口,急匆匆沖進一群人,打頭那個一襲二品文官朝服。被攔在校場外面,急的跺腳,隨員扯著脖子唱名求進。

      “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巡撫大同地方贊理軍務劉宇,求見孫千戶!”

      孫錚擺手,哨兵放行。

      劉宇跑的滿頭大汗也顧不上擦,小跑來到點將臺下,仰頭悲呼:“孫千戶何故炮擊大同?行此同袍相殘之舉?”

      孫錚從旁邊桌上拿起一份奏折扔給他:“劉大人!這份請功折子上有你的署名,你自己瞧瞧,是你自己所署,還是他人冒簽?”

      劉宇翻看一掃:“確實是本官所署,此乃我宣大兩鎮軍務,于孫千戶何干?”

      孫錚哼一聲:“奏折上寫,總兵陳銳,數日前于東勝衛破敵數千,斬得虜首八百三十余級,你可曾親眼驗證過?”

      這個……劉宇不知如何說起,本官是文官呀,難看首級這種事,遠遠掃一眼就是了,難道還人挨個翻看?惡不惡心?!

      突然想到眼前這少年可是孫閻王,膽子大到敢炮擊大同城的存在,難道是這事出了什么岔子?

      孫錚看他陷入沉思,一指旁邊還在擺造型的陳銳:“劉大人不如再問問陳總兵?”

      陳銳滿不在乎嗤一聲:“問什么問?本爵一人做事一人當,便是本爵屠了東勝衛附近四條村子,殺良冒功!那又如何?你孫錚真當自己是閻王?本爵縱然犯了律條,那也得陛下發落!輪到你來充大瓣蒜?有種你往這砍!”

      兩個士兵將他按回原處。

      劉宇刷的一下冷汗就淌過臉頰,滴滴噠噠將胸前補子繡的錦雞渲的鮮亮。

      “平江伯!你你你……豈可如此!”這就是文官,沒出事前歲月靜好,出了事都是別人的錯。

      黑面小跑上前,刷的敬禮:“報告千戶!參與東勝衛殺良事件的官兵共計三千二百一十八人,已分辨指認完畢,請指示!”

      三千余官兵被趕到校場東北角,意識到落到孫閻王手里,喊著各種話,有的求饒,有的申訴,有的給自己分辨,更有互相指責對罵的,可謂丑態百出。

      校場中央,則是一萬三千未涉案的大同官兵。在新軍的導引下,列成隊伍,沉默等待。

      孫錚本來想說幾句話,但看到場中大同官兵們那些麻木不仁的表情,一下子興致全無。

      陳銳冷笑:“三千兩百一十八!孫閻王,你有種,就把這三千來號,全都殺了!”

      孫錚看都沒看他一眼,一擺手,早將東北角完全封鎖的一千新軍,整齊劃一拉栓上膛,舉槍瞄準。

      眾人都沒來得及反應,孫錚一聲令下:“開火!”

      砰砰砰!槍聲爆豆般的響起,三千余人如同被鐮刀齊刷刷刮掉一層,后面眾人狂吼著亂跑亂躥,試圖尋找逃生之路。

      盡管這些人里,也有些血勇之士,努力的沖出數十步,卻還是無法逃出新軍的火槍。

      一千人排成的寬闊戰線,一次又一次的射擊、裝彈、再射擊。五連發過后,東北角再見不到站著的人影。

      孫錚的聲音平靜的可怕:“上刺刀!”

      一千新軍齊刷刷從腰間投出刺刀,卡的一聲裝上。邁著整齊的步伐,踏向血淋淋的尸體堆,挨個補刀。

      劉宇撲通一聲就癱成一團:“怎么……會這樣啊!三千多人……何至于此啊!”

      陳銳呆了,能跟著他一起干那種事,都是親信中的親信。其中有他的家丁,好友,甚至還有他的親侄子!

      眼見著數年辛苦攢的家底被孫錚一通排槍打為泡影,陳銳悲吼道:“孫閻王!你今天不殺本爵……”

      孫錚從點將臺飄然落地,站在他面前,手中出現一柄長劍,凌空揮過,刷!

      放狠話?滿足你!

      陳銳脖子沁出一道血線,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幾尺之外,劉宇抖的像篩糠:“孫孫孫……”

      孫錚揪住陳銳發髻,將腦袋從他脖子上取下來,斷口頓時噴出一道血泉,無頭身軀緩緩栽倒,不時抽搐幾下。

      轉身將陳銳腦袋放進劉宇手上:“劉大人!陛下任你巡撫大同,陳銳殺良冒功,事先你未勸阻,事后還為他請功!他落到這步田地,你要負主要責任!這就是你巡撫大同的成果!”

      劉宇嚇的哇哇亂叫,下意識就想扔掉腦袋,被孫錚牢牢按住雙手,只感覺血淋淋的腦袋似乎還在動,連忙閉上雙眼,看也不敢看。

      孫錚微微偏頭:“金輔!”

      在點將臺跪了半天的太監尖聲應道:“奴婢在!”

      “你身為監軍,這等事居然毫不知情!無能至極!本該一刀剁了你,念你是陛下家奴,給你個活命機會!你陪著劉大人一起回京,親自向陛下解釋吧!”

      “奴婢謝小爺開恩!”

      劉宇就那么呆呆的被人抬上大車,與金輔一起被送往京城面圣。他那幾個隨員無可奈何,只好回衙門喊人快馬入京送信。

      大同距離京師不過六百里,快馬一天就到。

      兩天后,孫錚炮轟大同,斬殺陳銳,處決三千余人的消息,將整個京城雷了個外焦里嫩。

      一次殺了三千人?還有一個伯爵,兩位參將,十余位游擊!韃靼瓦剌十幾年折騰,都沒有過這么大損失!

      這個孫閻王,真是活閻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