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6章 打不出你屎來,算你厭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6章 打不出你屎來,算你厭食!字體大小: A+
     

      皇帝招手示意兩小近前:“楊卿向朕告狀,說你二人連日嬉鬧,荒廢學業。如今被捉了現行,你二人可有話說?”

      孫錚輕輕向前一步,將太子遮在身后:“陛下!太子殿下憂心娘娘為照顧小公主,晝夜不安。因此與臣商量著為小公主做個娃娃車……不知為何,到了楊師傅嘴里,就成了十惡不赦的罪過?”

      皇帝微微一笑:“你還有理了?楊卿身為業師,關心太子學業,乃是本職。太子多日流連重華宮也是事實,如何就說你不得?”

      孫錚撇撇嘴:“陛下!楊師傅自己說過,百善孝為先。早前還曾與臣等講過老萊子彩衣娛親的故事,楊師傅當時說,只要是奔著孝心去行事,縱然舉止荒謬,也不失為人間佳話。言猶在耳,如今太子一片仁孝之心,為解母憂,半月辛苦,卻怎么就成了嬉鬧玩樂,荒廢學業呢?”

      皇帝便扭頭瞥了一眼。

      楊廷和也意識到自己先入為主,犯了經驗主義錯誤,連忙解釋:“陛下恕罪,微臣也是眼見殿下行止不端,一時失察……”

      孫錚應聲打斷:“楊師傅遠遠瞟一眼,就斷定臣勾引殿下玩樂,罪無可恕。這斷案的本事,比包公狄公強了不知多少,難怪楊師傅這個年紀就能做大官。”

      楊廷和簡直被氣到吐血,臉黑的都沒法看,渾身微微顫抖,胸膛快速起伏幾下,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臣啟陛下!臣失察在先,冒犯沖撞太子在后。實無顏面再任宮中教授,伏請陛下恩準臣告老還鄉!”

      皇帝眉頭一皺,這楊卿也太那什么了吧?朕都還沒說話……

      “楊師傅是這樣做官的?!”孫錚可不慣他這毛病:“陛下不聽你說,就要辭官?原來大明朝的官老爺們,都這樣子治理百姓,難怪朝廷每年花那么多錢……”

      “住口!”皇帝板著臉呵斥道:“小猢猻!要翻天不成?!楊卿呵斥你,也是一片好意。豈可胡攪蠻纏口無遮攔?好啦,今日之事,楊卿不必放在心上。朕知曉卿的心意……既然太子本是一片孝心,此事就此揭過,不必再提。嗯,太子仁孝,朕心甚慰,你這……娃娃車做好了,也讓朕一起看看!”

      小太子興奮的小臉通紅:“兒臣遵旨!”

      皇帝轉向洪三寶:“今日是朕擾了大伴清靜,還請大伴見諒。”

      洪三寶躬身施禮:“陛下記掛殿下乃父子人倫天性,老奴豈敢!”

      皇帝親手扶起洪三寶,輕輕拍拍老頭的手:“大伴歇著吧,朕回去了。太子!做事切記要有頭有尾,今日便多用幾分心思,將這車兒做好了,送去坤寧宮于你母后。太子年幼,又連日操勞。就放你幾日假,這幾日不必進學,好生歇一歇。去吧!”

      小太子歡天喜地,又跑去折騰娃娃車。

      皇帝看向孫錚,表情很是古怪,像是強憋著笑:“孫錚身為學子,沖撞師長,犯上不敬!罰你禁足三月,不得跨出重華宮半步!可聽清楚了?”

      孫錚心里別提多郁悶,特么的,我是給你兒子出頭……明明姓楊的酸儒搞事,到頭來又是我背鍋!

      皇帝扭身施施然離去,地下跪了半天的楊廷和被程敏政扯起,跌跌撞撞跟上鑾駕。離開前,扭頭來狠狠瞪了孫錚一眼。

      你大爺!還有臉瞪我?你特么也就這點能耐了,有種和爺單挑,打不出你丫屎來,算你厭食!

      出了這事,太子仁孝,親手為母親制作一輛娃娃車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大明。在有心人的推動下,民間很快出現仿制的嬰兒車,并且被冠以“太子車”的美名。

      朱厚照大功告成,又得了幾天假。開心的像吃了蜜蜂屎,整天賴在重華宮,跟孫錚拌嘴。反正皇帝只是禁了錚哥的足,又沒說不準本宮過來玩。

      為了擺脫這煩人精,孫錚打著祖傳的旗號,顯擺了一把九九乘法表。并拋出阿拉伯數字,告訴小太子,這是自家秘傳,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朱厚照對任何能引發興趣的東西都很認真,他覺得錚哥幾年前就能背下乘法表,自己肯定也行。被孫錚拋出的誘餌迷惑,很專心的鉆了進去。

      半月后,程敏政成了新任太子業師,依舊講《大學》,將每天授課時間縮減到一個時辰。

      程敏政不像楊廷和那么神童,他自己小時候飽受進學折磨,認為小孩子注意力無法持久,你就算一天十二時辰就講課,可是他最多只有一個時辰能聽進去。

      只是這一手,就大大博得小太子的好感。對程師傅的態度截然不同,課堂表現更是讓老程自信,認為自己這一步走的對。

      然后小太子每天下課就來重華宮,用老師當天教的東西來臭孫錚。但孫錚何等見識,不光能迅速跟上他的課業,往往還會反過來找出書中各種漏洞,頂的小太子啞口無言。

      朱厚照很快就找到了其中樂趣,每天從老師那兒學到新知識,用來和孫錚打嘴仗。次日又拿著從孫錚那兒“騙”來的疑問,去向老師請教。

      程敏政驚為天人,認為太子確實是用了心在讀書,授課越發用心。

      太子聰慧,自然是大明社稷之福。消息傳出,天下歡喜。但凡事有人歡喜必有人愁,比如被剝奪了太子授業資格的楊廷和。

      想了大半個月,楊廷和還是覺得自己沒錯,偏偏現在陛下和百官都相信太子和那個小閹奴,他們就不怕將來再鬧出一場王振之禍嗎?大明已經受不起這樣的損失了!

      借著向恩師請安的機會,楊廷和帶著自己的疑惑向首輔徐溥求助。

      徐溥年過七十,眼神不太好,聽完他的陳述,摒退房中其他人,卻沉默半天久久不語。

      楊廷和被這氣氛壓的喘不過氣,心中忐忑不已。

      徐閣老緩緩開口:“你可知歷代君王,為何多寵信內侍而遠百官?”

      楊廷和不假思索:“彼輩最善搖唇鼓舌,搬弄是非。平日又隨侍君王左右……”

      “這些空話就不要講了!”徐溥搖搖頭:“你可聽過三寶太監?”

      楊廷和悚然心驚:“師相是說,太宗朝那位七下西洋的三寶太監?莫非重華宮那位洪三寶,與他有關?”

      徐溥閉上眼睛,用一種十分凝重的語氣道:“寶者,保也!昔日太宗以外藩靖難而繼統,其中之兇險,難以言敘。三寶太監隨太宗起兵,每隨左右。靖難大小三百戰,從未遠離太宗半步!你可知這意味著什么?太宗朝有馬三寶,英宗朝亦有洪三寶!”

      什么?楊廷和有點明白:“師相是說,那洪三寶,竟是伺候過英宗的?難怪陛下于他亦多有優渥。”

      徐溥接著道:“英宗北狩,失于蠻夷之手。何以全身而退?回朝后,兄弟相殘,被囚南宮數年不見天日,何以存續?介夫啊,你稟性純良,頗多書生意氣,這是好事!可你不明白,自來皇權之爭,刀光劍影,稍有差池便是身死名滅,血脈不存!英宗何以被囚七年而一朝奪門復辟?!你真以為是天命所在,文武歸心嗎?若如此,昔日便不會有于少保擁立景泰帝之舉!

      景泰帝之敗,在于無后!所謂奪門之變,不過是一群投機小人,欲爭從龍之功罷了!這其中,最關鍵的人物是誰?”

      楊廷和想了想,訝然道:“憲宗!景泰帝無后,得繼大統者,非憲宗莫屬!若是憲宗繼位,英宗必然得脫。既然遲早要迎回,主動和被動當然大是不同。師相,您的意思是說,這位洪三寶,在英宗北獰乃至被囚之時,一直隨侍護持?”

      “不錯,其實這些事早年間基本不算什么秘密。老夫告訴你,這位之所以能得授三寶太監名號,不止是因他護持英宗平安。昔日景泰帝強換太子,憲宗被廢,數度幾遭不免。能平安撐到英宗奪門,兩個人居功至偉。其中一個是萬貴妃!另一個,便是洪三寶!這些都還不算,憲宗時,萬貴妃獨霸后宮,凡嬪妃臨幸有孕者,無不賜藥落胎。今上得免,亦是洪三寶一力周全。憲宗為保皇子平安,數年不與今上相見。那些年,今上便一直住在重華宮!”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