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40章 老子缺心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40章 老子缺心眼!字體大小: A+
     

      “什么?什么孫閻王?”木高峰莫名其妙,不過是個少年千戶,這樣的官兒,南朝多如牛毛,至于嚇成這樣嗎?

      那三人面面相覷,突然意識到不太妙,這個木高峰,在遼東啃棒槌啃太多,自己也啃成棒槌了吧?

      你特么連孫閻王都不知道,就敢從他老巢里抓人?關鍵是,你特么抓誰不好,你抓了他本人!憑什么呀?你臉大么?!

      臉上扣面具的人突然撮唇一聲尖嘯,悠悠的擴散開來,卻沒得到回應。

      木高峰被這幾個的態度搞的有點懵:“你們做什么?”

      面具男怒道:“你這蠢貨,害死人了!今日得脫,老子和你沒完!”

      木高峰也意識到這幾個好像挺害怕孫錚,急著辯解:“你們放寬了心,他吃了我的獨門毒藥,沒有我的解藥,死路一條!”

      哇噢!旁邊響起個浮夸的聲音:“原來那枚毒藥那么厲害,嚇死個人,我好怕呀!”

      面具男下意識一翻身邊石板,將火堆撲滅,只見慘淡的星光下,一個小小人影正站在數丈開外。

      木高峰和他斗了半天嘴,化成灰都能認出來:“孫錚?沒看出來,你小子還真是有點膽量!”

      孫錚搖搖頭:“這荒郊野嶺烏漆麻黑的,也不像個待客的路數。起碼點個燈嘛!”

      轟的一聲響,幾乎同時,數丈開外,亮起了十幾支火把,這些火把隨夜風微微搖晃,將四人相聚的小山坳照的通亮。

      木高峰嚇一跳,這些人是……民夫?他們是怎么時候潛伏上來的?怎么一點動靜沒有?那個青海一梟呢?噢,這情景,肯定是栽了。

      又一想,怕啥?他吃了我的獨門毒藥呢。

      “孫錚!你不想死的腸穿肚爛,就趁早收起你那一套!”

      孫錚嘿嘿直樂:“你說怎么這么巧!我一直都挺好奇,死的腸穿肚爛是個什么感覺,你能不能讓這藥發作的快一點?”

      還有這種要求?你特么神經病吧!誰能有那種本事?

      孫錚看他憋的臉通紅:“不是吧?連加速的功能都沒有?還吹什么獨門秘藥?耗子藥都比你這玩意強!看你這小小的眼睛里,充滿了大大的疑惑。可惜,我沒那個功夫幫你答疑解惑。我倒是有幾個問題,不知道幾位方不方便解答?”

      面具男突然暴喝:“分開走!”

      四人同時運起輕功,縱身向四方疾沖。

      木高峰心里到底還懷著一絲僥幸,總覺得觀察了一路,沒覺得這少年有什么厲害的,就是嘴碎了些。現在撕破了臉,還是拿他做人質最劃算。因此,他直接就選了孫錚當面,想一舉將其控制。

      其余三人心里暗叫一聲佩服,忙著逃命,顧不得他。

      木高峰輕功也不錯,一躍就到了孫錚面前,見他一臉疑惑,只當自己出其不意占了上風,伸手就想將他制住。手腕突的一麻,渾身就是一軟。完了,脈門被扣,這小子竟然也會武功!

      “你居然也會武功!”木高峰真的想哭,你特么一路上都像個熊孩子,各種碎嘴,結果現在動手,竟然比我還強幾分?!這一路上都是在玩我?

      孫錚挺好笑:“哎喲不好意思。怪我事先沒說嗎?那你也沒問啊!”

      木高峰心知這回栽了,自己那所謂的獨門毒藥,估計這小子也不怎么害怕。一扭身,將駝背沖著孫錚,彎腰猛然發力!

      哧!一道毒汁噴出數尺遠,這是他最后的殺招。

      可惜,扣著脈門的手還是沒松,抬頭一看,根本連半點都沒能沾上人。

      毒汁落地,哧哧聲不絕于耳。

      孫錚指著那一溜黑乎乎有如火焦的痕跡:“你還說球球里沒藏東西?!”想用這招害人?林平之的下場我早就聽說過。

      木高峰施展壓箱底絕招,還是沒能逃脫,沒等他再想花招,全身一涼,數支銀針刺入穴道,整個人有如泄氣皮球,連動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軟軟癱坐,眼看三個同伙先后落網。

      真的是落“網”!

      空間打造的超強度漁網,輕便迅捷,結實耐用。這三人雖然武功都不錯,但是心生怯意在前,倉皇奔逃在后,來不及冷靜判斷,只是下意識的想要躲過火把照明的區域,一頭撞進特意為他們準備的天羅地網。

      三人被四馬攢蹄的捆在漁網中,點了穴道也沒松開,抬回到大車附近。

      三人如愿以償,親眼看到了那兩臺古怪機械,卻并不是木高峰吹的那個場合。

      踏雪向孫錚匯報:“那個面具男叫白板煞星,據說多年前與人比武時,被人以劍削掉了鼻子,平日行事頗為狠辣,因而得此綽號。那兩個是一對兄弟,哥哥白熊,弟弟黑熊,號稱漠北雙雄。這兩個,有傳言說喜食人肉!”

      孫錚想起原著中,好像提過這兩個貨,也不記得是什么下場,這種小角色,存在感太低。

      一個塞北明駝,兩個漠北雙熊,再加白板煞星和青海一梟師徒。辛苦這一趟,就捉到這么五只小鬼,讓孫錚生出一拳打空的感覺,不是很滿意。

      把這五人扔給踏雪他們去審訊,自己打坐練功。

      踏雪在凈軍訓練學的是情報,有一半的本事都是審訊,這幾個又都是江湖中人,皮糙肉厚的,很多花樣可以試,也不怕玩壞,很符合他的要求。

      趁著這機會,踏雪把自己手下這拔召到一起,來了個現場教學。

      跟了孫錚大半年,踏雪深知小爺對吃人肉這種行為有多痛恨,就拿雙熊兄弟做示范,還讓白板師徒和木高峰在旁邊觀摩。

      開始動手的時候,先把雙熊的嘴堵上,叮囑眾學徒:“堵嘴有兩個用意,一是防止他咬舌或者服毒,二是防止他胡說八道。在沒動刑之前就招供的,一般不需要動刑就能問的差不多。可是遇上需要動刑的,就一定要攻破對手的防守底線,不然肯定不老實!”

      很小心的從懷里取出一副布卷,繃在木樁上展開讓眾人觀看:“以前我們都按穴道經脈來制造痛點,千戶大人賜下這副圖,標明了另外一種叫做神經叢的新理念。大家可以看到,這里、這里,都有著豐富的神經叢,根據這個理論,只要輕微刺激,就能制造很大的疼痛感。我們來試一下,誰先來?”

      火光對面,被用漁網掛在半空的白板煞星破口大罵:“木駝子你在遼東太久,真成了棒槌!這回被你害死……你他娘的但凡有點意氣,就把你背上那毒汁擠一口來,給兄弟一個痛快!”

      木高峰下意識頂嘴:“他們是官兵,殺人總得講律法吧?他問口供,咱們照實說了,只要留得性命在,總有脫出生天的時候!”

      “你到底是多蠢!才會覺得孫閻王會和你講法?你特娘的不會真的不知道孫閻王吧?”

      木高峰急了:“老子要是早知道他是這路數,怎么可能一個人闖他老巢?他那看著也不像什么龍潭虎穴呀,那個程學士的公子,整天在酒樓里吹牛,我在半道上堵他,隨手就捉了……”

      嗚嗚嗚……白熊被堵著嘴,發出一連串古怪高亢的悶叫聲,就算沒有音調,也能讓人察覺到其中的痛苦。

      木高峰嚇的斷了話頭,直勾勾看向對面:“這幫人……動刑都有畫影圖形?”

      白板煞星快哭了:“你特娘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一個人進固原打探消息?還特么有臉說自己搶了寶貝?!我看你才是寶貝!”

      木高峰怒道:“分明是你們幾個慫包,故意看著老子丟丑!邀老子入伙的時候,也不和老子提他!老子來固原,也不見你們攔一句。還夸嘴說老子有膽量……”

      “我們以為你只是來探情報,誰特娘能想到,你竟然有種去闖閻王殿!你那個棒槌腦袋也不想想,要沒點把握,孫閻王會把老巢安在城外十幾里?你是不是缺心眼啊!”

      “這話孫閻王說過!”

      “什么?”

      “他說老子缺心眼!”

      “你特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