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31章 哈哈!想的美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31章 哈哈!想的美喲!字體大小: A+
     

      秦纮選擇固原筑城,除了戰略視角,主要還是這一帶水源充沛,足夠支持一個大城人口使用。

      固原東南十五里外,遍布各種溝溝坎坎密布的山陵地貌。一條三米多寬的河流如玉帶般從群山腳下環繞而過。

      孫錚的兵營駐地,就選在一處小河灣。

      秦纮帶著一群親衛、將佐浩浩蕩蕩上門拜訪。

      遠遠的看到那分布在幾處山頭的營房,老頭就暗自點頭,是個行家!

      來了興致,就駐馬多看了一會。不一時,疑惑就來了。

      “他這營房規模,可不像三百兵的樣子!”秦纮臉色冷了:“他到底招了多少人馬?”

      朱鼎很無奈:“確實是三百親兵!不過人家還順帶著幫客棧和鏢局訓練護衛、趟子手之流。嗯,還有一部分民夫……大帥,人家這些都是自己花錢,可沒經咱們帳面。”

      “他哪來那么多錢?是宮里拔的內帑?”

      “哪還用宮里出錢?這位爺自己便是個財神爺!您是沒瞧見,人家那四海客棧,房子還沒修好,搭個棚子賣飯,一天天人都能擠爆。那銀錢賺的,日進斗金不是說說。這還不到兩月,都快買下一條街了!”

      “真是正經生意?沒有仗勢欺人,恃強凌弱的事?”

      “怎么可能?人家四海一條街,現在可以說是固原城里治安最好的地段。連來賣牛羊的胡子,都知道有事找錦衣衛,辦事最公平!”

      秦纮搖頭感慨:“以小窺大!他能自己賺錢養兵,怕是心氣不小。如今軍中習俗,恨不能支個幡兒吃空餉。愿意滿員實編的,不是胸懷天下,便是另有所謀。走吧,進去瞧瞧,是福是禍,且得看仔細嘍!”

      一行人打馬前行,距離營房還有百余步,就見兩隊衛兵邁著整齊步伐出門,刷的一個立正列隊,擺出迎接的架勢。

      秦纮心里微微抽了一下,這是早被發現行蹤了。可是剛才,自己這邊根本沒發現人家的夜不收。這家伙,有點門道。

      朱鼎先一步下馬去聯絡,對方一名軍士踩著怪異而有力的步伐來到秦纮馬前,刷的一個立場,右手曲肘向上,五指并攏平齊微搭太陽穴。

      老頭心說,這禮節看著蠻古怪,倒也頗有幾分意思。

      “卑職孫搗藥見過秦帥!千戶率隊野外拉練還沒回營,卑職已通傳了消息。請秦帥進營暫歇!”

      秦纮下馬,回了一個自己的軍禮,老頭久經戰陣,這種細節不會馬虎:“煩請帶路!”

      一行人穿過衛隊時,這幫精氣神明顯與其他軍人不同的年輕人,刷的同時一個敬禮,震的一幫老兵心神恍惚。嘿,這架勢,真特娘的提氣!

      自有民夫接過馬匹照料,眾人隨搗藥進入接待大廳落座。

      老頭這一進門,嚯!從外面看不打眼,里面這陣勢不一般啊!

      瞧人家這屋子,那叫一個敞亮。所有的墻壁平平整整不說,還刷了一層白灰。高高的飄窗,既保證了采光,又能避免過堂風傷到人。

      大廳中央擺著一張大到離譜的巨桌,整整齊齊擺著兩排高椅。老頭卻沒落坐,目不轉睛的盯著對面大墻。

      大墻中央張貼著一副與監軍衙門同樣的北境形勢圖。另一邊的沙盤,仔細一瞧,是固原附近細節。這個比例更大,展現的細節更豐富,讓人瞟一眼就恨不得沉浸其中。

      幾個勤務兵捧上熱茶、點心。秦纮這幫人卻沒人有心思碰,全都跟在老頭屁股后面,東瞅西瞧,只覺得人家這里什么都好。

      幾聲尖銳的哨聲遠遠傳來,悶雷一般的腳步聲緊隨其后。

      老頭輕皺眉頭,轉頭問搗藥:“老夫可以出去看看么?”

      “千戶交待過,秦帥是自己人,這里一切都對您開放。想看哪里,只管吩咐便是!”

      “呵呵,老夫榮幸之至!”

      眾人出大廳,只見數十米外,幾百號士兵正各自喊著口號,排列成一個個方陣。

      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大踏步向眾人走來。朱鼎提示,這位就是那個與眾不同的千戶監軍。

      孫錚遠遠就抱拳施禮:“秦帥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秦纮心里那點對內官的敵視早不知扔哪去了,連忙回禮:“是老夫慢待了孫千戶才是……”

      孫錚也不和他打這種圓場套路,伸手一指:“我們進去說話,秦帥請!”

      老頭跟著走了幾步,才回過神來,這小鬼,竟然輕易就拿回了主動權,老夫這回真遇上對手了!

      場面話不過翻來覆去那幾句,扯完沒營養的,秦纮進入正題:“不知孫千戶于這三邊監軍之職,有何想法?”

      這就是在問執政理念了,等于要讓孫錚表態,你到底想怎么樣。

      孫錚微微一笑:“監軍乃天子耳目,主要任務是將軍中情況回報天子,使人主不受蒙蔽。孫某雖然年少,這個道理還是懂的。”

      什么意思?老頭挺疑惑:“老夫觀千戶練兵,頗有成法。乃胸有韜略之大才!不知……”

      “秦帥只管放寬心,孫某所練,不過隨身親兵。也有幫著太子殿下打理產業的一些雜役、隨從之流。這么說吧,只要秦帥不造反,孫某絕不會干涉秦帥軍中之事!我也知道,你們軍中慣常有些舊俗,什么吃空餉,役兵如私奴之類。這些我統統不在乎!”

      眾人很尷尬,包括秦老頭,他自己文臣出身,當然也看不慣,但這些軍中惡俗,是潛規則。你敢下狠手,就得小心自己老命不保。何況文官又能好到哪里,下起手來比武將更黑。這種事,大家心照啦。

      孫錚接著道:“陛下為河套之失寢食不安,秦帥被陛下委以重任,此中關節,想必也是清楚的。于我來說,在能保證邊關不失的前提下,進而驅逐胡人,奪回河套,便是三邊當前的主要任務。只要是為了實現這個任務,秦帥如何治軍,如何牧民,孫某絕不干涉!但有一條,千萬要約束士兵,不要騷擾百姓。若被我發現有殘民、害民,乃至殺良冒功之輩,休怪孫某言之不預!”

      咦?見了個活鬼!內官轉性了?你一個廠衛出身的家伙,竟然提點老夫不要害民?你是不是在逗老夫?

      直到踏上返程,老秦心里還在鬧別扭。

      “被一個后生晚輩教訓了!老夫自昔日進士及第,宦海沉浮數十年,何曾被人這樣質疑過?!”

      發現朱鼎等人滿臉糾結,老頭有點明白:“可是最近發生過什么事?”

      朱鼎打馬并上,低聲解釋:“大帥不是吩咐固原新筑,要廣招百姓,拓展商路的嘛。上個月吧,有幾個胡人來固原賣馬,有幾個小的眼紅人家馬好,就動了歪心思,想以探子名義奪馬。”

      秦纮冷笑:“撞到他手上了?怎么料理的?”

      朱鼎臉色漲紅:“孫千戶當眾審理,把幾個兵士那點小心思揭的明晃晃。后來孫千戶自己掏錢買了那些馬,又給那幾個胡人一個什么會員優惠,反正那幫胡人以后在四海客棧吃飯都給便宜一半。那幾個兵士倒是沒難為,只是扭了送回兵營……”

      “扭扭捏捏的,還有呢?”

      “把當天值守的參將楊琳,打了二十板子。還把我們幾個都喊去,說是再有這等事,他只找參將說話。”

      嘿!有意思。

      朱鼎又低聲道:“老楊還不憤氣,想給人使絆子。找了幾個江湖中人,想去為難人家四海客棧。結果人家一聽是四海,差點當場把他剁了,罵的那叫一個難聽。咱們才知道,這位孫千戶,就是那個大鬧太原府的孫閻王!”

      什么?秦纮明顯也聽過傳說:“原來他就是孫閻王!”

      “還有個更嚇人的!”朱鼎給老頭補課:“秦帥可知他為何被派來做監軍?是三位閣老聯手舉薦!”

      唵?老頭顯然不知道這事:“可是有內情?”

      朱鼎就把漏澤園事涉拐子、滅門案的前因后果說了一回,一臉后怕道:“據說,壽寧侯哥倆到現在還經常嚇的尿床。”

      老頭有點不信:“李廣不去,他真敢下死手?”

      朱鼎汗顏:“那說不準,反正小碼頭十幾家全家上吊是真真的。”

      秦纮倒吸一口涼氣,這下手確實狠,有點內官的味道。

      走著走著,老頭突然回過味來,這不對呀,他那是做了老夫想做而做不到的事,這是好事呀!

      難怪那些閣老把他推出來,這是想讓他和老夫打擂臺?

      哈哈!想的美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