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42章 這是夢見什么奇怪東西了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42章 這是夢見什么奇怪東西了嗎?字體大小: A+
     

      孫錚很郁悶,曾經以為可以有點幫助的歷史知識,基本沒毛用。

      來固原這段時間,他翻閱過手頭資料,發現其中有提及弘治十四年正月有一場大地震。他沒敢提前聲張,悄悄讓四海方面做了些準備。包括糧食和藥物,以及各種借口調度了人手。

      結果,地震沒發生。這當然是好事,但這同時也說明他那點資料與這個世界有出入。

      資料上也說了,火篩會在今年攻破花馬池,一路打到平涼。借著推敲戰局的機會,把這種可能和秦纮老頭一說,悄悄布下天羅地網,就等著那家伙來上套。

      結果現在,這幾個貨一交待,特么的,因為去年秦纮來固原,那幫蒙古人嚇慫了,沒敢南下不說,自己還起了內訌,一個冬天打的血里撈骨頭。好不容易才在開春穩定了局勢,數方一起結盟。這次起大兵南下,還特意說了要盡量先給秦纮找點麻煩。

      所謂的江湖好漢,被人家黃金家族一句空頭許諾,就勾的魂不守舍,巴巴的跑來給人做探子。指望這種人來搗亂?火篩也是靠屁吹燈。

      中原江湖也一個鳥樣,就像岳不群,孫錚覺得他考舉挺丟人。實際上,人家得了這舉人身份之后,本來元氣大傷的華山,一下子就煥發了活力,隱隱有中興之象。

      所謂江湖,不過是朝堂諸公不愿意正眼瞧的地方。因為懶的管,所以才被所謂的江湖人士冒了尖。

      唉,越想越郁悶。去特么的江湖夢!不如就著朝陽,做個美夢!

      懷著怨念,孫錚嘀咕著睡著了。這在他習武以來,是很罕見的事。踏雪悄悄在旁邊插了根傘遮住陽光,讓他睡個痛快。

      這一覺睡的舒服,等孫錚醒來,已是臨近正午,夏日高掛,熱浪滾滾。

      起身時,孫錚發覺自己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樣。

      喚出光屏,嚇一跳。

      孫錚:凡人。

      生命:13

      力量:41

      敏捷:41

      體質:41

      內力:20

      智力:13

      血脈(略)

      技能:九陰內勁、全真劍法、擒拿手、太極拳劍掌、修羅雙刀等

      殺戮值:32050

      氣運值:2816

      記得昨天看時,內力還卡在19紋絲不動,其他三圍都是40,這一覺醒來,居然突破了?連智力都加了一點!這是夢到什么奇怪的東西了?

      運轉內力,驚喜的發現,早上運功時還水火不相容的任督二脈,竟已不知何時,打通了屏障,融為一體了!

      這是夢中突破嗎?

      喊了踏雪和迎客過來對練,這兩個內力最深厚,輕功也拔尖,所以這次來釣魚帶著他們。

      兩人聯手進攻,孫錚不與兩人硬接,只用螺旋九影周旋,無論兩人如何進招,總是能夠輕松避開,衣袂飄飄直如神仙中人。

      身體素質已全面超越了在亮劍世界的時候。孫錚與踏雪、迎客練招,只感覺自己對身體的掌握越來越全面,早前學的那些刀法、劍招,拳腳功夫,隨著對練又多了幾分明悟。

      半個小時的周旋之后,孫錚開始嘗試著出招。幾乎每一次出手,都能恰到好處的攻擊到兩人弱點,把這兩個嚇的不輕。

      這一場對練,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兩人力竭為止。孫錚發現自己內力依舊源源不斷,絲毫沒有以前那種后繼無力的感覺。這是打通天地橋之后,內力恢復速度大、消耗減少的表現。

      從現在起,孫錚也可以很自豪的夸一句,咱也是個高手了!

      以后行走江湖……算了,先緊著眼前的事處理,先給北邊這幫蠻子好好教個乖!

      五個俘虜還在不遠處,看到對戰,一個個心驚膽戰,難怪朝廷能管理天下,人家隨便拉幾個出來,就是江湖上頂天的高手!

      被押解上路,這幾個緩過神來,吵的不亦樂乎。

      主要責任人木高峰,早就死豬不怕開水燙,一個勁吹牛自己好歹正面和孫閻王杠過,輸在他手里,不冤!你們幾個像鳥一樣被網住,有什么臉來說我!

      那幾個真是王八掉進灰堆,窩火又憋氣!要不是這棒槌,他們在固原城里鬼混幾天,隨便聽點什么消息,回去糊弄糊弄那個糟老頭子,領了賞金,繼續逍遙何等快活?現在都泡湯了,就因為這矮駝子獨闖小河灣,活捉了孫閻王!

      就你那三腳貓的幾下,還配和人家照面?像孫閻王說的,靠背上那球球砸人么?

      返回小河灣,大車來回奔波六七十里,發現不少小問題。細節上再做了一番調整,很快就打造出十幾輛。由四海鏢局押送,分別送往四海的其他分部。

      秦纮得到消息,趕來小河灣,探望程敏政,與孫錚進行了一次長談。回去就著手推進三邊士兵的訓練、改編,調度物資,整修防御工事。

      陜西、寧夏、甘肅三鎮,滿編戰兵約有三萬人,再加上輔兵、民夫之類,總數將近十萬。這么多人力、物資,數年經營,卻總是只能眼看著北邊強盜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主要原因,是官僚體系的整體衰敗。大家都把當官視做發財門道,誰還會真正關心民生。士兵們被層層克扣,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保障,又怎么可能直心去拼命?

      甚至經常會有小股邊民,直接拋了荒,舉家逃往北邊草原。只要有點手藝,草原那些蠻子巴不得當親人一樣招呼。也難怪數十年下來,國境線一縮再縮,一退再退。如果不是秦纮撫邊,怕是再過幾年,連固原都要荒廢。

      現在有秦纮坐鎮,又有孫錚不計成本的支持。別的不說,光是每兩個月實發一塊銀元這個待遇,就是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活的像個人,自然有了心氣。訓練起來也能有模有樣。經過數月整訓,三邊戰力飆升了一大截。

      得到火篩聯合其他部落意圖大肆進犯的消息,秦纮也不敢馬虎。一邊向朝廷報信,一邊與其余邊關將領通氣。同時向草原派出了大量夜不收,加大打探力度。爭取在對手來犯時,能給一個迎頭痛擊。就算打不痛這幫強盜,至少也要提早防范,不至于損失太大。

      九月秋高,秦纮、程敏政一行數人,來看小河灣的百畝玉米田,眼前是熱火朝天的收獲場面。

      程敏政手里把玩著一支黃燦燦的玉米棒槌,贊不絕口:“玉米之名,實至名歸!建功說畝產能有八百斤,現在看來,只多不少!有此嘉禾,北疆屯田自給,指日可待!”

      秦纮撫著胡子,笑的像個佛爺:“玉米還要親水細耕,只合良田播種。那個土豆,才真不愧是土中之豆!既不挑地,也不挑水。好打理,還宜菜宜糧,好好擴種幾年。不只三邊穩固,收復河套也不是難事!”

      程敏政左右打量,沒看到孫錚:“頭年收獲,這么大的事,建功竟也不來看一眼?他這心也太大了些。”

      “早有成算的事還看什么?”秦纮笑道:“也就是你不清楚,你家小二可早就知道收成不差了。是吧,小二?”

      程圻騰一下就臉紅了:“秦爺爺!說好了保密的。”

      程敏政一問,敢情這小子早就偷著掰過嫩棒子,和秦爺爺一起煮著嘗過味。

      這還了得?程敏政想拿玉米棒子打他,舉起來又舍不得,揀一根玉米桿,沒頭沒腦的抽:“這等珍貴的糧食,留種都嫌不夠,你竟然偷著吃青果!這是種糧啊,造孽的殺胚!餓死爹娘,不食種糧的道理都不記得了?”

      程析一邊繞著秦纮轉圈圈回避,一邊還嘴:“孫千戶自己說的,不嘗一嘗,怎么知道能不能吃,我那是替大家嘗毒,是功比神農的壯舉……”

      老程氣到不行,瞅個準狠狠一抽,將程圻帽子打落,露出短短的寸頭。

      程敏政更氣了:“畜牲,你剃頭了?”

      程圻挺有理:“秦爺爺都剃了!您現在往固原城內外轉著看看,還有幾個沒剃頭的?又涼快,又好打理。剃了頭去四海吃飯都便宜些!”

      程敏政扭頭看秦纮。

      秦纮笑呵呵:“老夫乃三軍之主,帶個頭嘛。主帥自己不舍得剃,如何有臉面要求士兵剃?”

      程圻又跳了起來:“那幫大頭兵明明是貪圖剃了頭買肥皂便宜!秦爺爺是看人家剃了涼快,自己后面才跟著剃的。”

      秦纮笑的更開心了:“就算剃頭有多少好處,至少也應該和你父親說一聲嘛……”

      程圻急了:“秦爺爺你怎么可以這樣?虧我還幫你燒土豆來著……”

      程敏政大吼一聲:“那也是種糧!孽障!受死!”

      “報!”遠遠一騎信使快速奔來,翻身落馬,遞上信筒:“孫千戶急報,小王子聯合衛拉特、亦思馬因、火篩、亦卜剌諸部,起兵十五萬,南下叩關。昨日黃昏,其先頭小股部隊抵達花馬池,被孫千戶擊潰,審得口供來報!”

      秦纮接過信筒,取出戰報觀看。

      程敏政聽的迷糊:“建功在花馬池?他幾時去的?”

      秦纮沒有回答,招呼親衛牽馬:“回衙門,開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