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8章 咱們是廠衛,抓逃犯是主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8章 咱們是廠衛,抓逃犯是主業!字體大小: A+
     

      出宮時收到腰牌、告身等物,孫錚才發現自己不知啥時候升了官,已經從錦衣校尉升至錦衣百戶。

      十歲的小屁孩,竟然做了百戶!別看這土掉渣的官不過能管百來號人。可孫錚前身祖傳的錦衣衛鐵飯碗,幾輩子加起來,都沒奮斗到這級別!

      洪三寶給他安排了四個隨從,兩人平時與他一起練功喂招的太監趙元福、錢雙喜。調了兩個錦衣小旗孫秋安、李冬生。這四人都是經常跑江湖的行家,有他們陪同看護,不至于鬧出什么笑話。

      一行人出門的借口,是小少爺出門巡視自家各地產業,其余幾人扮成了管家、帳戶、護院之類。

      自家五個人,免不了要雇傭一隊趟子手,鏢師之流,護著牛馬車駕。一路從京師出發,經保定府、真定府、到太原府,再北上轉大同府、宣府,回歸京師。這一大圈的行程約有三千里,按這年頭的條件,轉一圈下來至少得兩個月。

      一出京師,孫錚就跟著孫秋安、李冬生兩個學騎馬。學習各種生活技能,也是此次游歷的任務之一。

      有內功在身,螺旋九影也已入門,騎馬這種事,短短幾天就練的溜熟,人馬合一談不上,至少不比那些經年老手差多少。

      一行人曉行夜宿,不一日,來到保定府。車隊駛入客棧安置,四位跟班簇擁著孫錚,穿街走巷,找到一家名為“云來”的酒樓。

      酒樓的掌柜一見趙元福,馬上化身狗腿,各種諂媚看的人直反胃。

      趙元福引見孫錚,聲稱這位是小少爺。孫錚心中有了幾分明悟,這應該是洪三寶手里產業。就是不知道是自己私人的,還是替宮中打理的。

      五人被安排住進后宅,免不了查帳盤點走流程。

      孫錚發現,錢雙喜查帳時,用得方法是自己教給小太子那一套。就是先繪一張收貸表格,然后把帳目化成數字往里填。這年頭的流水帳,往四柱帳目里一填,什么牛黃狗寶都得露出來。用來查帳簡直就是神兵利器,根本不必費什么功夫。

      趙元寶和錢雙喜兩人配合,一人讀帳本,一人填表格。不過短短半小時,一本帳目就過了手。都不用算,光是用眼一掃,就能明顯看到其中幾處鬧鬼的地方。

      掌柜撲通就跪了,一五一十抖了個干凈。

      還以為帳面做的四平八穩,結果人家一上手,根本捂不住!

      沒辦法,酒樓遠離京師,老爺子又是個佛性。只要每年按時間把利錢解進京,平時根本不聞不問,可不由得他在里面折騰嘛。

      根據掌柜交待,五年來,他一共從中貪墨三千余兩銀子。而這五年里,解送進京的利錢,還不到兩千兩!

      這就比較坑了,人家掏錢開店,雇你打理。結果你自己倒吃了大頭?

      失去監管的權力,基本都是這場面!

      面對掌柜的求情,趙元福把目光轉向孫錚,表示這事由他說了算。

      孫錚秒懂,這玩意肯定也是歷練的一部分!就是不知道,自己處理的好歹,會對以后造成什么影響。

      不過呢,我還是個孩子呀!犯點錯有什么了不起?

      “田掌柜!你起來吧,我們在保定府呆三天。那就給你三天時間,把銀子籌足了還回來!嗯,你也可以跑,畢竟三千兩銀子,已經足夠在別的地方買點房產良田什么的,舒舒服服過完下半輩子。反正大明這么大,哪里去不得?”

      田掌柜滿頭冷汗,還想再祈求,卻被趙、錢二人的目光嚇的一個哆嗦,乖乖退走。

      錢雙喜一抖手中表格:“小爺繪制的這個收支平衡表,簡直神了!就算戶部那些官,查帳的法子都沒有這么巧!”

      孫錚搖頭:“這可不是我的發明,那數字叫阿拉伯數字,我也只是轉述而已。至于收支表,卻是咱們小主自己設計的。”

      趙、孫二人對視一眼,沒有反駁。他們陪孫錚練功兩年,幾乎全程觀察了這兩個小爺的相處,其中很多細節怕是比他們自己都看的清。這位小爺的天資,那是世所罕見的文武全才!關鍵是還特別懂事,太子與他作伴,這兩年的進步有多大,那是有目黃睹。他說那表格是太子設計的,那就當是吧。小小年紀,光是這份推功謙讓的本事,就能羞死很多人。

      就連洪老祖都經常感慨,若非天意作弄,錚少爺將來出將入相只是等閑。可惜,陰差陽錯之下,竟然傷了子孫袋,雖然掛著錦衣衛的職,大家卻都心里清楚,他只能做個內官!

      每每想到這里,兩人就恨不得再把劉瑾拉出來再折磨一次。都是這奴才的挑唆,不然太子那么小個人兒,怎么會鬧著要騎馬?!

      趙元福及時轉移話題:“小爺給田掌柜三天時間,還任他逃跑。若是這廝果真一時想岔,卷款潛逃了呢?”

      孫錚呵呵笑道:“咱們是廠衛,抓捕逃犯才是主業!”

      兩人一愣,齊聲大笑,可不就是這個理嘛!丫要真能逃過廠衛搜捕,三千兩銀子就算他憑本事賺的!

      在保定府三天,孫錚在城里轉了幾圈,了解了當地風俗人情。晚上就把所見所聞都寫在小本本上,這些都是要給小太子看的。孫錚的氣運值來源,主要就靠小太子。這家伙就是他在這方世界的主線任務!那還能不上心嘛。何況不答應這事,那位可不會放他出宮。

      這三天里,趙、錢二人也把田掌柜的情況摸了個大差不差。這家伙用黑來的銀子置辦了幾分產業,本意也是為了給自己家那些親戚之類搞個收入。都很小心的單獨列了帳目,相當于給人家攢著。這種人,做壞人真的是沒啥天份。

      三日期限不到,田掌柜乖乖帶著銀票和幾份房產、地契來陪罪。

      孫錚沒有進一步苛責,反而將這些資產重組之后,制定了一份發展綱要。同時贈予了田掌柜半成干股,承諾只要他以后不再犯這種原則錯誤,這份干股就屬于他。

      田掌柜感激涕零,磕頭蟲一樣泣不成聲。原本以為這回必然無幸,誰想竟然柳暗花明。那些黑產業從此過了明路,打理起來也名正言順,不必像從前還得遮遮掩掩。

      這件事讓趙、錢兩人對這位小爺越發敬重,這份用人的能耐,頗有幾分帝王心術的味道。使功不如使過的道理人人都懂,但能做到的卻寥寥無幾。主要還是心里那道坎過不去,能邁過那道坎,眼光心境必然高人一等。

      保定府過后又到真定府,同樣的套路,這里的掌柜并沒什么大錯,帳面上稍有出入,也屬于正常消耗。

      趙、錢二人很滿意,將孫錚在保定制定的發展綱要稍做修改,交給掌柜執行。同樣贈了掌柜半成干股,沒道理犯錯了的獎勵,沒錯的反倒沒有。

      別小瞧這區區半成股分,有和沒有完全不同。有了這半成干股,掌柜頓時便成為主人之一,做起事來態度自然與前不同。之前只要保持不犯錯就行,現在則要拼命想法子多賺,畢竟店里賺的越多,他自己分的就越多。這就是所謂的主人翁精神!

      商業手段雖然講天賦,但這些卻并不全是此次游歷的目的。

      車隊一出真定府,就轉頭向北,踏上所謂的九邊重鎮區域。路面就不再像前面那么太平,不時會有響馬、劫匪出沒,好在鏢局還有幾分名聲,往往扔幾句場面話就兩下罷手,有時候還會遇到相熟的,免不了贈幾壇好酒,穩一穩交情。

      孫錚一直縮在車里,不是怕事,而是在研究手上資料。

      臨行前,洪三寶給孫錚派了個秘密任務,讓他在太原的晉王府中,尋找一個名叫安江的人。并且要求,在不驚動王府和地方的情況下,盡量要把他活捉回京師,萬一不行,也要將其殺掉,把頭帶回去。

      趙、錢二人通過廠衛的探子,不斷將收集到的資料匯總上來,供孫錚翻閱查問。這次游歷,一切以他為主。他不主動求助,兩人不會胡亂出主意。

      距離太原還有一天路程的時候,車隊遭遇真正的劫匪。

      車隊被迫迎戰,幾輛大車拼成防御陣形,趟子手們借車護身,大呼小叫的組織防御反擊。

      孫錚收起資料,悄悄鉆出車廂。

      趙元福低聲匯報:“大約四十人上下,都有馬。是馬匪!”

      孫錚挺好奇:“這年頭,有匹馬的都是有錢人,怎么還會跑出來做劫匪?”

      錢雙喜瞇眼笑道:“我的小爺哩,你是不曉得這世上人心的險惡!咱瞧這幫馬匪,可不像一般的烏合之眾。那些馬兒,令行禁止,進退有度,可不簡單!”

      孫錚一愣:“是潰兵?不對,最近也沒聽到有戰事。而且潰兵的話,怎么可能還有這份從容勁?這幫人,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