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16章 菜雞互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16章 菜雞互啄字體大小: A+
     

      王府擺的擂臺,并不在王府附近,而是在隔了半座城的武廟廣場。

      宋朝以前的武廟,供奉的是武成王姜子牙。到了明朝,朱洪武出身低,最喜歡的還是關羽。在他的推崇下,關羽被尊為武圣帝君,取代了武成王,成為新一代武廟之主。以至于明清之后,人們一提起武圣、武廟,首先想到的肯定是關公。武成王這個尊號,漸漸被人遺忘。

      武廟廣場很大,靠近廟墻的地方,高高的搭了座擂臺。擂臺下,一字排開擺了幾溜桌椅,早有一幫小廝、伙計之流伺候在旁。

      孫錚不得不佩服,誰說古人死板了?瞧瞧人家這商業化運作,明顯是行家里手,弄慣了的。

      有收費的貴賓席,這就好辦。小爺別的沒有,有的是錢。銀子這玩意,說出來能嚇死人。二十二噸白銀,換算下來七十幾萬兩!這還不算那些黃金。

      走近一問,果然,桌子的價錢也是由位置決定。第二排最貴,五兩銀子一桌。第一排還不賣,出多少錢都沒用,那個是預留給王府的。

      掏錢入座,居然還贈送茶水、點心。喜歡喝酒點菜的,得另花錢買。

      擂臺還沒開始,就有小商販挑著擔子穿梭在看客之間。各自喊著順口的小調叫賣,不時有落座看客花錢買幾樣小吃食磨牙打發時間。

      等了將近半個鐘頭,一隊披掛齊整的兵勇列隊出現,守著最前一排桌旁。隨后才是幾頂綠呢小轎,吱呀呀一路晃著進場。落下轎子,走出三個文生打扮的中年人,分別拱拱手,各自落座。

      擂臺一角,早有專門負責秩序的晃動認旗,兩邊各自走出一條大漢,兩人分別沖四下做個羅圈揖,也不廢話,互相叉手打個招呼,乒乒乓乓就動起手來。

      孫錚看了幾分鐘,有點疑惑,這表演的痕跡也太重了些,兩個人你來我往打的很熱鬧,偏偏半天不見一次磕碰,完全就是后世舞臺表演那一套。

      尼瑪,不是說打擂臺嗎?這特么是戲臺吧!還是說,這兩個就是托兒?

      往后一瞧,隨著臺上動手,四周又陸續涌進許多看客。有的自帶小馬扎,大多數則叉手圍在后方。小商販們的營業額真線飆升。

      臺上突然響起一陣急促鑼聲,隨著這通鑼響,兩個交手漢子速度猛然加快,打的越發迅捷,看臺下一陣陣連天叫好聲。

      隨著鑼聲停止,交手兩人收手后撤,又是沖著四方做個羅圈揖,收手退走。

      果然是托!看來這商業化做的很到位嘛,有點意思。

      要是再有幾個打廣告的,就完美了。

      這么一想,本著商業運作的眼光再觀察,就看得出來,這所謂的成熟體系,其實還很稚嫩。

      這時,兩個小廝各自高高的舉著面木牌,木牌上張貼著兩張按著手印和某個官府印文的生死文書。

      木牌巡場一周,一聲鑼響,兩邊各自走出一條大漢。也不多話,互相行過禮,發一聲喊,直接就交上了手。

      這次的打斗,遠沒開場的漂亮美觀。但卻拳拳到肉,激烈無匹,明顯是真家伙。臺下看客也揪著小心,不時為自己看好的選手加油打氣。

      幾個回合過后,右方漢子賣個破綻,誘敵來攻,一個回馬槍式反殺,雙手后發先至,一招雙風貫耳擊中對手太陽穴,那對手砰然倒地。

      勝出的漢子沖四方打個羅圈揖,拖著蹣跚的步伐退場。自有清場人員上來,將倒地淘汰選手抬出。

      這時,就見擂臺下方,有一群帶著醫箱的醫者們,簇擁上來,圍著那傷員,號脈會診。

      哎?這還有人道主義援助的?不錯不錯,挺人道。

      “小公子是外地來的吧?”旁邊一位看客見孫錚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忍了半天終于出聲搭話:“這可不是王府請的醫者……”

      聽這人一通科普,孫錚才知道,原來這些等在擂下的醫者,是太原城里那些商戶們自己籌錢請的。為的就是從鬼門關扯回幾個漏網之魚,然后將其請回家去做個護院跟班之類。俗稱,揀便宜。

      想想也是,人家王府把好的挑走。他們這幫人也只能揀點殘羹剩飯,這也是市場需求催生出來的。

      孫錚聽他說的有趣,就邀他落坐,點了幾個小菜相請。這人大為受用,只要孫錚開口,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一副遇到知音的模樣。

      原來那三個擺著官譜的家伙,只是晉王府里的幾個管事。而且還只是負責打理護院、雜務之類的外宅管事。

      特么的,這也叫晉王府近年極為收斂?不知道當年囂張的時候又是何種嘴臉。難怪朱奇澗父子敢組建馬隊扮劫匪!

      根據熱心人士的說法,晉王府每個月設擂一到兩次,每次選人或多或少。但因著有這么個入王府執事的機會,許多落魄的練武之人都會來此地尋求一個機會。就算王府選不上,往往也有其他大戶人家或者商號能瞧中,被請回去做個護院之類,好歹也是條出路。

      那些名門正派有著自己的資源,當然不屑于給人做狗腿子。但民間還有著大量的散修武者,這些人宗門看不上,又不肯縮在家中老實務農,所謂高不成低不就,如果沒有合適的出路,必然會滋生一系列社會麻煩。

      畢竟是武俠的世界,自然有相應的社會規則。像這種擂臺選拔的方式,就是其中一條途徑。

      雖然看上去,王府每年招那么多武者進府,好像有些不妥當。可是往深里想一想,就會發現,這其中也是一種無奈。真正的高手他們招不到,招到的也只能是這種幾乎走投無路的半吊子。

      看看擂臺上那些拼命的家伙,一個個張牙舞爪,看上去好像挺兇。可在孫錚這樣的高手眼中,簡直破綻百出,不堪一擊。這種貨色,就算他招上一萬個,也不過是多浪費些糧食罷了。真正遇到事,怕是還不如朱奇澗養的騎兵,至少人家能夠令行禁止。

      看穿了事情本質,再瞧這種菜雞互啄就沒什么意思了。孫錚便托辭自己初到太原,想多了解一點情況,問那人能不能做個向導。

      那人叫唐元盛,本就是個掮客,見孫錚出手大方,哪里還有個不情愿。沒口子應了,立時化身導游,帶著孫錚走街穿巷,指點江山,恨不得把自己一肚子存貨全都掏出來討好貴客。

      這一逛就轉到天擦黑,孫錚請他進酒樓點了一桌硬菜答謝,贈上五兩白銀做酬勞,約了次日接著逛,唐元盛千恩萬謝的告辭。

      一轉頭,就見酒樓掌柜和孫、李兩人站在一起,滿臉恭敬扮狗腿。

      蛋疼,轉了半天,結果吃飯進的是自家酒樓。

      站在主人翁角度觀察酒樓,位置不錯,對面就是燈火通明的春風樓,旁邊就是文廟和縣學,距離晉王府也不過兩條街。應該算是繁華地段,可是擦黑這一波客流量最大的時段,酒樓的客人卻不多。

      白瞎這么好的地段和這么好的裝修了!

      酒樓的掌柜姓何,也是太原本地人。陪著小心勸孫錚:“小爺!那唐元盛可不是什么正經路數,滿太原城的酒樓、飯肆就沒有不曉得這一號的。自打第三次落榜,這人連進學的心思也淡了,整天就仗著同窗的幾份人情,滿城蹭人家的酒會、宴席。沒幾個人拿正眼瞧他!小爺要他陪侍便是給他臉,隨便給上十文八文便是。如何值得五兩銀子!小爺這樣大手大腳,老漢不得不勸解幾句。”

      你賺不來錢,倒怪我花的多?我特么花你錢了?

      孫錚都被氣笑了:“自家酒樓生意做成這副樣子,你還好意思臧否人物?先管好自家的事!”

      何掌柜嚇一跳:“小爺容稟!這可不是我老何不盡心吶,實在是……”

      呼啦啦,一通訴苦,大意就是人家有的是晉王府后臺,有的是官衙有人,甚至隔壁那家就是教諭小舅子的生意。這是個人情社會,咱家做事,又務求低調,哪里還能硬拉客人上門?!

      總而言之一句話,不是我軍不給力,實在是敵人太強大!

      尼瑪,最煩這號的。一門心思,兢兢業業的做事,偏偏還不如那些黑了心肝的能耐大。你但凡有人家云來掌柜一半本事,也斷然不會說出這種喪氣話!

      靠這種死腦筋,能把生意做大,簡單是靠屁吹燈。

      還指望酒樓產出點銀子養鏢局呢,總不能連酒樓都得花錢養吧!

      占著這么好的口岸,還賺不到錢,會天打雷劈的好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