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57章 判官上門踢館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57章 判官上門踢館了!字體大小: A+
     

      夜色中,孫錚跳出機艙,從數千米高空墜落。

      身邊鼓蕩的勁風絲毫不影響視線,高速下墜中,下方燈火通明的區域在漆黑的夜色中如同指路燈塔。這個時代,凌晨還亮燈的地方很稀罕,號稱十里洋場的大上海,也不過寥寥幾處。

      這特娘的,還說擦邊飛過。這距離到上海至少十來里!

      察覺到方位相差較大,四肢伸展,身邊出現如同蝠翼的極限翼服。這套極限裝備還是孫錚第一次用,在空中搞了一陣才掌握,很快下墜到約一千米高度。

      不怕死不代表不怕疼,能不受傷當然最好。一個念頭,傘包出現在背后,伸手一扯,整個人猛的一頓,下降速度瞬間剎車,晃悠悠向著燈火處飄去。

      還是沒能落到城里,雙腳落點正是一片水田,這鬼天氣,沒結冰的水竟然比冰還冷!

      收掉降落傘,蹦蹦跺跺走上官道,靴子里進了水,很不爽,只好再換一雙。

      走了快半個鐘頭,眼前出現一條河,瞧了半天,哈麻賣批,這不是黃浦江么?怎么看起來是個么個鬼樣子?

      還特么說以前環境好,這特么比二十一世紀差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沿黃浦江東岸走,觸目所及,盡是一片荒涼。想起不久前才剛逛過這里,是何等的燈紅酒綠,車水馬龍。

      嗯,前面好像有個草棚屋子,這里也住著人?

      溜溜噠噠走近,猛然聽到幾聲狗叫。

      不得了,這么窮的地方,居然還養著狗?

      一陣吵雜聲中,幾支火把燃起,四五個瘦小干枯看不清面目的人,手里拎著幾根木棒、鐵锨之類警惕的巡了過來。

      孫錚等了半天,這幫人愣是沒瞧見自己。那條狗也不怎么敬業,叫了幾聲竟然跑掉了。

      那幫人并沒往遠處搜索,只是繞著那座大棚戶轉了一圈。嘴里喃喃的用那種古怪腔調,不住的低聲誦讀,聽著有點像佛經。

      孫錚有點好奇,綴在后面眼見這伙人從另一面進了棚子。夜色掩護下,他們也看不到自己。

      那棚子也沒有門,兩根柱子中間,繃著一副用麻袋和不知道什么材料合釘起的簾子,冬風吹過,不時撩起簾角。

      門里又出來兩人,小心的蹲在門口,點了幾張紙扔進一只瓦盆,兩人又低聲用那種古怪腔調誦起了經文。

      聽得孫錚心里一陣陣發慘,索性舉起一盞馬燈,遠遠的喊了一聲:“前面有人在嗎?”

      那兩個嚇的一蹦三尺高,連滾帶爬往屋里跑,片刻間,屋里沖出兩人,手里平端著木杈、鐵锨,警惕的望著馬燈亮處。

      “你是啥子人嘍?來介個地方奏啥子事情?”

      很不標準,但勉強能聽懂的國語,能溝通就好。

      “不好意思,我是路過的。車壞在路上了,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想找個地方歇歇腳,天亮進城找人修車。老鄉,方不方便讓我歇個腳?”

      兩個人低聲交流起來,孫錚聽得分明,其中一個說是有燈、有影,肯定是活人。另一人又說活人才害人云云。

      最終,或許是覺得自己沒什么值當別人圖謀的,兩人無奈的撩起門簾,請孫錚進屋。

      屋子里中央,擺放著一只半截鐵皮桶,里面扔著些木柴、煤塊之類燃著低低的火苗。幾個瘦骨嶙峋的男女圍坐在四周,有的半瞇半醒,有的完全已經睡著。看到有人進門,只有其中幾人做了點反應,其他人仍舊保持著睡眠狀態。

      這地方,竟連個睡覺的床鋪都沒有么?

      很費勁的交流之后,孫錚才知道這些人的情況。原來這幫人是所謂的斂尸人,就是將亂墳崗子里的無主尸首入土為安。收入就是在那些尸首身上搜檢的零碎和一些衣物。一般值錢的物品,早就被那些扔尸體的人搜走了,他們能揀的,都是人家看不上的。

      這不是什么有組織的工作,所有的活路都靠這些人自發。有點類似自然界生物循環所催生的食腐鏈中一環。

      孫錚只覺得頭皮發麻,整個后背都升起一股寒意。他想過這時代底層民眾會過的很苦,可沒想到,會慘到這種地步!相比之下,那些尸首或許都比他們強,至少不必再活著受罪了。

      這一切的,僅僅是鬼子造的孽嗎?呸!

      孫錚覺得很難受,他甚至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幫這些人。就算手里的馬燈,都不敢送給他們。這種完全不符合身份的東西,給他們帶來的,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出門轉了圈,裝做回車取東西,送了一袋大約有十來斤的小米,眼看著一幫人歡天喜地的在桶子上架起了個瓦罐,幾乎是數著顆粒的放小米進去煮……

      孫錚轉身出了棚子,望著前方不遠處的燈光,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本來是想歇個腳,等到天亮再進城,做事也方便些。可是被這事一刺激,孫錚有點按不住,索性頂著冷風趕路,順便敗敗火。

      上海不比其它城鎮,早在咱大清時代,被割出租界時就拆除了城墻,在各方洋大人的經營下,號稱十里洋場,透出一股病態的畸形繁榮,與整個中國遍地瘡痍的慘景形成鮮明對比。如今雖已落入鬼子掌控,卻依舊是整個東方最繁華的港口城市。

      黃浦江數百米寬,電動皮筏子扔下水,低不可聞的聲音中,悄悄渡過江面,正式進入上海地界。

      沿街而行,這里的建筑明顯帶有歐洲風格,應該屬于以前的租界。說來可笑,咱大清那會,因為賣煙土被人家打到割地開埠,租界據在上海上百年之久,到了民國都沒能收回來。可是小鬼子占了上海,西洋鬼子馬上表態把租界還給中國。這特么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臨近黎明,街頭的一些小攤販已經開始了開張準備,小吃店里也亮起燈火,伙計們忙著各種準備。江面上也逐漸有小船、竹筏來往,那是販賣菜進城的小販和菜農。

      隨著天色漸亮,街頭人流漸漸多起來,各種交談聲也逐漸演變成一種古怪的混響聲。

      找到一家生意不錯的早點鋪子,點了兩只蔥油餅加一碗小餛飩,餅和餛飩的樣子都顯得有幾分粗糙,但口感卻很是渾厚純正,比起原世界那些花里胡哨的妖艷貨色,這年代的商品,還保留著最古老的本色。賣的是回頭客,做的是長線經營。

      走出小吃鋪,邁步在上海街頭。看著熙熙攘攘的人流,絲毫不見受到戰爭陰云的影響。

      難怪有人說,上海在鬼子經營下,繁華更勝往昔。

      鬼子又不是真的鐵憨憨,他辛辛苦苦費那么大勁,占了地盤不是圖好看,終極目的肯定還是利益。

      可惜了,如此繁華到頭來便宜的只是那群畜牲。雖然上海的百姓歲月靜好,但他們創造的利潤卻被用來武裝更多的侵略者,使更多的國人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

      孫錚想了許多,終于還是放開心結。沒錯,如果自己出手搞事,肯定會有許多百姓受到牽連,甚至丟掉性命。可這特么的就是戰爭!

      那么,來吧!

      沒有按照任適逸指點的途徑聯絡軍統,更沒有驚動地下組織。上海現在是淪陷區,小鬼子統治,所有的機構都是公開設立的。那還有什么好顧忌的?

      從租界到虹口不過兩三里,甩活腿也就半個鐘頭,就當消食。

      日據時期,虹口就是鬼子的大本營,除了偶爾的一些“友好人士”來往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純種鬼子。鬼子的許多據占和機關都開設在這里。

      大名鼎鼎的梅機關,就開設在一座名為“梅花堂”的小樓里。

      門前坐著幾個貌似茶房的中年男子,但那坐姿和神態明顯就和普通人不一樣,都是高手。

      孫錚溜溜噠噠來到梅花堂門口,那幾個人先是互相對了眼神,確認并不認識,瞬間進入臨戰警戒狀態。

      “先生請止步!這里是私人會所,請出示您的邀請函!”

      孫錚微笑道:“邀請函?沒有!”

      “那您來這里有什么事嗎?”到底是經營了很久的地盤,做事還挺講規矩。

      “梅機關是情報機構,我來這里當然是想打聽點消息了!”孫錚一臉的理所當然。

      “那您有攜帶有效證件嗎?”這幫人看他這么老神在在,也吃不準這位是什么來頭,一時半會還不好翻臉。

      孫錚想了想:“證件沒有,不過我有能證明身份的東西!”

      嗯?眾人感覺情況不太對勁,悄然站成防御陣形。

      孫錚原地輕輕一晃,常服變黑甲,頭盔將面部覆蓋,雙肩探出刀柄。

      “判官!”

      “是判官!”

      這幫人喊的歇斯底里,刀槍都在手,卻愣是沒人敢先動手,只是竭盡全力想把消息傳進樓里。

      一剎那,整個梅花堂像被開水澆過的螞蟻窩,整個炸了營。

      天照大神吶,判官上門踢館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