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39章 你抓了孫閻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39章 你抓了孫閻王?字體大小: A+
     

      孫錚當眾吞下木高峰給的毒藥,木高峰心里穩了:“現在找人起運吧!”

      孫錚打個響指,兵工廠里推出一輛大車來。這車與平常大車不同,它是四只輪子。

      木高峰還琢磨這種車子怎么轉彎,就見那民夫隨手一扯,前面兩個輪子直接轉向,輕松就完成了轉向。

      大車停在機器旁,車廂被放下,車廂上幾個人一通忙活,很快組裝起一只連結在車體上的吊臂,兩人配合,放下吊勾,勾住機器上部吊環,另一個拉動鏈條,上千斤的機器被輕松吊上車廂。機器下面本就有小輪子,堆進車廂預留的位置,扳下機關,升起幾個卡扣,將機器牢牢固定。

      另一個機器同樣操作,順利裝車。幾人又拆卸吊劈,車廂里也有專門設計的位置,仔細擺好加上鎖扣,運載車順利完成。

      這一套本來就是孫錚特意為運送鍋駝機設計的,四海旗下產業越來越多,很多東西純靠手工,根本沒法滿足市場需求。正好借這機會,將鍋駝機普及開來。沒想到,剛剛試驗好運載車,就碰上人質事件。

      木高峰大開眼界,心中得意,拉著孫錚一起上路,還信誓旦旦保證,只要過了長城,就一定給他解藥,放他回來。

      程敏政急的直跺腳,被黑面他們幾個牢牢按住。好不容易才救你回來,再讓你摻和進去,小爺還不得撕了我們幾個?

      程師傅有氣沒處撒,扭頭看到自家二小子,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抽,程圻也知道自己闖了禍,這回倒是沒躲,硬挺著讓老爹揍了一頓。

      眼看著孫錚被那小挫子一粒毒藥控制,不得不挑了一隊民夫押車上路。老程心痛的滴血,直恨自己無用,急吼吼就準備回去請秦帥發兵。

      黑面怕他壞了小爺興致,點了他睡穴,安排幾個人守著他們父子。

      如果真要對付木高峰,翻個手的事。正巧兵工廠要試驗四輪大車的運輸效果,就借這機會散個心,悶在工廠好一陣子,也得透透氣。

      一個在遼東鬼混的江湖中人,還有點缺心眼,沒人蠱惑他能跑來固原找秘術?誰讓他來的?一共來了多少人?消息是從哪來的?為何挑程二公子下手?趁著出來散心,權當逗個樂子。

      趕了半天路,木高峰還要挑偏僻的小道走,眼看太陽落山,才離開固原不到三十里。

      夜幕降臨,木高峰取出個竹筒,用火折子引燃,沖天放了一枚煙花。

      煙花沖天而起,在夜空中炸開一團炫目光點。

      沒一會,北方某處同樣升起一個光團。

      孫錚瞧的挺開心:“還有沒有?再放幾個,難得今晚夜色這么好,賞賞焰火也不錯。”

      木高峰哼一聲扭頭縮進車廂,又去撫摸那迷人的寶物。

      “什么塞北明駝,你就是個摳批駱駝。幾支煙花都不舍得,還給我甩臉子?”

      跟著押車的踏雪忍笑,悄聲道:“是巧手賀蘭的手藝,據說此人出身煙花世家,數年前被擄至北境,以煙花手藝聞名漠北,后來輾轉流落到賀蘭山安居。他的煙花信筒以穩定、搶眼著稱,只是價值不匪,尋常人可用不起。”

      遠遠的,先后亮起三朵焰花。

      孫錚又喊:“老木!都這個點了,要不要埋鍋做飯,吃點東西呀?”

      木高峰也看到了那三朵焰花,很傲嬌的回道:“那么多臭毛病!隨便啃點干糧就行了。”

      “那干糧呢?”

      “什么干糧?”

      “哇,老木!你不是吧?現在大家是給你干活啊,你連飯都不管?這也太摳了吧?”

      木高峰氣到不行:“我自家干糧都不夠吃,哪里能管十幾號人吃飯?你瞧瞧我,像是帶那么多干糧的樣子嗎?”

      孫錚一指他那駝背:“你背的那球球里藏的什么?有好吃的拿出來,大家分享啊!”

      踏雪幾個笑到快岔氣,往日在軍中,見到小爺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只有在這時候,才會發現他那股孩子氣,用他自己的話說,不是一般的熊!

      木高峰火冒三丈,偏還記得這小子才是搖錢樹,傷不得,想踢一腳車子發泄,實在舍不得,只好扭頭生悶氣,心里早把孫錚擺出十八般模樣整治。

      見木高峰被氣到自閉,孫錚下令扎營造飯。

      木高峰開口要罵,孫錚就往車上一躺:“那你殺了我吧,也比餓死強!”

      唉!塞北明駝恨恨咒罵幾聲,只能任他扎營。

      這種屁孩也能做高官,可見這南朝是沒救了!

      夏夜晚餐,也不用太復雜,隨便燒個湯,把干糧煮一煮就成。孫錚賺沒味,指著踏雪一通臭罵。

      踏雪沒辦法,只好摸黑跑出去打獵,還好“運氣”不錯,摸了只野兔回來。洗剝干凈,架在火上烤,給千戶大人做宵夜。一群“民夫”眼巴巴看著,也不敢說話,只能埋頭喝糊糊。新配方的野戰干糧,營養足,口感也不錯。

      木高峰看著不爽,跑來火堆旁,要搶兔子吃。孫錚把兔子遞給他,這貨又擔心那兔子被做了手腳,愣是不敢接,又被孫錚一通嘲諷。

      索性自己啃干糧,再不和這小混蛋說話,省得被氣出個好歹。

      過了幾個小時,夜里十點前后,遠遠一陣古怪鳥鳴。木高峰來了精神,撮嘴一吹,同樣的鳥鳴聲響起。

      夜幕下,三十幾米外,一個黑影停下腳步喊道:“木前輩可在么?請出來答話!”

      木高峰從車廂躍下,站在火堆旁:“青海一梟!怎么只有你小子一個,你師傅他們呢?”

      “前輩,借一步說話!”這是不放心,唯恐木高峰是陷入敵手,先確認安全。

      木高峰扭頭叮囑一群民夫:“仔細著些,休要亂跑,這荒效野嶺的指不定就走丟了!”還有意賣弄,施展輕功,一個起跳,高高的去了。

      車廂里,孫錚擺的四平八穩,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車低傳來聲音:“小爺,一共來了四個,這個過來說話,還有三人潛在半里外接應。”

      孫錚輕笑:“靠這么幾個孤魂野鬼,能撲騰出多大水花?搞清楚他們的消息來源,我也挺好奇,是誰這么有種,敢打我的主意!”

      半里外,微弱的火光下,三個裝扮奇特的江湖人圍在一起,檢驗木高峰那把新刀胚。

      “不到一柱香就能打造這樣好刀?你不是說胡話吧?”

      木高峰冷笑:“我便站在五尺之外,親眼看著他打出來的!也怪道你不信,若非親見,我也不敢相信。嘿嘿,不管你信不信,那寶貝如今就在車上。老子這次回去,先打上百來把神兵利器,約上三山五岳的豪杰,天下之大,何處去不得?!”

      臉上扣著個古怪面具的男子道:“那太師吩咐的事情呢?”

      木高峰嗤笑:“你還不明白嗎?這固原能如此快的招兵買馬,靠的就是此寶!如今,這寶貝和那會使喚寶貝的人,都被我一并拿了。固原還有什么可擔憂的?你等著吧,固原丟了這么要緊的寶貝,且有的亂一陣呢。”

      “你拿了他立足重寶,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不擔心他起兵來追殺?”

      “嘿嘿,你還不明白?他若真的起兵來追殺,不是正好遂了我等心思?就算他不起兵,沒了這寶貝,秦老頭且得頭疼一陣。太師南下,正是大好時機。秦老頭這里肯定騰不出手!”

      “究竟是何等樣至寶,能夠一柱香便打造一把寶刀?!不是信木先生不過,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

      “我親眼所見,到現在都還覺得像做夢呢。嘿嘿,你等化外野人,如何能猜到南朝人的精巧心思?”

      “說一千道一萬,不如親眼見一面!木先生且讓我等一同見證,若果真有如此神異,我等拼了性命,也要把它送出關外去!”

      “行!隨我來吧,可別怪我沒打招呼,千萬不要想著和那個孫錚斗嘴,還要靠他使喚那寶貝呢!”

      “孫錚?錦衣衛千戶孫錚?”

      “沒錯!要不是只有他能使喚那寶貝,就他那張破嘴,我早給撕巴了!”

      “是個只有十幾歲的少年?”

      “可不就是嘛,也就是瞧著他年紀小,才不跟他一般見識。你是不曉得,這小子的嘴有多碎。”

      “等下!你沒搞錯吧?你說你……抓了孫閻王?”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