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11章 砍1個給他敗敗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11章 砍1個給他敗敗火字體大小: A+
     

      孫錚瞧著那爺倆一打一逃,遠遠的避開自己,心中多少有些好笑。

      扭頭看趙元福:“老趙你以前用過震天雷嗎?”

      “咱沒上過手,頭些年在軍中見人用過!不過那時候都是用人頭大的罐子盛了藥,還要拌好些個碎石、鐵渣,威力反沒小爺這個大,也沒那么響。”

      “那你不好奇我這個嗎?你說會不會有人想要我的方子?”

      “肯定有人想啦!別說軍中那些殺胚,就咱們這些常在外面跑的,誰見不了眼饞那是胡說。老祖宗說了,小爺是有宿慧的人,手上有啥稀罕物件都不奇怪。小爺的東西,誰敢動心思那是找死!”

      “宿慧?什么宿慧?”

      “噢,按民間說法,就是前世積了福,今生心眼開的早。像太宗朝的謝學士就是!還有給咱家小主做春官那個楊廷和,傳的神乎其神,四歲學文,七歲做詩,十二歲就中了進士,世人都夸是個讀書種子!不過依咱看,他那是還留著前世的念想,說話做事一點都不像年輕人,整天板著臉,倒更像那些七老八十的老夫子!不像小爺您,那才是真的開了心眼,眼里看的,心里念的,隨手掂一個就是從來沒見過的機巧!”

      我擦!還以為我隱藏的挺好呢,結果早被識破了?!

      不過好像擔心有點多余,這年頭的人不光推崇神童,甚至確實有不少。幸好是活在大明朝,要是擱在大清,怕是要被浸豬籠。

      兩人聊了幾句閑話,營地已經扎好,埋灶做飯,剝了死馬吃肉,倒是難得吃頓好的。

      三位鳳子龍孫食不甘味,還要提心吊膽。可惜任他們再怎么旁敲側打,都得不到任何孫錚身份的線索。只是知道,這幾人是從京里來的。

      這就更加印證了朱奇相心中猜測,哥仨越商量越是驚恐。

      那威力嚇死人的震天雷,除了大內禁宮,還有誰能拿得出來?當時沖陣時那兩個,和后來生擒他們的那兩個,身份都不必猜,簡直就標著明晃晃的皇字在額頭!

      完了!

      他踩死了三十七弟,不但沒急著離開,反而扎營等待。這不是無知者無畏,這是想把咱家一網打盡!

      天吶,到底是為什么啊,我們不過是出來打場獵,小小的玩一把,怎么會惹來這么個煞星?

      這種人的腦回路就是如此清奇,在他們看來,自己殘害平民百姓是天經地義的事,畢竟朱家子孫,是天下之主嘛。主人在自己家里玩一玩,踩死幾只螻蟻,多大點事?!

      現在撞上鐵板,非但沒有檢討自己過失,反而覺得這神秘親王是故意設局陷害,不然他應該亮明儀仗嘛。早早認出身份,誰還會傻乎乎往上撞?這不是坑人是什么!

      現在就只能寄希望于他們那個無所不能的鎮國將軍老爹了。

      鎮國將軍朱奇澗,是慶成王朱鐘鎰嫡子,因不能襲爵,所以降一等封為鎮國將軍。這位慶成王本就是個奇葩,為了貪圖朝廷規定給皇室子弟的俸祿,拼命的娶老婆生娃娃。

      到弘治年間,竟已有子孫近百人。山西境內本來藩王就多,他這么個生法,直接導致山西財政無力供養。事情鬧到朝堂上,弘治皇帝讓人查處是否有冒充皇家血脈,冒領俸祿之事,結果證明真是他生的。

      弘治皇帝無奈,只得下令,今后宗室娶妾室最多四人,多了的,朝廷不認。以杜絕這種沒完沒了生崽賺俸祿的事情。

      此令一出,其他宗室不滿歸不滿,畢竟影響不大。最不爽的就是慶成王一脈,他們已經在這方面嘗到了甜頭,這不是斷人財路嘛!

      朱奇澗父子,早在憲宗成化年間,就因為殘暴害民被參過一本,還是憲宗看在宗室面上,削了他一半俸祿警告了一下。現在被弘治皇帝這么來一手,連靠數量換質量的門也被堵了,那心里能爽得了?

      也許本就殘暴,也許是為了發泄心中不滿,總之,幾年下來,原本受過教訓被按回去的心,又慢慢長了草。縱容兒子們胡鬧,連名號都闖出來了!

      現在兒子被踩死一個,還有三個被扣。朱奇澗哪里能受得了?就算兒子多,也不能這么個死法呀!

      老朱家血脈,有宗室條例護體,只能我殺人,別人不能殺我!就算他是親王,也不能隨便踩死我兒子!這官司,打到御前也得讓他吐點血出來!

      交戰地距離王府所在的汾陽不過幾十里,從見到兒子尸體,到鞭打兩個活口審問,再到后來點起兵馬出發,不過短短半天功夫。

      但他畢竟還有點常識,沒敢連夜追擊。一直耐著性子磨到天亮,夜間還掐死個小妾,天一亮,就急匆匆率隊出城。

      孫錚這邊,也根本不用等兩天。次日天亮不久,還沒來得及吃早飯,就聽到西南方一陣馬蹄聲踩的大地隆隆作響。

      警戒的李冬生匯報:“至少兩百騎!”

      嘿,有點意思!

      孫錚轉頭看趙元福他們:“皇親國戚呀,有沒有顧忌?”

      四人心底偷笑,你都踩死一個了,現在才問有沒有顧忌,裝樣子也有點誠意好不好。

      不過還是配合的回應:“小爺!咱們是皇家奴才,可不是皇親的奴才!除了宮里皇爺和小主,旁的,都不過是親戚罷了。親戚來往給點面子可以,但是親戚要壞了咱家根基。主子礙著情面不方便,咱們做奴才的,得為主子分憂才對。不然,養著咱們為什么呢?”

      孫錚嘿嘿直樂:“有道理!果然還是要出門,不然哪里能明白這么多道理!”

      兩百余騎兵呼嘯而至,呈扇面將小山坡圍住。隨后,從隊中牽出兩個遍體鱗傷的倒霉蛋,朱奇澗大手一揮,刷刷兩刀剁了。

      孫錚直撇嘴,這兩個好不容易從我刀下逃回去報信,結果被自家主子砍了!所以說,做事得認準領導,跟個不靠譜的就這下場。

      “瞧見沒?這就是典型的窩里燥!只會沖自家人發火……嗯,這種貨色,居然也能做將軍?!”

      錢雙喜道:“鎮國將軍只是世襲爵位,并無領軍之職。就算安慶王府,也只有五十人的衛隊名額。這個朱奇澗,竟然能養三百人的馬隊,靠他家生娃娃領的那點俸祿,塞牙都不夠!黃沙馬匪,久在山西行兇,劫掠過往客商,往往不留活口。傳言是一伙蒙古馬賊,原來是此賊操縱!”

      孫錚眼神一冷,招手吩咐孫秋安:“把他那兒子揪一個過來砍了!給咱們鎮國將軍敗敗火!”

      孫秋安經過昨天自家老叔教育,現在對小爺的命令是半點折扣都不打。三人里順手揪一個就往坡口拖,那小子嚇的面色慘白,大聲疾呼父親救命。

      朱奇澗越發惱怒,厲聲怒喝:“狗賊好膽!”

      孫錚站在坡口,面沉如水,冷冷的看著他。孫秋安手起刀落,一顆年輕的頭顱骨魯魯沿著山坡滾到馬隊前。

      他竟然當我的面,殺了我兒子!

      朱奇澗這回是真的嚇呆了,對方根本不顧忌自己身份!

      哎呀,好氣喲。

      可他手里還有兩個兒子,好恨吶,怎么辦怎么辦?

      “大將軍,氣消了嗎?”孫錚的語氣很平靜,聽不出什么波動,但卻讓所有人徹骨的膽寒,只覺得這小小人兒突然就面目猙獰起來,像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鬼!

      朱奇澗兩眼赤紅,慢慢平復下來,是自己剛才那囂張的舉止,害死了一個兒子!

      這賊子好膽,本將一定要把他碎尸萬斷!否則難消心頭之恨!

      “咦?剛才還怒氣沖沖,怎么現在又沉默了?”孫錚一揮手:“看來咱們大將軍不太滿意,那就再拖一個出來!”

      孫秋安又揪了一個往坡口拖,那小子更加驚恐,掙扎哭號,讓孫錚一下想起當年袁主任在一線天表演時,那被當成福利發下去的二師兄。

      朱奇澗這回繃不住了,滾鞍下馬,氣急敗壞喊道:“住手,狗賊……好漢!刀下留人啊!你究竟想要什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