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13章 這個就叫做專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13章 這個就叫做專業!字體大小: A+
     

      話是這么說沒錯,可是怎么做到民不舉?這么多人在場目睹,總不能都殺了滅口吧?不現實啊!

      孫錚低聲和趙、錢兩人一通嘀咕,這兩人嚇的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這樣也行?

      “試試吧!反正也沒什么損失,他們要真的有半點皇家血性,顧忌點親情,就照你倆的辦法,押解入京,交給皇爺處置。要萬一呢?”

      趙、錢兩人又打眼皮子官司,最后挺無奈,得嘞,上了小爺這賊船,誰也推不掉,哥倆一起吧!

      這倆人本就是正宗內侍,倒也犯不著假扮。

      施施然來到鎮國將軍父子面前開口。

      “鎮國將軍!你這生意做的很大呀,三百騎兵!太原的晉王府,也不過一百親兵。區區慶成郡王,竟然能養三百騎兵?莫非皇爺給了特旨?”

      朱奇澗脾氣雖爆,卻也分情況,一聽這話,登時急了:“這些都是本將軍自己養的私兵,與父王無關!你休想胡攪蠻纏……你們這些刁奴好狗膽!一天到晚凈想搞株連,本將軍縱死,也不會讓爾等陰謀得逞!”

      總算他還記得,自己最大的倚仗是那個郡王老爹。一旦老爹也被削了王爵,他們這一家子就徹底沒戲了。

      趙元福笑瞇瞇道:“原來是將軍自家私兵!可是好本事。將軍這么好本事,不去邊關御敵,卻只在自家害民。黃沙馬匪數年間,搞的晉中一帶路斷人稀。這等輝煌戰績,若是皇爺曉得了,指不定多開心哩。想不到,宗室子弟里,亦有將軍這般英武的人兒!”

      你!朱奇澗漲紅著脖子,太陽穴附近青筋亂跳,這種事一旦被皇帝知道,下場只有一個,就是被送一頂意圖謀反的帽子。明朝情況特殊,前有太宗外藩靖難的例子,后來者對藩王的態度可謂十分微妙。平時害人殘民,搞破天也不過罰酒三杯,可是一但被扣上意圖謀反的帽子,那是絕對的寧殺錯,不放過!

      “你究竟想如何?”他也看出來了,這幫人并沒有直接押解他們入京,那就是有轉機。

      趙元福還是笑的那么燦爛,卻讓那爺仨心底發寒:“不是我等要如何,是將軍想如何?”

      錢雙喜補充:“對呀,我們本來好好的走道。莫名其妙就被將軍的私兵攔了路,殺了伴當。可不就得問問將軍,您究竟想如何嘛?”

      朱奇澗氣到吐血,要早知道你們這背景,又有這樣神器,我吃飽撐的來惹你?

      一想到這兒,又瞪自己兒子朱表相:“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畜牲!你怎么不去死!”

      朱表相也急了:“若不是父親非要孩兒帶幾個弟弟來歷練,孩兒豈有這等下場?!”

      畜牲,你還敢頂嘴!朱奇澗大耳刮子上手,正反幾下,抽的朱表相腫的像個豬頭。另一個兒子嚇的直哆嗦,抱成一團使勁往后縮,被他看見,又狠狠踹了幾腳解氣。

      趙元福等他打過了癮,輕輕一拂,朱大將軍登時渾身發軟,癱坐在地。

      錢雙喜搖頭暗嘆一聲,來到朱表相身邊:“小將軍,你可知道,慶成郡王一支,如今最大的危機何在?”

      豬頭表相努力睜眼:“這種事,你和我說有什么用?!我又不當家,做不得主!”

      錢雙喜微微一笑:“小將軍不是鎮國將軍嫡子么?我還以為您能繼承家業呢……”

      朱表相猛然停下揉臉的手,兩眼精光亂閃:“你什么意思?”

      錢雙喜道:“小將軍!咱們小爺是個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這幾年,黃沙馬匪驚擾商道,搞的民怨四起……”

      朱表相急道:“若我果真能做主,必不會再有黃沙匪!”

      “慶成郡王有子數十,僅一子門里,便有私兵三百,整個王府加起來,可還了得?”

      “不會不會,這三百騎兵,便是郡王府所有家底了。如今祖父年事已高,世子又是個軟性子,府中大小事務,都由家父打理……”

      “孽畜!你要做甚?”朱奇澗聽到這兒,意識到情況不妙,急著想阻止,卻被點了穴,只能動嘴,根本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瞪著眼怒罵:“你這混帳!這等閹奴最是陰狠不過,你竟受他挑唆?!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趙元福笑呵呵勸道:“大將軍莫要上火,正所謂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做馬牛嘛。孩子家有出息,身為人父,大將軍應該高興才對!”

      朱奇澗瞪著充滿血絲的雙眼:“閹狗!你不得好死!”

      呵呵,趙元福表示這樣的話很受用,笑瞇瞇拱手:“承您吉言!”

      那一邊,朱表相已經和錢雙喜達成共識,搖搖晃晃起身,拎著把尖刀向自己老爹走來。

      “畜牲,你想弒父么?”朱奇澗也是久在陰謀場上打滾的,瞬間就想明白了其中關節:“就算你今日弒父求生,揀回殘命。以后一輩子都要受這幾個閹奴擺布,那是你要的嗎?堂堂皇室貴胄,死就死了,豈可受此奇恥大辱?!”

      朱表相卻拉著臉,慢慢走近他爹,低聲道:“父親!您常說,身為太祖血脈,若不得盡肆吾意,豈不白活一生?!可您想過沒有?兒子們在您眼里,也與那些奴仆一般無二。兒子亦是太祖血脈,何日才可盡肆吾意?父親,如今黃沙匪之事已泄,若是鬧上朝堂,整個郡王府都要受牽連。闔門數百口啊,難道真要過上那等被圈禁生不如死的日子?”

      “你這個畜牲!他們是在騙你呀……”

      朱奇澗的吼聲漸漸低落,親生兒子手中的尖刀,已經刺穿了他的心脈。口里不住噴濺著血沫,朱大將軍努力的還想再說點什么,終于還是無奈的撒手人寰。

      朱表相伸手合上父親那不甘的雙眼,失魂落魄的走回原處。面對縮成一團的兄弟,黯然道:“十八弟!你別怨為兄心狠,你安心上路,弟妹和孩子,為兄為替你照顧……”

      原本縮著戰戰兢兢的那家伙,突然一抬手,一道寒光閃過。朱表相捂著自己脖子,滿臉不可思議,嘴里想說什么,卻已經沒了力氣。

      “九哥走好!嫂子和侄兒,小弟會幫你照顧好的!”一轉頭,扔下手中刀,撲通跪在趙、錢二人面前:“罪人朱表桂,愿為兩位公公門下牛馬走!”

      趙、錢兩人對視一眼,感慨無比。自己是老江湖,又久在宮里執事,這種惡心事見多了,自然能想到其中人心變化。可那位小爺才十歲呀,他是怎么把人心險惡摸到如此通透的?看來,宿慧一說,確有其事!

      最后勝出的輔國將軍朱表桂被帶到孫錚面前,二話不說,跪倒效忠。

      孫錚無所謂,對他來說,這父子三個誰活下來都一樣。能幫咱解決麻煩,料理首尾就行。

      “第一,汾陽至太原一帶,再有匪亂,我唯你是問!第二,慶成王府魚肉鄉里,搞的民怨沸騰,我以后不想再聽到類似消息。第三,這些年橫征暴斂,又到處劫掠商隊,應該攢了不少財物。一個月內,解一百萬兩銀子入京!”

      朱表桂連連應下,又問了一句:“銀子入京,與何人交接?”

      “送去東宮,就說是給太子殿下解悶的!”

      朱表桂應下,猛然神色一變,失聲脫口驚呼:“你是孫、孫、孫……”

      喲,猜出來了?看來這家伙確實比那父子倆聰明一點,難怪最后他能贏。

      這皇宮里還真是沒個隱私,啥事都能傳到外面。連我這種小人物都有人留意?

      等下,那豈不是說,所有人都曉得我被馬踩了蛋?!這特么……要不要滅口?

      發現孫錚黑了臉,朱表桂連忙磕個頭下去:“孫大人放心,朱某一定將此事首尾料理干凈!只是,朱某還請大人拔還幾個騎手,否則朱某獨自一人……”

      孫錚一擺手:“都帶回去!這種貨色,給我都嫌吃的多!不過你可記清楚了,若再讓我聽到黃沙馬匪的消息,可就不是死兩個人的事了。”

      朱表桂忙道:“大人放心!黃沙馬匪因劫掠鎮國將軍一行,失手殺了將軍父子,被將軍衛隊絞殺殆盡,并無一人脫逃。”

      孫錚攤手向趙、錢二人道:“瞧見沒?人家這個就叫做專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