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9章 那么問題來了,你猜我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9章 那么問題來了,你猜我是誰?字體大小: A+
     

      四十余馬匪排成幾列,緩緩壓近。肅殺之氣壓的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一個趟子手硬著頭皮,搖著雙手跳出車陣,打算與對方溝通一下。

      馬匪中突然飛出一支箭,正中趟子手胸口。趟子手慘呼一聲,軟軟癱倒。

      與此同時,馬隊中沖出兩騎,其中一人揮刀劃過,趟子手人頭飛起,另一人伸手一撈,正好將頭發攥在手中,一把舉起高高搖晃幾下,鮮血漫空揮灑,觸目驚心。

      留著山頭胡的鏢頭面色慘白,悄悄潛到孫錚大車旁,低聲快速道:“小少爺!這趟怕是不好了,這是黃沙匪!手上很少留活口……咱們兄弟刀口舔血,死就死了,怕是對不住小少爺。一會兄弟們拼死上去纏住他們,小少爺騎馬趁亂跑吧。要是老天開眼,還請小少爺幫兄弟們給家里傳個話!”

      話說完,也不等孫錚回應,又匆匆返回車陣,與一幫鏢師低聲商議如何應敵。

      趙元福滿臉鐵青:“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這幾年因為黃沙馬匪出沒,搞的這一帶商路近乎斷絕。三邊總督數次出兵征剿,卻連毛都沒撈到過一根。原來是兵匪一窩,難怪!

      錢雙喜將手中單筒千里望遞給他,手指馬匪群:“老趙你仔細瞧,這幫人大多是胡人面相。可中間那幾個,明顯是漢人!”

      趙元福冷哼一聲:“這個敗類!”

      “你認出來了?”

      “說出來怕你都不相信,中間那個腰墜藥玉的,叫朱表相。是被先帝罰過的鎮國將軍朱奇澗的嫡子!說起來,也是太祖血脈,身上還掛著個輔國將軍的銜呢。早前就是他們父子殘暴害民,搞的封地民怨四起。為這事,先帝削了他們一半爵祿。這才幾年功夫,竟然連馬賊的勾當也要做了!祖宗的臉都要丟盡了!”

      孫錚接過千里望,試了試效果,清晰度很一般,倍數也不過四五倍,聊勝于無吧。不過也還是瞧清楚了馬隊中間,中間那幾個確實是漢人面相,其余騎手則帶有明顯胡人風格。

      大明的邊軍里,胡人騎兵是一大特色。這不是勾結胡人作案,這就是他自家的騎兵!

      眼瞅著馬隊那幫人說說笑笑,一副打獵郊游的模樣,緩緩壓上,這是準備動手了。

      孫錚從馬車里抻出隨身包裹,低聲道:“從尸體到車陣大約三十丈,一但這幫賊邁過尸體。你倆等我暗號動手,擒賊先擒王,把中間那幾個漢家子拿下!”

      說話的功夫,馬隊已經接近了趟子手尸體。而且已經開始緩緩提速,這是騎兵要發起沖鋒的前兆。

      趙、錢二人剛想問什么暗號,就見這小爺一個翻身,已經站到車廂頂。兩人臉色一苦,連忙提起小心,同時躍上車廂,防護冷箭傷人。

      馬隊中當然也發現了這小小變化,騎手中爆發一通哄笑,那持弓的騎手似乎覺得有趣,起手就拋了一箭過來。

      孫錚當空一撈,將力勢將盡的箭抓在手中,眼看那幫人已沖進百米范圍,順手一扔,羽箭掉頭飛出二三十米,軟軟落地,惹的騎手們哄堂大笑。

      孫錚伸手在包裹中掏出個黑乎乎的香瓜,嘆息道:“我還以為要等長大了,上戰場才能用上它們。想不到,第一陣,竟然在這里!”

      大喝一聲:“瞧我暗號!”

      趟子手和鏢師們看這幾位躍上車廂,身手敏捷不像普通人,還以為有轉機,誰知喊話都顛三倒四,暗器都喊不利索,喊成暗號?這是心慌了吧?

      甜瓜手雷延時后飛出數十米,在騎兵隊伍上方凌空爆炸,登時人仰馬翻,一片驚呼慘叫。至少有三人當場被碎片削掉腦袋,另有五六人也被碎片擊中,卻仍盡力穩住身形。

      剛剛還意氣風發的騎手們遭遇突然打擊,下意識就要變陣防御。軍馬雖然受過訓練,但明顯對這種近距離的爆炸很不習慣,直接就亂了步伐,根本不理會騎士操控,先亂了起來。

      沒等這幫人穩住陣腳,第二格手雷接著在頭頂炸響。另一個方位受到相同打擊,馬隊變的更亂。

      孫錚趁熱打鐵,又是兩枚手雷飄過去。

      連續四枚手雷的精準打擊過后,四十余騎的馬隊死傷大半,僅余下中間那幾個像沒頭蒼蠅一樣努力在控制安撫戰馬,但一時半會根本搞不定。

      孫錚打量自己左右:“老趙、老錢!動手呀,沒瞧見我暗號嗎?”

      老趙想哭,我滴爺,你管這叫暗號?天都要被炸塌了!

      車廂下,孫秋安和李冬生搶先發動,縱身躍出車陣,各持一把長刀,一路踩著飄乎的步伐,迅速靠近還在和馬溝通的那幫家伙面前。

      兩人同時縮頭就地一滾,刀光閃閃,戰馬嘶鳴悲號,轟然倒地。馬背上的騎手們被拖著摔倒在地,運氣好的滾落一旁,運氣差的被馬壓在身下。

      與此同時,兩道身影如兩縷輕煙,飄乎而至,如穿花蝴蝶般在眾馬匪中出沒。同時發話:“仔細點下刀,留幾匹馬來拉車!”

      戰場變化太快,一群鏢師、趟子手們來不及消化,戰斗已經結束。

      片刻前還囂張無比的黃沙匪們,此時已經死傷大半,頭目還被活捉,僅余四五騎運氣逆天,第一聲爆炸時就被驚馬拖著跑遠,好不容易調轉馬頭,戰事已經與他們無關。

      孫錚站在車廂頂,靜靜看著場中變化。眼見局勢已被控制,扭頭看剛才傳話那鏢師:“還等什么?打掃戰場啊!”

      眾鏢師還沒從震驚中回神,聞言先是一陣沉默,片刻后,手持武器翻出車陣,喊著雜亂的口號沖向戰場。

      趙元福和錢雙喜拎著四個面色慘敗的年輕人,折返車陣,將四人直接丟在車下。

      這一跌,反倒把四人從失魂狀態撞回了神。

      其中一人滿臉潮紅,漲著脖子吼道:“你們這幫狗賊好大膽!你可知我是誰?”

      孫錚從車頂一步跨下,正好踩在這家伙胸口,直接踩到口噴鮮血,腦袋一歪,掛的干凈利落。

      其余三人頓時面色如土,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其中一人用近乎潑婦吵輸的撒潑狀哭喊:“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呀……”

      孫錚挺好笑:“我為何不敢?”

      那人哭著還來勁了,掙扎著就想起:“你可知他是誰?你闖下大禍了!”

      孫錚呵呵一笑:“哎喲媽也,可嚇死我了!我長這么大,還沒見過大禍呢,你能給說說,這禍有多大嗎?”

      又一人慘笑:“笑吧笑吧,有你哭的時候!”

      孫錚對這幫人的優越感覺簡直無語:“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敢拎刀砍人,就應該有被人砍的擔當!好了,現在說說,他是哪個,你們又是誰?”

      這兩人想說話,被第三人跳起來連抽幾個耳光,打的閉口不敢出聲。

      第三人怒瞪孫錚:“老子們行不改名,坐不更姓。縱橫九邊的黃沙馬匪是也!”

      喲,還挺有骨氣!呸,真特么有骨氣,去邊關殺敵,也值得高看一眼!

      三人面色灰敗,掙扎著扒拉被孫錚踩死那家伙,試圖搶救一下。努力半天,根本沒有絲毫反應,死的透透的。

      確認人死了,三人欲哭無淚,那第三人悲憤交加,怒吼道:“今天栽在你手上,爺們認了。有種的,留個萬兒來!”

      孫錚哈哈大笑:“想報仇?美不死你!告訴你,老子沒種,就不敢留萬兒,怎么得?”

      我擦!

      趙元福和錢雙喜面面相覷,一頭黑線,這小爺在宮里挺正常啊,怎么一放出來,成這樣兒了?都怪這混帳,扯什么有種沒種?不曉得這事是小爺心頭刺嘛!

      這三人被氣的差點自爆,你特么為啥不按套路來呀?

      “你究竟是哪個?給爺個痛快!讓爺死個明白!”

      孫錚理都沒理,任他叫囂。那一邊,打掃戰場基本結束,孫秋安和李冬生拎著血淋淋的刀返回匯報。

      “小爺!賊子一共四十二人,除逃走的五人外,當場死掉十一人,生俘二十二人,其中有七人傷勢較重,怕是挺不過了。”

      孫錚望一眼遠遠徘徊的五個倒霉蛋,冷笑道:“讓人喊話,叫他們五人乖乖投降,不然我就砍了這三個!哼哼,一窩子輔國將軍啊,就這么死在荒郊野嶺,他們這些做下屬的,怕是要誅連九族了吧?”

      那三人聞言差點吐血。

      “你你你,你既知道本將軍身份,竟還敢如此膽大妄為?!”

      孫錚白他一眼:“明知道你是太祖血脈、鳳子龍孫,還敢下死手弄你。那么問題來了,你猜我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