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44章 贏得沒臉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44章 贏得沒臉見人字體大小: A+
     

      秋高氣爽,月朗星稀。

      韃靼太師火篩與幾個將領聚在金帳飲酒做樂,商議明天大舉南攻之后,如何劃分各自攻略方向。

      這也是每次南下入侵作戰的慣例,只是這次稍有不同。以前是火篩自己說了就算,現在畢竟名義上還有個達延汗,在作戰時還要聽從他的號令,打完后的繳獲也得分一部分上供。

      幾個將領還憤憤不平,火篩只能溫言相勸,畢竟達延汗是黃金家族之后,又坐擁精兵數十萬,已經得到瓦剌、韃靼諸部共尊,為了大局,還是不要生事為好。

      然后火篩便講起從前,大元朝橫跨數萬里江山的時節,那時的蒙古人,何其尊貴。究其根本,還是大家不能擰成一股繩,人心散了呀!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個諸族共主,至少明面上,不能再搞內斗那一套了。

      又夸嘴此次南下,一定要好好搶上一把,到時候,讓草原上的漢子們,人人都能吃上鹽巴茶葉,家家都有鐵鍋用。

      吹的正嗨,突然一連串的爆炸聲遠遠傳來。眾人大驚,連忙出帳察看。

      明亮的月色下,數支幽靈似的騎兵小隊,正縱馬馳騁在大營之中。馬上騎士一邊揮刀劈砍,一邊從腰間扯出小棒槌,扔向帳篷或者人多處,就是一聲霹靂炸雷。

      震天雷!

      與明軍打交道數年,韃靼人對明軍的火器其實很了解。知道他們有人頭大的震天雷,也見識過明軍的三眼火銃。但像今晚這種威力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明軍長期以來被動防守的習慣,已經讓韃靼人產生了某種錯覺。早已忘記了如何在營地設立必要的防護,一切都以他們自己騎兵方便為主。

      迎客率隊殺入,發現各帳之間的間隙,非常適合縱馬狂奔,簡直爽的飛起,完全都不必顧忌。

      簡直就是最佳的騎兵訓練場,這還等個什么?每人四枚手榴彈,找機會全都扔出去,先來一波敲山震虎!

      短短半個小時,數千枚手榴彈在寬達數里的軍帳之間炸響,先聲奪人的同時,將韃靼士兵膽氣直接摧毀,許多士兵僥幸逃得性命,直接找個坑洼抱頭裝死,根本不敢露頭。

      火篩也是打老了仗的行家,連忙與諸將分別彈壓亂軍,組織親衛召集人手,以圖將這一股膽大包天的明軍精銳吃掉。

      韃靼騎兵們迅速披掛,組織,依附各首領結隊,以中軍帳為防線,嚴防死守。一邊接應潰軍入營安置,一邊緩緩向前壓。

      手榴彈扔完,一通砍殺,迎客此次突襲的第一目標順利完成。發現敵軍已經組織起了防御線,再以絕對劣勢兵力去硬拼已經不劃算。

      根據出戰前的預演,各隊以左輪槍再搞一波,將對手反擊的意圖打消,然后慢慢撤回邊墻。接下來就是等待被激怒的對手大舉來攻,邊墻以南,早已備下待客場,就等貴客入席呢。

      截止目前,一切順利。迎客一聲令下,眾騎士拔出左輪槍,緩緩連成一線,做出攻擊陣勢,這是以進求退的打法。

      “砰!”迎客率先打響第一槍,對面一個騎士應聲落馬。

      砰砰砰!眾人紛紛舉槍射擊,五連發左輪槍,短時不必操心換彈,騎兵們心中穩如老狗,端坐馬上,慢條斯理的挑選目標,瞄準后才開槍,努力使自己每一槍都物有所值。

      畢竟大家早就知道,這種黃銅彈殼的子彈,每五發就值一兩銀子,貴著呢!平日訓練花用了那么多就不說了,上了戰場,再像舊軍那樣沒個收斂的糟踐,那可真的不當人子。

      就在騎兵營準備放幾輪槍然后梯次撤出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排成一線的韃靼騎兵們被精準點殺,紛紛落馬。自己這邊努力的放箭,落在對方身上輕松被彈開,根本沒有任何殺傷。在這么明朗的月色下,那一排神秘的火槍兵,就像一群沒有感情的殺戮機器,只是短短幾個呼吸,就有數百人被擊落馬背!

      以騎射著稱的勇士們,在這些魔神一樣的對手面前,就像一群待宰的牛羊,根本沒有任何勝算!關鍵是,明顯能看清楚,對手那把古怪的火銃,好像沒完沒了的能開火!這得用多少命去填?

      也不知是哪個家伙先崩潰,突然發一聲喊,扭轉馬頭,拼命抽打幾下,一溜煙的跑了!

      有了開頭,原本也只是勉勵維持的防線轟然崩散,昔日無敵的蒙古勇士們,故亂嘶喊著,意圖逃離這可怕的殺戮場。也有熱血沖頭的家伙,想要沖上來和對手拼刀換命,也不過是沖近幾步就被精準點殺,連近身的機會都沒有!

      基本上,所有騎兵一輪五發都還沒打完,對手防線就崩了。

      迎客眨了眨眼,狠狠一甩頭,眼看著這數萬人的大營陷入混亂,所有人馬沒頭蒼蠅一樣亂跑。

      這一把……好像玩脫了!

      嗯,既然脫了,就照脫的路數來!

      “所有人,重新裝彈!”迎客有了新思路,舉起望遠鏡,很快就找到了被一群騎士簇擁著的中軍大旗:“咱們搞一波大的,瞧見那面大纛沒?火篩就在那里,要是能抓到這老賊,這場仗就結束了!”

      就在迎客發出追擊命令的同時,邊墻兩處相隔數里的瞭望臺上,無牙和黑面同時罵出了聲。

      “迎客你真的是狗啊!你特娘今晚的任務,是誘敵佯攻,是佯攻啊!你為啥給人大營都打炸了?你是天狗嗎?你咋不把月亮吃了呢?”

      “迎客你個狗賊!老子和你沒完!為布這個局,大家辛苦半個月,你特么把人趕跑了!”

      柳林堡,孫錚和踏雪也是面面相覷。

      這玩意,找誰說理去?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呀。

      所有布置,都是為了誘敵過墻,在墻南一舉全殲。結果負責實施拖刀計的誘餌,還沒來得及拖刀,敵人就被砍壞了。

      怪誰?怪自家刀太利?還是怪對手太菜?

      嘿嘿,這回有意思了。無牙和黑面他們,士兵們摩拳擦掌就等著敵人進場,結果那邊人跑了。怎么辦?

      無牙、黑面最生氣的是,你打贏有個毛用,那么多潰兵漫山遍野的跑,要不及時收俘,回頭又是大麻煩。

      偏偏火槍兵的陣地,都在墻南。距離邊墻遠近不同,最遠的有十幾里。又是夜間,還都是步兵,想攆都攆不上!

      眼看那狗東西破敵追擊,無牙和黑面只能下令全員出發,收編俘虜。總不能真的讓這幫孫子又逃回去吧!再說韃靼人隨軍可都帶著牲口做口糧,拉回去好歹也能換幾文錢。

      這特么的,打了勝仗都高興不起來!

      迎客率隊沖殺上去,死咬著中軍帳不放,一路槍聲不斷,火光四濺,火篩那幫人本就喪了膽,逃跑的路上還不斷減員,后來連大纛、軍帳都顧不上,扔在路邊試圖吸引追兵。

      迎客也知道今夜變故一起,回去很難交差,就決定要捉住火篩,不然沒臉見人。絲毫不顧那些散兵雜魚,一門心思追火篩。

      火篩也是三十老娘倒崩娃兒,打了一輩子草谷,沒想到自己也有被人打草谷的時候。這人膽氣一泄,再大的能耐也早忘的干凈。迎客又是個狠性子,一路連續追殺,沿途的俘虜根本不怎么理會,分出幾支馬力跟不上的處理,自己不斷換馬狂奔,只為抓住目標,一舉解決邊患。

      一追一逃,長長一夜過去,早已跑出鹽池兩百里外。火篩是夜里逃命,慌不擇路,跟著的迎客也是上了頭,追到天亮時分,身邊的騎兵只剩下三百多人,前面火篩更慘,身邊只余不到百人。這一路被連續追殺,死的死,逃的逃,還有一部分因為馬太累,走著走著就倒了。

      東方露出魚肚白,迎客這邊的馬力不濟,只好暫緩腳步,喂馬飲水,自己也吃點干糧,補充體力。

      騎兵們隨身攜帶著三天行軍干糧,用隨身飯盒燒點開水,扔進去煮成糊糊,就是重鹽重油的熱食,足夠補充身體所需能量。

      還沒緩過氣,前方響起一陣馬蹄聲。前方哨戒傳信,是自己人。

      等到來人見面,卻是朱鼎帶著他的親兵。此時的朱鼎,笑的像個花兒一樣,臉上的皺紋都綻放著喜悅。

      迎客的心沉了下去:“朱指揮!火篩,落你手上了?”

      朱鼎哈哈大笑:“托無牙老弟的福,僥幸僥幸!”

      迎客這回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你是僥幸,我可沒臉見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