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50章 地藏王菩薩的坐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50章 地藏王菩薩的坐騎字體大小: A+
     

      固原監軍衙門,孫錚、秦纮、程敏政等軍政大佬濟濟一堂,踏雪站在大地圖前,用手中教桿講解河套形勢。

      “自開春以來,我軍先后發動春季的‘驚蟄行動’,夏季的‘流火行動’,三萬新舊兵種配合作戰,取得了一系列豐碩的戰果……”

      孫錚青著臉一拍桌子:“贊歌留著給朝堂上那些大老爺聽!說重點!”

      “是!”踏雪很無奈的將教桿移到河套東北部一座小城:“東勝衛舊城(在今鄂爾多斯一帶),自朝廷內遷放棄之后,逐漸被韃靼人所據。火篩勢力入套數年間,更是下了大力氣修復。又連續將擄來的邊民充實其中。到今年為止,東勝衛舊城已有居民十余萬,其中漢民超過五萬。火篩于去冬被擒之后,小王子便據了此城,做為經營河套的大本營。但今年被我軍連續數次于野戰中擊潰,原本的韃靼勢力只能龜縮回舊城周邊。

      九月初,我軍發起‘鐮刀行動’,分三路齊頭并進,以求畢其功于一役,一舉殲滅小王子的有生力量。小王子接連數次被我軍擊敗,意識到不是我軍對手。于是決定放棄舊城,撤出河套……”

      程敏政聞言低語:“這是好事呀!只要肅清韃靼勢力,我們自家經營舊城,有土豆和玉米在……”

      秦纮打斷他:“聽他說完!”

      踏雪小心的瞟一眼孫錚,接著道:“小王子在東撤之前,將舊城漢民屠殺大半……一把火,把舊城燒了!”

      砰!孫錚一巴掌把桌子拍個大缺口:“畜生!”一瞪踏雪:“愣著干什么?接著說!”

      眾人挺吃驚,還有更壞的?

      踏雪硬著頭皮道:“我軍及時察覺后撲救,并追殺小王子部東渡黃河,在東勝衛新城(大同西北二十里)附近,與敵交戰一場,殲敵萬余人,俘虜三千余人……咳!”

      “你咳什么咳?喉嚨嗆驢毛了?往下說!”

      “我軍解新城之圍,入城撫民發現,城中并無守軍,且居民死傷極眾,但小王子部并未破城……經詳細訊問得知,乃是平江伯陳銳,聞聽小王子部被我軍擊敗,以為有便宜占,輕敵冒進,被敵擊敗后逃回東勝衛新城,卻以通匪罪名,屠殺了附近村落上千百姓,冒為軍功,向朝廷報捷!為泯滅證據,撤回大同前,將新城守軍一并帶走,留下一座不設防的邊城……”

      程敏政嚇一跳,直接站起來:“這事可開不得玩笑,可有佐證?”

      秦纮黯然道:“已有相關人證、物證,正在送回固原途中。三五日之后,便知分曉。建功,你的意思呢?”

      孫錚瞪著踏雪:“無牙和黑面都死了嗎?這種畜牲為什么不當場拿下正法?還等著他受了朝廷封賞,一起去喝慶功酒嗎?”

      踏雪只好把目光轉向秦纮,老頭連忙勸解:“畢竟是友軍,不是我軍管轄。說起來,東勝衛新舊兩城,皆在宣大治下,我們這次收復舊城也罷了,畢竟在河套。但越過黃河,直抵新城,已經算是逾越了!”

      孫錚青著臉,冷聲道:“就是你們這種迂腐的思想,才讓姓陳的敢這么大膽!如果我軍不到,小王子打破新城,此事豈不永無昭雪之日?這種殘民之賊,為害比小王子更烈!縱容這種賊子逍遙,與同謀何異!?”

      秦纮道:“朝廷做事,畢竟還得講個程序。且等那些人證、物證匯齊,老夫必向陛下彈劾此獠!”

      孫錚霍然起身:“小王子屠民焚城時,朝廷法度在哪里?陳銳殺良冒功時,朝廷法度在哪里?要講你去講!”

      說完,扭頭就向外走,程敏政連忙起身勸解:“建功不要沖動!”

      秦纮一把將他拉住,輕輕搖了搖頭,嘆息道:“有些事,你我做不到……終歸,也需要有人去做才好!”

      “可這……建功那個性子,豈不又要把天捅個窟窿!”

      “哼!天上有窟窿,那也是平江伯捅的,建功此去,正是為大明社稷補天!”

      唉,只好這樣了,反正好像也勸不住。

      踏雪有點凌亂,畢竟名義上他現在還在秦纮帳下聽用,已經是正經的大明軍官。可在心理上,他卻更加傾向于孫錚。

      幸好,秦纮人老成精,根本沒給他糾結的機會:“踏雪!你是情報部門主官,建功至軍前,少了你可不行。”說著扔出自己腰牌:“把這牌子給他,持此令牌,如老夫親臨。告訴建功,只管放手去做,就算天塌了,也有老夫兜著!”

      “是!”

      踏雪收起令牌,就聽門外響起一陣古怪的轟鳴聲,眾人都有點吃驚,同時出門,就見孫錚坐在一頭古怪的金屬怪獸中,緩緩從后院駛來。

      這是……

      孫錚俯身,推開副駕駛車門,沖著踏雪喊:“上車!”

      踏雪也不敢問,彎腰上車落坐,那舒適的軟座差點讓他失態,隔了半天才緩緩放松。

      孫錚沖門邊站著的秦大帥和程先生點點頭,一腳油門,駛出衙門。

      秦纮捋著胡子嘿嘿直樂:“還說你不會通神?這回卻看還有什么話好說!”

      程敏政瞠目結舌老半天:“世叔,這是……難道這世上,果有仙界、冥府?”

      秦纮拍拍他:“那就不是你我這等凡人要考慮的事情了,我等只要盡力做好塵世間的事,活好這輩子!”

      程敏政喃喃道:“舉頭三尺有神明,古人誠不我欺!”

      越野吉普駛出監軍衙門,喊上踏雪的兩個警衛跟班坐上后排,鳴著喇叭駛出固原城,一路向北,卷起滾滾塵土。

      這邊晌午出城,天還沒黑,固原城就傳遍了。小王子屠城焚屋,孫閻王震怒,使神通從陰司拘了地藏王的坐騎來陽世,駕著去追殺那牲畜。

      其實這已經不是孫錚第一次在大明開吉普,年初他沿著北境布局規劃時,深覺騎馬太累,還受限天氣和馬匹狀態。便經常趁夜開車來回跑,以節省時間。經常開車,難免會被人撞見,于是便有了孫閻王夜間拘小鬼神獸的傳說。

      今天還是第一次在白天“顯圣”,直到出了固原城,孫錚的氣消了大半,才感覺有些不妥。不過也沒關系,反正現在大家都傳說他有神通,連秦老頭都當面問過,那就借機把這個傳說坐實又如何!正好省了許多唾沫,至于以后科技昌明,人們明白其中的道理后質疑,那也由得他們。

      經過大半年自然發展和俘虜維修,北上路況還不錯,車速保持在五十公里左右,顛簸感也比馬背稍小。

      傍晚時分,遇到正在往固原趕的一支解送俘虜的部隊,進營蹭了頓飯,休息片刻,繼續上路。很自然,隨著吉普離開,軍營里的各種傳說開始蔓延,那些俘虜越發虔誠乖巧,再不敢起絲毫異心。

      夜里十點左右,吉普車抵達東勝衛舊城。距離小王子屠民焚城已經半個多月,在邊軍的大力整頓下,舊城正在從廢墟中重建。

      駐地最高指揮官是秦纮帳下寧夏鎮都指揮百里忠,此人乃名門之后,祖上就是那位著名賢相百里奚。見到孫錚持秦纮令牌,不敢怠慢,趕緊先安排住宿。

      夜里問了幾句,得知舊城目前的情況,住宿倒還罷了,畢竟還不太冷。但糧食奇缺,更缺各種藥物。為此,駐軍不得不節省軍糧,并盡量護送幸存居民南返。

      孫錚要了幾座空帳篷,放出上百噸精米白面,這還是他當年從鬼子那里摸來的,一直也沒用得上。又用空間制作了一批行軍散和數種常用藥物,各種衣物和生活用具之類也做了一批,天亮后將其移交給百里忠。

      百里忠差點當場叩拜,目送孫錚驅車離去,趕緊喊人過來運糧煮飯,救治傷員。有這批物資,足夠舊城撐到后方支援。有這些漢胡人等,只需一年經營,他就有信心重現舊城昔日盛況!

      上午八點半,吉普車抵達黃河渡口。

      兩岸的碼頭,都駐扎著一支新軍士兵。

      孫錚看不上那種慢吞吞的渡船,直接驅車下河,入水的瞬間,切換成泅渡模式。空間打造的水陸兩棲越野車,切換圓潤,毫無痕跡。

      其他三個乘員再次開眼,這玩意不停不歇,跑的比千里馬全速時還要快幾分,關鍵是可以一直保持這么高的速度,現在還能直接入水渡河。以后孫錚開著它上山,他們也不會驚訝了。神獸嘛,飛天遁地小意思!

      十點半,孫錚抵達東勝衛新城。

      這座城是當年朝廷撤回河套舊城時,用來安置邊民所建。經過數十年發展,如今也有三萬多戶居民,平時駐守著一支五百余人的邊軍。如今守軍已隨著陳銳撤離,接管城防的,是陜西鎮邊軍。

      看到吉普,守城士兵嚇的不輕,連忙吹哨示警,城頭瞬間就出現一排舉槍新軍。

      孫錚對這反應挺滿意,但并沒有夸將他們的興致,讓踏雪下車去交涉。

      沒一會,踏雪回來匯報,無牙和黑面率大部隊去了大同。因為殺良冒功的事,他們深知孫錚不會放過陳銳,雖然不敢直接攻城拿他,卻率隊把大同圍了起來,把陳銳堵在城里。

      “總算還沒蠢到家!”孫錚發車,四人再度上路,繞過新城,直奔大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